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公的故事

例如:过5关,斩6将
问题暂时关闭
推荐于2016-10-21 11:41:58 最佳答案
1、温酒斩华雄:
曹操招兵买马,会合袁绍、公孙瓒、孙坚等十七路兵马,攻打董卓。 刘备、关羽和张飞追随公孙瓒一同前往。董卓大将华雄打败了十八路兵马的先锋孙坚,又在阵前杀了两员大将,非常得意。 十八路诸侯都很惊慌,束手无策,袁绍说:“可惜我的大将颜良、文丑不在,不然,就不怕华雄了。” 话音刚落, 关羽高声叫道:“小将愿意去砍下华雄的脑袋!” 袁绍认为关羽不过是个马弓手,就生气地说,“我们十八路诸侯大将几百员,却要派一个马弓手出战,岂不让华雄笑话。” 关羽大声说:“我如果杀不了华雄, 就请砍下我的脑袋。” 曹操听了,十分欣赏,就倒了一杯热酒,递给关羽说:“将军喝了这杯酒,再去杀敌。” 关羽接过酒杯,放在桌上说:“等我回来再喝吧!” 说完,提着大刀上马去了。 关羽武艺高强,没一会儿,就砍下了华雄的脑袋。他回到军营,曹操忙拿起桌上的酒杯递给他,杯中的酒还没凉呢。

2、三英战吕布:
“三英战吕布”是长篇历史小说《三国演义》中的一个故事情节,故事背景为袁绍联合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猛将吕布一连打败众将之后,刘备、关羽、张飞三兄弟在虎牢关与吕布大战的故事。见于《三国演义》第五回。“三英”指刘备(字玄德)、关羽(字云长)、张飞(字翼德)。

3、斩颜良诛文丑:
一开始颜良的河北大军列阵平原上,根本不顾曹操部队居高凌下占地利优势,估计是认为自己部队太强了。敌人的骑兵冲不动,不在乎,犯了骄兵必败的毛病。当关二哥冲向敌阵的时候他非常聪明的只身前往,这样以来敌人猜不透他的真实意图,也就不会把他当作一次冲锋对待,这可能就是敌人始终没有用弓箭阻止关羽的原因。面对关二哥的冲锋,颜良一开始是坐着的,轻敌是一方面,搞不清楚对手意图也是一方面。他所在的位置是中军,也就是指挥部,按常理没人会那么傻冲入敌军群中,所以他也有点麻痹大意。袁军对关羽的行为不理解,再加上没有命令,也就没动,估计关羽也没对小兵动手,大家疑惑不解。关羽马确实快,当颜良发现他是冲自己来时,已经来不及了,以至于不能做出正确的反应,再加上最后时刻,颜良也不能确定关羽要干什么,而且关羽未通名,颜良为了大将风度,不斩无名下将,没有上马提刀。关羽用刀也很有特色,第一下不是动作很大的砍杀而是刺,这样动作快,隐蔽,颜良不易躲闪,这也是一个重点。总的来说,关羽用了很阴的招数,凭实力把颜良阴死了。
对文丑就更简单了,曹操的埋伏打乱了文丑的部队,这种情况下撤退是第一位的,否则对手小兵群上来也把自己逮住了。偏巧关二哥这时候去和他缠斗,文丑当然无心恋战,感觉对手不是几下就能解决的时候马上拍马撤退,没想到关二哥的马超快,文丑就算会,慌乱中也使不出回马枪,被人背砍。

4、单刀赴会:
公元215年,刘备取益州,孙权令诸葛瑾找刘备索要荆州。刘备不答应,孙权极为恼恨,便派吕蒙率军取长沙、零陵、桂阳三郡。长沙、桂阳蜀将当即投降。刘备得知后,亲自从成都赶到公安(今湖北公安),派大将关羽争夺三郡。孙权也随即进驻陆口,派鲁肃屯兵益阳,抵挡关羽。双方剑拔弩张,孙刘联盟面临破裂,在这紧要关头,鲁肃为了维护孙刘联盟,不给曹操可乘之机,决定当面和关羽商谈。“肃邀羽相见,各驻兵马百步上,但诸将军单刀俱会”。双方经过会谈,缓和了紧张局势。随后,孙权与刘备商定平分荆州,“割湘水为界,于是罢军”,孙刘联盟因此能继续维持。
这次“单刀会”,经戏剧家、小说家敷衍,关羽成了英雄,鲁肃反成了鼠目寸光、骨软胆怯的侏儒。这是艺术家们的创作,并非历史真相。鲁肃一手促成了孙刘联盟,并为之“守之终身而不易”(王夫之语)。所以,刘备、孙权都逐渐强大,建立了与曹魏抗衡的蜀、吴二国,中国历史上才出现了三国时期。

5、过五关斩六将:
过东岭关时杀孔秀;过洛阳城时杀韩福;过汜水关时杀卞喜;过荥阳时杀太守王植;过黄河渡口时杀秦琪;在张飞占据的古城外杀蔡阳,“过五关斩六将”因此得名。

关羽(?-220年),字云长,河东解良(今山西运城)人,东汉末年名将,早期跟随刘备辗转各地,曾被曹操生擒,于白马坡斩杀袁绍大将颜良,与张飞一同被称为万人敌。
赤壁之战后,刘备助东吴周瑜攻打南郡曹仁,别遣关羽绝北道,阻挡曹操援军,曹仁退走后,关羽被封为襄阳太守。刘备入益州,关羽留守荆州。
建安二十四年,关羽围襄樊,曹操派于禁前来增援,关羽擒获于禁,斩杀庞德,威震华夏,曹操曾想迁都以避其锐。后曹操派徐晃前来增援,东吴吕蒙又偷袭荆州,关羽腹背受敌,兵败被杀。
关羽去世后,逐渐被神化,被民间尊为“关公”,又称美髯公。历代朝廷多有褒封,清代奉为“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关圣大帝”,崇为“武圣”,与“文圣” 孔子齐名。《三国演义》尊其为蜀国“五虎上将”之首,毛宗岗称其为“《演义》三绝”之“义绝”。

yy010740730

采纳率:87% 来自团队:为教育奋斗 擅长: 暂未定制

其他回答

说关羽打听到了刘备的消息后,连夜拔营出发直奔荥阳,可怜的秦琪就尸骨全无了,又怕生出变故。天刚蒙蒙亮。关羽派人寻找渡河船只。

杀了卞喜,祈水关便展现在关羽面前。他立即命令兵士在关前关羽必经的路上埋下许多电子遥控地雷想炸死关羽,地雷就爆炸了,把王植电成了植物人,当关羽赶到两位夫人身边时。打斗声惊醒了关羽,想用它杀死关羽,然而他很快镇定下来,就要进门抓她们。守关大将卞喜恭恭敬敬地请关羽入关,立即吩咐随从收拾行李准备汽车,关羽披星戴月地领着车队急驰祈水关,便打破关门带着车队安全地过了关,晚上悄悄发动汽车出了城。韩福瞧见大吃一惊。荥阳太守王植请关羽进城,关羽来到关前,洛阳太守韩福早有准备。关羽带着车队浩浩荡荡向洛阳城进发。第二天早晨。就在关羽苦想渡江办法时,孔秀狂笑着按下电钮。

关羽见王植已经动弹不得。关羽不想久留。

过了洛阳城,孔秀来到地雷区。守关大将孔秀得知大吃一惊,把刘备的两位夫人抓起来作为人质。正好旁边响起一声巨响,关羽不敢停留,关羽便朝王植发射了一颗闪电弹。到了半夜时分,忙领着他的部下躲起来,一边踢一边说,但所有能用来渡江的东西全部被曹兵毁坏:“看我的火箭弹……”话音刚落,但手上却藏着铁子弹,刚好有一列火车飞快驶来,只听到“轰……”的一声,小眼骨碌一转便有了主意,她们用“猪猪神屁”和“降龙十八掌”把卞喜和那些兵士打得头破血流,王植听到汽车引擎声。果不出关羽所料。他来不及躲闪就被火车撞飞了。不过关羽早有预感。关羽见关上没有动静、哭爹喊娘,可是地雷没有爆炸。

关羽连夜赶路来到洛阳城下,索性在荥阳城住了一晚,卞喜带人把两位夫人的住所围了个水泄不通。

关羽过五关斩六将之后。不到一袋烟的工夫,卞喜已经呜呼哀哉了。原来卞喜想先让关羽入关,孔秀被炸上了天,假意挽留关羽,吓得他摔下楼来,秦琪领兵朝关羽杀了过来,坏了我就……”话音未落,把孟坦一刀斩下汽车,正摔在铁路中央。不料,趁关羽熟睡后,“你这个死鬼。孔秀惊恐万分。关羽走后,逼迫关羽回许都,来到黄河边。关羽大吼,不等王植动手,犹如晴天霹雳,孟坦开汽车想引关羽上钩。没想到两位夫人会武功,关羽加大油门,关羽的车队出城上路过了滑州。

第二天,关羽率领部队来到东岭关
展开
本回答被提问者采纳
houpenng | 推荐于2016-12-02 00:10:46
评论
此后上马金,五日一大宴,其实。二曰名位关。除了曹操百般用情外。曹操纳降关羽,一路夺关闯隘,让其留下,又赐赤兔马,先见他秉烛立于户外,千方百计以情打动关羽。四曰生活关,又拨美女十人,还令张辽多番通融,知不得逞,这只是过的有形“关”,始终以礼相待,即在许昌拨一府与他居住。曹操初封关羽偏将军,又赠锦袍,到底还是挂印封金,口腹之欲足矣,可谓尊崇之极。三日一小宴,源源不断,但关羽皆令服侍二位嫂子,化险为夷,既封其为汉寿亭侯,通宵达旦:一曰金钱关,可谓至丰至厚,诱使其乱伦。曹操先让关羽与年青貌美的二位嫂嫂同居一室。三曰美女关,下马银,决然而去,又备绫锦及金银器皿相送:
他千里走单骑关羽过五关斩六将的故事,他在曹营还过了五道无形“关”。五曰人情关,关羽始终不为之所动,但机关算尽
梦梦帝 | 发布于2008-10-03 10:54
评论
过五关斩六将、桃园结义、千里走单骑、挂印封金、杀颜良诛文丑、水淹七军、单刀赴会、大意失荆州、屯土山关公约三事、白马坡斩颜良诛文丑、玉泉山关公显圣等等。
445006983 | 发布于2012-02-23 17:10
评论
刮骨疗伤,桃园结义等

关公降了曹操,带着两位嫂嫂同曹操一道回到许昌。
从桃园结义以来,关公就一直在为了三人的前途而忙碌。大哥虽然很有想法,
但有的时候是显得有些软弱了,而三弟似乎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整日里只知道
喝酒、打架。自己一直劳心费力,情况才刚刚好点,便遭遇这次变故。本来这样的
事也不是第一次了,但忙碌这么多年了,三十好几的人,除了名声,事业、家庭一
无所有,还能再经历几次这样的打击呢?这次降了曹操,恐怕是不能轻易离开了,
以后只有大哥、三弟,他们会怎么样呢?
曹操得了关公,心中高兴,每日里宴请关公,毫不吝啬地送这送那。但关公反
应冷漠,这让曹操很不爽。“到底什么才是关公所看重的呢?”这是曹操做梦都在
想的问题。赤兔马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的效果,如果他是块铁,显然现在还不是敲
打的时候。
曹操一生好色,而且从不掩饰。但对于貂禅,他却始终产生不了一点龌鹾的想
法,不止他,稍有点品位的人,都不会想亵渎哪怕一丝丝这样的美,那似乎更甚于
焚琴煮鹤、研大珠以制粉。因为那美是灵动的、端庄的,如夜幕垂落一般不可抗拒!
除了董卓和吕布那两个自以为是的混蛋。
貂禅有个习惯,每月十五月圆之夜,都要出城祭奠亡父王允。曹操就在月圆之
夜邀请关公赴宴。于是,相府门口,不可避免的相遇发生了。
关公看到相府有女眷出来,忙闪避一旁,垂首而立。一顶软轿颤悠悠地出了大
门,向西门外去了。
宴中,曹操提及甘、糜两位夫人,言皇叔福泽不浅。关公神情肃然,并不搭一
语。曹操又道:“闻皇叔与云长、翼德亲如兄弟,何独娶二夫人,而不为二弟谋一
妇?”
关公答:“吾与翼德共事皇叔,皇叔乃大汉宗亲,岂可无后?待奸贼既灭,天
下已定,吾二人自当纳妻。然此时惟恐皇叔之不立,吾二人又怎敢做此想?”曹操
听语中似有讥讽之意,不悦。 少倾,席散。
曹操见关公时时都把刘备置于首位,明白关公早晚还是会弃自己而去。但苦与
关公孑然一身,没有什么能牵制他的东西,终于下定决心,要让关公娶了貂禅。这
样一来,即便关公要走,也要带上貂禅,而张飞和吕布仇深,必不能容貂禅,可能
兄弟便从此反目。最后,即使得不到关公,刘备也已不足为虑。
算算时间,貂禅祭月已毕,是该往回走的时候了。曹操忙差人唤刘晔进来。刘
晔是曹操心腹。此人智计颇深,是曹操搞阴谋、伎俩的得力帮手。曹操只将意图告
诉他,便吩咐他尽快去准备了。细节问题他自己会安排,这样很节省时间。
汉寿亭候府第门前,一伙黑衣人隐藏起来。汉寿亭候是曹操封给关公的爵位,
候爵府是刚刚赶工造起的,现在关公和两位嫂嫂就住这里。
貂禅的小轿进了埋伏圈,他们没有料到,在许都这个一向治安良好的地方也会
有土匪。措手不及之下,轿夫和随从很快都被杀掉了。惨叫声在夜里传的老远。关
公禀明嫂嫂,提着大刀,独自出府门查看。一地死人。关公大喝一声:“何处鼠辈,
在此生事?” 黑衣人一窝蜂似地逃了。他们都知道这里是关公家门口,他们都没有
胆量去挑战关公,况且任务已经完成。
貂禅看样子是吓坏了。还好关公认得那正是自己赴宴时,从相府出来的小轿。
夜已深,关公不愿独自送她回相府,恐惹人闲话。于是差府中杂役往相府禀报,要
相府来人接貂禅回去。交代完毕,关公领了貂禅往二位嫂嫂的房间走去,打算让二
位嫂嫂陪着她,等相府的护卫。
貂禅现在清醒些了,打算说些什么,毕竟人家救了自己的命,说句谢谢是应该
的。可她没有机会开口,关公在她面前三步的距离走着,一手提刀,一手辍髯,一
身的孤傲和冷漠,一如撒下的月光。 貂禅木讷地跟着这个绿色的背影,来到一间小
屋前。
“二位嫂嫂可曾睡下? 愚弟有事相禀。” 尽管在屋外,关公还是很认真地行
礼。
“哦,没呢。刚才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叔叔不妨进来说话。”
关公没有动。“有群贼人打劫,所幸还有位夫人未遭伤害,愚弟想请二位嫂嫂
容她在此少歇。愚弟已差人往相府禀告。”
“快请她进来吧,我二人正闷得慌。”
关公送貂禅进去,便在门外扶刀而立,左手依然抚弄着他的胡子。

半个时辰后,那杂役回来了,一个人。他告诉关公,相府的人说:“夜已深,
不便调用人手,且教貂禅夫人在关将军处暂歇一晚,相府明日一早差人去接。”关
公这才知道,刚才救下的那个女人竟然是貂禅。
通宵达旦的长立,待嫂嫂起床后,关公独自去后院练功了。
相府的护卫终于来了,不过是在午后。关公对此很不满,他不喜欢做事拖拉的
人。不过他没有说什么,甚至没有出去,现在他要睡一会了。
曹操叫貂禅去,问及昨夜的情况,貂禅只说,幸得关公相救并以礼相待。曹操
大致猜到是怎样一种情况了,在他预料中。
当晚,关公接到相府的邀请,称代貂禅相谢。关公欲不去,来使说:“丞相实
为证明貂禅清白,特请汉寿亭候去做个公证。”关公不便推辞,当即辞了二位嫂嫂,
上马去了。
席间,曹操特地安排了貂禅表演剑舞,其名曰:《风起月华》。
貂禅早在长安时就特地学过剑舞,实为投吕布所好。后经吕布指点,造诣堪称
一流。此时舞的羽衣翻飞、亦真亦幻,直让人目弛神摇。
舞罢,曹操看看关公表情,笑曰:“何如?如有不足之处,还望美髯公指点,
得公指点,此女所幸!”
关公曰:“一介女流,得舞如此,实天下罕有。舞尽其技,只少了份执著,似
略显浮华。指点二字愧不敢当。”
貂禅一脸迷茫道:“贱妾不明所以,望公明示。”
“风之幻,月华之瑰丽,舞已尽其妙。然风为风,华为华,风动而华静,风或
起或止,华自不为所动。夫人略有以华媚风之意,如此不当了。”
貂禅满面羞愧曰:“将军指点的是,贱妾明白了。”
曹操闻得二人对话,心中思量:以此观之,云长不可媚,此事不宜挑明,否则
事不济矣。
宴罢,曹操唤来貂禅,对关公说:“貂禅一生最是钦慕英雄,不若教她随将军
去吧?”
关公推辞。 曹操又说:“甘、糜二位夫人,怕是寂寞得紧,云长不介意貂禅
陪二位夫人解闷吧?”
关公说:“劳丞相惦记,二位嫂嫂平日甚少出门,有两侍女相陪,日子倒还过
得清净。”
曹操说:“侍女怎可与貂禅相提并论?云长莫非嫌其先事董卓而后嫁与吕布耶
?”
关公再不好推辞,只得带着貂禅去了。

侯爵府多了貂禅,气氛比之前好了很多。关公为避免与貂禅相间,每日里除过
给嫂嫂问安,都在房里研读兵书。毕竟貂禅是个寡妇。
时光荏苒,转眼又是十五,是貂禅对月祭父的时候了。这日貂禅来找关公,关
公从房中出来,站在院中,侧身而立。说道:“夫人何事?”
貂禅说:“今日贱妾要出城祭奠亡父。” 在关公面前她始终是自称贱妾,这
也许和吕布的为人有关吧。
关公未应,貂禅接着道:“将军知道,贱妾身份低微,在相府中蒙丞相关照,
才得以有侍女、随从,而贱妾实在不便要求什么……”
听到这么委婉得不连贯的表达,关公略微沉思了片刻才弄明白她在说什么。是
啊,貂禅的身份一直是俘虏,来到这里也只带了一个贴身侍女。今天出城的话,是
没有人保护的,而她又不方便向相府借用护卫。
关公蚕眉微皱,艰难地做出了决定:“关某就护送夫人一程,但是,早去早回
吧。”
貂禅微微一礼,道:“有劳将军了。”
府中没有轿子和轿夫,关公去相府借,片刻进去通报的人出来说:“丞相一早
晋见天子,此时未归。”关公无奈,又去找张辽、徐晃。这两人是关公在许都仅有
的两个朋友了。但他们无一例外地都出门了。
要貂禅骑马,实在是无奈之举。而关公现在充当马夫,为貂禅牵马,更是无奈
中的无奈了。因为貂禅骑的是赤兔,只给英雄骑的神驹。貂禅骑在马上,抚摩着赤
兔光滑赤红的皮毛,竟止不住抽泣起来。关公诧异地看着貂禅,这是他第一次直视
貂禅,也是第一次看清貂禅的相貌。貂禅自知失礼,抬手拭去泪痕,道:“将军请
恕貂禅失礼,只是貂禅想起亡夫,悲不自禁。”
关公恍然,自己一时大意,竟忘记这赤兔宝马原是吕布所有。一股歉意油然而
生,夺人宝马,又与其妾结伴而行,辱何其甚!关公肃然道:“此马愿是尊夫所有,
如今就交还夫人吧。”
貂禅忙道:“不可!闻将军初得此马,曾拜谢丞相,言使与皇叔千里相隔,亦
可一日而得见也。丞相只得将军一拜,便是因为此马。貂禅怎可妄取?”
关公道:“夫人不必多言,关某向不夺人所爱!”
貂禅无语。
摆好祭品,貂禅先祭月,再祭父,最后祭夫。关公也为王允上了柱香。待祭毕,
关公说:“难为夫人独记得王司徒,恐怕天下人早已忘了。”
貂禅的眼泪又滚了下来,说:“貂禅蒙司徒收养,待貂禅如女,此恩便永世也
不敢忘。”关公祭王允全是因为他使计除了董卓,其实他并不喜欢王允,因为他杀
了蔡邕,一个绝世的才子,更重要的是一个绝世的义士,天下之大,只有他一人敢
哭董卓,并且为董卓收尸。关公是很敬重蔡邕的。或许他不喜欢王允还有一个原因,
就是王允为除董卓而牺牲了貂禅,他的义女。正是因为他的一计,貂禅的一生才会
这么不幸。而现在,貂禅成了世上唯一还记得他,并感激他的人,不知他泉下该做
何感想。或许他仍然不会认为自己错了,那个固执的老匹夫。
数日后,曹操差人来别关公,言袁绍犯境,主将颜良勇不可当。曹操欲自提兵
去救。关公欲同行,使者说:“丞相已先行多日,丞相言此等小事不须劳动将军。”
关公大约明白曹操在想什么了,他认为自己感觉欠了他人情,害怕自己立功之后便
弃他而去。另一方面,害怕自己出去打听大哥、三弟的下落。嘿,曹操果然一代奸
雄,心思细密,智虑周全。

不一月,消息传来,丞相白马被围,形势危急。关公听到消息后,当即辞别二
位嫂嫂,准备随军出征。貂禅得知此事,便来见关公。说:“将军此去危险,须多
加小心!赤兔貂禅留着也是无用,便借与将军吧。”
“谢相借之义!”也不多言,当下背上行囊,提刀上马往军营去了。
三日,军队调集完毕,上路了。关公在军队中的地位非常特殊,他没有权利管
任何人,也没有人有权利管他,实际上他就像军队中的客人。
援军一到,曹操军士气大振,第二日便列阵准备与颜良对战。颜良这几日着实
风光,连挫曹操十数员大将斩近万人。此时他懒懒的坐在阵中,他不相信曹操还有
什么翻盘的本事。援军,他根本不怕,先前的精锐都败了,援军不过是为曹操的垂
死挣扎注入一点活力罢了。结果,还是死。
曹操指着颜良道:“此人连日来挫我十数员大将,着实可恶……”关公看到曹操指
的那个人了,立即拍马出阵。他没有在军前向颜良挑战,而是直冲入敌阵。数万人,
整齐地排列在一起,大刀长戟发出的森森寒光与正午烈日阳光交错汇杂,远处望之,
好一阵腾腾杀气。通常人看到这种阵势都会两腿发软,马也会。
但关公冲进敌阵了,腿没有发软,人腿没有,马腿也没有。敌人迟钝的反应,
和迟到的飞羽根本没有对关公造成任何的威胁。关公一直纵马驰到颜良面前,颜良
还在张望呢,刚刚听说有人冲过来了,他还想看看是哪个不怕死的。“咦,这个传
令兵怎么见到了我还不下马?”
“啊,不是传令兵,是敌将!” 颜良的手刚刚抓到刀柄,头就滚下来了。关
公下马,抓起颜良的头,把头发系在马上,然后上马,转身出了敌阵。
那些士兵只知道当敌人怒视他的时候,也报之以怒视,并且拿刀砍他娘的。但
他们一时都没明白过来,如果敌人无视他们的时候该怎么办?而且主将死了,这个
时候是该逃,还是杀? 逃?可是敌人只有一个呀,这边怎么说也好几万呢,太说不
过去了吧。他们每一个人的手都是软的,因为他们很矛盾。而关公的刀横在身前,
看上去是那么沉,那么有力,估计穿十层铠甲也挡不住哦。
赤兔在战场上跑得确实比平常更快,关公感觉很爽。很快他就回到曹操面前了,
把人头扔在地上,不发一言,准备回去休息了。剩下的事交给他们做就行了。
颜良军终于做出决定了,不知是谁发一声喊,大家一起转身逃了,凌乱错杂的
喊声似乎还要湮没这边的喊杀声。
接下来几天,袁绍军都坚守不出。他们在等袁绍做决定,现在公文应该已经在
袁绍手上了吧。
此时,刘备正在袁绍那里坐客。他本来是去投靠袁绍的,但袁绍担心他不甘臣服,没
要他,只把他当作客人。那个送公文的小兵把杀颜良的人描述的那么像关羽,这让他
很不安,他着实担心袁绍会一怒之下杀了他。袁绍知道能杀得了颜良,又是红脸长髯,
外加使一把无坚不摧的大刀的人必定就是关公。但他不想杀刘备,他觉得刘备虽然没
用,但有了他就等于得到了关公,搞不好还能搭上张飞,换一个颜良,大有得赚。他
看得出来,刘备实在怕得要命,那就让他多怕一会吧,这样会让他产生敬畏之心。看
到袁绍拿着公文默不作声,刘备不敢发一言。
这时有人说话了:“主公,不若劳玄德公陪文丑将军去救,如若那将果是关羽,
唤他过来便了,如果不是,文丑为兄报仇心切,定会斩那斯以祭兄。”刘备有些感激
这人了,但他的话怎么听着那么不爽。二弟是个心高气傲的人,若这话让他听到,怕
是死也不会来投袁绍了。
袁绍看看刘备,刘备忙道:“如此最好,备时感收容之恩,敢不以死相报!”袁
绍点点头。
文丑可不像颜良那么能沉住气,他一到,即点兵来挑战,口口声声为兄报仇。曹
操还没发话,曹洪即拍马应战。败了,换徐晃,又换张辽。看来颜良、文丑的名声真
不是盖的,曹操这边,恐怕只有典韦复生才能和他一拼了。
关公不是曹操手下,曹操没法命令他,但曹操知道关公向来高傲,便说:“颜良、
文丑世之名将,果非虚传!看来颜良之死,恐怕是有些侥幸了。”关公不爽,尽管知
道曹操是在激他,可人情总是要还的。于是拍马出阵,替下了渐露败迹的张辽。
文丑估计正是这将斩了颜良,知道大意不得,便想诈败,使个拖刀计斩来将。关
公怎能看不出?他可是惯使拖刀计的。但他根本就不用顾虑,因为文丑不知道赤兔到
底有多快,文丑还在盘算呢:他快赶上来了吧,该回头看看他的位置了。 头还没转,
就再也转不了了。
关公非常得意,下马砍下文丑的头颅。他不知道,此时刘备正看着他,只苦于无
法招呼。曹操手一挥,大军一拥而上,袁绍军丢下无数尸体之后,撤了。
袁绍作势要斩刘备,慌得刘备忙向袁绍保证,必定说关羽来投袁绍。并且当面修
书一封,差孙乾去曹操军中亲手交给关羽。
关公读罢信,心中忧虑,二位嫂嫂还在许都,马也要还给貂禅,现在肯定是不能
走的。便与孙乾商议。孙乾自陶谦死后,一直追随刘备,即使在下邳被围,生死一线
的时候都没有与刘备分开,倒是关张二人各个不知所终。最后二人议定,往投刘表,
大家在襄阳会合。
出征归来,关公先往二嫂处报平安,然后找到貂禅。“谢夫人借马之恩,关某得
立此功,全是夫人功劳。”
貂禅看到关公平安回来,心里很高兴。自从吕布死后,这世上就再没有让她牵挂
的人了。要知道没有人可以牵挂也是一种痛苦,那是让活人来承受死人所承受的痛苦。
现在她感觉不到这种痛苦了,因为她有了一匹宝马,可以帮助别人。
“将军言重了,贱妾何能敢当此誉,还是将军神勇,才得立大功。” 说到神勇,
貂禅心中微微一痛。是啊,要说神勇,还有谁能比得上吕布?纵然天下无敌,还是落得
惨死,如今怕是没人再记得他了。
关公想到要走,须跟貂禅知会一声,便说:“吾已得兄长下落,不日便要偕同二位
嫂嫂往见吾兄。夫人准备准备,先回相府吧。”
貂禅心蓦地一紧,失声道:“将军便要走么?……”
要知貂禅实是不愿回相府的,虽然曹操待她不错,可他毕竟是杀了自己丈夫的人。
自己在这里的两个月过得很平静,又很幸福,那是从来也不曾体会过的。自己从被王允
买入府中,就注定一生的命运和时势结合在一起了,跟随吕布虽是自己心甘情愿,可整
日东奔西走,并没有过几天安定日子。况且,吕布之前之后娶了那么多女人,自己不过
是一侍妾,要忍受其他人的嫉妒和欺负,何来幸福可言?
两人良久无话,关公是看到貂禅神情突变,才站在这里陪了她那么久,现在要告辞
了。有很多事情还要去准备,曹操的东西要清点一下,然后列个清单还给他,还要安排
行程……
关公施礼道:“关某先告辞了,夫人请自珍重。”
貂禅惊醒过来,忙道:“不劳将军惦记,奴家自会珍重。” 脱口之下,把“贱妾”
的自称换成“奴家”了,貂禅脸一红。 关公没有在意,转身走了。
要知道,“贱妾”表示自己是身份低微的女人,而“奴家”表示自己愿以奴仆的身
份为你做某些事,一般是奴仆面对主人,或是妻妾面对丈夫时,对自己的称呼。

貂禅实在是没有东西可以收拾,她的东西都是从相府搬过来的,如今要回相府,还
需要收拾什么? 但赤兔便不好办了,自己就一个侍女,显然两人都没法把它牵走。只有
找关公借名马夫了。
关公不想这么快貂禅就来找他了,待弄明白,即点一名马夫,随貂禅去了。貂禅看
着这匹神驹有些迷茫,如果自己回相府还是过以前那种生活,这马要来做什么呢?还给
曹操?坚决不!这是曹操从先夫手里抢来的,“还”给他,怎么也说不过去。将出大门,
貂禅才想起,自己怎么去相府,就这么走着去吗? 自己刚才忘记请关公帮她借轿子了。
骑马吗?这马不认识她,不会让她骑的。
貂禅犹豫了一下,便决定还是走,她不想再去见关公,也许是为了那一点点矜持吧。
将出府门,赤兔忽然嘶鸣起来,扭着头想挣脱缰绳。马夫不敢放,又不敢靠近安抚它,也
不敢再拉着它走,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貂禅一惊之后有些惘然,赤兔,赤兔莫非你已
忘却旧主,另择新主了吗?
好,好,你是马,有你的自由,我是人却有我的无奈。
罢,罢,罢,哪一物从来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哪一人从来死后无所牵绊!

貂禅神情恍惚,痴痴地走出侯爵府,向相府去了,侍女连忙跟在后面。只有那马夫此
时不知该如何是好,情急之下扯起嗓子便喊:“不好啦,来人啊,快叫关将军出来!”听
这一阵喊,院里顿时一片关门倒灶声。
关公出门登上赤兔便向相府驰去。
关公绕到貂禅前面,跳下马,驻足而立。看看貂禅神情,没有说什么。貂禅却似不认
识他一般,从旁绕过,继续痴痴地走着。关公看此情形,无奈,只好牵着马,不紧不慢地
随着。
本来阴霾的天,云更低了,片刻就开始打闪。只是雨却忍住了,一时没有下下来。约
莫过了大半个时辰,看看相府将到,那雨终于忍不住,倾泻下来。
貂禅不急不缓,仍痴痴走着,侍女慌了,转头看看关公,关公冲她一摆头,侍女会意,
登时撒腿往相府跑去。貂禅未进府门,那侍女便出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件大衣,一把雨伞。
进了府门,雨伞便用不着了,但貂禅衣衫单薄,如果没有大衣,着实太引人注目。那侍女
将伞交给关公,关公接过,旋即转身把马交与门口的侍卫,撑伞走了。
过了数日,关公打点好一切,准备向曹操告辞。碰巧每次去曹操都不在。关公有些怒
了。盘算时日无多,看来明天要不辞而别了。
今天又是十五,天方暗,关公踱出院中,赏起月来。天上有些淡淡的云,一个硕大的
七彩光环松松地套着明月。清风抚弄之下,树影婆娑。关公有些怅然。就要离开这里了,
前途未卜,但坎坷是免不了的。只不知何日方能建功立业,娶妻生子?
正神游五洲间,忽有人来报,貂禅侍女求见将军!关公微微一惊,寻思:她来做甚?
莫非来相赠赤兔?
不想那侍女却没有偕马同来,只带来貂禅口信,要关公今晚去做客。关公未假思索,
张口应下了。随后选了两匹马,二人乘马来到相府。
貂禅在庭院中摆了酒宴,关公坐下,只是手中仍拄着那把青龙偃月刀。如关公所料,
貂禅欲将赤兔相送,又出关公所料,貂禅又送了另外一件东西给他。那是一个纱囊,内素
缣而外玄纱,用来盛胡子的。关公系上,纱随风舞,缣却微摇,更添几分威武。
貂禅凝目注视片刻,忽地笑道:“好,好,好,果一个神武将军!”关公心下嘀咕,
怎么貂禅今日有些不同?
却听貂禅又道:“将军此去路远,后恐无相见之期,待貂禅以舞为将军送行。”言罢
取剑便舞了起来。正是那一段《风起月华》。剑或吞吐,裳或翻飞,直如风过荷塘,花叶
相映;霜面含笑,看似诡异,又似永恒。
貂禅一身素衣,但在最后飞旋的那一刻,关公却看到了一抹虹,正如天上的华。迷幻
的色彩转瞬间静止、凝固,成为一片殷红。关公猛窜上去扶住貂禅,却见貂禅喉已断,面
上尤自挂着那永世不变的笑容,笑得那么凄惨,那么无奈。
这一瞬,关公终于明白了貂禅,也明白了自己。大刀失手落地,斩碎了貂禅的影,也
碎了自己的。云层渐浓,遮了华,也遮了月。风渐渐停止。
关公终于明白自己错了,原先以为风与华是不相干的两件事物,却原来有华便有风,
无风也无华。风正是来自华的深处,皎皎明月便是见证。
第二天,关公同二位嫂嫂离开了许都。他的大刀没有交与随从,而是横在身前。青龙
偃月,何为偃月?非刀锋之光胜似明月,实为召唤那一抹月华。
展开

参考资料: http://www.xici.net/b31306/d26643909.htm

SNOWing——静 | 发布于2008-10-04 13:11
评论
桃园结义、屯土山关公约三事、挂印封金、千里走单骑、单刀赴会、水淹七军、白马坡斩颜良诛文丑、玉泉山关公显圣
营口鑫愿 | 发布于2008-10-03 10:19
评论
关公的故事主要是桃园结义、千里走单骑、挂印封金、杀颜良诛文丑、水淹七军、单刀赴会、大意失荆州等
依恋凌蓝 | 发布于2008-10-03 10:14
评论
收起 其他6条回答

为您推荐:

广告

您可能关注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