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文蔚 阴天歌词~~~要 完全的 10

所谓完全就是3分半的歌~~`唱几句我要几句的歌词~~~~
推荐于2016-12-01 17:39:20 最佳答案
阴天 再不开灯的房间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 爱情究竟是精神鸦片 还是世纪末的无聊消遣 香烟映成一团光圈 和他的照片就摆在手边 傻傻俩个人 笑的多甜
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 谁都以为热情它永不会减 除了激情褪去后的那一点点倦 也许像谁说过的贪德无厌 活该因了谁说过的不知检点 总之那几年感性赢了理性那一面
阴天 阴天 再不开灯的房间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 爱恨情语里的一点盲点 呼之欲出那么明显 女孩统统抛到一边 这歌里的细微某界就算有体验 若想真明白 真要好几年
回想那一天喧闹的喜宴 耳边想起的究竟是序曲或完结篇 感情不就是你情我愿 最好爱恨扯平了俩不相欠 感情说穿了 一人挣脱的一人去捡 男人大可不必百口莫变 女人实在无须处处可怜 总之那几年你们俩个没有缘
阴天 再不开灯的房间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 爱情究竟是精神鸦片 还是世纪末的无聊消遣 香烟映成一团光圈 和他的照片就摆在手边 傻傻俩个人 笑的多甜 傻傻俩个人 笑的多甜

畿寞de菋噵

采纳率:12% 擅长: 暂未定制

其他回答

阴天在不开灯的房间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
爱情究竟是精神鸦片
还是世纪末的无聊消遣
香烟氲成一滩光圈
和他的照片就摆在手边
傻傻两个人笑的多甜

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
谁都以为热情它永不会减
除了激情褪去后的那一点点倦
也许像谁说过的贪得无厌
活该应了谁说过的不知检点
总之那几年感性赢了理性的那一面

阴天在不开灯的房间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
爱恨情欲里的疑点
盲点呼之欲出那么明显
女孩通通让到一边
这歌里的细微末节就算都体验
若想真明白真要好几年

回想那一天喧闹的喜宴
耳边响起的究竟是序曲或完结篇
感情不就是你情我愿
最好爱恨扯平两不相欠
感情说穿了一人挣脱的一人去捡
男人大可不必百口莫辩
女人实在无须楚楚可怜
总之那几年你们两个没有缘
wsjx2005 | 发布于2007-04-04 14:41
评论
歌曲名称:阴天
歌手名称:莫文蔚
词曲:作词:李宗盛
作曲:李宗盛 周国仪
编曲:周国仪

阴天在不开灯的房间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
爱情究竟是精神鸦片
还是世纪末的无聊消遣
香烟氲成一滩光圈
和他的照片就摆在手边
傻傻两个人笑的多甜

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
谁都以为热情它永不会减
除了激情褪去后的那一点点倦
也许像谁说过的贪得无厌
活该应了谁说过的不知检点
总之那几年感性赢了理性的那一面

阴天在不开灯的房间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
爱恨情欲里的疑点
盲点呼之欲出那么明显
女孩通通让到一边
这歌里的细微末节就算都体验
若想真明白真要好几年

回想那一天喧闹的喜宴
耳边响起的究竟是序曲或完结篇
感情不就是你情我愿
最好爱恨扯平两不相欠
感情说穿了一人挣脱的一人去捡
男人大可不必百口莫辩
女人实在无须楚楚可怜
总之那几年你们两个没有缘
淘气ы清 | 发布于2007-04-04 14:41
评论
阴天 在不开灯的房间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
爱情究竟是精神鸦片
还是世纪末的无聊消遣
香烟 氲成一滩光圈
和他的照片就摆在手边
傻傻两个人 笑的多甜

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
都以为热情它永不会灭
除了激情褪去后的那一点点倦
也许像谁说过的贪得无餍
活该应了谁说过的不知检点
总之那几年 感性赢了理性那一面

阴天 在不开灯的房间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
爱恨情欲里的疑点 盲点
呼之欲出 那么明显
女孩 通通让到一边
这歌里的细微末节就算都体验
若想真明白 真要好几年
回想那一天 喧闹的喜宴
耳边响起的究竟是序曲 或完结篇?
感情不就是你情我愿
最好爱恨扯平两不相欠
感情说穿了 一人挣脱的 一人去捡
男人大可不必 百口莫辩
女人实在无须 楚楚可怜
总之那几年 你们两个没有缘

阴天 在不开灯的房间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
爱情终究是精神鸦片
还是世纪末的无聊消遣
香烟 氲成一滩光圈
和他的照片就摆在手边
傻傻两个人 笑的多甜
傻傻两个人 笑的多甜
ip023 | 发布于2007-04-04 14:50
评论
阴天
在不开灯的房间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沈淀
爱情终究是精神鸦片
还是世纪末的无聊消遣
香烟
氲成一摊光圈
和他的照片就摆在手边
傻傻俩个人
笑得多甜
开始总是分分钟
都妙不可言
谁都以为热情它永不会减
除了激情褪去后的那一点点倦
也许像谁说过的贪得无厌
活该应了谁说过的不知检点
总之那几年
感性赢了理性那一面

阴天
在不开灯的房间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沈淀
爱恨情欲里的
疑点
盲点
呼之欲出
那黱明显
女孩
通通让到一边
这歌里的细微
末节
就算都体验
若想真明白
真要好几年

回想那一天
喧闹的喜宴
耳边想起的究竟是序曲
或完结篇?

感情不就是你情我愿
最好爱狠扯平俩不相欠
感情说穿了
一人挣脱的
一人去捡
男人大可不必
百口莫辩
女人实在无须
楚楚可怜
总之那几年
你们俩个没有缘

阴天
在不开灯的房间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沈淀
爱情终究是精神鸦片
还是世纪末的无聊消遣
香烟氲成一摊光圈
和他的照片就摆在手边
傻傻俩个人
笑得多甜
妖的天下 | 发布于2007-04-04 14:43
评论
歌曲:阴天
歌手:莫文蔚 专辑:karen more
歌曲名称:阴天
歌手名称:莫文蔚
词曲:作词:李宗盛
作曲:李宗盛 周国仪
编曲:周国仪

阴天在不开灯的房间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
爱情究竟是精神鸦片
还是世纪末的无聊消遣
香烟氲成一滩光圈
和他的照片就摆在手边
傻傻两个人笑的多甜

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
谁都以为热情它永不会减
除了激情褪去后的那一点点倦
也许像谁说过的贪得无厌
活该应了谁说过的不知检点
总之那几年感性赢了理性的那一面

阴天在不开灯的房间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
爱恨情欲里的疑点
盲点呼之欲出那么明显
女孩通通让到一边
这歌里的细微末节就算都体验
若想真明白真要好几年

回想那一天喧闹的喜宴
耳边响起的究竟是序曲或完结篇
感情不就是你情我愿
最好爱恨扯平两不相欠
感情说穿了一人挣脱的一人去捡
男人大可不必百口莫辩
女人实在无须楚楚可怜
总之那几年你们两个没有缘
zjlamjj | 发布于2007-04-04 15:00
评论
收起 其他6条回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