有没有欧阳修的<泷冈阡表>的全文和翻译

越快越好,帮忙啊
发布于2006-07-14 22:11 最佳答案
后来却经常如此,治其家以俭约,而好施与,于是指着你叹气说,而迟速有时!夫养不必丰,不及事吾姑。官至翰林学士,我不知道,他也会流泪说:“你父亲为官清廉,并揭于阡。”乃列其世谱,遭时窃位,常常所剩无几,直到去世;我就是知道你父亲一定会有好后代的原因,并积极培养后进,则又涕泣,世为江南名族,母亲立志守节。叙事既得委婉之妙。吾问之,此理之常也。官馆阁校勘,为道州判官,我就看不见儿子长大成人了。其施于外事。他在外面怎么样;初封福昌县太君、致用,不辱其先者,后当以我语告之,抒情委婉,可从这一点能看出你父亲很孝敬父母,祖妣累封吴国太夫人。 

先公少孤力学,则曰,以有待于汝也,以长以教,生四岁而孤,常不使有余,不如养之薄也,使其言然。”

自先公之亡二十年,她靠自己的力量操持生活,重在仁爱之心,汝父免于母丧方逾年,又七年而罢!因此,因指而叹,又无法让她尝到,则死者与我皆无恨也。经常为死囚求生路:“吾儿不能苟合于世,卜吉于泷冈之六十年,他多次停下来叹气。皇曾祖府君累赠金紫光禄大夫;其居于家;然知汝父之必将有后也。有《欧阳文忠集》。主张文章应“明道”。谥文忠,对宋代金石学颇有影响。吾之始归也,是真发于中者邪、太师:‘想为他寻求生路却无能为力:“毋以是为我累。自登二府、流畅婉转的艺术风格,俭薄所以居患难也、六一居士!为善无不报:“此死狱也。字永叔,也不如生前的微薄奉养啊,而赐爵受封,遂参政事。又十年,褒其三世,而庇赖其子孙矣。我虽然没来得及侍奉婆婆,被诬贬知滁州,而世常求其死也,还要抚养我。非敢缓也:“呜呼?吾于汝父:‘这是一个判了死罪的案子,太夫人以疾终于官舍,则知不求而死者有恨也,无一瓦之覆。又喜收集金石文字,编为《集古录》,知其一二,常用此语、中书令兼尚书令,我听惯了所以记得很清楚,我求其生不得尔,我不能断定你将采有成就,犹失之死.矧,四岁时父亲去世了,吾处之有素矣;利虽不得博于物!其心厚于仁者邪,进封乐安。

于是小子修泣而言曰,还不免错杀,吾不能知汝之必有立,既又载我皇考崇公之遗训,一垄之植,曾经在夜里点着蜡烛看案卷,修以非才入副枢密,而所为如此。”吾曰。”回顾乳者剑汝而立于旁,其后常不使过之,又爱结交朋友,支持范仲淹。汝能安之、枢密副使!’他去世后,修始得禄而养,要其心之厚于仁。”修泣而志之,天子推恩。’偶然吃些好的酒菜;居穷,具刻于碑,其何及也,却富有内在的逻辑力量?’他回头看见奶娘抱着你站在旁边;偏偏世上总有人想置犯人于死地呢;议论纡徐有致!”吾始一二见之。俾知夫小子修之德薄能鲜;吾何恃而能自守邪,将来你要把我的话告诉他,乐于助人,而幸全大节,他总是流泪说,要求在政治上有所改良。太夫人恭俭仁爱而有礼,吉州吉水(今属江西)人,没赶上侍奉婆婆,积善成德。

****部分译文*****第二段译文
我不幸,从不装腔作势。既而其后常然。我问他,尚书吏部郎中,泗绵二州推官,吾亦安矣。我刚出嫁时。自吾为汝家妇,那么,实有三朝之锡命,而有待于修者,他行事厚道。汝父为吏,最重要的是孝敬,因而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祭祀再丰富、参知政事,曰;然知汝父之能养也,盖有待也,屡废而叹,使我长大成人。夫常求其生,岁时祭祀。”其平居教他子弟。从我成为你家媳妇的时候!此吾知汝父之必将有后也,尝夜烛治官书。”其后修贬夷陵,不敢忘记,其来有自,他的薪俸微薄,号醉翁。今上初郊,享年七十有二:‘从前娘在时常常不够:“生可求乎。太夫人告之曰,吾不能知。你一定努力啊,如今富足有余。

[作者介绍]

欧阳修(1007-1072)、太师,烈官于朝!正因为有得到赦免的,留守南京,太夫人进号魏国,并独撰《新五代史》。天圣进士:“求其生而不得,是北宋古文运动的领袖,曰:‘算命的说我遇上戌年就会死,这些都是你父亲的愿望,考讳德仪。自其家少微时。章法结构既能曲折变化而又十分严密:北宋文学家。又十有二年,必加宠锡。

修不幸,以为新免于丧适然耳:(bǐ)

[评析]

内容充实。”间御酒食。曾与宋祁合修《新唐书》。皇考崇公累赠金紫光禄大夫、教育我,此汝父之志也,我想为他求得一条生路却办不到’我问;但他在家里,宜享其隆,承袭南唐余风,而以此知汝父之能养也,曰:俾、安康,还以为是刚服完丧不久才这样。

[注释]

1,气势旺盛,才明白不认真推求而被处死的人可能有遗恨啊,太夫人之所以教,不敢忘,自力于衣食,何况去寻求生路而又办到呢。皇祖府君累赠金紫光禄大夫,无所矜饰,而今有余,至其终身;又为泰州判官。岁末祭祀祖先,故能详也。汝孤而幼,咸平三年进士及第:(shěn)

2!唉。吾虽不及事姑,喜宾客,显荣褒大,没有留下可赖以生存的家产。

太夫人姓郑氏!奉养父母不一定要丰厚。太夫人守节自誓,未尝不然,曰!呜呼,始得赠封其亲,但我知道你父亲一定后继有人:“昔常不足《泷冈阡表》 欧阳修
呜呼。又八年,死者和我就没有遗憾了,吾不及见儿之立也?”曰。庆历中任谏官:‘可以为死囚找生路吗,语言流畅自然,以庇而为生,虽不克有于其躬,说。’他也常常用这些话教育其他晚辈,是足以表见于后世;曾祖妣累封楚国太夫人!惟我皇考崇公,对青苗法有所批评。我没什么可教你的,以其有得,家境贫困,盖自嘉佑以来,太夫人言笑自若。其词婉丽,其子修始克表于其阡,吾耳熟焉!他是很重视仁的啊。”我流着泪记下了这些教诲;利益虽然不能遍施于所有的人,修为龙图阁直学士,葬沙溪之泷冈,皇考赐爵为崇国公;诗风与其散文近似,则必涕泣,逢国大庆、中书令兼尚书令。享年五十有九,要于孝,对宋初以来靡丽,曰、史学家:‘不要让钱财使我受累,就说,你父亲为他母亲守孝刚一年:“祭而丰:汝父为吏廉,俾至于成人,为“唐宋八大家”之一。吾不能教汝!’刚开始我遇到这种情形。散文说理畅达、太师,但我知道你父亲很孝敬父母,假使他的话应验了。王安石推行新法时。汝其勉之,具有平易自然。惟我祖考?我对你父亲有所了解、险怪的文风表示不满:“术者谓我岁行在戍将死。曰,因直言论事贬知夷陵、彭城三郡太君。你父亲做官。皇妣累封越国太夫人。母亲告诉我说,又简括有法;是发自内心的。”故其亡也、中书令?’他说。你自幼失去父亲;矧求而有得邪。我靠什么守节呢:“汝家故贫贱也;其俸禄虽薄

zhangzr

采纳率:51% 擅长: 暂未定制

其他回答

原文   呜呼!惟我皇考崇公②,卜吉于泷冈之六十年③,其子修始克表于其阡④。非敢缓也,盖有待也。   修不幸,生四岁而孤⑤。太夫人守节自誓⑥;居穷⑦,自力于衣食,以长以教⑧俾至于成人⑨。太夫人告之曰:汝父为吏廉,而好施与,喜宾客;其俸禄虽薄,常不使有余。曰:“毋以是为我累。”故其亡也,无一瓦之覆,一垄之植,以庇而为生;吾何恃而能自守邪?吾于汝父,知其一二,以有待于汝也。自吾为汝家妇,不及事吾姑⑩;然知汝父之能养也⑾。汝孤而幼,吾不能知汝之必有立;然知汝父之必将有后也。吾之始归也⑿,汝父免于母丧方逾年⒀,岁时祭祀,则必涕泣,曰:“祭而丰,不如养之薄也。”间御酒食⒁,则又涕泣,曰:“昔常不足,而今有余,其何及也!”吾始一二见之,以为新免于丧适然耳⒂。既而其后常然,至其终身,未尝不然。吾虽不及事姑,而以此知汝父之能养也。汝父为吏,尝夜烛治官书⒃,屡废而叹。吾问之,则曰:“此死狱也,我求其生不得尔⒄。”吾曰:“生可求乎?”曰:“求其生而不得,则死者与我皆无恨也;矧求而有得邪⒅,以其有得,则知不求而死者有恨也。夫常求其生,犹失之死,而世常求其死也。”回顾乳者剑汝而立于旁⒆,因指而叹,曰:“术者谓我... 展开
九天幻姬 | 发布于2012-02-21 21:53
评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