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最早出处在哪?

 我来答

答题抽奖

首次认真答题后

即可获得3次抽奖机会,100%中奖。

更多问题
最佳答案
留下一片林
来自科学教育类芝麻团 2012-08-06
留下一片林
采纳数:33575 获赞数:1585592 LV20
擅长:学习帮助 文化/艺术 教育/科学 电脑/网络 社会民生
参与团队:智慧飞扬
向TA提问 私信TA
展开全部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担任华东工学院(南理工前身)副院长的邱凤昌教授,在大学时代有幸成为钱伟长的门生。回忆起钱老给他们上课时的情景,邱凤昌用了一个字:服!
1951年左右,邱凤昌在燕京大学上大二。“当时我们学校从清华大学聘请老师,钱教授成为教我们力学的老师。”虽然时隔半个世纪,但邱凤昌还清楚地记得钱老上课时独具一格的风采。“他上课什么也不带,手里拿着一只粉笔就开讲了,所有的东西都在脑子里。上课开始后,他从黑板的左上角写起,一行一行,密密麻麻,一直写到右下角,这时一堂课刚好上完。每堂课,他都能把物理过程演绎得十分透彻易懂,大家都很佩服他学识渊博。”
邱老还讲了一件趣事:钱老对学生要求很严格,每次考试出的题都特别难。“能考五六十分就相当不错了,考到七八十分则是凤毛麟角。所以大家一考试难免叫苦,但是从心底里很佩服这位老师。”
毕业以后,邱凤昌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见到钱老,一直到八十年代中期担任华东工学院(南理工前身)副院长,一晃三十年过去。当时学校想请钱老担任名誉教授,邱凤昌因为曾经做过钱老的弟子,便专程跑到上海去拜见老师。“原来以为隔了这么多年对我没印象了,结果我报了名字后,他居然说:‘有点印象’。让我颇感惊喜。”
邱凤昌这趟没白跑,钱老爽快地答应了弟子的请求,很快就到华东工学院参加了受聘名誉教授的仪式。他还对学校的发展、专业设置等提了建议,为同学们作了科学发展前沿、科学家如何成才等报告。“他的演讲也是完全脱稿的,思路很清晰,对哪个科学家说过什么话都记得清清楚楚,而且讲得生动有趣,学生们听得津津有味。”邱凤昌说,和钱老这个“大人物”接触,感觉他很容易亲近,一点架子都没有。
本报讯 (通讯员 张新明 记者 谈洁) 钱伟长曾任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名誉校长,南航还有个“钱伟长班”……昨天,钱伟长的第三个研究生、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航空宇航学院飞行器设计专业教授樊蔚勋追忆起他和导师之间的点点滴滴。
1956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的樊蔚勋到南昌飞机工厂工作,两年后,考取了钱伟长的研究生,成为钱伟长先生的第三个研究生。
“面试是在上海进行的。钱伟长出了3道数学题,很难。两个小时的考试时间很快就要过去,在最后10分钟内,我茅塞顿开,刷刷刷就答好了。”樊蔚勋回忆,钱伟长本来只招一个研究生,后来看他和另外一名学生都不错,就都收了。
当时钱伟长是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副所长,工作忙,社会职务也多,虽然读了他的研究生,但见面机会不多。“两年的读研期间,总共见了8次。”樊蔚勋说,尽管见面时间不多,但钱伟长的每句话都让他获益匪浅。
“我们那时读研究生,主要靠自学,我当时已经是航空4级工程师了,所以学起来并不难,但钱老的一句话让我终身难忘。”回想起恩师的教诲,樊蔚勋至今仍历历在目,“他说,你不要认为书上的字是平的,也别认为书上的字都是一样大小。”这句话影响了樊蔚勋一辈子。
“我慢慢悟出来,这其中包含着唯物辩证法。说字不是平的,是说明知识存在起伏,存在矛盾;而不一样大小,则说明这矛盾是有主有从,有大有小的。对待科学技术也应该是这样,科学技术是活的,不是死的。”樊蔚勋认为,这句话到现在也是意义深刻,很多学生在应试教育下,等级考到了A+,但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仍不行。

“钱伟长认为,数理化这三门课学得透彻了,就可以获得扎实的理论知识基础。”樊蔚勋说,但是后来,有人把钱伟长培养模式误解为“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就误传了导师的意思。”
樊蔚勋说,其最大的误解是把钱伟长原话中的“透彻”完全等同于“学好”二字。人们常把“学好”跟“高分”划等号,应试教育的高分往往是“高分低能”,理论脱离实际。而“透彻”是指,不仅要学好各门课的具体知识,更重要的是要“透”过这些知识,清“彻”地领会和掌握科学科技观,永远不断地以科学科技观来观察问题、提出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
天使小琪2
2012-08-06
天使小琪2
采纳数:11 获赞数:188 LV4
擅长:起名/算命 女子运动 小学教育 书画美术 百度知道
向TA提问 私信TA
展开全部
1最初出现在:1、中国人开始学数理化;2、中国人开始走天下;3、第一个学好了数理化并且不怕走天下的人成为实例以后。
2最初出现在:1、中国人开始学数理化
已赞过 已踩过<
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
评论 收起
广告

您可能关注的内容

为你推荐:

×

类别

我们会通过消息、邮箱等方式尽快将举报结果通知您。

说明

0/200

提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