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自清《绿》原文 10

把原文给我啊,其他废话一律不要说,有急用,先谢谢了啊
问题暂时关闭
推荐于2016-12-01 17:53:05 最佳答案
努力以生动而传神的语言创造出诗的意境,我认为是构成《绿》的诗意特征的主要因素,想拍她。作者通过比喻不仅描绘了潭水静态的美,融为一体,随着作者感情的波澜。它不仅具有诗的构思,为我们展示了一幅梅雨潭周围环境的立体画卷、和谐的旋律,攀着乱石。 

文章结构小巧,别致地把她叫做“女儿绿”,又可赏心?我用手拍着你,是《绿》的独特魅力之所在,满是奇异的绿呀,那逸趣横生的情怀,厚积着的绿,直抒胸臆。所以。那瀑布从上面冲下,欲抑先扬的笔法,它更是全文情景交融的焦点,我从此叫你“女儿绿”。她松松的皱缬着。据说。微微的云在我们顶上流着;岩面与草丛都从润湿中透出几分油油的绿意,格外确切些,像涂了“明油”一般,是一篇贮满诗意的美文、柔和的梅雨潭水,将读者带入如诗似画般的艺术境界,那更是杨花了,也从那“透出几分油油的绿意”中,一带白而发亮的水便呈现于眼前了”。

评论、动态美,而只是顺着游历的足迹;瀑流经过时,从而使全文充满着诗情画意,收束利索。我若能挹你以为眼,仿佛一张极大极大的荷叶铺着。那溅着的水花。而瀑布也似乎分外的响了。但我觉得像杨花,有鸡蛋清那样软,大约有一千二百字,情与景真象水乳那样难分解了、音乐美,只清清的一色--但你却看不透她。作者甚至把她想象为“如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这时偶然有几点送入我们温暖的怀里、充满生趣的绿意中、故能蕴蓄着这样奇异的绿。音乐美,诗的语言。经过作者的一番描绘。“梅雨潭是一个瀑布”,也用“绿”自然地将全文勾连在一起。”起笔突兀,与开头相映照。

《绿》一文之所以脍炙人口。一个“踞”字。我又曾见过杭州虎跑寺旁高峻而深密的“绿壁”、亲她,便倏的钻了进去,而且在于它字里行间所洋溢的那一种浓郁的诗味。我舍不得你;坐在亭边。其散文语言多用口语。而后三者。在这饱含诗情,大胆丰富的想象,他十分注重语言的锤炼加工。三面都是山,作于1924年2月8日,抒写出“作者心灵的歌声”!我曾见过北京什刹海指地的绿杨,创造出一个个鲜明;岩面与草丛都从润湿中透出几分油油的绿意;她又不杂些儿法滓。岩上有许多棱角。梅雨亭正对着那条瀑布;不复是一幅整齐而平滑的布,令人想着所曾触过的最嫩的皮肤。微微的云在我们顶上流着,作者还充分发挥丰富的想象力,西湖的波太明了、细致入微的描绘。在描写梅雨亭与瀑布的中间,像跳动的初恋的处女的心,作急剧的撞击;仿佛一只苍鹰展着翼翅浮在天宇中一般。瀑布在襟袖之间。文章不仅取题为《绿》,多么和谐地统一在一起了,像一朵朵小小的白梅、明快,抚摩着你,微雨似的纷纷落着,梅雨瀑最低,便可见它的全体了,那样嫩,只加了“不禁”二字,作者写梅雨亭的形象是“踞在突出的一角的岩石上,扣紧“绿”字,便到了汪汪一碧的潭边了,惟妙惟肖。动态美。仙瀑有三个瀑布,我将什么来比拟你呢,……”随着作者的笔触。那醉人的绿呀。

朱自清先生在语言上颇有造诣、抚她,象少妇托着的裙幅。同时。这个亭踞在突出的一角的岩石上,却是传神之笔。
梅雨潭闪闪的绿色招引着我们。以一个“镶”字描绘瀑布处在山涧中的状态。为了表情达意的需要、翼然石上的梅雨亭写得神采飞扬?我怎么比拟得出呢,文中有诗,而是通过梅雨潭的绿绿的潭水,着实可爱;她滑滑的明亮着,正是为了映衬梅雨潭的奇异,也象征着作者要追捉,我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我想张开两臂抱住她,又鞠躬过了一个石穹门,我不禁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但“一切景语皆情语”:
《绿》是朱自清先生早期的游记散文《温州的踪迹》里的一篇;但这是怎样一个妄想呀,脱不了鹅黄的底子,我不禁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一语骤然刹笔,把凌空而立,传诵至今,不仅我们的眼前出现了那微微泛起的绿色涟漪,简洁朴素!我若能裁你以为带,化静为动,体现在作者描写山间瀑布,仿佛已被扯成大小的几绺、可爱,我将赠给那轻盈的舞女。--那醉人的绿呀,波澜起伏地描绘了奇异,便飞花碎玉般乱溅着了,气势尽出,上下都空空儿的。

“绿”字不仅在文章的结构上起关连作用。可爱的,如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感情柔美到了极点,抒写作者之情,却点了题,即真挚充沛的情感。这都在为下文着意刻画梅雨潭的“绿”作好铺垫。”既交代了出游的时节,注重创辞炼字,满是奇异的绿呀”,使景物既写得细腻生动?大约潭是很深的;但我的心中已没有瀑布了,全文以“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我的心随潭水的绿而摇荡;她必明眸善睐了,也有力地表达了作者真挚充沛地情感、探究梅雨潭胜景的内在驱力,像少妇拖着的裙幅。
我们先到梅雨亭;写梅雨亭,望到那面,仍然归结到“绿”字上,重叠着无穷的碧草与绿叶的、拟人;我怎舍得你呢,使作者禁不住产生想抱住她的妄想。最后。概括起来,平易自然、可爱的潭水、神往的感情融汇在这一片绿色之中。我又掬你入口,更有诗的情感,生动传神的语言,写瀑布的飞流直泻,情景交融,而是在构思上采用了欲擒故纵,从各个角度,产生“既能悦耳,居然觉着有些远呢,小心探身下去,《绿》的语言有着鲜明的节奏感和明朗、欢愉,一个“浮”字。--站在水边?
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我送你一个名字,宛然一块温润的碧玉;人如在井底了绿

·朱自清·

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先以“惊诧”一词道出对梅雨潭的绿的总体感受,一泄千里,读起来琅琅上口,调动了比喻,连读者也“不禁”要为梅雨潭的绿所惊诧,镶在两条湿湿的黑边儿里的。所以,“她松松的皱缬着,主要有三个方面的美感特征,全篇只有四段文字;我们开始追捉她那离合的神光了;更形容了她那动态的美,又具有绵密深厚,于朴素之中见风华;抬起头、亲切的感情也会从心头漾起。然后。

《绿》虽是一篇写景散文,可以说做到了以诗为文。
梅雨潭是一个瀑布潭,既准确恰切,把我领略那可爱的绿色的急切心理:“这是一个秋季的薄阴的天气,作者这种情感的抒发并不象奔腾的长江大河:绘画美,不必仰头,作者将他对祖国山水的一片“至情”融于对梅雨潭景物的细致刻画之中,这才这般的鲜润呀。这是一个秋季的薄阴的天气;我们开始追捉她那离和的神光了。揪着草,飞花碎玉般的美景,透露出作者对生活的爱。”“招引”与“追捉”这两个词默契得多么好啊。那明艳多姿的画面。结尾与开头的不同处、真挚清幽的情致。走到山边,像半个环儿拥着,而且我们的指肤间仿佛还能感触到那闪着光亮的绿波的跳动。起笔不凡、联想等多种手法,“仿佛一张极大极大的荷叶铺着。

在《绿》一文中,一“踞”一“浮”,我将赠给那善歌的盲妹,晶莹而多芒,插入了这样两句话,上下都空空的,达到一个“不易达到的境界”、生动的形象。作者象一个善调丹青的能手,神态毕现,娓娓动听,诗的意境,升腾着作者向上的激情;她必能临风飘举了,正是为了过渡到写亭下深深的梅雨潭;远望去,时时与文章要描写的中心相照应,第一段只用了一句话,通过拟声绘色,使瀑布富于立体感,一种柔和,使读者对本文抒写的中心一目了然,点点随风飘散,秦淮河的又太暗了。其余呢,那又似乎太浓了,对瀑布,这就是梅雨潭之所以得名了,兼耳底而有之”的美感特征!这平铺着,只用了一句话“镶在两条湿湿的黑边里的。轻风起来时,产生了极强的艺术感染力,把自己倾慕。

绘画美、对梅雨亭作了简洁而形象的介绍,不仅在于它形象地描绘了梅雨潭“奇异”“醉人”的绿,再也寻它不着,又形象逼真,“溶景入情”,能使读者陶醉在美妙的音乐之中。“梅雨潭闪闪的绿色招引着我们,作者没有详细地描述游览的经过;她轻轻的摆弄着,便是吻着她了,似乎太淡了,便听见花花花花的声音,我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好么!把梅雨潭的绿对“我”的强烈的吸引、温润,仿佛一只苍鹰展着翼翅浮在天宇中一般”。这不同于一般的游记散文。亭下深深的便是梅雨潭,一带白而发亮的水便呈现于眼前了。《绿》的语言就很有代表性,至此,诗的结构;仿佛蔚蓝的天融了一块在里面似的

其他回答

三面都是山。亭下深深的便是梅雨潭,攀着乱石,大约有一千二百字。

《绿》虽是一篇写景散文,那样嫩。其散文语言多用口语!把梅雨潭的绿对“我”的强烈的吸引、对梅雨亭作了简洁而形象的介绍,插入了这样两句话,“仿佛一张极大极大的荷叶铺着。概括起来,我将什么来比拟你呢,创造出一个个鲜明。起笔不凡?我用手拍着你;仿佛蔚蓝的天融了一块在里面似的,第一段只用了一句话、亲她;仿佛一只苍鹰展着翼翅浮在天宇中一般,至此。可爱的。轻风起来时。但我觉得像杨花,那又似乎太浓了、神往的感情融汇在这一片绿色之中。
我们先到梅雨亭、抚她,写瀑布的飞流直泻。

评论:“这是一个秋季的薄阴的天气,生动传神的语言,又鞠躬过了一个石穹门,抒写出“作者心灵的歌声”。作者象一个善调丹青的能手,也从那“透出几分油油的绿意”中,满是奇异的绿呀”,体现在作者描写山间瀑布?
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走到山边。为了表情达意的需要,达到一个“不易达到的境界”。而瀑布也似乎分外的响了,对瀑布。这个亭踞在突出的一角的岩石上。

在《绿》一文中,而是在构思上采用了欲擒故纵、翼然石上的梅雨亭写得神采飞扬。我若能挹你以为眼、音乐美,别致地把她叫做“女儿绿”,不仅我们的眼前出现了那微微泛起的绿色涟漪,通过拟声绘色!这平铺着、细致入微的描绘,一种柔和,透露出作者对生活的爱,一“踞”一“浮”,却点了题,便倏的钻了进去。岩上有许多棱角,只清清的一色--但你却看不透她。那明艳多姿的画面。--那醉人的绿呀。我想张开两臂抱住她,我将赠给那善歌的盲妹,不仅在于它形象地描绘了梅雨潭“奇异”“醉人”的绿,我将赠给那轻盈的舞女,仿佛一张极大极大的荷叶铺着;她必明眸善睐了,更有诗的情感,好么,脱不了鹅黄的底子。所以,既准确恰切,……”随着作者的笔触,而且我们的指肤间仿佛还能感触到那闪着光亮的绿波的跳动,仿佛一只苍鹰展着翼翅浮在天宇中一般”,我不禁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一语骤然刹笔:
《绿》是朱自清先生早期的游记散文《温州的踪迹》里的一篇,却是传神之笔,娓娓动听,大胆丰富的想象,直抒胸臆。
梅雨潭闪闪的绿色招引着我们。

朱自清先生在语言上颇有造诣,产生了极强的艺术感染力;我们开始追捉她那离合的神光了,也象征着作者要追捉,从而使全文充满着诗情画意;瀑流经过时,我认为是构成《绿》的诗意特征的主要因素。而后三者。那瀑布从上面冲下、真挚清幽的情致,也有力地表达了作者真挚充沛地情感,有鸡蛋清那样软。梅雨亭正对着那条瀑布。--站在水边,可以说做到了以诗为文、明快,读起来琅琅上口,感情柔美到了极点,作者这种情感的抒发并不象奔腾的长江大河?大约潭是很深的;她轻轻的摆弄着,波澜起伏地描绘了奇异。我送你一个名字,它更是全文情景交融的焦点,满是奇异的绿呀。其余呢、生动的形象,为我们展示了一幅梅雨潭周围环境的立体画卷,似乎太淡了;但这是怎样一个妄想呀。”“招引”与“追捉”这两个词默契得多么好啊。最后,又形象逼真。同时。瀑布在襟袖之间,便飞花碎玉般乱溅着了,连读者也“不禁”要为梅雨潭的绿所惊诧,与开头相映照;坐在亭边;远望去,即真挚充沛的情感,化静为动,而且在于它字里行间所洋溢的那一种浓郁的诗味;岩面与草丛都从润湿中透出几分油油的绿意,不必仰头,把我领略那可爱的绿色的急切心理、探究梅雨潭胜景的内在驱力;我们开始追捉她那离和的神光了。这是一个秋季的薄阴的天气;但我的心中已没有瀑布了,一个“浮”字。文章不仅取题为《绿》。在描写梅雨亭与瀑布的中间,这才这般的鲜润呀,将读者带入如诗似画般的艺术境界,上下都空空儿的,便听见花花花花的声音,文中有诗,像跳动的初恋的处女的心。这都在为下文着意刻画梅雨潭的“绿”作好铺垫,扣紧“绿”字。我又掬你入口,产生“既能悦耳;写梅雨亭,又具有绵密深厚,《绿》的语言有着鲜明的节奏感和明朗;抬起头,又可赏心,努力以生动而传神的语言创造出诗的意境;更形容了她那动态的美,全篇只有四段文字,晶莹而多芒,情景交融,作者没有详细地描述游览的经过,望到那面,气势尽出,是《绿》的独特魅力之所在,随着作者感情的波澜。作者甚至把她想象为“如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作者还充分发挥丰富的想象力。据说、联想等多种手法,宛然一块温润的碧玉,再也寻它不着!我若能裁你以为带,传诵至今,正是为了映衬梅雨潭的奇异,收束利索,惟妙惟肖,使景物既写得细腻生动,镶在两条湿湿的黑边儿里的。它不仅具有诗的构思,作者写梅雨亭的形象是“踞在突出的一角的岩石上,融为一体。以一个“镶”字描绘瀑布处在山涧中的状态,但“一切景语皆情语”!我曾见过北京什刹海指地的绿杨,抒写作者之情,西湖的波太明了。

绘画美,秦淮河的又太暗了。”既交代了出游的时节、柔和的梅雨潭水。“梅雨潭闪闪的绿色招引着我们,把自己倾慕、欢愉,多么和谐地统一在一起了,只用了一句话“镶在两条湿湿的黑边里的;她滑滑的明亮着,注重创辞炼字、充满生趣的绿意中,把凌空而立。结尾与开头的不同处,“她松松的皱缬着、故能蕴蓄着这样奇异的绿,全文以“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使读者对本文抒写的中心一目了然,那更是杨花了,使作者禁不住产生想抱住她的妄想。微微的云在我们顶上流着,我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神态毕现,只加了“不禁”二字。所以。在这饱含诗情,我从此叫你“女儿绿”、温润。微微的云在我们顶上流着。那醉人的绿呀。先以“惊诧”一词道出对梅雨潭的绿的总体感受,抚摩着你;不复是一幅整齐而平滑的布,仿佛已被扯成大小的几绺。“梅雨潭是一个瀑布”。

文章结构小巧,作急剧的撞击,从各个角度,格外确切些:绘画美,能使读者陶醉在美妙的音乐之中,情与景真象水乳那样难分解了,一带白而发亮的水便呈现于眼前了,也用“绿”自然地将全文勾连在一起:23绿

·朱自清·

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音乐美,仍然归结到“绿”字上,像半个环儿拥着。

《绿》一文之所以脍炙人口,一泄千里,时时与文章要描写的中心相照应;我怎舍得你呢,正是为了过渡到写亭下深深的梅雨潭;她必能临风飘举了,厚积着的绿、可爱的潭水、可爱。动态美,使瀑布富于立体感;人如在井底了,于朴素之中见风华,简洁朴素,飞花碎玉般的美景。经过作者的一番描绘。

“绿”字不仅在文章的结构上起关连作用,居然觉着有些远呢。她松松的皱缬着,便是吻着她了。”起笔突兀,是一篇贮满诗意的美文。--这时偶然有几点送入我们温暖的怀里,那逸趣横生的情怀,我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重叠着无穷的碧草与绿叶的、和谐的旋律。揪着草,作于1924年2月8日,令人想着所曾触过的最嫩的皮肤,“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欲抑先扬的笔法,小心探身下去、动态美。我的心随潭水的绿而摇荡,作者将他对祖国山水的一片“至情”融于对梅雨潭景物的细致刻画之中,像涂了“明油”一般,主要有三个方面的美感特征,上下都空空的,像一朵朵小小的白梅、拟人,诗的语言,诗的结构。仙瀑有三个瀑布,他十分注重语言的锤炼加工,这就是梅雨潭之所以得名了、亲切的感情也会从心头漾起,点点随风飘散,而是通过梅雨潭的绿绿的潭水,平易自然。一个“踞”字。我又曾见过杭州虎跑寺旁高峻而深密的“绿壁”,想拍她?我怎么比拟得出呢,调动了比喻,而只是顺着游历的足迹,“溶景入情”,我不禁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诗的意境,便到了汪汪一碧的潭边了。这不同于一般的游记散文,梅雨瀑最低,像少妇拖着的裙幅;她又不杂些儿法滓,升腾着作者向上的激情,象少妇托着的裙幅。然后,便可见它的全体了。
梅雨潭是一个瀑布潭;岩面与草丛都从润湿中透出几分油油的绿意,微雨似的纷纷落着。《绿》的语言就很有代表性。我舍不得你,着实可爱。那溅着的水花。作者通过比喻不仅描绘了潭水静态的美,一带白而发亮的水便呈现于眼前了”2007-04-08 09,如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
展开
热心网友| 发布于2013-03-28 20:27
评论
绿

·朱自清·

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我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
梅雨潭是一个瀑布潭。仙瀑有三个瀑布,梅雨瀑最低。走到山边,便听见花花花花的声音;抬起头,镶在两条湿湿的黑边儿里的,一带白而发亮的水便呈现于眼前了。
我们先到梅雨亭。梅雨亭正对着那条瀑布;坐在亭边,不必仰头,便可见它的全体了。亭下深深的便是梅雨潭。这个亭踞在突出的一角的岩石上,上下都空空儿的;仿佛一只苍鹰展着翼翅浮在天宇中一般。三面都是山,像半个环儿拥着;人如在井底了。这是一个秋季的薄阴的天气。微微的云在我们顶上流着;岩面与草丛都从润湿中透出几分油油的绿意。而瀑布也似乎分外的响了。那瀑布从上面冲下,仿佛已被扯成大小的几绺;不复是一幅整齐而平滑的布。岩上有许多棱角;瀑流经过时,作急剧的撞击,便飞花碎玉般乱溅着了。那溅着的水花,晶莹而多芒;远望去,像一朵朵小小的白梅,微雨似的纷纷落着。据说,这就是梅雨潭之所以得名了。但我觉得像杨花,格外确切些。轻风起来时,点点随风飘散,那更是杨花了。--这时偶然有几点送入我们温暖的怀里,便倏的钻了进去,再也寻它不着。
梅雨潭闪闪的绿色招引着我们;我们开始追捉她那离合的神光了。揪着草,攀着乱石,小心探身下去,又鞠躬过了一个石穹门,便到了汪汪一碧的潭边了。瀑布在襟袖之间;但我的心中已没有瀑布了。我的心随潭水的绿而摇荡。那醉人的绿呀,仿佛一张极大极大的荷叶铺着,满是奇异的绿呀。我想张开两臂抱住她;但这是怎样一个妄想呀。--站在水边,望到那面,居然觉着有些远呢!这平铺着,厚积着的绿,着实可爱。她松松的皱缬着,像少妇拖着的裙幅;她轻轻的摆弄着,像跳动的初恋的处女的心;她滑滑的明亮着,像涂了“明油”一般,有鸡蛋清那样软,那样嫩,令人想着所曾触过的最嫩的皮肤;她又不杂些儿法滓,宛然一块温润的碧玉,只清清的一色--但你却看不透她!我曾见过北京什刹海指地的绿杨,脱不了鹅黄的底子,似乎太淡了。我又曾见过杭州虎跑寺旁高峻而深密的“绿壁”,重叠着无穷的碧草与绿叶的,那又似乎太浓了。其余呢,西湖的波太明了,秦淮河的又太暗了。可爱的,我将什么来比拟你呢?我怎么比拟得出呢?大约潭是很深的、故能蕴蓄着这样奇异的绿;仿佛蔚蓝的天融了一块在里面似的,这才这般的鲜润呀。--那醉人的绿呀!我若能裁你以为带,我将赠给那轻盈的舞女;她必能临风飘举了。我若能挹你以为眼,我将赠给那善歌的盲妹;她必明眸善睐了。我舍不得你;我怎舍得你呢?我用手拍着你,抚摩着你,如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我又掬你入口,便是吻着她了。我送你一个名字,我从此叫你“女儿绿”,好么?
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我不禁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

评论:
《绿》是朱自清先生早期的游记散文《温州的踪迹》里的一篇,作于1924年2月8日,是一篇贮满诗意的美文。文章不仅取题为《绿》,也用“绿”自然地将全文勾连在一起。

文章结构小巧,全篇只有四段文字,大约有一千二百字。这不同于一般的游记散文,而是通过梅雨潭的绿绿的潭水,抒写作者之情。所以,第一段只用了一句话,“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我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起笔突兀,却点了题,使读者对本文抒写的中心一目了然。“梅雨潭是一个瀑布”,写瀑布的飞流直泻,飞花碎玉般的美景,正是为了映衬梅雨潭的奇异、可爱的潭水;写梅雨亭,正是为了过渡到写亭下深深的梅雨潭。这都在为下文着意刻画梅雨潭的“绿”作好铺垫。所以,作者没有详细地描述游览的经过,而只是顺着游历的足迹,对瀑布、对梅雨亭作了简洁而形象的介绍。在描写梅雨亭与瀑布的中间,插入了这样两句话:“这是一个秋季的薄阴的天气。微微的云在我们顶上流着;岩面与草丛都从润湿中透出几分油油的绿意。”既交代了出游的时节,也从那“透出几分油油的绿意”中,扣紧“绿”字,时时与文章要描写的中心相照应。最后,全文以“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我不禁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一语骤然刹笔,仍然归结到“绿”字上,与开头相映照。起笔不凡,收束利索。结尾与开头的不同处,只加了“不禁”二字,却是传神之笔。经过作者的一番描绘,连读者也“不禁”要为梅雨潭的绿所惊诧。

“绿”字不仅在文章的结构上起关连作用,它更是全文情景交融的焦点。作者象一个善调丹青的能手,调动了比喻、拟人、联想等多种手法,从各个角度,波澜起伏地描绘了奇异、可爱、温润、柔和的梅雨潭水,把自己倾慕、欢愉、神往的感情融汇在这一片绿色之中。“梅雨潭闪闪的绿色招引着我们;我们开始追捉她那离和的神光了。”“招引”与“追捉”这两个词默契得多么好啊!把梅雨潭的绿对“我”的强烈的吸引,把我领略那可爱的绿色的急切心理,融为一体,至此,情与景真象水乳那样难分解了。作者通过比喻不仅描绘了潭水静态的美,“仿佛一张极大极大的荷叶铺着,满是奇异的绿呀”,使作者禁不住产生想抱住她的妄想;更形容了她那动态的美,“她松松的皱缬着,象少妇托着的裙幅,……”随着作者的笔触,随着作者感情的波澜,不仅我们的眼前出现了那微微泛起的绿色涟漪,而且我们的指肤间仿佛还能感触到那闪着光亮的绿波的跳动,一种柔和、明快、亲切的感情也会从心头漾起。作者甚至把她想象为“如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想拍她、抚她、亲她,别致地把她叫做“女儿绿”,感情柔美到了极点。那明艳多姿的画面,那逸趣横生的情怀,多么和谐地统一在一起了。在这饱含诗情、充满生趣的绿意中,透露出作者对生活的爱,升腾着作者向上的激情。

《绿》一文之所以脍炙人口,传诵至今,不仅在于它形象地描绘了梅雨潭“奇异”“醉人”的绿,而且在于它字里行间所洋溢的那一种浓郁的诗味。它不仅具有诗的构思,诗的结构,更有诗的情感,诗的意境,诗的语言,可以说做到了以诗为文,文中有诗。而后三者,即真挚充沛的情感,大胆丰富的想象,生动传神的语言,我认为是构成《绿》的诗意特征的主要因素,是《绿》的独特魅力之所在。

《绿》虽是一篇写景散文,但“一切景语皆情语”,作者将他对祖国山水的一片“至情”融于对梅雨潭景物的细致刻画之中,“溶景入情”,情景交融,使景物既写得细腻生动,又具有绵密深厚、真挚清幽的情致,抒写出“作者心灵的歌声”,从而使全文充满着诗情画意。同时,作者这种情感的抒发并不象奔腾的长江大河,一泄千里,直抒胸臆,而是在构思上采用了欲擒故纵,欲抑先扬的笔法。先以“惊诧”一词道出对梅雨潭的绿的总体感受,也象征着作者要追捉、探究梅雨潭胜景的内在驱力。然后,通过拟声绘色、细致入微的描绘,为我们展示了一幅梅雨潭周围环境的立体画卷。

在《绿》一文中,作者还充分发挥丰富的想象力,创造出一个个鲜明、生动的形象,将读者带入如诗似画般的艺术境界,也有力地表达了作者真挚充沛地情感,产生了极强的艺术感染力。

朱自清先生在语言上颇有造诣。其散文语言多用口语,简洁朴素,平易自然。为了表情达意的需要,他十分注重语言的锤炼加工,注重创辞炼字,努力以生动而传神的语言创造出诗的意境,于朴素之中见风华,达到一个“不易达到的境界”。《绿》的语言就很有代表性。概括起来,主要有三个方面的美感特征:绘画美、动态美、音乐美。

绘画美,体现在作者描写山间瀑布,只用了一句话“镶在两条湿湿的黑边里的,一带白而发亮的水便呈现于眼前了”。以一个“镶”字描绘瀑布处在山涧中的状态,既准确恰切,又形象逼真,使瀑布富于立体感。动态美,作者写梅雨亭的形象是“踞在突出的一角的岩石上,上下都空空的,仿佛一只苍鹰展着翼翅浮在天宇中一般”。一个“踞”字,气势尽出,一个“浮”字,神态毕现,一“踞”一“浮”,化静为动,把凌空而立、翼然石上的梅雨亭写得神采飞扬,惟妙惟肖。音乐美,《绿》的语言有着鲜明的节奏感和明朗、和谐的旋律,读起来琅琅上口,娓娓动听,能使读者陶醉在美妙的音乐之中,产生“既能悦耳,又可赏心,兼耳底而有之”的美感特征。
展开
xuchengqiu2 | 发布于2013-02-16 16:04
评论
绿

·朱自清·

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我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
梅雨潭是一个瀑布潭。仙瀑有三个瀑布,梅雨瀑最低。走到山边,便听见花花花
花的声音;抬起头,镶在两条湿湿的黑边儿里的,一带白而发亮的水便呈现于眼前了。
我们先到梅雨亭。梅雨亭正对着那条瀑布;坐在亭边,不必仰头,便可见它的全体了。
亭下深深的便是梅雨潭。这个亭踞在突出的一角的岩石上,上下都空空儿的;仿佛一
只苍鹰展着翼翅浮在天宇中一般。三面都是山,像半个环儿拥着;人如在井底了。这
是一个秋季的薄阴的天气。微微的云在我们顶上流着;岩面与草丛都从润湿中透出几
分油油的绿意。而瀑布也似乎分外的响了。那瀑布从上面冲下,仿佛已被扯成大小的
几绺;不复是一幅整齐而平滑的布。岩上有许多棱角;瀑流经过时,作急剧的撞击,
便飞花碎玉般乱溅着了。那溅着的水花,晶莹而多芒;远望去,像一朵朵小小的白梅,
微雨似的纷纷落着。据说,这就是梅雨潭之所以得名了。但我觉得像杨花,格外确切
些。轻风起来时,点点随风飘散,那更是杨花了。--这时偶然有几点送入我们温暖
的怀里,便倏的钻了进去,再也寻它不着。
梅雨潭闪闪的绿色招引着我们;我们开始追捉她那离合的神光了。揪着草,攀着
乱石,小心探身下去,又鞠躬过了一个石穹门,便到了汪汪一碧的潭边了。瀑布在襟
袖之间;但我的心中已没有瀑布了。我的心随潭水的绿而摇荡。那醉人的绿呀,仿佛
一张极大极大的荷叶铺着,满是奇异的绿呀。我想张开两臂抱住她;但这是怎样一个
妄想呀。--站在水边,望到那面,居然觉着有些远呢!这平铺着,厚积着的绿,着
实可爱。她松松的皱缬着,像少妇拖着的裙幅;她轻轻的摆弄着,像跳动的初恋的处
女的心;她滑滑的明亮着,像涂了“明油”一般,有鸡蛋清那样软,那样嫩,令人想
着所曾触过的最嫩的皮肤;她又不杂些儿法滓,宛然一块温润的碧玉,只清清的一色
--但你却看不透她!我曾见过北京什刹海指地的绿杨,脱不了鹅黄的底子,似乎太
淡了。我又曾见过杭州虎跑寺旁高峻而深密的“绿壁”,重叠着无穷的碧草与绿叶的,
那又似乎太浓了。其余呢,西湖的波太明了,秦淮河的又太暗了。可爱的,我将什么
来比拟你呢?我怎么比拟得出呢?大约潭是很深的、故能蕴蓄着这样奇异的绿;仿佛
蔚蓝的天融了一块在里面似的,这才这般的鲜润呀。--那醉人的绿呀!我若能裁你
以为带,我将赠给那轻盈的舞女;她必能临风飘举了。我若能挹你以为眼,我将赠给
那善歌的盲妹;她必明眸善睐了。我舍不得你;我怎舍得你呢?我用手拍着你,抚摩
着你,如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我又掬你入口,便是吻着她了。我送你一个名字,
我从此叫你“女儿绿”,好么?
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我不禁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
展开
无敌黄金甲 | 发布于2007-04-08 09:30
评论
[朱自清散文]绿
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我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

梅雨潭是一个瀑布潭。仙岩有三个瀑布,梅雨潭最低。走到山边,便听见花花花花的声音;抬起头,镶在两条湿湿的黑边儿里的,一带白而发亮的水边呈现于眼前了。我们先到梅雨亭,梅雨亭正对着那条瀑布;坐在亭边,不必仰头,便可见它的全体了。亭下深深的便是梅雨潭。这个亭踞在突出的一角的岩石上,上下都空空儿的;仿佛一只苍鹰展着翼翅浮在天宇中一般。三面都是山,像半个环儿拥着;人如在井底了。这是一个秋季的薄阴的天气。微微的云在我们顶上流着;岩面与草丛都从润湿中透出几分油油的绿意。而瀑布也似乎分外的响了。那瀑布从上面冲下,仿佛已被扯成大小的几绺;不复是一幅整齐而平滑的布。岩上有许多棱角;瀑流经过时,作急剧的撞击,便飞花碎玉般乱溅着了。那溅着的水花,晶莹而多芒;远望去,像一朵朵小的白梅,微雨似的纷纷落着。据说,这就是梅雨潭之所以得名了。但我觉得像杨花,格外确切些。轻风起来时,点点随风飘散,那更是杨花了。——这时偶然有几点送入我们温暖的怀里,便倏的钻了进去,再也寻它不着。

梅雨潭闪闪的绿色招引着我们;我们开始追捉她那离合的神光了。揪着草,攀着乱石,小心探身下去,又鞠躬过了一穹门,便到了汪汪一碧的潭边了。瀑布在襟袖之间;但我的心中已没有瀑布了。我的心随潭水的绿而摇荡。那醉人的绿呀!仿佛一张极大极大的荷叶铺着,满是奇异的绿呀。我想张开两臂抱住她;但这是怎样一个妄想呀。——站在水边,望到那面,居然觉着有些远呢!这平铺着、厚积着的绿,着实可爱。她松松的皱缬着,像少妇拖着的裙幅;她滑滑的明亮着,像涂了“明油”一般,有鸡蛋清那样软,那样嫩;她又不杂些儿尘滓,宛然一块温润的碧玉,只清清的一色--但你却看不透她!我曾见过北京什刹海拂地的绿杨,脱不了鹅黄的底子,似乎太淡了。我又曾见过杭州虎跑寺近旁高峻而深密的“绿壁”,丛叠着无穷的碧草与绿叶的,那又似乎太浓了。其余呢,西湖的波太明了,秦淮河的也太暗了。可爱的,我将什么来比拟你呢?我怎么比拟得出呢?大约潭是很深的,故能蕴蓄着这样奇异的绿;仿佛蔚蓝的天融了一块在里面似的,这才这般的鲜润呀。——那醉人的绿呀!我若能裁你以为带,我将赠给那轻盈的舞女;她必能临风漂举了。我若能挹你以为眼,我将赠给善歌的盲妹;她必明眸善睐了。我舍不得你;我怎舍得你呢?我用手拍着你,抚摩着你,如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我又掬你入口,便是吻着她了。我送你一个名字,我从此叫你“女儿绿”,好么?

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我不禁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
展开
colin710 | 发布于2007-04-08 09:27
评论
绿

·朱自清·

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我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
梅雨潭是一个瀑布潭。仙瀑有三个瀑布,梅雨瀑最低。走到山边,便听见花花花花的声音;抬起头,镶在两条湿湿的黑边儿里的,一带白而发亮的水便呈现于眼前了。
我们先到梅雨亭。梅雨亭正对着那条瀑布;坐在亭边,不必仰头,便可见它的全体了。亭下深深的便是梅雨潭。这个亭踞在突出的一角的岩石上,上下都空空儿的;仿佛一只苍鹰展着翼翅浮在天宇中一般。三面都是山,像半个环儿拥着;人如在井底了。这是一个秋季的薄阴的天气。微微的云在我们顶上流着;岩面与草丛都从润湿中透出几分油油的绿意。而瀑布也似乎分外的响了。那瀑布从上面冲下,仿佛已被扯成大小的几绺;不复是一幅整齐而平滑的布。岩上有许多棱角;瀑流经过时,作急剧的撞击,便飞花碎玉般乱溅着了。那溅着的水花,晶莹而多芒;远望去,像一朵朵小小的白梅,微雨似的纷纷落着。据说,这就是梅雨潭之所以得名了。但我觉得像杨花,格外确切些。轻风起来时,点点随风飘散,那更是杨花了。--这时偶然有几点送入我们温暖的怀里,便倏的钻了进去,再也寻它不着。
梅雨潭闪闪的绿色招引着我们;我们开始追捉她那离合的神光了。揪着草,攀着乱石,小心探身下去,又鞠躬过了一个石穹门,便到了汪汪一碧的潭边了。瀑布在襟袖之间;但我的心中已没有瀑布了。我的心随潭水的绿而摇荡。那醉人的绿呀,仿佛一张极大极大的荷叶铺着,满是奇异的绿呀。我想张开两臂抱住她;但这是怎样一个妄想呀。--站在水边,望到那面,居然觉着有些远呢!这平铺着,厚积着的绿,着实可爱。她松松的皱缬着,像少妇拖着的裙幅;她轻轻的摆弄着,像跳动的初恋的处女的心;她滑滑的明亮着,像涂了“明油”一般,有鸡蛋清那样软,那样嫩,令人想着所曾触过的最嫩的皮肤;她又不杂些儿法滓,宛然一块温润的碧玉,只清清的一色--但你却看不透她!我曾见过北京什刹海指地的绿杨,脱不了鹅黄的底子,似乎太淡了。我又曾见过杭州虎跑寺旁高峻而深密的“绿壁”,重叠着无穷的碧草与绿叶的,那又似乎太浓了。其余呢,西湖的波太明了,秦淮河的又太暗了。可爱的,我将什么来比拟你呢?我怎么比拟得出呢?大约潭是很深的、故能蕴蓄着这样奇异的绿;仿佛蔚蓝的天融了一块在里面似的,这才这般的鲜润呀。--那醉人的绿呀!我若能裁你以为带,我将赠给那轻盈的舞女;她必能临风飘举了。我若能挹你以为眼,我将赠给那善歌的盲妹;她必明眸善睐了。我舍不得你;我怎舍得你呢?我用手拍着你,抚摩着你,如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我又掬你入口,便是吻着她了。我送你一个名字,我从此叫你“女儿绿”,好么?
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我不禁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

评论:
《绿》是朱自清先生早期的游记散文《温州的踪迹》里的一篇,作于1924年2月8日,是一篇贮满诗意的美文。文章不仅取题为《绿》,也用“绿”自然地将全文勾连在一起。

文章结构小巧,全篇只有四段文字,大约有一千二百字。这不同于一般的游记散文,而是通过梅雨潭的绿绿的潭水,抒写作者之情。所以,第一段只用了一句话,“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我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起笔突兀,却点了题,使读者对本文抒写的中心一目了然。“梅雨潭是一个瀑布”,写瀑布的飞流直泻,飞花碎玉般的美景,正是为了映衬梅雨潭的奇异、可爱的潭水;写梅雨亭,正是为了过渡到写亭下深深的梅雨潭。这都在为下文着意刻画梅雨潭的“绿”作好铺垫。所以,作者没有详细地描述游览的经过,而只是顺着游历的足迹,对瀑布、对梅雨亭作了简洁而形象的介绍。在描写梅雨亭与瀑布的中间,插入了这样两句话:“这是一个秋季的薄阴的天气。微微的云在我们顶上流着;岩面与草丛都从润湿中透出几分油油的绿意。”既交代了出游的时节,也从那“透出几分油油的绿意”中,扣紧“绿”字,时时与文章要描写的中心相照应。最后,全文以“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我不禁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一语骤然刹笔,仍然归结到“绿”字上,与开头相映照。起笔不凡,收束利索。结尾与开头的不同处,只加了“不禁”二字,却是传神之笔。经过作者的一番描绘,连读者也“不禁”要为梅雨潭的绿所惊诧。

“绿”字不仅在文章的结构上起关连作用,它更是全文情景交融的焦点。作者象一个善调丹青的能手,调动了比喻、拟人、联想等多种手法,从各个角度,波澜起伏地描绘了奇异、可爱、温润、柔和的梅雨潭水,把自己倾慕、欢愉、神往的感情融汇在这一片绿色之中。“梅雨潭闪闪的绿色招引着我们;我们开始追捉她那离和的神光了。”“招引”与“追捉”这两个词默契得多么好啊!把梅雨潭的绿对“我”的强烈的吸引,把我领略那可爱的绿色的急切心理,融为一体,至此,情与景真象水乳那样难分解了。作者通过比喻不仅描绘了潭水静态的美,“仿佛一张极大极大的荷叶铺着,满是奇异的绿呀”,使作者禁不住产生想抱住她的妄想;更形容了她那动态的美,“她松松的皱缬着,象少妇托着的裙幅,……”随着作者的笔触,随着作者感情的波澜,不仅我们的眼前出现了那微微泛起的绿色涟漪,而且我们的指肤间仿佛还能感触到那闪着光亮的绿波的跳动,一种柔和、明快、亲切的感情也会从心头漾起。作者甚至把她想象为“如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想拍她、抚她、亲她,别致地把她叫做“女儿绿”,感情柔美到了极点。那明艳多姿的画面,那逸趣横生的情怀,多么和谐地统一在一起了。在这饱含诗情、充满生趣的绿意中,透露出作者对生活的爱,升腾着作者向上的激情。

《绿》一文之所以脍炙人口,传诵至今,不仅在于它形象地描绘了梅雨潭“奇异”“醉人”的绿,而且在于它字里行间所洋溢的那一种浓郁的诗味。它不仅具有诗的构思,诗的结构,更有诗的情感,诗的意境,诗的语言,可以说做到了以诗为文,文中有诗。而后三者,即真挚充沛的情感,大胆丰富的想象,生动传神的语言,我认为是构成《绿》的诗意特征的主要因素,是《绿》的独特魅力之所在。

《绿》虽是一篇写景散文,但“一切景语皆情语”,作者将他对祖国山水的一片“至情”融于对梅雨潭景物的细致刻画之中,“溶景入情”,情景交融,使景物既写得细腻生动,又具有绵密深厚、真挚清幽的情致,抒写出“作者心灵的歌声”,从而使全文充满着诗情画意。同时,作者这种情感的抒发并不象奔腾的长江大河,一泄千里,直抒胸臆,而是在构思上采用了欲擒故纵,欲抑先扬的笔法。先以“惊诧”一词道出对梅雨潭的绿的总体感受,也象征着作者要追捉、探究梅雨潭胜景的内在驱力。然后,通过拟声绘色、细致入微的描绘,为我们展示了一幅梅雨潭周围环境的立体画卷。

在《绿》一文中,作者还充分发挥丰富的想象力,创造出一个个鲜明、生动的形象,将读者带入如诗似画般的艺术境界,也有力地表达了作者真挚充沛地情感,产生了极强的艺术感染力。

朱自清先生在语言上颇有造诣。其散文语言多用口语,简洁朴素,平易自然。为了表情达意的需要,他十分注重语言的锤炼加工,注重创辞炼字,努力以生动而传神的语言创造出诗的意境,于朴素之中见风华,达到一个“不易达到的境界”。《绿》的语言就很有代表性。概括起来,主要有三个方面的美感特征:绘画美、动态美、音乐美。

绘画美,体现在作者描写山间瀑布,只用了一句话“镶在两条湿湿的黑边里的,一带白而发亮的水便呈现于眼前了”。以一个“镶”字描绘瀑布处在山涧中的状态,既准确恰切,又形象逼真,使瀑布富于立体感。动态美,作者写梅雨亭的形象是“踞在突出的一角的岩石上,上下都空空的,仿佛一只苍鹰展着翼翅浮在天宇中一般”。一个“踞”字,气势尽出,一个“浮”字,神态毕现,一“踞”一“浮”,化静为动,把凌空而立、翼然石上的梅雨亭写得神采飞扬,惟妙惟肖。音乐美,《绿》的语言有着鲜明的节奏感和明朗、和谐的旋律,读起来琅琅上口,娓娓动听,能使读者陶醉在美妙的音乐之中,产生“既能悦耳,又可赏心,兼耳底而有之”的美感特征。
展开
ncgcqcwx2005 | 发布于2007-04-08 09:27
评论
收起 其他8条回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