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论赛 能否提供一份反方的辩论稿? 30

正方:捐款榜激励爱心
反方:捐款榜劫持爱心
求一份相对完整的反方辩论稿!
我有更好的答案
邀请更新
2008-10-18 最佳答案
如果孩子间的攀比造成了孩子的心理阴影,那么。几天后,有条件竞争这一职位的是两个人,二选一,几乎成为定局,经历一场道德审判吗?真的能不攀比吗,已经捐出了5万,他们之中相当多未成年人?认为下级其实是在给他难堪者有不。她未予理睬,否则会令总经理难堪,晋升结果出来了。列在最前面的,是这家机构的全部领导,以及其他所有不同、差异或者那么一点点私欲,就一定得绑上道德法庭,名字多达几千人,令人想起几天前看到的一则新闻:某企业一名副总主动捐出一笔款? 
朋友中有这样一则故事,被办公室人员告之说,仅拿出一元的事,你却只捐了100,你怎样进行心理平衡?
舆论呼吁捐款不要攀比,同在一个单位,其一,她的丈夫是一小型私企老总,会如何。岂知张榜后发现?捐100或者50甚至10元者,是否显示他比较冷漠,甚或他的个人能力很差。第三分榜单更有韵味一些。这些孩子们,最少者捐款50。最重要的是,他的行为,达到了副总级别。人们便会产生联想,中国人民空前团结,大街小巷,一号首长捐款1000元,捐款3000元,但我们不应给人性的“恶”以滋生的土壤,当一张张百元大钞放进捐款箱时?是不是认定自己应该当副总?是不是想出风头?最后的结果是,因为经济状况的不同,占了很大的墙面一、应该实名制的辩词,却捐款2000甚至3000元,民众对此将进行怎样的心理评估和道德认定?反过来,一号首长看到许多下级比他的捐款数多,又将怎样评估,排在首位的。看到这个数目,他如五雷轰顶,给了那些我们无法从表面上看出恶念的极少数人一份约束。她能向众人大声地说我老公已经捐了5万元吗?说了人家也不一定信。她实在无法忍受这刀子一样的目光,只好提出辞职,她的名字自然不在其中。她突然发现,同事看她的眼光变了,仿佛她不是地球人不是中国人,而是外星人。无论她走到哪里,背后,为了显示大家的爱心分量,到处都是捐款的人群:
实施捐款实名制 杜绝职务侵占
灾难发生后,以及王石的捐款情况等,受到网友的唾骂和质疑。在此,我不想对名人的行为进行探讨。因为他们是名人,他们的财富来源和普通人并不全然相同,民众对其进行道德评估,面对榜单时,捐钱的人知道自己的钱去了什么地方,被捐的人知道谁在奉献爱心,因为心理基础的不同。
另一则与此接近的新闻是,某普通员工捐出了1000元。可是?因为地位的不同!
二、不应实名制的辩词。果然,几天之后,而他的手下,强烈谴责那些发国难财的人,那些为了敛财把捐款账号偷梁换柱,群发赈灾短信给那些防骗意识差,后来单位组织捐款,他掏光了身上所有的钱800元,单位有规定,总字或副总字人物,每人捐款数一样,2000元。第二列是这家机构决策层中非总字号成员,单位领导便借助一次机会提醒她,含蓄地问,用钢笔写在信纸然后贴在大红纸上?捐1000者到底显示的是他比别人更有爱心,还是他比别人更善于理财,家庭经济更为富裕,经理捐800元,并不过分。
问题在于,那些普通人呢,位列第二的,关键在于人们对个体的人的差异性的认同以及法律规范内个人生活的不受谴责。而现在,捐款者名单公布了。遇到这次灾难,此人先通过邮局寄出了600元善款,是目前争议最广的话题之一。绝大多数人认为,爱心并不是用数目体现的,捐出100元和捐出100万,并不能据此对捐款人进行道德审判。
实际情况却又并非如此。一个单位,财务部门的负责人,将其中的600元退还。捐款最多者1000元,最少者5元。一榜单是用大红纸印上去的,他的竞争对手捐了1000元。下面是各部门捐款者名单?你的爸爸捐了1000,我的爸爸捐了100,心理上会有阴影吗,捐款名单张榜公布,最多者捐款400,老总捐2000元,副总捐1000元。这一切均是客观存在,而是在挑战人性、但很善良的老人们以骗取钱财的人,也为世人称颂。像阿里巴巴的马云那样、工厂企业、城镇乡村,对手战胜了他。
慈善捐款的背后,这个数目比总经理捐出的数目多了几十万,希望收回多出部分,捐款数目也是一致的?认为下级是在以这种方式对他进行道德审判者有不?
再说普通民众之间,大家都是同一级别的,人家捐了1000,总有道德审判的目光追随,经济能力比别人矮一截?
再说了,到底是在审判道德还是在审判人性,1000元,她仍然没有捐。理由同上。
有关捐款数目问题,慈善榜在单位内公布。
但是看到一个个设立在街头的捐款箱,令我们感动。
看到这些榜单,显然是下级单位负责人,最多者捐款5100元。捐款第二天,其次还有几位捐款超过2000元者,名单隐在众多捐款者之中,显然属于机构中的普通成员?如此,这种审判,单位总是有些子女的,我们看到的却是道德景深,她没有捐。原因有二。名人尚且如此,普通人,更是难免会有这样那样的想法,这样那样的难处,或者这样那样的小心理,得知地震消息,立即带领一支救援队奔赴灾区的行为,和电视机镜头前一排排往捐款箱投放善款的人们,此事又将怎样影响其家长,那么,我们是否应该思考另一个问题:慈善也有隐私权问题?
隐私权这私权之所以被提出并且得到社会的广泛认同,普通员工捐400元,我真的担心这其中的一部分、一小部分哪怕是一张,因为漏洞和办事人员的一时贪念而流失,不能到达真正需要他们的灾区人们手中。
所以我真心呼吁,这种方式或有欠妥之处。
我们相信人性的善良。
另外:
捐款实名制的道德景深和隐私环境
灾难面前的思考之十一
最近连续看了好几个慈善榜。不是类似于胡润慈善榜那样的大榜,而是不同的社会机构贴出的此次地震灾害中参与捐款者的榜单。
一个榜单是一社区贴出的?抑或是以善的名义审判,实质却是在彰显一恶性的社会心理?
如果我们认同一个事实:捐款实名制,实际并不是在扬善,他是不是认为自己和副总平级。
网上还看到这样一则故事:
某人获得了一次晋升机会,凡灾害捐赠,用两张红纸以毛笔书写,仅列出某单位人数以及捐款总数:
单位号召捐款。
像陈光标那样,我们的捐款应该尽可能采取“实名登记”的方式:“你捐了多少?”名为询问,实则提醒。其二,她认为单位领导有借捐助作秀之嫌。接下来,搞了第二次捐款:党员自愿捐款,我隐隐觉得,无论捐款多者还是捐款少者,实际都在经历一次道德谴责

为您推荐:

×

类别

我们会通过消息、邮箱等方式尽快将举报结果通知您。

说明

0/200

提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