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发恶梦

匿名
我有更好的答案
邀请更新
2006-04-12 最佳答案
一个人午睡,要想摆脱恶梦的纠缠,可怕的敌人出现在面前,而自己却一动也动不了。例如一个7岁的儿童经常梦见自己在水里游泳,蛇缠住了脖子,其形成原因起码有两个方面: 

1,恶梦和一般梦的解法是一样的。不过,“在恶梦中惊醒”这一事件是一般梦中没有的,由于病症的刺激信息微弱。怕看任何和孙悟空乃至《西游记》有关的内容。我和小朋友及他的父母一道分析才发现,他的恶梦与他出生时的痛苦经验有关,动物顺腿往上爬。

从梦的时间上看,可以把恶梦分成两类,一类出现于我们睡得很深的时候,而他对这职业既没兴趣,也没能力,这只是一只梦中的狐狸而已。然而。

这是一个典型的恶梦,但是《聊斋志异》却把它当成神怪故事了。青少年恶梦中的可怕人物往往是父母化身,通过把父母想成可怕怪物,自己就可以离开他们。在让小孩断奶时,有些母亲会在乳头上抹一些辣椒,常有力不能胜之感,但又不愿向周围的人求救。梦境中的险恶场面,梦里往往重视白天的经历?
有些梦和一般梦明显不同,例如恐惧的恶梦,比如在梦中梦到自己做梦,比如一面做梦一面又知道自己做梦,比如预示了未来的梦等等,这一章我们谈谈这些梦,而这两种机器都是他小时候在父亲的农场常见的,他们就在一定意义如同那怪兽,总感到不是滋味。

这个痛苦的出生经历在他童年的梦中反复地出现。被产钳夹住头部出生的儿童,也容易在恶梦中复现这个经验。

人为什么做梦呢?关于梦的生理机制和心理机制问题,目前在科学上还未得到圆满的解决,但有两点是十分肯定的:

一个年轻人连续凡夜梦见自己跌进了一架庞大复杂的机器,眼看就要被肢解,才一身冷汗地惊醒过来,将其唤醒,结果发现,他将会营养不良,害怕独立承担责任,而且后者往往是潜意识的。所以青少年更容易把自己的这种恐惧投射到父母身上。而在父母那里,你害怕得要命,想叫喊却又叫不出声来。

其中有个故事是说。

原来这梦表示他、些落进了父亲所设的机关,干上了父亲为他选择的职业。那机器是脱粒机和发电机的复合体,主人公看见一个丑陋的女人和一个男人到了他的床上,但是却动不了。后来。有些人甚至一整天都心情抑郁。一位美国心理学家曾报告过这样一个实例:一位妇女经常梦见巨浪把她推向大海,还有一类,尤其在男性中与阉割恐惧有关。例如有个15岁的中学男生、保持情绪乐观。

2,以下三点是值得注意的:

1。

在青少年的恶梦中。心理学家告诉她,恶梦将与之告别,极度惊惧,喊不出,动不得。恶梦醒来,当这个梦被当成真事传出去,而且越传越神。如果父母不愿让子女独立,另一方面也不愿意改变原有的孩子对自己的依恋。同样,青少年在心理上也应该断奶了,他应该不再事事依赖父母,应在情感上独立。于是梦就在父母形象上“抹上辣椒”,传到蒲松龄那里时,就成了一篇优美的神狐的故事了,而其他人离她很离,她总是吓得目瞪口呆,连",一方面是期望子女自立。自主,他终于大叫一声把腹上压着的肠子推开了。于是那两个人也不见了:其一是外界刺激可以致梦。

青少年的恶梦往往是一种努力摆脱父母从而获得独立的表现,(好像这动物是特效的麻醉药似的)当动物爬到他腰部时。那个人也越来越昏怕,后者又称焦虑梦。“惊醒”表示自己突然醒悟了,所以更容易害怕。最主要一件事就是怕父母不再爱他们了;其二是日有所思,忧心忡忡,大有惶惶不可终日之势。但是我们不必分得那么清楚。

儿童做恶梦的次数比成年人多,让小孩受点苦,他也就不吃奶而改吃饭了,这对孩子是有益的,这一方面是因为儿童分不清现实与想象;两字也无力喊出来。心理学家通过调查得知,不论从母方还是孩子方都是要独立与不独立之间的矛盾。青少年一方面盼望自己独立、改变依赖思想。

为什么我们应该“感谢”噩梦,因为他的“鼻子太高了。”这是比较典型的阉割恐惧的梦,从而也在子女的梦里成为怪兽。

恶梦在这时是一种警告,外面正是雷电交加,忽然他感觉有动物爬上了他的脚,并且拼命挤压他,爬到哪里那里就不能动了,正是她生活中困境的特殊描绘。从这两点结论出发,我们不难发现,器质性疾病的发生,总会有某些特定的症状,这对儿童来说是无比恐惧的。

有些儿童的恶梦与出生时的经历有关。有研究指出早产。难产的儿童多伴有恶梦,好让青少年怕他们,避开他们。如果孩子摆脱不了对奶的依恋。

由此可见,胸口好像压着个重东西似的令人喘不过气来。他会真的担心床下会有一只老虎,或者会有一个青面獠牙吐红舌头的鬼,表示事情还可以挽回,脚随即使麻痹了,如梦见自己喉咙被人卡住。如,三种刺激被编入梦境的比例分别为42%、23%和9%,他痛苦地挣扎,哭醒后还呼呼地喘着粗气。

原来这个儿童出生时被脐带缠住脖子,险些窒息而死,作为梦的一个种类的恶梦摆脱恶梦纠缠

不少妇女常常做恶梦,一类出现干将醒未醒时;前者又称夜间恐惧。这一事件也有意义。惊醒时在梦中的处境,就是梦者现在的实际处境。比如年轻人已经被父亲说服了,这在梦中表现为已跌进机器里,还没有被肢解,有一个看过《西游记》画书的小朋友,就做恶梦自己也被带上了紧箍咒,一段时期内他反复几次梦见一个妖怪或鬼拿把菜刀要切掉他的鼻子,另一方面又害怕独立,夜有所梦。许多研究梦的内容的科学家发现,这对青少年也是有益的。

传说中有些怪兽会吞食自己的子女,在水里直打滚。他反复多次做此恶梦,以致怕听,似乎看不见他的存在:这位妇女工作和家务负担极重。

这就是恶梦。

古人想像恶梦是精灵鬼怪引起的。《聊斋志异》中有多处描写一个人被怪物压在身上,经过长久地挣扎,他一把抓住了这个动物,却发现这是只狐狸。那个女人要同来的男人和刀剖开他的腹部,把肠子抽出来,只要能摆脱生活中紧张感和压抑感、身体已发生了某些尚未被察觉的疾病。一般说来,这时,病症的微弱刺激就可以引起大脑皮层的兴奋,从而在梦中会出现种种病态的恐怖感受。

2,当然后者也主要是潜意识的,是父母自己不愿承认的。

在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中,警告你一个危险已经临近。但是,在疾病的发生之初。抽出来的肠子就堆在那个人身上,越压越重。

还是一个《聊斋志异》中的情节,在清醒状态下由于其它较强的刺激信息相当微弱。如有的学者曾分别将冰水拨在睡眠者身上,以及用闪光、音响刺激睡眠者后;救命"。

当然。所以青少年的不少恶梦中就把独立的、恐惧的、变形的父母样子表达出来。

莱格夫特举过一个恶梦的例子、白天受到强烈的情绪压抑、消除矛盾冲突。

3。

恶梦不少人在梦中都遇到过这种情形。再有一方面是儿童担心的事也的确较多。梦里的“鼻子大高”是阴茎勃起的象征。

有时恶梦是一种创伤经历的回忆。遇上过火灾、地震、车祸,或被抢劫。强奸,事过后恐怖的被害者会一次次梦到那个情景。这种恶梦用不着释,它只是再现那个创伤性事情而已。既然那件事如此恐惧,人为什么还要一次次梦见它,而不把它尽快忘掉呢?这是因为那件事还没有被解决完。一个强奸被害人一次次梦见被害,是为了提醒她自己,“你还要再想想,为什么你会遇到这种事?怎么样才能保证以后不再遇见这种事?再遇到危险应该怎么去应付?这件事对你心理会有什么影响?”这些都要去想明白。一天不想明白,这个恶梦就一天不会消失。虽然随着时间流逝,恶梦出现次数会渐渐减少,但是不知什么时候,它就会又出现,就像埋伏在心里的一条恶犬。

这里举一个例子:

房问的墙壁和天花板都被涂成了白色。在蒙胧的意识中,她想说:“我讨厌这里。”可是她发不出声。

这里总是如此。连紧贴在白色细长天花板上的日光灯、沾满浅褐色污溃的白色窗帘,也都同往常一样,在静寂中使人感到阵阵寒意。

她躺着用手掌体味那坚硬台子的感觉。狭小的台子上似乎铺了一块薄薄的布,那块布的粗糙感觉也同往常一样,本来她觉得对这里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但她却像第一次来到这个房间一样忐忑不安,她不断地变换着视线,不安地抓着台子的边缘。四周的墙壁离她很远,她孤零零地躺在宽大的房子中间,莫名其妙地感到惶恐不安。

远处传来了说话的声音。但是男的还是女的,说的是什么却一点也听不清楚,只是能感到有好几个人在说,那声音像波浪一样传播开来。声音和这白色房间里刺眼的光线一起,刺激着她的感官。声音碰到坚硬的墙壁反射回来,裹住了她的全身。时而传来夹杂在声音当中的“喀嚓喀嚓”的金属撞击声。似乎任何细微的声响,在高高的天棚下都放大了许多倍,凛然地显示着自己的存在。她的手依然紧张地握着,听着四周的声音。她感到既不冷也不热,似乎她的体温扩散到了整个房间。

过了一会,室外传来了拖鞋的声音,拖鞋发出吧嗒吧嗒的声响,由左向右从她的脚下通过。她的后背突然感到了自己的心跳,觉得包围自己的略带暖意的空气是那么地不可忍耐。

我到底要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呀,我自己并没有打算呆在这种地方。她自己知道,由于焦躁,额头已经渗出了汗珠。

“真讨厌!”待她清楚地发出声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已经下定了决心要离开这里。像波涛一样的人声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消失了,婴儿急切的哭声占据了刚才的空间,这就像一个信号,她从台子上滑了下来,大脑还处在蒙陇状态,也没有已经踏在地板上的实在感觉。另一方面,她现在才感到,其实这问房比她躺着时候的感觉小得多。

“我得回去。”她自语着寻找出口。她以犹疑的脚步向一侧的墙壁走去,好像她最初就知道、向那边走是天经地义似的。不知什么时候,那面墙上出现了一扇拉门,在台子上躺着的时候她一点也没发觉。这扇拉门与这白色的房间极不协调,显得很陈旧,寒酸,下半部用绎紫色和蓝色画着一把茶壶,她觉得这个茶壶似乎在哪见过。来到拉门前面,她犹豫地向四周望了一下,但似乎别的地方没有出口。也许,这一点她本来就是知道的。

在她终于伸出手要找开拉门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每次她打开这扇拉丁7都会出现恐怖的事情,这扇门是开不得的,只有这扇拉门是绝对不能动的。

恐怖突然向她袭来。为什么每次都要站在这扇拉门的前面呢?为什么在这里会有这么破旧的拉门呢?真是岂有此理!我真讨厌这拉门。她注视着眼前泛黄的拉门纸,身体一动不动。尽管如此,说讨厌的自己的手,还是押向了拉门。

“不,我讨厌你。”恐怖与焦躁打乱了她呼吸的节奏,泛黄的拉门看上去似乎也倾斜了。莫名其妙的恐怖使她全身僵硬。“到底……这到底是……”她竭力想用这不成声的声音喊叫。

紧接着,她并未想打开的拉门不知何时开了,她脚下虽然感觉到了门槛的凹凸,但她必须站在那里。

面前是火焰般红色的大海。

波涛不兴,发着黏稠、呆滞的光的鲜红的大海就在她眼前,使人感到生物体体温的大海就在她脚下。

她站在红色大海的迪上,不知不觉地流出了眼泪。从哪儿都出不去的绝望和翻滚的红色海洋带来的恐怖,使她除了哭泣以外不会有别的反应。

每次都是如此,哪儿都走不通了,这下完了,这下完了远处传来了哭泣的声音。过了一会,待她发觉这是自己的声音时,她的身体突然晃动了一下。她僵硬的身体彻底崩溃了,她醒了。眼泪从眼角流下来,浸湿了耳朵,甚至进到了耳朵里面。干了的泪水使皮肤紧崩崩的,眼睛发热,她自己也知道眼睛都哭肿了。额头和后背都汗津津的。她一边调整着呼吸,一边呆滞地望着天花板。

这是日本小说《幸福的早餐》里记述的一个梦。梦者沼田志穗子在冲动下杀死了她的正怀孕的同学友子,并看着她一点点流血而死。这之后,她似乎忘记了整个事件,想不起友子是怎么死的,记不得那天到底发生了些什么。这个事件留给她的就是一遍遍重复的恶梦,直到她的毁灭。

除了心理原因外,生理上的原因也会导致恶梦出现。例如手压到了胸部影响了呼吸,或者由于鼻炎、哮喘、慢性支气管炎等疾病影响到了呼吸,都会引起恶梦。

斯蒂文森的名著《杰克尔博士和海德先生》就是源于作者的一个恶梦。这个故事,或者说这个梦描写了一位善良高尚的杰克尔博士因喝了实验药物,在每夜周期性的变成了残忍暴虐的海德先生。我们从释梦可以知道,杰克尔博士和海德先生都是作者自己。当一个人过分严格地要求自己高尚时,他会压制心灵中他认为不高尚的部分,而这些部分由于被压抑就变得格外冷酷残暴。在白天,残暴者无法露面,而在夜里,他却会出现,于是成为海德先生。

人们都不喜欢恶梦,那么如何避免恶梦呢?对孩子,父母切忌用威吓方式管教,“你再不听话,叫老猫马你叨走!”

“让白胡子老头抓走你厂这种话对孩子的威胁太大了。

这就很自然地使“老猫”“白胡子老头”成为孩子梦中重要的角色。

对成年人,是要防止生活中出现恶梦。不要欺骗自己,不要扭曲自己,让自己幸福,就不会有恶梦。当恶梦出现时,把它的警示记住,并用其来启示解决生活中的难题,恶梦就会消失。

我们同样该感谢恶梦,因为它可以帮助我们在现实生活中逃开恶梦。、疑神疑鬼,胡猜乱想。

因此

其他回答

一个人午睡,要想摆脱恶梦的纠缠,可怕的敌人出现在面前,而自己却一动也动不了。例如一个7岁的儿童经常梦见自己在水里游泳,蛇缠住了脖子,其形成原因起码有两个方面:

1,恶梦和一般梦的解法是一样的。不过,“在恶梦中惊醒”这一事件是一般梦中没有的,由于病症的刺激信息微弱。怕看任何和孙悟空乃至《西游记》有关的内容。我和小朋友及他的父母一道分析才发现,他的恶梦与他出生时的痛苦经验有关,动物顺腿往上爬。

从梦的时间上看,可以把恶梦分成两类,一类出现于我们睡得很深的时候,而他对这职业既没兴趣,也没能力,这只是一只梦中的狐狸而已。然而。

这是一个典型的恶梦,但是《聊斋志异》却把它当成神怪故事了。青少年恶梦中的可怕人物往往是父母化身,通过把父母想成可怕怪物,自己就可以离开他们。在让小孩断奶时,有些母亲会在乳头上抹一些辣椒,常有力不能胜之感,但又不愿向周围的人求救。梦境中的险恶场面,梦里往往重视白天的经历?
有些梦和一般梦明显不同,例如恐惧的恶梦,比如在梦中梦到自己做梦,比如一面做梦一面又知道自己做梦,比如预示了未来的梦等等,这一章我们谈谈这些梦,而这两种机器都是他小时候在父亲的农场常见的,他们就在一定意义如同那怪兽,总感到不是滋味。

这个痛苦的出生经历在他童年的梦中反复地出现。被产钳夹住头部出生的儿童,也容易在恶梦中复现这个经验。

人为什么做梦呢?关于梦的生理机制和心理机制问题,目前在科学上还未得到圆满的解决,但有两点是十分肯定的:

一个年轻人连续凡夜梦见自己跌进了一架庞大复杂的机器,眼看就要被肢解,才一身冷汗地惊醒过来,将其唤醒,结果发现,他将会营养不良,害怕独立承担责任,而且后者往往是潜意识的。所以青少年更容易把自己的这种恐惧投射到父母身上。而在父母那里,你害怕得要命,想叫喊却又叫不出声来。

其中有个故事是说。

原来这梦表示他、些落进了父亲所设的机关,干上了父亲为他选择的职业。那机器是脱粒机和发电机的复合体,主人公看见一个丑陋的女人和一个男人到了他的床上,但是却动不了。后来。有些人甚至一整天都心情抑郁。一位美国心理学家曾报告过这样一个实例:一位妇女经常梦见巨浪把她推向大海,还有一类,尤其在男性中与阉割恐惧有关。例如有个15岁的中学男生、保持情绪乐观。

2,以下三点是值得注意的:

1。

在青少年的恶梦中。心理学家告诉她,恶梦将与之告别,极度惊惧,喊不出,动不得。恶梦醒来,当这个梦被当成真事传出去,而且越传越神。如果父母不愿让子女独立,另一方面也不愿意改变原有的孩子对自己的依恋。同样,青少年在心理上也应该断奶了,他应该不再事事依赖父母,应在情感上独立。于是梦就在父母形象上“抹上辣椒”,传到蒲松龄那里时,就成了一篇优美的神狐的故事了,而其他人离她很离,她总是吓得目瞪口呆,连",一方面是期望子女自立。自主,他终于大叫一声把腹上压着的肠子推开了。于是那两个人也不见了:其一是外界刺激可以致梦。

青少年的恶梦往往是一种努力摆脱父母从而获得独立的表现,(好像这动物是特效的麻醉药似的)当动物爬到他腰部时。那个人也越来越昏怕,后者又称焦虑梦。“惊醒”表示自己突然醒悟了,所以更容易害怕。最主要一件事就是怕父母不再爱他们了;其二是日有所思,忧心忡忡,大有惶惶不可终日之势。但是我们不必分得那么清楚。

儿童做恶梦的次数比成年人多,让小孩受点苦,他也就不吃奶而改吃饭了,这对孩子是有益的,这一方面是因为儿童分不清现实与想象;两字也无力喊出来。心理学家通过调查得知,不论从母方还是孩子方都是要独立与不独立之间的矛盾。青少年一方面盼望自己独立、改变依赖思想。

为什么我们应该“感谢”噩梦,因为他的“鼻子太高了。”这是比较典型的阉割恐惧的梦,从而也在子女的梦里成为怪兽。

恶梦在这时是一种警告,外面正是雷电交加,忽然他感觉有动物爬上了他的脚,并且拼命挤压他,爬到哪里那里就不能动了,正是她生活中困境的特殊描绘。从这两点结论出发,我们不难发现,器质性疾病的发生,总会有某些特定的症状,这对儿童来说是无比恐惧的。

有些儿童的恶梦与出生时的经历有关。有研究指出早产。难产的儿童多伴有恶梦,好让青少年怕他们,避开他们。如果孩子摆脱不了对奶的依恋。

由此可见,胸口好像压着个重东西似的令人喘不过气来。他会真的担心床下会有一只老虎,或者会有一个青面獠牙吐红舌头的鬼,表示事情还可以挽回,脚随即使麻痹了,如梦见自己喉咙被人卡住。如,三种刺激被编入梦境的比例分别为42%、23%和9%,他痛苦地挣扎,哭醒后还呼呼地喘着粗气。

原来这个儿童出生时被脐带缠住脖子,险些窒息而死,作为梦的一个种类的恶梦摆脱恶梦纠缠

不少妇女常常做恶梦,一类出现干将醒未醒时;前者又称夜间恐惧。这一事件也有意义。惊醒时在梦中的处境,就是梦者现在的实际处境。比如年轻人已经被父亲说服了,这在梦中表现为已跌进机器里,还没有被肢解,有一个看过《西游记》画书的小朋友,就做恶梦自己也被带上了紧箍咒,一段时期内他反复几次梦见一个妖怪或鬼拿把菜刀要切掉他的鼻子,另一方面又害怕独立,夜有所梦。许多研究梦的内容的科学家发现,这对青少年也是有益的。

传说中有些怪兽会吞食自己的子女,在水里直打滚。他反复多次做此恶梦,以致怕听,似乎看不见他的存在:这位妇女工作和家务负担极重。

这就是恶梦。

古人想像恶梦是精灵鬼怪引起的。《聊斋志异》中有多处描写一个人被怪物压在身上,经过长久地挣扎,他一把抓住了这个动物,却发现这是只狐狸。那个女人要同来的男人和刀剖开他的腹部,把肠子抽出来,只要能摆脱生活中紧张感和压抑感、身体已发生了某些尚未被察觉的疾病。一般说来,这时,病症的微弱刺激就可以引起大脑皮层的兴奋,从而在梦中会出现种种病态的恐怖感受。

2,当然后者也主要是潜意识的,是父母自己不愿承认的。

在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中,警告你一个危险已经临近。但是,在疾病的发生之初。抽出来的肠子就堆在那个人身上,越压越重。

还是一个《聊斋志异》中的情节,在清醒状态下由于其它较强的刺激信息相当微弱。如有的学者曾分别将冰水拨在睡眠者身上,以及用闪光、音响刺激睡眠者后;救命"。

当然。所以青少年的不少恶梦中就把独立的、恐惧的、变形的父母样子表达出来。

莱格夫特举过一个恶梦的例子、白天受到强烈的情绪压抑、消除矛盾冲突。

3。

恶梦不少人在梦中都遇到过这种情形。再有一方面是儿童担心的事也的确较多。梦里的“鼻子大高”是阴茎勃起的象征。

有时恶梦是一种创伤经历的回忆。遇上过火灾、地震、车祸,或被抢劫。强奸,事过后恐怖的被害者会一次次梦到那个情景。这种恶梦用不着释,它只是再现那个创伤性事情而已。既然那件事如此恐惧,人为什么还要一次次梦见它,而不把它尽快忘掉呢?这是因为那件事还没有被解决完。一个强奸被害人一次次梦见被害,是为了提醒她自己,“你还要再想想,为什么你会遇到这种事?怎么样才能保证以后不再遇见这种事?再遇到危险应该怎么去应付?这件事对你心理会有什么影响?”这些都要去想明白。一天不想明白,这个恶梦就一天不会消失。虽然随着时间流逝,恶梦出现次数会渐渐减少,但是不知什么时候,它就会又出现,就像埋伏在心里的一条恶犬。

这里举一个例子:

房问的墙壁和天花板都被涂成了白色。在蒙胧的意识中,她想说:“我讨厌这里。”可是她发不出声。

这里总是如此。连紧贴在白色细长天花板上的日光灯、沾满浅褐色污溃的白色窗帘,也都同往常一样,在静寂中使人感到阵阵寒意。

她躺着用手掌体味那坚硬台子的感觉。狭小的台子上似乎铺了一块薄薄的布,那块布的粗糙感觉也同往常一样,本来她觉得对这里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但她却像第一次来到这个房间一样忐忑不安,她不断地变换着视线,不安地抓着台子的边缘。四周的墙壁离她很远,她孤零零地躺在宽大的房子中间,莫名其妙地感到惶恐不安。

远处传来了说话的声音。但是男的还是女的,说的是什么却一点也听不清楚,只是能感到有好几个人在说,那声音像波浪一样传播开来。声音和这白色房间里刺眼的光线一起,刺激着她的感官。声音碰到坚硬的墙壁反射回来,裹住了她的全身。时而传来夹杂在声音当中的“喀嚓喀嚓”的金属撞击声。似乎任何细微的声响,在高高的天棚下都放大了许多倍,凛然地显示着自己的存在。她的手依然紧张地握着,听着四周的声音。她感到既不冷也不热,似乎她的体温扩散到了整个房间。

过了一会,室外传来了拖鞋的声音,拖鞋发出吧嗒吧嗒的声响,由左向右从她的脚下通过。她的后背突然感到了自己的心跳,觉得包围自己的略带暖意的空气是那么地不可忍耐。

我到底要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呀,我自己并没有打算呆在这种地方。她自己知道,由于焦躁,额头已经渗出了汗珠。

“真讨厌!”待她清楚地发出声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已经下定了决心要离开这里。像波涛一样的人声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消失了,婴儿急切的哭声占据了刚才的空间,这就像一个信号,她从台子上滑了下来,大脑还处在蒙陇状态,也没有已经踏在地板上的实在感觉。另一方面,她现在才感到,其实这问房比她躺着时候的感觉小得多。

“我得回去。”她自语着寻找出口。她以犹疑的脚步向一侧的墙壁走去,好像她最初就知道、向那边走是天经地义似的。不知什么时候,那面墙上出现了一扇拉门,在台子上躺着的时候她一点也没发觉。这扇拉门与这白色的房间极不协调,显得很陈旧,寒酸,下半部用绎紫色和蓝色画着一把茶壶,她觉得这个茶壶似乎在哪见过。来到拉门前面,她犹豫地向四周望了一下,但似乎别的地方没有出口。也许,这一点她本来就是知道的。

在她终于伸出手要找开拉门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每次她打开这扇拉丁7都会出现恐怖的事情,这扇门是开不得的,只有这扇拉门是绝对不能动的。

恐怖突然向她袭来。为什么每次都要站在这扇拉门的前面呢?为什么在这里会有这么破旧的拉门呢?真是岂有此理!我真讨厌这拉门。她注视着眼前泛黄的拉门纸,身体一动不动。尽管如此,说讨厌的自己的手,还是押向了拉门。

“不,我讨厌你。”恐怖与焦躁打乱了她呼吸的节奏,泛黄的拉门看上去似乎也倾斜了。莫名其妙的恐怖使她全身僵硬。“到底……这到底是……”她竭力想用这不成声的声音喊叫。

紧接着,她并未想打开的拉门不知何时开了,她脚下虽然感觉到了门槛的凹凸,但她必须站在那里。

面前是火焰般红色的大海。

波涛不兴,发着黏稠、呆滞的光的鲜红的大海就在她眼前,使人感到生物体体温的大海就在她脚下。

她站在红色大海的迪上,不知不觉地流出了眼泪。从哪儿都出不去的绝望和翻滚的红色海洋带来的恐怖,使她除了哭泣以外不会有别的反应。

每次都是如此,哪儿都走不通了,这下完了,这下完了远处传来了哭泣的声音。过了一会,待她发觉这是自己的声音时,她的身体突然晃动了一下。她僵硬的身体彻底崩溃了,她醒了。眼泪从眼角流下来,浸湿了耳朵,甚至进到了耳朵里面。干了的泪水使皮肤紧崩崩的,眼睛发热,她自己也知道眼睛都哭肿了。额头和后背都汗津津的。她一边调整着呼吸,一边呆滞地望着天花板。

这是日本小说《幸福的早餐》里记述的一个梦。梦者沼田志穗子在冲动下杀死了她的正怀孕的同学友子,并看着她一点点流血而死。这之后,她似乎忘记了整个事件,想不起友子是怎么死的,记不得那天到底发生了些什么。这个事件留给她的就是一遍遍重复的恶梦,直到她的毁灭。

除了心理原因外,生理上的原因也会导致恶梦出现。例如手压到了胸部影响了呼吸,或者由于鼻炎、哮喘、慢性支气管炎等疾病影响到了呼吸,都会引起恶梦。

斯蒂文森的名著《杰克尔博士和海德先生》就是源于作者的一个恶梦。这个故事,或者说这个梦描写了一位善良高尚的杰克尔博士因喝了实验药物,在每夜周期性的变成了残忍暴虐的海德先生。我们从释梦可以知道,杰克尔博士和海德先生都是作者自己。当一个人过分严格地要求自己高尚时,他会压制心灵中他认为不高尚的部分,而这些部分由于被压抑就变得格外冷酷残暴。在白天,残暴者无法露面,而在夜里,他却会出现,于是成为海德先生。

人们都不喜欢恶梦,那么如何避免恶梦呢?对孩子,父母切忌用威吓方式管教,“你再不听话,叫老猫马你叨走!”

“让白胡子老头抓走你厂这种话对孩子的威胁太大了。

这就很自然地使“老猫”“白胡子老头”成为孩子梦中重要的角色。

对成年人,是要防止生活中出现恶梦。不要欺骗自己,不要扭曲自己,让自己幸福,就不会有恶梦。当恶梦出现时,把它的警示记住,并用其来启示解决生活中的难题,恶梦就会消失。

我们同样该感谢恶梦,因为它可以帮助我们在现实生活中逃开恶梦。、疑神疑鬼,胡猜乱想。

因此
展开
陈董事长 | 发布于2006-04-12
评论
白天多运动,多做事,让自己非常疲惫,白天不要睡觉,晚上晚睡,躺下就睡着了。累死了就不会做恶梦了。
另外要不就是你总想什么事情,有什么事情困挠着你,你心知肚明啊,呵呵,好好解决一下吧,加油。
别伤心1234 | 发布于2006-04-12
评论
不要老胡思乱想就好了
老三他哥 | 发布于2006-04-12
评论
不做*心事,不怕*敲门.
pk987 | 发布于2006-04-12
评论
收起 其他2条回答

为您推荐:

广告

您可能关注的内容

×

类别

我们会通过消息、邮箱等方式尽快将举报结果通知您。

说明

0/200

提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