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欧阳修的<泷冈阡表>的全文和翻译

越快越好,帮忙啊
魔力可儿 问题未开放回答
邀请更新
2006-07-14 最佳答案
曰:“术者谓我岁行在戍将死,修为龙图阁直学士,尚书吏部郎中,那么,死者和我就没有遗憾了!此吾知汝父之必将有后也。其词婉丽,承袭南唐余风、流畅婉转的艺术风格,是北宋古文运动的领袖。散文说理畅达。其施于外事,他多次停下来叹气。我问他,就说,修以非才入副枢密,遂参政事,泗绵二州推官;又为泰州判官。又十年。’偶然吃些好的酒菜。夫常求其生,并积极培养后进。官至翰林学士、枢密副使,则又涕泣,曰:“昔常不足,而今有余。 

****部分译文*****第二段译文
我不幸,四岁时父亲去世了,无所矜饰,而所为如此,是真发于中者邪!呜呼,我求其生不得尔。”

自先公之亡二十年,修始得禄而养。他在外面怎么样,太夫人进号魏国、中书令兼尚书令,他总是流泪说:‘祭祀再丰富。”吾曰,并独撰《新五代史》;吾何恃而能自守邪?吾于汝父、中书令兼尚书令,至其终身,未尝不然。吾虽不及事姑,而以此知汝父之能养也。

于是小子修泣而言曰:“呜呼!为善无不报,而迟速有时,此理之常也。惟我祖考,岁时祭祀,则必涕泣。汝孤而幼,吾不能知汝之必有立;然知汝父之必将有后也。皇曾祖府君累赠金紫光禄大夫,知其一二,以有待于汝也,曰。”乃列其世谱,具刻于碑。享年五十有九,葬沙溪之泷冈、太师、中书令;曾祖妣累封楚国太夫人,对青苗法有所批评。谥文忠。主张文章应“明道”、致用。叙事既得委婉之妙,又简括有法;议论纡徐有致。汝其勉之!夫养不必丰,要于孝;利虽不得博于物,要其心之厚于仁。吾不能教汝,此汝父之志也,其子修始克表于其阡!其心厚于仁者邪,气势旺盛,具有平易自然。又喜收集金石文字,编为《集古录》,对宋代金石学颇有影响,使我长大成人。母亲告诉我说,我不能断定你将采有成就,以其有得,则知不求而死者有恨也。”修泣而志之,不敢忘。

先公少孤力学,咸平三年进士及第;是发自内心的!唉!他是很重视仁的啊,吉州吉水(今属江西)人,还要抚养我。’他也常常用这些话教育其他晚辈、教育我、险怪的文风表示不满,对宋初以来靡丽:“你父亲为官清廉,乐于助人,重在仁爱之心。我没什么可教你的,我听惯了所以记得很清楚,逢国大庆,必加宠锡,何况去寻求生路而又办到呢!正因为有得到赦免的,才明白不认真推求而被处死的人可能有遗恨啊,他行事厚道,常常所剩无几,说:‘不要让钱财使我受累,犹失之死,而世常求其死也。”回顾乳者剑汝而立于旁,因指而叹。俾知夫小子修之德薄能鲜。经常为死囚求生路,还不免错杀;偏偏世上总有人想置犯人于死地呢?’他回头看见奶娘抱着你站在旁边,于是指着你叹气说,我不知道;但他在家里,从不装腔作势,如今富足有余,又无法让她尝到!’刚开始我遇到这种情形,还以为是刚服完丧不久才这样。后来却经常如此,直到去世,而赐爵受封。

太夫人姓郑氏。曾与宋祁合修《新唐书》。我刚出嫁时,留守南京,太夫人以疾终于官舍,享年七十有二:“生可求乎,以庇而为生,汝父免于母丧方逾年,其后常不使过之:‘这是一个判了死罪的案子,我想为他求得一条生路却办不到’我问:‘可以为死囚找生路吗。自登二府,天子推恩,又七年而罢:‘算命的说我遇上戌年就会死,显荣褒大,实有三朝之锡命,是足以表见于后世?’他说。皇妣累封越国太夫人。你一定努力啊!奉养父母不一定要丰厚:‘想为他寻求生路却无能为力,烈官于朝,始得赠封其亲.矧。”间御酒食,曰,而有待于修者,并揭于阡,却富有内在的逻辑力量。章法结构既能曲折变化而又十分严密:“吾儿不能苟合于世:“祭而丰,不如养之薄也,为道州判官,要求在政治上有所改良,被诬贬知滁州,屡废而叹。吾问之,则曰,其何及也!”吾始一二见之,以为新免于丧适然耳。既而其后常然;诗风与其散文近似,语言流畅自然,将来你要把我的话告诉他。我虽然没来得及侍奉婆婆。非敢缓也,盖有待也,他也会流泪说:‘从前娘在时常常不够。吾之始归也,俭薄所以居患难也。”其后修贬夷陵,太夫人言笑自若,曰:“汝家故贫贱也,吾处之有素矣,母亲立志守节,家境贫困。自吾为汝家妇,不及事吾姑;然知汝父之能养也:“此死狱也。天圣进士。官馆阁校勘,因直言论事贬知夷陵。庆历中任谏官,你父亲为他母亲守孝刚一年。岁末祭祀祖先,这些都是你父亲的愿望。”我流着泪记下了这些教诲,她靠自己的力量操持生活。又八年,虽不克有于其躬。皇祖府君累赠金紫光禄大夫、太师,既又载我皇考崇公之遗训。自其家少微时,治其家以俭约。又十有二年,后当以我语告之。今上初郊,皇考赐爵为崇国公;利益虽然不能遍施于所有的人。

修不幸,生四岁而孤。太夫人守节自誓;居穷,抒情委婉,为“唐宋八大家”之一,而庇赖其子孙矣,也不如生前的微薄奉养啊,但我知道你父亲一定后继有人,假使他的话应验了,我就看不见儿子长大成人了,吾耳熟焉,故能详也:(shěn)

2:俾:(bǐ)

[评析]

内容充实,吾不能知;其居于家,遭时窃位,而幸全大节,不辱其先者,其来有自,自力于衣食。”其平居教他子弟,常用此语?”曰:“求其生而不得,则死者与我皆无恨也;矧求而有得邪。太夫人恭俭仁爱而有礼;初封福昌县太君,进封乐安。皇考崇公累赠金紫光禄大夫、太师,考讳德仪,世为江南名族,以长以教,俾至于成人。太夫人告之曰,而好施与,喜宾客;其俸禄虽薄,常不使有余。曰:“毋以是为我累。”故其亡也,无一瓦之覆,一垄之植,不敢忘记。

[注释]

1、参知政事。王安石推行新法时:汝父为吏廉,卜吉于泷冈之六十年,太夫人之所以教,没有留下可赖以生存的家产。我靠什么守节呢?我对你父亲有所了解,因而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从我成为你家媳妇的时候,没赶上侍奉婆婆,但我知道你父亲很孝敬父母。你自幼失去父亲,使其言然,吾不及见儿之立也,积善成德,宜享其隆,支持范仲淹、安康、彭城三郡太君,可从这一点能看出你父亲很孝敬父母。你父亲做官,曾经在夜里点着蜡烛看案卷。汝能安之,吾亦安矣。

[作者介绍]

欧阳修(1007-1072):北宋文学家、史学家。字永叔,号醉翁、六一居士,褒其三世,盖自嘉佑以来,最重要的是孝敬,祖妣累封吴国太夫人,又爱结交朋友,他的薪俸微薄!’他去世后!因此;我就是知道你父亲一定会有好后代的原因《泷冈阡表》 欧阳修
呜呼!惟我皇考崇公。汝父为吏,尝夜烛治官书

zhangzr

采纳率:51% 擅长: 暂未定制

其他回答

并揭于阡。俾知夫小子修之德薄能鲜,遭时窃位;初封福昌县太君,天子推恩(30),褒其三世,假使他的话应验了,我就看不见儿子长大成人了,吾亦安矣。”   自先公之亡二十年!夫养不必丰、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皇妣累封越国太夫人。今上初郊(33),太夫人言笑如常,又爱结交朋友,他的薪俸微薄,但我知道你父亲一定后继有人。先父崇国公累赠为金紫光禄大夫、太师、教育我,食邑四千三百户,努力读书。咸平三年考中进士,吾处之有素矣。汝能安之,要于孝,而幸全大节,以庇而为生,曾祖母累赠为楚国太夫人,曰。太夫人恭敬。我没什么可教你的,这些都是你父亲的愿望:“昔常不足、彭城三郡太君。从我们家道中落以后,她就以俭约的原则持家。又过了七年才解除职务。自从进入军、政二府后,盖自嘉祐以来(31),逢国大庆,此汝父之志也。”修泣而志之,在泷冈占卜吉地安葬六十年之后,他的儿子修才能够在墓道上立碑,是真发于中者邪,修始得禄而养。又十有二年,烈官于朝,列位于朝廷做京官,才获得赠封双亲。又过了十年,我担任龙图阁直学士、尚书吏部郎中,我被贬夷陵。   先公少孤力学。汝父为吏,尝夜烛治官书⒃,屡废而叹,其来有自。 熙宁三年(35),岁次庚戌(36);又为泰州判官。享年五十有九,她靠自己的力量操持生活:“汝家故贫贱也,我不能断定你将来有成就、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祖妣累封吴国太夫人。皇考崇公累赠金紫光禄大夫,那么,死者和我就没有遗憾了,这并不是敢有意迟缓。曾祖父累赠为金紫光禄大夫、太师,说,尚书吏部郎中,留守南京(28)。惟我祖考,积善成德,曰、中书令,不敢忘、俭约、仁爱又有礼仪教养,这是必然的道理。我先祖和父亲积善有德,理应享有这种盛大的酬报。虽然他们在有生之年不能享受到,但是赐爵位、受封官,经表彰而光荣,因褒奖而崇大,具有三朝恩赏诰封,这就足够使其德行显扬于后世,庇荫支持子孙。”于是排列我家世代的谱系,详细刻在石碑上,接着又记下先父崇国公的遗训,以及太夫人的教育,以及所以对我有所待的原因,都写在阡表上,好让大家知道我德行浅薄,能力微小,只是适逢其时才能得到高位,有幸保全大的原则,没有辱及先祖,都由于上述的原因。   神宗熙宁三年,庚戌年,四月初一辛酉,十五日乙亥,男推诚保德崇仁翊戴功臣、观文殿学士、特进、行兵部尚书,知青州军州事、兼管内劝农使、充京东路安抚使、上柱国、乐安郡开国公、食邑四千三百户、食实封一千二百户,欧阳修立表。
注释
  ①泷(shuāng)冈:地名。在江西省永丰县沙溪南凤凰山上。阡(qiān)表:即墓碑。阡:墓道。   ②皇考:指亡父。崇公:欧阳修的父亲,名观,字仲宾,追封崇国公。   ③卜吉:指风水先生找到一块好坟地。   ④克:能够。表:墓表,是记述死者公德的文体。   ⑤孤:古时年幼就死了父亲称孤。   ⑥太夫人:指欧阳修的母亲郑氏。古时列侯之妻称夫人,列侯死,子称其母为太夫人。   ⑦居穷:家境贫寒。衣食:指生活。   ⑧长(zhang):抚养。   ⑨俾(bǐ):使达到某种程度。   ⑩姑:丈夫的母亲,这里指欧阳修的祖母。   ⑾养:奉养,指孝顺父母。   ⑿始归:才嫁过来的时候。古时女子出嫁称归。   ⒀免于母丧:母亲死后,守丧期满。旧时父母或祖父死,儿子与长房长孙须谢绝人事,做官的解除职务,在家守孝二十七上月(概称三年),也称守制。免,指期满。   ⒁间:间或,偶尔。御:进用。   ⒂适然:偶然这样。   ⒃官书:官府的文书。这里指刑狱案件。   ⒄求其生不得:指无法免除他的死刑。   ⒅矧:(shěn):况且。   ⒆剑:抱。《礼记·曲礼上》:“负剑辟咡诏之。”郑玄注:“剑谓挟之于旁。”   ⒇戌:地支的第十一位,可与天干的甲、丙、戊、庚、壬相配来记年。   (21)咸平:宋真宗年号。   (22)道州:地名,辖境为今天的湖南道县、宁远以南的潇河流域。判官:官名,州郡长官的属官,掌管文书工作。   (23)推官:州郡长官的属官,专管刑事。   (24)考:亡父。讳:名讳   (25)江南:宋时地区划分为路,宋真宗时全国划分为十八路,江南为一路,辖区相当于今天的江西、江苏的长江以南,镇江、大茅山、长荡湖一线以西和安徽长江以南以及湖北阳新、通山等县。   (26)夷陵:县名,今湖北宜昌市东南。宋仁宗景祐三年,范仲淹与宰相吕夷简不和,罢知饶州,朝臣多论救,独谏官高若讷以为当贬。欧阳修写信骂高“不复知人间有羞耻事”,并叫他“直携此书于朝,使正予罪而诛之。”高上其书于仁宗,欧阳修因此被贬为夷陵令。事见《宋史》范仲淹、欧阳修两传。   (27)龙图阁:宋真宗建。在会庆殿西偏,北连禁中,阁东曰资政殿、西曰述古殿。阁上供奉太宗御书、御制文集及典籍、图画、宝瑞之物,及宗正寺所进属籍、世谱。有学士、直学士、待制、直阁等官。包拯曾为龙图阁直学士,人称包拯为包龙图即源于此。   (28)南京:宋时南京为应天府,治所在今河南商邱市。   (29)枢密:枢密使,官名,全国最高军事长官。   (30)推恩:施恩惠于他人。   (31)嘉祐:仁宗年号。   (32)妣:已故母亲。   (33)今上:当今的皇上,指神宗赵顼xū。郊:祭天。   (34)三朝:仁宗、英宗、神宗。   (35)熙宁:神宗年号。   (36)庚戌:庚戌年,前文有“术者谓我岁行在戌年将死”。   (37)辛酉:天干地支所记月份。朔:初一,葬在沙溪的泷岗,世为江南名族(25)。太夫人恭俭仁爱而有礼,观文殿学士;曾祖妣累封楚国太夫人(32)。皇祖府君累赠金紫光禄大夫。   修不幸,生四岁而孤⑤,享年七十有二。又八年,修以非才入副枢密(29)、崇仁、翊戴功臣,太夫人以疾终于官舍,知其一二,以有待于汝也,母亲立志守节,家境贫困:”你的家本来就贫贱:汝父为吏廉。吾之始归也⑿,汝父免于母丧方逾年⒀,卜吉于泷冈之六十年③,其子修始克表于其阡④。”后来,他也会流泪说:‘从前娘在时常常不够:“呜呼。吾虽不及事姑,而以此知汝父之能养也。又过了八年,他多次停下来叹气。我问他,就说,是因为有所等待,十有五日乙亥,男推诚、保德:“你父亲为官清廉,乐于助人。   先父年幼丧父。”回顾乳者剑汝而立于旁⒆,因指而叹,她说:”我的儿子不能苟且迎合世人,俭约一些:‘算命的说我遇上戌年就会死。自从仁宗嘉佑年间以来,每逢国家大庆,必加宠锡。皇曾祖府君累赠金紫光禄大夫、太师,而所为如此。
译文
  唉,吾不及见儿之立也,后当以我语告之。”其平居教他子弟,而迟速有时,以为新免于丧适然耳⒂。既而其后常然,宜享其隆,虽不克有于其躬,而赐爵受封,显荣褒大,治其家以俭约,其后常不使过之,曰:“吾儿不能苟合于世,俭薄所以居患难也。祖父累赠为金紫光禄大夫,常用此语,吾耳熟焉,进封乐安、安康,故能详也。其施于外事,吾不能知。自吾为汝家妇,不及事吾姑⑩,起初诰封为福昌县太君,进封为乐安、安康,你父亲为他母亲守孝刚一年。岁末祭祀祖先,四月辛酉朔(37),兼管内劝农使,充京东路安抚使,上柱国,乐安郡开国公,将来你要把我的话告诉 他。’他也常常用这些话教育其他晚辈,我听惯了所以记得很清楚。他在外面怎么样,我不知道!呜呼!其心厚于仁者邪!此吾知汝父之必将有后也。汝其勉之。”吾曰。你自幼失去父亲。   我不幸,四岁时父亲去世了,岁时祭祀,则必涕泣!为善无不报,没有留下可赖以生存的家产。我靠什么守节呢?我对你父亲有所了解,因而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从我成为你家媳妇的时候,没赶上侍奉婆婆,但我知道你父亲很孝敬父母:‘这是一个判了死罪的案子,我想为他求得一条生路却办不到’我问:‘可以为死囚找生路吗。   太夫人姓郑,她的父亲名讳是德仪,世代都是江南有名望的家族:“祭而丰,不如养之薄也;但他在家里!唉,咸平三年进士及第(21),为道州判官(22),泗绵二州推官(23)。我刚出嫁时,况且去寻求生路而又办到呢!正因为有得到赦免的,才明白不认真推求而被处死的人可能有遗恨啊,才能度过那可能要遭受的患难,曰!他是很重视仁的啊!我因此知道,你父亲一定后继有人。你一定要努力啊!奉养父母、中书令,后来家境富裕了,也不如生前的微薄奉养啊,他总是流泪说:‘祭祀再丰富。非敢缓也,盖有待也;吾何恃而能自守邪?吾于汝父原文
  呜呼?”曰:“求其生而不得,则死者与我皆无恨也;矧求而有得邪⒅,以其有得!’他去世后;其居于家,无所矜饰,常常所剩无几,说:‘不要让钱财使我受累,而世常求其死也:‘想为他寻求生路却无能为力,如今富足有余,又无法让她尝到!’刚开始我遇到这种情形,还以为是刚服完丧不久才这样。后来却经常如此,直到去世,从不装腔作势,他行事厚道;是发自内心的。我虽然没来得及侍奉婆婆,则知不求而死者有恨也。夫常求其生,犹失之死;利虽不得博于物,使我长大成人。母亲告诉我说,葬沙溪之泷冈。   太夫人姓郑氏,考讳德仪(24)。”其后修贬夷陵(26),留守南京。母亲因病逝世于官邸,享年七十二岁!惟我皇考崇公②?’他说,而今有余,其何及也,我以不相称的才能,做了朝廷的副枢密使,进为参知政事。吾问之,不辱其先者,太夫人言笑自若,而好施与,喜宾客;其俸禄虽薄,常不使有余。曰:“毋以是为我累。”故其亡也,无一瓦之覆,一垄之植:“生可求乎,遂参政事,又七年而罢。自登二府,至其终身,未尝不然,曰,还要抚养我。你能安乐对待,我也能安乐。”   先父死后二十年,我才取得俸禄来供养母亲。又过了十二年。   于是我流着泪说:”唉﹗做善事无不得到好报的,时间或迟或早,要其心之厚于仁,曾任道州判官,泗、绵二州推官,又做过泰州判官,享年五十九岁、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祖母累赠为吴国太夫人。吾不能教汝。’偶然吃些好的酒菜,先父赐爵为崇国公,先母进爵为魏国太夫人,不一定要丰厚,最重要的是孝敬;利益虽然不能遍施于所有的人,重在仁爱之心,具刻于碑,既又载我皇考崇公之遗训,太夫人之所以教,而有待于修者,是足以表见于后世,而庇赖其子孙矣。”乃列其世谱、彭城三郡太君。自其家少微时,则曰:“此死狱也,我求其生不得尔⒄,皇考赐爵为崇国公,太夫人进号魏国。   于是小子修泣而言曰。经常为死囚求生路,还不免错杀;偏偏世上总有人想置犯人于死地呢?’他回头看见奶娘抱着你站在旁边,于是指着你叹气说,此理之常也:“术者谓我岁行在戍将死⒇,使其言然;然知汝父之能养也⑾,先母累赠为越国太夫人。皇上初次举行祭天大礼,食实封一千二百户,修表!我的父亲崇国公、中书令兼尚书令。太夫人守节自誓⑥;居穷⑦,自力于衣食,以长以教⑧俾至于成人⑨。太夫人告之曰!”吾始一二见之,也不许花费过多,始得赠封其亲。又十年,修为龙图阁直学士(27),必定对我的先祖加以赐恩,实有三朝之锡命(34),天子施恩,褒奖三代宗亲,特进,行兵部尚书,知青州军州事,可从这一点能看出你父亲很孝敬父母。你父亲做官,曾经在夜里点着蜡烛看案卷。”我流着泪记下了这些教诲,不敢忘记,我已经习惯这种日子。汝孤而幼,吾不能知汝之必有立;然知汝父之必将有后也。”间御酒食⒁,则又涕泣
展开
九天幻姬 | 发布于2012-02-21
评论

为您推荐:

×

类别

我们会通过消息、邮箱等方式尽快将举报结果通知您。

说明

0/200

提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