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故事:爱国将领陈仪为什么被自己深信之人出卖

 我来答
3maosi3
来自社会民生类芝麻团 2018-04-02
3maosi3
采纳数:15454 获赞数:34047 LV17
擅长:军事
参与团队:桃花依旧笑春风
向TA提问 私信TA
展开全部

陈仪原是国民党二级上将,在几十年政治军事生涯中有两位神秘的幕僚和一位心腹。一位幕僚是沈仲九,他是陈仪原配夫人沈慧的堂弟,故对陈仪以姐夫相称。

沈仲九在上海教书时,胡曾是沈的学生。1936年,胡经沈的推荐,并经陈仪同意,胡先恭留在干训团任教,后在明溪等县当县长。胡担任县长是经过党组织同意批准的。胡逐渐成为陈仪的另一位神秘幕僚。

陈仪还有一位心腹,此人就是汤恩伯。汤恩伯尊称陈仪为“恩师”,这不光是因为他年龄比陈仪小16岁,而更重要的是陈仪有恩于他。后来的汤恩伯,因1947年5月指挥孟良崮战役失利,被蒋介石撤销了一切职务,与陈仪同时赋闲上海。陈仪主理浙事,汤恩伯任衢州绥靖公署主任,汤重又掌起兵权。

1948年陈仪就任浙江省政府主席后,便写信邀胡先恭到浙江工作。胡应邀于8月1日到达杭州,陈仪问他:“你家眷带来没有?”胡说:“没有。我们几个人正在帮神州国光社整理稿子,现在还不能来。”陈仪说:“神州国光社不就是陈真如办的吗?我和他共过事,而且关系很密切。你回上海时,请他到浙江来玩玩。

不久,陈真如(陈铭枢)和胡先恭来到杭州拜访了陈仪。陈仪对陈铭枢说,十九路军在福建反蒋失败后,我出任福建省政府主席等职,这使我有机会看到了“人民革命政府”发的反蒋宣言,当时我是不赞成的。今天回想起来那是一篇讨蒋的檄文哪!陈铭枢对那篇讨蒋檄文记忆犹新,并讲出了那篇文的主要内容后对陈仪说:“当年我就说过,我们中华民族要生存,非打倒蒋介石的卖国政府不可。我和蒋介石打了30多年交道,深知他的乘性,他是决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的!”陈仪诚恳地说。

你们反蒋反得早,这条路走对了!愚兄惭愧,望尘莫及,但愿追随骥尾,斯所愿矣!”陈铭枢鼓励陈仪说:“当今世道变革之时望公洽兄当机立断,现在反蒋也不迟嘛!让我们共同携起手来,一起干吧!

这时,陈仪在任福建省主席时的手下随从记录员郑文蔚也奉民革中央主席李济深之命,从香港启程前来杭州做陈仪的策反工作,并带着李济深亲笔写给陈仪的密信于1948年9月底到了杭州。陈仪在寓所接待了郑文蔚,并认真阅读了李济深的亲笔信后喜悦地向郑说:“任公要我做什么呢?我手上只有几个保安团,成不了事。你知道汤恩伯和我的关系,他现在是衢州绥靖公署主任,手下有4个师,也就是两个军吧,他会听我的话的。还有,刚刚被任命为福建省主席的李良荣,是我任福州绥署主任和二十五集团军总司令时的老部下,我也可以对他做工作的。如果他们都能揭竿举义,闽浙连成一片,那时声势就不小,作用也更大了。

陈仪最后告诉郑文蔚说:“如中央决定解放军渡江南下,只须派一个联络参谋,携带一本密电码,由你陪同,住到我身边就行了。

过了十来天之后,郑文蔚被陈仪任命为江山县县长,作为陈仪与李济深联络的桥梁。

1948年秋,胡先恭去杭州,代表地下党正式答复陈仪并提出了我方的条件。

陈仪当即表示,承蒙贵党如此看重我,我当听命于贵党,参加反对蒋介石的革命斗争。

后来陈仪又派自己的心腹“智囊”沈仲九负责和胡先恭就合作之事进行具体洽谈。陈仪提出,自己手下没有部队,起义后对共产党贡献不大。但汤恩伯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关系甚密。汤手下有两个军,由他出面策动汤起义,有十分把握。

胡先恭同意了陈仪的这一提议,并达成了6条协议。此后,陈仪对所达成的协议信守不渝。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逐步地加以实施了。

一天,胡先恭应陈仪之邀来到陈的寓所,并代表地下党提出:“公洽先生想在浙江举义,如能再策动汤恩伯一同起义,那样我军即可和平渡江,京沪杭地区可以兵不血刃宣告和平解放,这对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是有利的,而且将是一个重大的贡献。

陈仪则说:“我已垂垂七十之年,难道还想到共产党那里投机吗?”“我不想为起义以营私,只想拉汤恩伯一把,为其搞掉‘战犯’的帽子。”于是经过再三的,陈仪亲自写了一封信给汤恩伯,策动他同时起义。

陈仪那封劝汤起义的信由北平清华大学的研究生、他大妹妹的儿子即外甥丁名楠到上海交给了汤恩伯。

汤恩伯在公馆约见了丁名楠。汤看信后也没有拒绝的表示,丁名楠就面告了“开放长江若干渡口,迎接解放军渡江”的条款,汤听后说:“我身边蒋的耳目很多,陈主席来信所说之事,时机尚未成熟,你可先回去面复陈主席,近日内我将去杭州一行,一切待见面时再做商议。”

丁名楠从汤公馆回到杭州后,向陈仪报告了面见汤恩伯的经过,陈仪听后很高兴,并于1949年1月30日晚上草拟了准备与汤面商的若干条款

陈仪因一个星期后仍未见汤恩伯来杭,只好再派丁名楠去上海面见汤,并叫丁名楠给汤带一封信去。

丁名楠在汤公馆第二次见到汤恩伯,并递上了陈仪写给汤的亲笔信。信中还举荐丁名楠任汤恩伯的秘书。汤恩伯看信后对丁名楠说:“欢迎胡先生来见,随时都可以。同意你当我的秘书,派令不日即可发下。

军统特务头子毛森得知陈仪有反蒋意图,加强了对陈仪的侦察活动。潜伏在陈仪左右的某些特务得到许多有关陈仪不愿和蒋同归于尽,准备起义的情报,对陈仪与汤恩伯之间的往来也进行了严密监视。

汤恩伯于1949年1月19日就任京沪杭警备司令,与汤关系密切的毛森也晋升为京沪杭警备司令部第二处少将兼上海市警察局局长。毛凭与汤的关系,又将自己的妻子胡德珍安插在汤身边当秘书,实际上是军统为监视汤恩伯安了一颗“钉子”。陈仪不知汤恩伯发生了重大变化,还天天在等着汤来杭面商起义大计,过了一个星期之后,还不见汤来杭州,打电话也找不到汤。而从上海返杭的陈仪的手下人告诉他说:“汤在找退路了,有可能与蒋一道到台湾去

陈仪对这种说法一点也不相信,并说:“上海滩谣言多,别相信啦!我认识汤恩伯34年了,他不会负我的。

但事实正像我地下党负责人吴克坚对胡先恭所说的那样:“汤恩伯受蒋经国收买,背叛了陈仪,向蒋介石告密了。你不能再去见汤恩伯,这是党的指示。你还必须立即动身,赶往杭州向陈仪先生详细说明事变经过,如有可能请他迅速从笕桥机场乘飞机去江北。只要一过江,他的安全我方完全负责。”胡先恭向陈仪通报了地下党所侦悉的情况后,陈仪对胡先恭说:“贵党的消息,一定是有来源的。但照我看来,你们可能太小心,太多疑了,哪里会有这样的事?恩伯和我的关系你是知道的,他简直就像我的亲儿子。他恨蒋恨胡宗南。

何况反蒋是他首先提出来的,和我多次谈过,他和我关系这样深,如果不赞成,完全可以直接向我建议停止这一活动,何必出卖我呢?陈仪接着又对胡先恭说:“共产党对我如此关怀,我非常感谢!不过,蒋经国这次去上海,他总不能强迫和威胁恩伯吧?即令蒋介石怀疑,他拿不到证据,也无可奈其何!贵党这个消息,很可能出于毛森他们造谣。

胡先恭为了提醒陈仪小心上汤恩伯的当,又一次郑重地讲:“听说蒋经国到上海后,和汤恩伯做了密谈,汤已把家眷送到台湾去了。

但不管胡先恭怎样相劝,陈仪还是听不进去,胡先恭只好赶回上海,向地下党汇报。吴克坚听了胡先恭的汇报后指示说:“你再冒一次风险,速去杭州再次面见陈仪先生,请他务必认清汤恩伯已完全投靠蒋介石。请陈仪先生放弃旧的观念,认清利害,迅速设法躲避。如不听劝告,很可能遭到毒手,那时将会后悔莫及。”

胡先恭和陈仪见面后就向陈仪提出忠告,说:“我们党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是不会这样决定的,务请公治先生三思!你如不马上过江或设法躲避,是要出大问题的,后果将不堪设想!”

但可惜的是,陈仪听不进我地下党的忠告,对汤恩伯仍很相信并对胡先恭说:“我和恩伯是30年的交情,比你的交情还要久。我既然相信你,当然也相信恩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我们还经常通电话呢!”

1949年2月15日,胡先恭准备去上海就任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秘书之职,临行前,陈仪交给他一封事先拟好的“快邮代电”,是致李宗仁代总统的,内容主要是请求调走境内沿浙赣驻扎的国民党军,要求明令停止在浙江征兵。陈仪并说:“你到上海后,把这份代电交给恩伯看一下,他如同意,即转告我,省政府即以正式公函发出。

就在地下党劝说陈仪摆脱险境的同时,“引退”下来的蒋介石在溪口已盘算着如何处置陈仪的方针了。当蒋介石看了毛人凤专程送来的陈仪致汤恩伯的亲笔信等证据后,气得脸色铁青,连声大骂陈仪“娘希四"。

他立即致电汤恩伯,对其忠心表示“嘉勉”,要他从军事上做好部署,并提出继任陈仪的人选。最后要行政院院长孙科下令免去陈仪的一切职务,由京沪机警备副总司令兼浙江警备司令周继任浙江省主席

1949年2月17日早晨,杭州各报都在显著版面报道了陈仪被免职的消息胡先恭得知陈仪被免职的消息后,马上冒着风险登门看望陈仪,并劝陈仪说:“公洽先生,你看,果然出事了!这说明汤恩伯出卖了你,向老蒋告了密。你不能再怀疑了,如今之计,你赶快设法走吧!”

遗憾的是陈仪还坚信汤恩伯不会出卖自己,并对胡先恭说:“刚才我和汤恩伯通过电话,他说此事他事先一点也不知道,他请我迅速移交后,到上海详谈。”接着陈仪又说:“老蒋日暮途穷,各省主席都要换有实力的军人,江西沈主席、福建李主席,都是最近免职的,何足为奇呢!”

胡先恭只好怀着沉重的心情向陈仪道别,回到上海之后,和妻子陈桓秀一起,立即隐蔽起来了。

已赞过 已踩过<
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
评论 收起

为你推荐:

×

类别

我们会通过消息、邮箱等方式尽快将举报结果通知您。

说明

0/200

提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