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通信使》中文版,在哪里能读到?

 我来答
leo1234
2007-06-20
leo1234
采纳数:519 获赞数:13384 LV11
擅长:暂未定制
向TA提问 私信TA
展开全部
  在日本朝鲜的交往中,曾经有过非常重要的历史现象,即朝鲜通信使赴日。关于这方面的研究,已经成为日韩(朝鲜)关系中的一项重要课题。过去,人们着重论述朝鲜通信使赴日后,对两国政治、经济、文化方面的影响,对医学方面的内容虽有所涉及,但大多数仅限于对交往人员的考证,对所交流的医学内容本身,研究还不够深入。近年来,随着调查研究的深入,笔者发现,日本国立公文书馆内阁文库、京都大学医学部富士川文库、东北大学狩猎文库中等地,收藏有与朝鲜通信使相关的多种书籍,其中与医学交流相关内容更为引人注目。本文将就其情况加以论述。
  一、日朝医家交流背景——历史上的朝鲜通信使
  朝鲜通信使是朝鲜国王向日本派遣的外交使节团,史称朝鲜通信使,又称“通信使”、“朝鲜使节”等。其主要方式是由朝鲜国王派出携带书契及礼单实物的外交使节团,向日本足利将军、德川将军派遣。其先例在高丽王朝辛禑元年(永和元年1375)即有,当时在朝鲜王朝的成宗朝便制定了使节团的组成人员及携带物品,自孝宗朝后开始确立下来。
  室町时代这样的使节团只有世宗时期三次,其详细情况不明。而江户时期自庆长十二年(1607)到文化八年(1811),前后共达12次。这12次交流,是近代日朝交流史上的重要事件,已经成为研究近代日朝文化贸易等关系的重要内容,其中的医家笔谈书籍也为我们研究中日朝医学流传史提供了重要史料。
  分析朝鲜派遣通信使的原因,根据时代的不同,室町时代主要为禁止倭冦入朝之商谈,以及祝贺日本将军世袭,墓府统治时基本相同,与丰臣秀吉侵朝有很多关系。而江户时期的12次之中,前5次原因较为复杂,后7次主要是为了祝贺日本将军袭位。
  这样的使节团,多则近500人,少则200多人。使节团组成的主要成员包括以下几方面:
  三使(正使、副使、从事官)、堂上译官、上上官、上判事、学士、上官、次官、中官下官。使节团中一定伴随有良医、医员,他们列于上官之中,地位属中上。推测最初他们是所有出使人员的随行医生,之后担负起与日本医者进行交流的职责。
  一般通信使所行路线为:
  经朝鲜王城汉城出发----经陆路或水路 -----釜山----入对马府中----相之岛(蓝岛)----下关----上关----濑户内海东----鞆浦、牛窓、室津、兵库---- 大阪---- 经京都----过大垣、名古屋、静冈----箱根----下江户。
  朝鲜通信使乘船从本国出发,最后从日本返回,前后一次至少需要五个月,有时长达七、八个月。其路途辛苦及二方的经费消耗是可想而知的。

  关于江户时期的12次通信使活动其具体年代及人员如下表所计(以综合各处所查资料为据):

  表1 江户时期朝鲜通信使派遣情况
  次数 派遣年代 参加人数
  1 1607年 467
  2 1617年 428
  3 1624年 300
  4 1636年 475
  5 1643年 462
  6 1655年 488
  7 1682年 475
  8 1711年 497
  9 1719年 479
  10 1748年 475
  11 1764年 472
  12 1811年 226

  日本各界对于这种一生难遇的奇事,给予了多方关注。他们设有专门接待的驿站宾馆,从饮食住宿等各方面做了大量准备,欢迎远道而来的外国客人。朝鲜使臣到达江户后,会专门选择吉日,在日本诸大名列坐时行聘礼、献礼物,而日本将军则向三使予以慰劳。在诸藩客馆及江户本誓寺、本愿寺等地,大批日本文人墨客学者、医师涌向那里,与朝鲜一方进行交流,学习以朱子学为首的朝鲜先进文化,并相互诗文应酬,进行文化及多方面的质疑,同时彼此交流吸收中国文化的感受。

  围绕朝鲜通信使赴日事件,伴随着朝鲜良医、医员的使节团,成为日本医生关注的对象。他们不只一次地主动奔向使节团的住所,通过笔谈的方法互相沟通。汉语成为他们十分便利的交流工具,由此获得了诸多信息。这些笔谈记录被日本医家很好地保留起来,在交流活动后不久便整理刻印,流传于世。
  根据初步调查,目前,日本国内各藏书机构大致收藏有与医学内容相关的笔谈医书约32种(实际数目应该多于此),其中20种保存于国立公文书馆内阁文库。其余分散于京都大学医学部富士川文库、东北大学狩猎文库、东京大学图书馆、国会图书馆、东京都立中央图书馆、九州大学图书馆、大阪府立中之岛图书馆等多处。韩国国立中央图书馆也藏部分。由于研究条件的限制,笔者仅进行了简单的阅读工作,在此略加介绍。

  二、日朝医家的笔谈记录
  上述医家笔谈记录收藏最多的地方是日本国立公文书馆内阁文库, 共20种:

  两东唱和后录
  鸡林唱和集
  鸡林唱和集
  桑韩医谈
  桑韩唱和埙箎集
  蓝岛鼓吹
  韩客笔谭
  仙槎笔谈
  仙槎笔谈抄录
  桑韩医问答
  斑荆闲谈
  桑韩锵铿录
  朝鲜笔谈(乾坤二册)
  朝鲜笔谈
  两东笔语
  桑韩笔语
  (富士川文库)
  倭韩医谈
  松庵笔语
  两东斗语
  和韩医话

  除内阁文库外,藏于其它机构的朝鲜日本医学笔谈书籍有:

  京都大学图书馆
  善邻风雅
  鶏坛嘤鸣
  和汉唱和录附录
  韩槎埙箎
  桑韩埙箎集

  京都大学医学部附属富士川文库:
  朝鲜人笔谈
  韩客治験

  东京大学
  桑韩医问答(卷下)

  东北大学狩猎文库
  和汉人参考

  国会图书馆
  桑韩唱酬集
  和韩唱和录·附录

  这些书籍还有待于进一步深入研究。
  三、简单分析
  通过对以上书籍进行初步阅览后,可以概括日朝医家笔谈交流特点:

  参加笔谈的日朝二国医家均有一定知名度,为当时名医。
  朝鲜一方良医奇斗文、权道、赵崇寿、李慕庵等人物均有史可查,日方医家如稻生若水、竹田定直、北尾春圃、橘元勲、河村春恒、丹羽贞机、山田正珍等人,在日本医学史上广为人知。
  大量中医学著名书籍在18世纪初之前已流传到朝鲜及日本
  中医传统经典著作如《内经》、《难经》、《伤寒论》、《金匮要略》、《甲乙经》、《诸病源候论》、《千金方》、《丹溪心法》、《儒门事亲》、《本草蒙荃》、《医学入门》、《医学正传》、《本草纲目》、《万病回春》、《直指方》等,在中国及日本都受到了很高程度的重视。除中医书籍外,日本医家亦对朝鲜医籍《东医宝鉴》也有深入研究。
  中国文化深深根植于日本及朝鲜国土中
  对谈的朝日两国医家大多善题诗作赋,有很好的汉学功底。他们之间的沟通不需要翻译,只要应用汉语这一共同便利的语言,就可以进行非常圆满的交流。通过他们之间的对答,可了解双方对中国文化传统知识的深入钻研程度。另外,从日本医家多次谒见朝鲜良医的过程中,也可看到日本一方人士为了求得新知而不辞辛苦的认真学习态度。
  日本医家重视资料积累
  从整个资料保存情况的调查来看,日本医家重视资料的积累与保存,大部分书籍均在笔谈第二年就整理成书,之后流布于日本各地图书馆收藏。
  1711年朝日双方的笔谈记录曾在日本有所流传,但在朝鲜流传较少,且参加笔谈的双方医家对前期双方的笔谈记录非常关心。如1748年日本的河村春恒的《桑韩医问答》,及同年直海龙撰《班荆闲谈》中,日方医家都向赵崇寿寻问了1711年来日的朝鲜良医奇斗文,并就当时他所回答的一些问题进行了跟踪问寻。而同为河村春桓做于1748年的《朝鲜笔谈》中,朝鲜良医赵崇寿则希望从日本得到与奇斗文相关记载的资料。
  日本朝鲜医家所掌握的知识侧重点各有不同
  朝鲜良医对源自中国的医学理论涉及广,精通掌握,应用灵活,在辨证论治的临床应用方面有独到之处。但有医药分家之趋势,对药物学方面的知识重视程度不及医学理论。
  日本医家笔谈问题以药物学知识为主,重视药物形态、药物与植物、药物修治学研究,以及计量学方面的问题,研究基础理论及针灸内容较少,且针灸中较注重《内经》中的九针内容,对辩证取穴不太重视,这可能与日本一方以使用毫针为主有一定关系。
  日本医家急于获得求治难治疾病的知识,朝鲜良医给予了详细的解释。可见在中医理论的辨证论治临床治疗方面,当时的朝鲜医家经验丰富,水平高于日本。
  此外还发现,日本一些医家非常重视文献版本研究工作,他们进行了非常细致的研究,这与江户时期日本汉方医学发展的整体趋热基本一致。
  日朝双方医家交流气氛非常友好
  二国医家原本并不相识,通过交流,他们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临别时朝鲜医家多将本国所带药物做为礼物送赠日人,日本医家则回赠书籍或笔墨等。所赠送的书籍目前存在于朝鲜或韩国何处,有待进一步调查。
  总之,上述研究中所涉及的书籍资料,可做为今后继续探讨中国、日本、朝鲜医学交流史的重要参考文献。虽然医学笔谈不属于专著,但其中真实、客观、生动的对话记录,对于研究东方医学的交流史,也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笔者期待着这些宝贵资料能将早日上梓,更为世人所知。

  参考文献:
  1.吉田忠.朝鲜通信使との医事问答、『日本文化研究所研究报告』第24集:27-69.东北大学.1988.
  2.三木荣.朝鲜医学史及疾病史.日本.思文阁出版.1991.
  3.三木荣.朝鲜医书志.日本大阪学术图书刊行会.1973.
  4.小曾户洋.日本汉方典籍辞典.日本.大修馆书店. 1999.
  5.金信根.韩医药书考. 韩国Seoul大学出版部. 1987.
  6.国史大辞典编集委员会编. 《国史大辞典》.日本吉川弘文馆.1988.
  7.内阁文库编.内阁文库汉籍分类目录. 东京: 内阁文库.1956.

为你推荐:

×

类别

我们会通过消息、邮箱等方式尽快将举报结果通知您。

说明

0/200

提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