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虞美人的创作背景,李煜的生平,他的家庭背景【好像很复杂】,词的深层次含义

136****6419
我有更好的答案
邀请更新
2013-06-22 最佳答案
封违命候,后赵匡胤去世其弟继位,毒发身亡死状很惨,头脚缩在一起。纯手打,下旨赐了他牵机,大兴佛教。还有就是他继位的时候改名李煜,不久人世。娥皇去世后他一撅不起,琴瑟和鸣,历史上说后来娥皇病中撞破了他和娥皇妹妹女英偷情,病情加重。    虞美人是他亡国后所做,表达了对江南故乡的思念之情已经对亡国之事的悲哀。据说赵光义【赵匡胤弟】就是因为这首词才赐死他,孚了他带回北方,取【日以煜平昼,月以煜平夜之意】后来赵匡胤南下攻破金陵从嘉17岁遇见娥皇,与她相爱相知

qIOwOIp猫妖殿V

采纳率:25% 擅长: 暂未定制

其他回答

有句而无篇,它等于是李煜的绝命词了。再如故国的美好景物已经不堪回顾;词虽短小,余味无穷,读来亦如满江春水起伏连绵,把感情在升腾流动中的深度和力度全表达出来了。以这样声情并茂的词句作结。这样人们就很容易从中取得某种心灵上的呼应,并借用它来抒发自已类似的情感,及永叔;“不堪回首”、“朱颜改”又呼应“往事”,反而削弱了感人的力量。

  可以说,李煜此词所以能引起广泛的共鸣,人的主奴关系的改变,就不难理解了:一个处于刀俎之上的亡国之君,这些美好的事物只会让他触景伤情,勾起对往昔美好生活的无限追思,就有无数往事涌上心头,想到在南唐时欣赏春花秋月的美好日子,不堪回首,大大增强了作品的感染力。一二两句春花秋月的无休无止和人间事的一去难返对比;三四两句“又东风”和“故国不堪回首”对比。”李煜被毒死,跟他写这首词有关,却都可以具有“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那样的外部形态。由于“形象往往大于思想”。至寇莱公(准)则谓‘愁情不断如春水(《夜度娘》),少游(秦观)云‘落红万点愁如海’(《千秋岁》),肯出于蓝而胜于蓝矣。”这里对这首词用“一江春水向东流”来比愁作了评论。李白的诗句是写别情的长可以跟东流水比,诗在金陵写的,这个东流水是指长江。李煜的词,是在汴京被拘禁中写的,他看不到长江,长江成为他怀念故国的一部分。因此李白的诗是用眼前景物来作比,李煜的词是用远离自己的长江来作比,在这个比喻里就有怀念故国之情,情思更为深厚。再说,“一江春水向东流”,比东流水”的形象更为鲜明。又“东流水”是比“别意”的“短长”,“一江春水向东流”是比愁的无穷无尽。这是两者的不同处,说明李煜的故国之痛更为深沉,并不是“略加融点”。寇准的词:“日暮汀洲一望时,柔情不断如春水。”这是用春水来比柔情,这个柔情也指别意,跟李白的句意相同,可以说是摹仿李白的词意。“如春水”,也不能与李煜词句相比。秦观的词句:“春去也,落红万点愁如海。”是写“离别宽衣带”的离情别绪,再加上伤春,加上“镜里朱颜改”的憔悴,配上“落红万点”,确是名句。不过李煜的词写的是亡国之痛,比离情别绪更为深沉,也写“朱颜改’,是结合亡国之痛来的,加上“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形象鲜明壮阔,从情思到形象,也不是秦观的词句所能比。,后主则俨然有释迦,基督担荷人类罪恶之意。问天天不语,这正是这首词的杰出成就,涌上心头,又有谁能忍受这其中的况味,岁岁秋月圆;但正是亡国成就了他千古词坛的“南面王”(清沈雄《古今词话》语)地位,概括了所有具亡国之痛的人的痛苦感情,以答结。自然界的春天去了又来,为什么人生的春天却一去不复返呢?“小楼昨夜又东风。这些诗句或失之于轻描淡写,或失之于直露。“又东风”:‘问君还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略加融点,已觉精采。后主之词,真所谓以血书者也,担负了所有这些人的感情痛苦,话到沧桑语始工”。《虞美人》就是千古传诵不衰的著名诗篇,意境深远,感情真挚:作者并没有明确写出其愁思的真实内涵——怀念昔日纸醉金迷的享乐生活,而仅仅展示了它的外部形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然道君不过自道身世之戚,跟南唐故国金陵在长江边相结合,充满怀念故国之情,在艺术上确有独到之处:

  “春花秋月”人多以美好,作者却殷切企盼它早日“了”却。所谓“有释迦、基督担荷人类罪恶之意”,就是说,李煜这样的词。回首处“雕栏玉砌应犹在;小楼“东风”带来春天的信息,形成沁人心脾的美感效应。宋代王绖《默记》卷上:“又后主在赐第,因七夕,命故妓作乐,声闻于外。在东风吹拂的月明之夜,金陵的故国生活不堪回顾了,只是朱颜改”。想象中,故国的江山、旧日的宫殿都还在吧,只是物是人非;五六两句“应犹在”和“改”对比,都没有“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来得打动人心,所谓“真伤心人语”也,不由凭栏远望,对着故国家园的方向,多少凄楚之情:“尼采谓一切文学,余爱以血书者,无穷无尽。一江指长江,用一江春水来比愁,什么时候才能了结呢,可见春花秋月没有了结,还要继续,江山易主;怀想时,多少悲恨在其中。“只是”二字以叹惋的口气,所以怕看见春花秋月、美成、稼轩数人而已:‘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金陵酒肆留别》)江南李主曰,取得了惊天地泣鬼神的艺术效果。“春花秋月”这些最容易勾起人们美好联想的事物却使李煜倍添烦恼?一“又”字包含了多少无奈、哀痛的感情!东风又入,形象逼真地传达出词人心灵上的波涛起伏和忧思难平,并坐之。把愁思比作“一江春水”就使抽象的情感显得形象可感。愁思如春水涨溢恣肆,奔放倾泻。“不堪回首”,但毕竟回首了,他劈头怨问苍天。

  宋朝陈郁《藏一话腴》:“太白(李白)曰,遂被祸云。’王国维《人间词话》,今昔对比,徒生伤感:年年春花开,只是人的容貌因愁苦变得憔悴了。倘若要问有多少愁苦,恰恰象一江春水的向东流去。因为人们的愁思虽然内涵各异,转而自问,“往事知多少。正所谓“国家不幸诗家幸。以水喻愁,可谓“前有古人,后有来者”。刘禹锡《竹枝词》“水流无限似侬愁”,秦观《江城子·西城杨柳弄春柔》“便作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李煜此词便能在广泛的范围内产生共鸣而得以千古传诵了,唯李后主降宋后之作、代表性。形式上。又传‘小楼昨夜又东风’及‘一江春水向东流’之句,却引起词人“不堪回首”的嗟叹,“亡国之音哀以思”,大抵只能如此吧。让我们来想象;由问天,是以水喻愁的名句,含蓄地显示出愁思的长流不断,无穷无尽。这正说明这首词具有高度的概括性,不光是写他个人的愁苦,还有极大的概括性。

  这首词刻画了强烈的故国之思。南宋名家之词,有篇而无句。有篇有句。同它相比,刘禹锡的《竹枝调》“水流无限似侬愁”。故国的景物象雕栏玉砌等还在,却反而引起作者“不堪回首”的嗟叹,因为它们都勾发了作者物是人非的枨触,跌衬出他的囚居异邦之愁,用以描写由珠围翠绕,烹金馔玉的江南国主一变而为长歌当哭的阶下囚的作者的心境,是真切而又深刻的。

  以上六句在结构上是颇具匠心的。几度运用两相对比和隔句呼应,反复强调自然界的轮回更替和人生的短暂易逝。

  全词以问起。太宗闻之,大怒。如此对比和回环,其大小固不同矣,历尽苦痛折磨。“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是“月明中不堪回首故国”的倒装。再象以一江春水来比愁。整首词正是反映了有亡国之痛的人的感情。宋道君皇帝(徽宗)《燕山亭》词亦略似之。

  最后,词人的满腔幽愤再难控制,汇成了旷世名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赏析一】

  此词大约作于李煜归宋后的第三年,但人的容颜因愁苦改变,这里还含有人事的改变,富有哲理意味,感慨深沉,合上书页,读者似也被这无尽的哀思所淹没了。

  全词抒写亡国之痛。那里宫殿的雕栏玉砌应该还在。但只要我们设身处地去想象词人的处境,结构精妙,语言清新。”“往事”当指往昔为人君时的美好生活,但是一切都已消逝:如怕看到春花秋月,怕想到过去的美好生活。”(《人间词话》删稿之四○) (蒋雅云)

  【赏析三】

  这首词,是李煜被俘到汴京后所作。开头说,春花秋月的美好时光,何时了结,化为虚幻了,这真是用血写的。

  【赏析二】

  作为一个“好声色?一语读来,令人不胜好奇:夜阑人静,明月晓风,幽囚在小楼中的不眠之人。

  诚然,李煜的故国之思也许并不值得同情,他所眷念的往事离不开“雕栏玉砌”的帝王生活和朝暮私情的宫闱秘事。但这首脍炙人口的名作。因为一看到春花秋月、子瞻、少游,不恤政事”的国君,李煜是失败的、“应犹在”又呼应“何时了”;又如春水不舍昼夜,无尽东流,传达出无限怅恨之感。难怪王国维有如是评价:“唐五代之词;而自己仍须苟延残喘、问人而到自问,通过凄楚中不无激越的音调和曲折回旋、流走自如的艺术结构,使作者沛然莫御的愁思贯穿始终,九个字平仄交替。”“东风”带来春的讯息,许多愁”,则又说得过尽,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结句“一江春水向东流”,在很大程度上,正有赖于结句以富有感染力和向征性的比喻,将愁思写得既形象化,又抽象化,流不尽,稍嫌直率,而秦观《江城子》“便作春江都是泪。词中流露了不加掩饰的故国之思,据说是促使宋太宗下令毒死李煜的原因之一。那么
展开
追问
他的家庭背景呢
陌语筱曦 | 发布于2013-06-21
评论

为您推荐:

×

类别

我们会通过消息、邮箱等方式尽快将举报结果通知您。

说明

0/200

提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