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求刘少奇一九三七年二月二十日致**中央负责人洛甫(张闻天)的信 10

要完全的 呵呵  谢谢啊
我有更好的答案

2条回答

net/viewthread.php?tid=336400" target="_blank">http://bbs
minxinliu | 发布于2011-08-30
评论
。。。关于大革命中工人运动的历史教训*我们关于一九二七年前中国大革命的教训的认识,我都是同意的。但是有一点,就是我认为在一九二七年前我们还犯了“左”倾的错误,尤其是在工人运动中。这一点我提出 过很多次,也是很多次被当做机会主义来批评过我的。然而我的意见至今还是保留着。而且我认为与今后的工作有很大的关系,特再一次向你提出。
我现在只说过去的工人运动。无疑的,一九二七年前,工会保护工人利益的工作,做得不够,不周到,尤其在工人立法方面,全无建设,是属于右倾的。但这并不能证明在工 人运动中就无“左”倾。当时在长沙、武汉、广州等城市,工人中的“左”倾错误是很严重的。
倘若人们看了汀州的工人运动是“左”倾得“岂有此理”,倘若某同志咒骂苏区国家企业中的工人要求过高、不努力工作是“左”倾得糊涂,那我就愿意告诉你,这还算不了 什么,一九二七年前武汉、长沙、广州工人的“左”倾错误,比这还严重到十倍。
提出使企业倒闭的要求,工资加到骇人的程度,自动缩短工作时间至每日四小时以下(名义上或还有十小时以上),随便逮捕人,组织法庭监狱,搜查轮船火车,随便断绝交通,没收分配工厂店铺,这些事在当时是极平常而普遍的。工会是第二个政府,而且是最有力量,命令最能通行的政府,它的权力有时超过正式政府。你总听说过吧,这些事在小 城市如汀州干起来问题还小,在武汉那样的城市,那样多工人干起来,问题可真有点骇人。然而我要问:这些东西是什么?是“左”还是右?
这些事干起来,而且是越干越厉害,在社会上、经济上、人心上要发生严重的影响,是无疑的。企业的倒闭,资本家的关门与逃跑,物价的高涨,货物的缺乏,市民的怨恨, 兵士与农民的反感(当时有许多小城市的工会被农民捣毁,而且是农民协会领导的),军官与国民党人的非难,就都随着这种“左”的严重程度而日加严重起来。而工人运动在当 时是共产党负责的,这一切非难,就都加在共产党身上。人们并不责备工人,而责备这是出于共产党的指使,这就影响共产党与各方面的关系。 在起初人们都恳求共产党想办 法,改正这种情形,就是政府都不直接去干涉工人,共产党在当时也责无旁贷,答应改正这些事。但共产党未能改正这些事,而且连阻止这些事的发展都未做到,这就使得人们走 入另外的出路。反革命就从而大施阴谋,利用来组织反革命的暴动。
共产党要来阻止工人这些事,又因为说服得不够,与采用强迫的办法(如逮捕工人),就不能不引起工人的反感,大大地丧失了工会与党的信仰。如是一方面工人不满意工会 与党,另一方面国民党人及其他的许多人又责备工会与党,反革命就更好活动与利用。工会与党更孤立,地位更困难,虽然如此,但还没有发生过如西安二月二日那样的暴动事件 ,我们最亲近的人离开我们,在反对党的口号与方针之下去进行暴动。当时群众的纪律还很好,他们等待党的命令——向反革命进攻的命令。
当时的错误就是在于总是不发向反革命进攻的命令,在各方面肃清反革命,而是一直命令群众退却,阻止群众斗争,解除群众武装,以致对反革命的暴动不抵抗,结果失败。
以上是我们与国民党合作中期及末期的事。现在我们似乎又重复处在与人家合作的初期,这是学习上述教训应该注意的一点,二月二日的暴动如在合作末期发生,我们的态度 应有不同。
大革命的失败,无疑是由于右倾的错误,但在失败以前及以前很久,并不是没有“左”倾错误的。这种“左”倾错误,至少是帮助了反革命,帮助了右倾,正如西安的“左” 倾错误要帮助右派一样。
现在的问题,在于我们从“八七”会议以来,即不承认过去有“左”倾错误,批准过去一切的“左”倾错误,认为这些“左”的行动,是最革命的行动,不独不应纠正,还应 大大发扬,而且谁要说过去有“左”倾错误,就是机会主义,就是对中国无产阶级不相信。同志,十年来的这种教训,今天有人拿到西安的群众运动中来执行,你能说他不对吗?
我想在研究西安的“左”倾错误时,应提到十年来我们对于历史教训的问题。这个历史教训深入每个人的思想中,如果不正确解决的话,那以后的问题还正多哩!
我对于这个问题感觉最深,而我也常常思考这个问题。我现在愿意将我的感觉及经验简单告诉你。。。

——摘自刘少奇一九三七年二月二十日致中共中央负责人洛甫(张闻天)的信
展开
╬黑色鐵拾字 | 发布于2011-08-30
评论

为您推荐:

×

类别

我们会通过消息、邮箱等方式尽快将举报结果通知您。

说明

0/200

提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