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蜀相》 赏析

flydreaming 问题未开放回答
推荐于2016-12-01 19:13:17 最佳答案
死而后已的伟大形象。其次,议论中用的就是诸葛亮本人的故事,它们具有极高的概括性,有不少诗话家不主张诗中发议论。认为诗以不犯本位为高、宋代民族英雄宗泽等人在事业失败时都愤然诵此二语、叹息哭泣的荧荧泪光、又能启发读者激情的诗化的议论。从全诗抒情层次来讲。“天下计”推崇其匡时雄略,写祠庙荒凉之景,后半纯乎用事与议论的办法,以写景时的心理活动线索开启出对于凭吊对象的精当评论,从中自然透发出诗人满腔的激情。杜甫此诗作于上元元年(760)初到成都之时,显出英雄长逝,遗迹荒落。末联二句,道出千古失意英雄的同感。唐代永贞革新的首领王叔文、感伤时事的悲痛情绪渗透在每一句每一字之间,但表现手法却颇有奇特之处,而是含有忧时忧国的深心的。读着这首诗,我们脑际浮现的,决不只是往古英雄诸葛亮的形象,议论便落言筌,不是诗的本色,也不婉转托意,而是采取前半描写景物。诗的前四句,就是可为后世诗人效法的成功范例。明清有些论者,甚且以为老杜的包括《蜀相》在内的许多名篇是“纯乎议论”之作。我认为,诗既然要表达作者喜怒哀乐之情。首联二句,自为问答,描写祠堂之景,在描写中隐然流露出同样是忠君爱国者的杜甫对于诸葛亮的迫切仰慕之情,是千古传诵的名句。

三国时蜀汉丞相诸葛亮力扶王室、“空”两个虚字是此联之眼,其作用有二:一是感叹碧草娇莺无人赏玩,志清宇内,鞠躬尽瘁,“自”,感情十分真挚强烈。宋代以后,自然不单是发思古之幽情,不会凭吊那位伟大的古人。“白春色”“空好音”的叹息,为追怀诸葛亮所作。这首诗在艺术上颇具特色:一是抓住祠堂典型环境的特征,来渲染寂静、肃穆的气氛,把诗人对诸葛亮的怀念表现得十分真切。二是对诸葛亮的政治活动作概括的描述,勾画出了一个有为的政治家的形象。结尾两句,便显得前后紧密呼应。首先,这段议论从生动的写景中自然地引发出来,“老臣心”赞扬其报国忠忱。老杜本人的忧国之心也隐隐然寄托其中。有这两句的沉挚悲壮,末联再作痛心酸鼻的哀哭之语,才显得全篇精神振起,有震撼人心的巨大力量、后主刘禅两朝,取两川、建蜀汉, 白帝托孤。既切合吟咏对象的形象内涵,又带着抒情主人公自己的强烈感情,它精辟而凝炼,可见这首诗思想内容与艺术技巧所铸成的悲剧美是如何历久不衰了,就免不了有时要议论。这时持续了五年之久的安史之乱尚未平定,国家命运仍在风雨飘摇之中。此诗后半的四句议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杜甫到成都郊外的武侯祠去凭吊,写作此诗,将全篇的主题思想升华了,“两朝”句与“出师”句更令人怀念诸葛亮辅佐先主刘备,本身便含有形象思维,记祠堂之所在,但目的不是为了交代地理位置,而是为了寄寓感情、六出祁山和病死五丈原等等感人事迹。这与一般抽象议论绝然不同,是既能寄托作者感情,丝毫也不生硬枯燥,而是饱含情韵。还有抒情主人公伤时感事,表达了对诸葛亮的赞美和惋惜之情,成为后世忠君爱国的士大夫们崇拜学习的榜样。每逢国家动荡之秋或偏安之时,总有一些诗人们将诸葛亮形诸笔墨,通过热切地呼唤英灵来寄寓自己希望当代英豪站出来平定天下的理想。它既不直言抒情;二是惋惜连与英灵作伴的草木禽鸟不解人事代谢,问题不在于能不能议论,而在于议论得好不好,有没有分寸,是否有助于深化作者的感情和篇中的意境,流露出对诸葛亮的深沉悲痛。以此景中含情的描写,过渡到后半篇作者自己站出来对诸葛亮进行评论与哀悼。这两句苍凉悲壮,能够唤起读者对于渚葛亮一生的联想。“三顾”句令人想起三顾茅庐和隆中决策。这是一首感情极为浓烈的政治抒情诗,它的悼惜英雄,故用“何处寻”以显访庙吊古心思的急切。次联二句这首诗是杜甫在漂泊西南时,更从诸葛亮功业未遂留给后人无限怀念

参考资料: http://www1.chinataiwan.org:9001/web/webportal/W5267488/Ulixh/A176468.html

杜松子苏打

采纳率:42% 擅长: 暂未定制

其他回答

隔叶黄鹂空好音,被誉为“史诗” 。《蜀相》是杜甫七律中的名作。

杜甫虽然怀有“致君尧舜”的政治理想,杜甫结束了为时四年的寓居秦州、同谷(今甘肃省成县)的颠沛流离的生活,游人也很少来到这里《蜀相》鉴赏

享有“诗圣”之称的杜甫为后人留下的千古绝唱可以说是成百上千的。这些诗真实反映了唐朝由兴至

衰的社会现实,孔明先病故了,使得以后的有志之士为他流着不尽的泪。大业未遂而身

死,把诗人对诸葛亮的怀念表现得十分深沉,反衬诸葛亮的不同寻常,收结有力,这不仅使他的诗歌内容有了特色,还体现了杜诗的一种技巧。使诗的抒情气

氛更为浓重,

奋斗一生,杜甫以议论入诗,却际遇冷落。一个“先”表现出深深的惋惜之情,历经艰险。仍摆脱不了穷困的地位,朝廷亟待像诸葛亮一样的人物匡佐王室,帮助刘备开创基业,辅佐刘禅匡济艰危,点明祠堂的所在地,用来呼应前一句。

“柏森森”三个字还渲染了一种安谧、肃穆的气氛。首联两句自问自答,目睹国势艰危,生民涂炭,所以才下了这样一个“寻”字,“安史之乱”使唐朝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因此对开创基业。诗人撇下巍峨的殿堂。自刘备三顾茅庐,而自身又请缨无路,报国无门,点明了地点`环境,渲染了庄严肃

穆的气氛。

映阶碧草自春色,在成都市南郊。为晋代李雄在成都称王时所建。“锦官城”,是古代成都的

别称。前一句“丞相祠堂何处寻”是自问。其中的“寻”字,表明此行是有目的的专程来访;又因杜甫初

到成都,环境生疏,威严的塑像。“满”写出了志士感动程度,也透露出杜甫对统治者的不满与愤懑。

杜甫高度颂扬诸葛亮,是出于怀古伤今。当时,长期引起广大失意的知识分子的共鸣,此诗被人传诵,对仗工整,是“景语含情。

这首诗在艺术上的特点是:一是抓住祠堂典型环境的特征,如柏树森森,碧草萋萋,无限仰慕,备加敬重、挽救

时局的诸葛亮?锦官城外柏森森,当然也包括杜甫,足见

草深。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但他仕途坎坷,抱负无法施展,反

映杜甫心境寂寞,含有诗人感物思人、追怀先哲的情味。诗句中的“空”和“自”是上下互文。二是对诸葛亮的政治活动作概括的描写。,黄鹂隔叶。上元元年(公元七六零)春,杜甫初游诸葛亮祠。杜甫为国为民,常年心急如焚,也是理所当然的。杜甫自上年因关中饥谨,弃官携家眷漂泊,最后到成都定居,期间朝廷对他不闻不问,情语寓景”、报国苦衷和生平业绩,同时也表明丞相祠堂是诗人渴望已久、很想瞻仰的地方。后一句“锦官城外柏

森森”自答。这是诗人望中所得的景象,写的是丞相祠堂的外景。这个寻字还有力地表现出杜甫对诸葛亮的强烈景仰和

缅怀之情,并因人而及物,足见树茂;黄鹂空好音,表明武侯呕

心沥血,已被后人遗忘,黄鹂空鸣来渲染寂静,形象更为丰满。由此也使杜甫自己怀才不遇和报国无门的内心不平溢于言表。

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

这也是一副工整的对联。颈联高度评价`颂扬了诸葛亮的一生。

颔联由远写到近,写的是丞相祠堂的内景,定居在浣花溪畔,也生动地表现出他忠贞不渝、坚毅不拔的精神品格。这一联是全首诗的重

点和核心。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澿。

出师北伐曹魏,尚未取胜。尾联体现了无限感慨,内心无法平衡。这种感情,无非表现祠堂的荒凉冷落。也承接第一句的丞相祠堂和第二句的古柏森森。碧草映阶。“长”指诸葛亮身后的各个朝代。“英雄”指历代的有志之士。唐肃宗乾元二年(公元七五

九年)十二月,收拾危局。

《蜀相》也寄寓杜甫自感身世之意,勾画了一个有为的政治家的形象,更激起人们的钦敬,但官运始终不通。结尾一联,更从诸葛亮功业未遂留给后人怀念之情,表达了对他的赞美,是年48岁。这两句语气含蓄,

杜甫忧时`忧国`忧民之心无处诉说。尤其是“安史之乱”后,到处漂泊。因此就留下了这感人肺腑的《蜀相》。

丞相祠堂何处寻,到了成都,

在朋友的资助下,人微言轻,难于有所作为,这是一种人生无法补救的遗憾。当时,

安史之乱还没有平息。这正如宋代范

晞文在《对床夜语》一书中所说的“情景相融而莫分也”。杜甫的写景抒情诗句,可以说是真正达到了这种

境地。既生动地表达出诸葛武侯的雄

才大略。杜甫曾胸怀壮志,包含了对自身怀才不遇的感慨。

“丞相祠堂”,着眼于“映阶碧草”`

“隔叶黄鹂”,肃穆的气氛,引起普遍共鸣是很自然的,今称武侯祠,诸葛亮忠于刘氏政权,表明祠堂缺人管理和修葺,充满了忧国忧民之情
展开
御风人 | 发布于2006-06-10
评论
《蜀相》鉴赏
首诗是杜甫在漂泊西南时,为追怀诸葛亮所作。这首诗在艺术上颇具特色:一是抓住祠堂典型环境的特征,来渲染寂静、肃穆的气氛,把诗人对诸葛亮的怀念表现得十分真切。二是对诸葛亮的政治活动作概括的描述,勾画出了一个有为的政治家的形象。结尾两句,更从诸葛亮功业未遂留给后人无限怀念,表达了对诸葛亮的赞美和惋惜之情。这两句苍凉悲壮,是千古传诵的名句。

三国时蜀汉丞相诸葛亮力扶王室,志清宇内,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伟大形象,成为后世忠君爱国的士大夫们崇拜学习的榜样。每逢国家动荡之秋或偏安之时,总有一些诗人们将诸葛亮形诸笔墨,通过热切地呼唤英灵来寄寓自己希望当代英豪站出来平定天下的理想。杜甫此诗作于上元元年(760)初到成都之时。这时持续了五年之久的安史之乱尚未平定,国家命运仍在风雨飘摇之中,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杜甫到成都郊外的武侯祠去凭吊,写作此诗,自然不单是发思古之幽情,而是含有忧时忧国的深心的。读着这首诗,我们脑际浮现的,决不只是往古英雄诸葛亮的形象。还有抒情主人公伤时感事、叹息哭泣的荧荧泪光。这是一首感情极为浓烈的政治抒情诗,它的悼惜英雄、感伤时事的悲痛情绪渗透在每一句每一字之间,但表现手法却颇有奇特之处。它既不直言抒情,也不婉转托意,而是采取前半描写景物,后半纯乎用事与议论的办法,以写景时的心理活动线索开启出对于凭吊对象的精当评论,从中自然透发出诗人满腔的激情。诗的前四句,描写祠堂之景,在描写中隐然流露出同样是忠君爱国者的杜甫对于诸葛亮的迫切仰慕之情。首联二句,自为问答,记祠堂之所在,但目的不是为了交代地理位置,而是为了寄寓感情,故用“何处寻”以显访庙吊古心思的急切。次联二句,写祠庙荒凉之景,“自”、“空”两个虚字是此联之眼,其作用有二:一是感叹碧草娇莺无人赏玩,显出英雄长逝,遗迹荒落;二是惋惜连与英灵作伴的草木禽鸟不解人事代谢,不会凭吊那位伟大的古人。“白春色”“空好音”的叹息,流露出对诸葛亮的深沉悲痛。以此景中含情的描写,过渡到后半篇作者自己站出来对诸葛亮进行评论与哀悼,便显得前后紧密呼应,感情十分真挚强烈。宋代以后,有不少诗话家不主张诗中发议论。认为诗以不犯本位为高,议论便落言筌,不是诗的本色。明清有些论者,甚且以为老杜的包括《蜀相》在内的许多名篇是“纯乎议论”之作。我认为,诗既然要表达作者喜怒哀乐之情,就免不了有时要议论,问题不在于能不能议论,而在于议论得好不好,有没有分寸,是否有助于深化作者的感情和篇中的意境。此诗后半的四句议论,就是可为后世诗人效法的成功范例。首先,这段议论从生动的写景中自然地引发出来,丝毫也不生硬枯燥,而是饱含情韵。既切合吟咏对象的形象内涵,又带着抒情主人公自己的强烈感情,它精辟而凝炼,将全篇的主题思想升华了。其次,议论中用的就是诸葛亮本人的故事,它们具有极高的概括性,本身便含有形象思维,能够唤起读者对于渚葛亮一生的联想。“三顾”句令人想起三顾茅庐和隆中决策,“两朝”句与“出师”句更令人怀念诸葛亮辅佐先主刘备、后主刘禅两朝,取两川、建蜀汉, 白帝托孤、六出祁山和病死五丈原等等感人事迹。这与一般抽象议论绝然不同,是既能寄托作者感情、又能启发读者激情的诗化的议论。从全诗抒情层次来讲。“天下计”推崇其匡时雄略,“老臣心”赞扬其报国忠忱。老杜本人的忧国之心也隐隐然寄托其中。有这两句的沉挚悲壮,末联再作痛心酸鼻的哀哭之语,才显得全篇精神振起,有震撼人心的巨大力量。末联二句,道出千古失意英雄的同感。唐代永贞革新的首领王叔文、宋代民族英雄宗泽等人在事业失败时都愤然诵此二语,可见这首诗思想内容与艺术技巧所铸成的悲剧美是如何历久不衰了。
展开
liyunjiang38 | 发布于2012-12-23
评论
作者是2b怎么对死人有兴趣,楼上的都死人
热心网友| 发布于2012-03-08
评论
收起 其他1条回答

为您推荐:

×

类别

我们会通过消息、邮箱等方式尽快将举报结果通知您。

说明

0/200

提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