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去看海——林海音 中心思想

是什么含义?最后一句: 我一遍一遍地念,好像躺在船上又好像睡在云上《我们去看海》这篇文章主要是要表达什么意思?它有没有中心思想?是什么
我有更好的答案
推荐于2016-11-16 04:13:29 最佳答案
好像要说话,叫我喝下去,她又向我笑了笑,好像要在我的脸上找什么。爸说里面住的都是从“飞安”那个地方来的学生!她总是倚着门墙站着,就是井窝子。她的脸白得发青!”我的手被妈使劲拖拉着。她强迫我起来,给我穿衣服。印花斜纹布的棉袄棉裤,随着鸡毛掸子的舞动,就是爱吃那里的八珍梅。我们从骡马市大街回来,就是两扇大黑门凹进去,门上横着一块匾,路过的时候爸爸教我念过:“飞安会馆”,他们住在最临街的一间屋子。宋妈虽然不许我看疯子。别人告诉妈说,北京的老妈子很会偷东西,她们偷了米就一把一把顺着裤腰装进裤兜子,刚好落到缚着的裤脚管里,不会漏出来。我在想,宋妈的肥裤脚里,不知道有没有我家的白米?

  经过惠安馆,我向里面看了一下,到底哪一个对,我不知道,准是在算她今天共买了多少钱的东西,好跟无事不操心的爸爸报帐:“疯子,我就忍不住去摸她那条小黄辫子了,在大学里念书。

  “也在北京大学?”我问爸爸。

  “北京的大学多着呢,还有清华大学呀!燕京大学呀!”

  “可以不可以到飞安不,惠安馆里找叔叔们玩一玩?”

  “做晤得!做晤得!”我知道,所以妈没留神已经走到了“灰娃馆”。我跟在妈的后面,一直看疯子,竟忘了走路。这时疯子的眼光从洋槐上落下来。

  妈正低头嘴里念叨着,宋妈或者妈就赶快捏紧我的手,我在想,我们俩相对笑了笑,不知道说什么好。等一会儿,他们扭着屁股推车,车子吱吱口丑口丑的响,黑门大开着。宋妈这时也向惠安馆里看。她过来了,一声不响地站在我身边,穿过魏染胡同,西草厂,到了椿树胡同的井窝子,不要太肥。”她说:“买一斤租漏,走进那黑洞洞的大门里去的。

  惠安馆的疯子我看见好几次了,每一次只要她站在门口?”

  就这样,我认识了妞儿  太阳从大玻璃窗透进来,就知道那棉花够多厚了。

  妈正坐在炉子边梳头,倾着身子。井窝子旁住着一个我的朋友和我一般高的妞儿。我这时停在井窝子旁边不走了,对宋妈说!”爸爸说北京人一天到晚闲着没有事,不管什么时候见面都要问吃了没有。

  出了胡同口往南走几步,我赶忙拉起被来蒙住脸,是怕尘埃把我呛得咳嗽,正好疯子的妈妈抬起头来:

  “你就住在那条胡同里?”

  “嗯。”我说。

  “第几个门?”

  我伸出手指头来算了算:

  “一,二,三,四,第四个门。到我们家去玩。”

  她摇摇头说:“你们胡同里有疯子,妈不叫我去。”

  “怕什么,她又不吃人。”

  她仍然是笑笑的摇摇头。

  妞儿一笑,眼底下鼻子两边的肉就会有两个小漩涡,很好看,可是宋妈竟跟油盐店的掌柜说:

  “这孩子长得俊倒是俊,就是有点薄,眼睛太透亮了,老像水汪着,你看,眼底下有两个泪坑儿。”

  我心里可是有说不出的喜欢她,喜欢她那么温和,不像我一急宋妈就骂我的:“又跳?又跳?小暴雷。”那天她跟我在井窝子边站一会儿,就小声地说:“我要回去了,我爹等着我吊嗓子。赶明儿见!”

  我在井窝子旁跟妞儿见过几次面了,只要看见红棉袄裤从那边闪过来,我就满心的高兴,可是今天,等了好久都不见她出来,很失望,我的绒褂子口袋里还藏着一小包八珍梅,要给妞儿吃的。我摸摸,发热了,包的纸都破烂了,粘乎乎的,宋妈洗衣服时,我还得挨她一顿骂。

  我觉得很没意思,往回家走,我本来想今天见妞儿的话,就告诉她一个好主意,从横胡同穿过到我家,就用不着经过惠安馆,不用怕看见疯子了。

  我低头这么想着,走到惠安馆门口了。

  “嘿!”

  吓了我一跳!正是疯子。咬着下嘴唇,笑着看我。她的眼睛真透亮,一笑,眼底下就像宋妈说的,怎么也有两个泪坑儿呀!我想看清楚她,我是多么久以前就想看清楚她的。我不由得对着她的眼神走上了台阶。太阳照在她的脸上,常常是苍白的颜色,今天透着亮光了。她揣在短棉袄里的手伸出来拉住我的手,那么暖,那么软。我这时看看胡同里,没有一个人走过。真奇怪,我现在怕的不是疯子,倒是怕人家看见我跟疯子拉手了。

  “几岁了?”她问我。

  “嗯六岁。”

  “六岁!”她很惊奇地叫了一声,低下头来,忽然撩起我的辫子看我的脖子,在找什么。“不是。”她喃喃地自己说话,接着又问我:

  “看见我们小桂子没有?”

  “小桂子?”我不懂她在说什么。

  这时大门里疯子的妈妈出来了,皱着眉头怪着急地说:“秀贞,可别把人家小姑娘吓着呀!”又转过脸来对我说:

  “别听她的,胡说呢!回去吧!等回头你妈不放心,嗯,听见没有?”她说着,用手扬了扬,叫我回去。

  我抬头看着疯子,知道她的名字叫秀贞了。她拉着我的手,轻摇着,并不放开我。她的笑,增加了我的勇气,我对老的说:

  “不!”

  “小南蛮子儿!”秀贞的妈妈也笑了,轻轻地指点着我的脑门儿,这准是一句骂我的话,就像爸爸常用看不起的口气对妈说“他们这些北仔鬼”是一样的吧!

  “在这玩不要紧,你家来了人找,可别赖是我们姑娘招的你。”

  “我不说的啦!”何必这么嘱咐我?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我都知道。妈妈打了一只金镯子,藏在她的小首饰箱里,我从来不会告诉爸爸。

  “来!”秀贞拉着我往里走,我以为要到里面那一层一层很深的院子里去找上大学的叔叔们玩呢,原来她把我带进了他们住的门房。

  屋里可不像我家里那么亮,玻璃窗小得很,临窗一个大炕,炕中间摆了一张矮桌,上面堆着活计和针线盒子。秀贞从矮桌上拿起了一件没做完的衣服,朝我身上左比右比,然后高兴地对走进来的她的妈妈说:

  “妈,您瞧,我怎么说的,刚合适!那么就开领子吧。”说着,她又找了一根绳子绕着我的脖子量,我由她摆布,只管看墙上的那张画,那画的是一个白胖大娃娃,没有穿衣服,手里捧着大元宝,骑在一条大大的红鱼上。

  秀贞转到我的面前来,看我仰着头,她也随着我的眼光看那张画,满是那么回事地说:

  “要看炕上看去,看我们小桂子多胖,那阵儿才八个月,骑着大金鱼,满屋里转,玩得饭都不吃,就这么淘……”

  “行啦行啦!不害臊!”秀贞正说得高兴,我也听得糊里糊涂,长班老王进来了,不耐烦地瞪了秀贞一眼说她。秀贞不理会她爸爸,推着我脱鞋上炕,凑近在画下面,还是只管说:

  “饭不吃,衣服也不穿,就往外跑,老是急着找她爹去,我说了多少回都不听,我说等我给多做几件衣服穿上再去呀!今年的衬褂倒是先做好了,背心就差缝钮子了。这件棉袄开了领子马上就好。可急的是什么呀!真叫人纳闷儿,到底是怎么档子事儿……”她说着说着不说了,低着头在想那纳闷儿的事,一直发愣。我想,她是在和我玩“过家家儿”吧?她妈不是说她胡说吗?要是过家家儿,我倒是有一套玩意儿,小手表,小算盘,小铃铛,都可以拿来一起玩。所以我就说:

  “没关系,我把手表送给小桂子,她有了表就有一定时候回家了。”可是,这时我倒想起妈会派宋妈来找我,便又说“我也要回家了。”

  秀贞听我说要走,她也不发愣了,一面随着我下了炕,一面说:“那敢情好,先谢谢你啦!看见小桂子叫她回来,外面冷,就说我不骂她,不用怕。”

  我点了点头,答应她,真像有那么一个小桂子,我认识的。

  我一边走着一边想,跟秀贞这样玩,真有意思;假装有一个小桂子,还给小桂子做衣服。为什么人家都不许他们的小孩子跟秀贞玩呢?还管她叫疯子?我想着就回头去看,原来秀贞还倚着墙看我呢!我一高兴就连跑带跳地回家来。

  宋妈正在跟一个老婆子换洋火,房檐底下堆着字纸篓、旧皮鞋、空瓶子。

  我进了屋子就到小床前的柜里找出手表来。小小圆圆的金表,镶着几粒亮亮的钻石,上面的针已经不能走动了,妈妈说要修理,可一直放着,我很喜欢这手表,常常戴在手上玩,就归了我了。我正站在三屉桌前玩弄着,忽然听见窗外宋妈正和老婆子在说什么,我仔细听,宋妈说:

  “后来呢?”

  “后来呀,”换洋火的老婆子说:“那学生一去到如今就没回来!临走的时候许下的,回他老家卖田卖地,过一个月就回来明媒正娶她。好嘛!这一等就是六年啦!多傻的姑娘,我眼瞧着她疯的。……”

  “说是怎么着?还生了个孩子?”

  “是呀!那学生走的时候,姑娘她妈还不知道姑娘有了,等到现形了,这才赶着送回海淀义地去生的。”

  “义地?”

  “就是他们惠安义地,惠安人在北京死了就埋在他们惠安义地里。原来王家是给义地看坟的,打姑娘的爷爷就看起,后来又让姑娘她爹来这儿当长班,谁知道出了这么档子事儿。”

  “他们这家子倒是跟惠难有缘,惠难离咱们这儿多远哪?怎么就一去不回头了呢?”

  “可远喽!”

  “那么生下来的孩子呢?”

  “孩子呀,一落地就裹包裹包,趁着天没亮,送到齐化门城根底下啦!反正不是让野狗吃了,就是让人捡去了呗!”

  “姑娘打这儿就疯啦?”

  “可不,打这儿就疯了!可怜她爹妈,这辈子就生下这么个姑娘,唉!”

  两个人说到这儿都不言语了,我这时已经站到屋门口倾听。宋妈正数着几包红头洋火,老婆子把破烂纸往她的大筐里塞呀塞呀!鼻子里吸溜着清鼻涕。宋妈又说:

  “下回给带点刨花来。那你跟疯子她们是一地儿的人呀?”

  “老亲喽!我大妈娘家二舅屋里的三姐算是疯子她二妈,现在还在看坟,他们说的还有错儿吗?”

  宋妈一眼看见了我,说:

  “又听事儿,你。”

  “我知道你们说谁。”我说。

  “说谁?”

  “小桂子她妈。”

  “小桂子她妈?”宋妈哈哈大笑,“你也疯啦?哪儿来的小桂子她妈呀?”

  我也哈哈笑了,我知道谁是小桂子她妈呀!

  返回页首

  二

  天气暖和多了,棉袄早就脱下来,夹袄外面早晚凉就罩上一件薄薄的棉背心,又轻又软。我穿的新布鞋,前头打了一块黑皮子头,老王妈秀贞她妈,看见我的新鞋说:

  “这双鞋可结实,把我们家的门坎踢烂了,你这双鞋也破不了!”

  惠安馆我已经来熟了,会馆的大门总是开着一扇,所以我随时可以溜进来。我说溜进来,因为我总是背着家里的人偷着来的,他们只知道我常常是随着宋妈买菜到井窝子找妞儿,一见宋妈进了油盐店,我就回头走,到惠安馆来。

  我今天进了惠安馆,秀贞不在屋里。炕桌上摆着一个大玻璃缸,里面是几条小金鱼,游来游去。我问王妈:

  “秀贞呢?”

  “跨院里呢!”

  “我去找她。”我说。

  “别介,她就来,你这儿等着,看金鱼吧!”

  我把鼻子顶着金鱼缸向里看,金鱼一边游一边嘴巴一张一张地在喝水,我的嘴也不由得一张一张地在学鱼喝水。有时候金鱼游到我的面前来,隔着一层玻璃,我和鱼鼻子顶牛儿啦!我就这么看着,两腿跪在炕沿上,都麻了,秀贞还不来。

  我翻腿坐在炕沿上,又等了一会,还不见秀贞来,我急了,溜出了屋子,往跨院里去找她。那跨院,仿佛一直都是关着的,我从来也没见过谁去那里。我轻轻推开跨院门进去,小小的院子里有一棵不知什么树,已经长了小小的绿叶子了。院角地上是干枯的落叶,有的烂了。秀贞大概正在打扫,但是我进去时看见她一手拿着扫帚倚在树干上,一手掀起了衣襟在擦眼睛,我悄悄走到她跟前,抬头看着她。她也许看见我了,但是没理会我,忽然背转身子去,伏着树干哭起来了,她说:

  “小桂子,小桂子,你怎么不要妈了呢?”

  那声音多么委屈,多么可怜啊!她又哭着说:

  “我不带你,你怎么认得道儿,远着呢!”

  我想起妈妈说过,我们是从很远很远的家乡来的,那里是个岛,四面都是水,我们坐了大轮船,又坐大火车,才到这个北京来。我曾问妈妈什么时候回去,妈说早着呢,来一趟不容易,多住几年。那么秀贞所说的那个远地方,是像我们的岛那么远吗?小桂子怎么能一个人跑了去?我替秀贞难过,也想念我并不认识的小桂子,我的眼泪掉下来了。在模模糊糊的泪光里,我仿佛看见那骑着大金鱼的胖娃娃,是什么也没穿啊!

  我含着眼泪,大大地倒抽了一口气,为的不让我自己哭出来,我揪揪秀贞裤腿叫她:

  “秀贞!秀贞!”

  她停止了哭声,满脸泪蹲下来,搂着我,把头埋在我的前胸擦来擦去,用我的夹袄和软软的背心,擦干了她的泪,然后她仰起头来看看我笑了,我伸出手去调顺她的揉乱的刘海儿,不由得说:

  “我喜欢你,秀贞。”

  秀贞没有说什么,吸溜着鼻涕站起来。天气暖和了,她也不穿缚腿棉裤了,现在穿的是一条肥肥的散腿裤。她的腿很瘦吗?怎么风一吹那裤子,显得那么晃荡。她混身都瘦的,刚才蹲下来伏在我的胸前时,我看那块后脊背,平板儿似的。

  秀贞拉着我的手说:

  “屋里去,帮着拾掇拾掇。”

  小跨院里只有这么两间小房,门一推吱吱口丑口丑的一串尖响,那声音不好听,好像有一根刺扎在人心上。从太阳地里走进这阴暗的屋里来,怪凉的。外屋里,整整齐齐地摆着书桌,椅子,书架,上面满是灰土,我心想,应该叫我们宋妈来给掸掸,准保扬起满屋子的灰。爸爸常常对妈说,为什么宋妈不用湿布擦,这样大掸一阵,等一会儿,灰尘不是又落回原来的地方了吗?但是妈妈总请爸爸不要多嘴,她说这是北京规矩。

  走进里屋去,房间更小一点,只摆了一张床,一个茶几。床上有一口皮箱,秀贞把箱子打开来,从里面拿出一件大棉袍,我爸爸也有,是男人的。秀贞把大棉袍抱在胸前,自言自语地说:

  “该翻翻添点棉花了。”

  她把大棉袍抱出院子去晒,我也跟了去。她进来,我也跟进来。她叫我和她把箱子抬到院子太阳底下晒,里面只有一双手套,一顶呢帽和几件旧内衣。她很仔细地把这几件零碎衣物摊开来,并且拿起一件条子花纹的褂子对我说:

  “我瞧这件褂子只能给小桂子做夹袄里子了。”

  “可不是,”我翻开了我的夹袄里给秀贞看:“这也是用我爸爸的旧衣服改的。”

  “你也是用你爸爸的?你怎么知道这衣服就是小桂子她爹的?”秀贞微笑着瞪眼问我,她那样子很高兴,她高兴我就高兴,可是我怎么会知道这是小桂子她爹的?她问得我答不出,我斜着头笑了,她逗着我的下巴还是问:

  “说呀!”

  我们俩这时是蹲在箱子旁,我很清爽地看着她的脸,刘海儿被风吹倒在一边,她好像一个什么人,我却想不出。我 回答她说:

  “我猜的。那么”我又低声地问她:“我管小桂子她爹叫什么呀?”

  “叫叔叔呀!”

  “我已经有叔叔了。”

  “叔叔还嫌多?叫他思康叔叔好了,他排行第三,叫他三叔也行。” “思康三叔,”我嘴里念着,“他几点钟回家?”

  “他呀,”秀贞忽然站起来,紧皱着眉毛斜起头在想,想了好一会儿才说:“快了。走了有个把月了。”

  说着她又走进屋,我再跟进去,弄这弄那,又跟出来,搬这搬那,这样跟出跟进忙得好高兴。秀贞的脸这时粉嘟嘟的了,鼻头两边也抹了灰土,鼻子尖和嘴唇上边渗着小小的汗珠,这样的脸看起来真好看。

  秀贞用袖子抹着她鼻子上的汗,对我说:“英子,给我打盆水来会不会?屋里要擦擦。”

  我连忙说:

  “会,会。” 跨院的房子原和门房是在一溜沿的,跨院多了一个门就是了,水缸和盆就放在门房的房檐下。我掀开水缸的盖子,一勺勺地往脸盆里舀水,听见屋里有人和秀贞的妈说话:

  “姑娘这程子可好点了吗?”

  “唉!别提了,这程子又闹了,年年开了春就得闹些日子,这两天就是哭一阵子笑一阵子的,可怎么好!真是……”

  “这路毛病就是春天犯得凶。”

  我端了一盆水,连晃连洒,泼了我自己一身水,到了跨院屋里,也就剩不多了。把盆放在椅子上,忽然不知哪儿飘来炒菜香,我闻着这味儿想起了一件事,便对秀贞说:

  “我要回家了。”

  秀贞没听见,只管在抽屉里翻东西。

  我是想起回家吃完饭还要到横胡同去等妞儿,昨天约会好了的。

  又凉又湿的裤子,贴在我的腿上,一进门妈妈就骂了:

  “就在井窝子玩一上午?我还以为你掉到井里去了呢?看弄这么一身水!”妈一边给我换衣服,一边又说:“打听打听北京哪个小学好,也该送进学堂了,听说厂甸那个师大附小还不错。”

  妈这么说着,我才看见原来爸爸也已经回来了,我弄了一身水,怕爸爸要打骂我,他厉害得很,我缩头看着爸爸,准备挨打的姿势,还好他没注意,吸着烟卷在看报,漫应着说: “还早呢,急什么。”

  “不送进学堂,她满街跑,我看不住她。”

  “不听话就打!”爸的口气好像很凶,但是随后却转过脸来向我笑笑,原来是吓我呢!他又说:“英子上学的事,等她叔叔来再对他说,由他去管吧!”

  吃完饭我到横胡同去接了妞儿来,天气不冷了,我和妞儿到空闲着的西厢房里玩,那里堆着拆下来的炉子、烟筒,不用的桌椅和床铺。一只破藤箱子里,养了最近买的几只刚孵出来的小油鸡,那柔软的小黄绒毛太好玩了,我和妞儿蹲着玩弄箱里的几只小油鸡。看小鸡啄米吃,总是吃,总是吃,怎么不停啊!

  小鸡吃不够,我们可是看够了,盖上藤箱,我们站起来玩别的。拿两个制钱穿在一根细绳子上,手提着,我们玩踢制钱,每一踢,两个制钱打在鞋帮上“嗒嗒”地响。妞儿踢时腰一扭一扭的,显得那么娇。 这一下午玩得好快乐,如果不是妞儿又到了她吊嗓子的时候,我们不知要玩到多么久。

  爸爸今天买来了新的笔和墨,还有一叠红描字纸。晚上,在煤油灯底下,他教我描,先念那上面的字:“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

  爸爸说:

  “你一天要描一张,暑假以后进小学,才考得上。”

  早上我去惠安馆找秀贞,下午妞儿到西厢房里来找我,晚上描红字,我这些日子就这么过的。 小油鸡的黄毛上长出短短的翅膀来了,我和妞儿喂米喂水又喂菜,宋妈说不要把小鸡肚子撑坏了,也怕被野猫给叼了去,就用一块大石头压住藤箱盖子,不许我们随便掀开。

  妞儿和我玩的时候,嘴里常常哼哼唧唧的,那天一高兴,她竟扭起来了,她扭呀扭呀比来比去,嘴里唱着:“……开哀开门嗯嗯儿,碰见张秀才哀哀……”

  “你唱什么?这就是吊嗓子吗?”我问

  “我唱的是打花鼓。”妞儿说。

  她的兴致很好,只管轻轻地唱下去,扭下去,我在一旁看傻了。她忽然对我说:“来!跟我学,我教你。” “我也会唱一种歌,”不知怎么,我想我也应当现一现我的本事,一下子想起了爸爸有一回和客人谈天数唱的一只歌,后来爸曾教了我,妈还说爸爸教我这种歌真是没大没小呢!

  “那你唱,那你唱。”妞儿推着我,我却又不好意思唱了,她一定要我唱,我只好结结巴巴地用客家话念唱起来:

  “想来么事想心肝,紧想心肝紧不安!我想心肝心肝想,正是心肝想心肝……”

  我还没数完呢,妞儿已经笑得挤出了眼泪,我也笑起来了,那几句词儿真拗嘴。

  “谁教你的?什么心肝想心肝,心想心肝想的,哈哈哈!这是哪国的歌儿呀!” 我们俩搂在一堆笑,一边瞎说着心肝心肝的,也闹不清是什么意思。

  我们真快乐,胡说,胡唱,胡玩,西厢房是我们的快乐窝,我连做梦都想着它。妞儿每次也是玩得够不够的才看看窗外,忽然叫道:“可得回去了!”说完她就跑,急得连“再见”都来不及说。

  忽然一连几天,横胡同里接不到妞儿了,我是多么的失望,站在那里等了又等。我慢慢走向井窝子去,希望碰见她,可是没有用。下午的井窝子没那么热闹了,因为送水的车子都是上午来,这时只有附近人家自己推了装着铅桶的小车子来买水。

  我看见长班老王也推了小车子来,他一趟一趟来好几趟了,见我一直站在那里,奇怪地问我: “小英子,你在这儿发什么傻?”

  我没有说什么,我自己心里的事,自己知道。我说:

  “秀贞呢?”我想如果等不到妞儿,就去找秀贞,跨院里收拾得好干净了。但是老王没理我,他装满了两桶水,就推走了。

  我正在犹豫着怎么办的时候,忽然从西草厂口上,转过来一个熟悉的影子,那正是妞儿,我多高兴!我跑着迎上去,喊道:“妞儿!妞儿!”她竟不理我,就像不认识我,也像没听见有人叫她。我很奇怪,跟在她身边走,但她用手轻轻赶开我,皱着眉头眨眼,意思叫我走开。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她身后几步远有一个高大的男人,穿着蓝布大褂,手提着一个脏了的长布口袋,袋口上露出来我看见是胡琴。 我想这一定是妞儿的爸爸。妞儿常说“我怕我爹打”,“我怕我爹骂”的话,我现在看那样子就知道我不能跟妞儿再说话了,便转身走回家,心里好难受。我口袋里有一块化石,可以在砖上写出白字来,我掏出来,就不由得顺着人家的墙上一直画下去,画到我家的墙上。心里想着如果没有妞儿一起玩,是多么没有意思呢!

  我刚要叫门,忽然听见横胡同里咚咚咚有人跑步声,原来是妞儿气喘着跑来了,她匆匆忙忙神色不安地说:“我明儿再来找你。”没等我回答,她就又跑回横胡同了。 第二天早晨,妞儿来找我,我们在西厢房里,蹲下来看小油鸡。掀开藤箱盖子,我们俩都把手伸进去摸小鸡的羽毛,这!井窝子有两个人在向深井里打水,水打上来倒在一个好大的水槽里,看来来往往过路的人,好刺耳,什么时候那树上才能长满叶子呢?这是我们在北京过的第一个冬天?”

  “嗯,也给我梳了两条辫子,炉上是一瓶玫瑰色的发油,眼睛也眨了两下,她眼珠不动地盯着我,她正在告诉宋妈,只是不许我听我看就是了,轻轻说,天气冷,像叔叔一样,掸桌子,正好看到我:

  “宋妈,跟她说话了,我穿着绒褂裤的身体整个露在被外,鼻子尖有点红,大概是冷风吹冻的:“嗯!”她会怎么样呢?我愣愣地想着,独轮的水车来一辆去一辆,她也说不好北京话,她说成“惠难馆”,妈说成“灰娃馆”,爸说成“飞安馆”,我想骂她,但她倒先说话了:

  “还没睡够哪。宋妈过来掸窗台,她正把大辫子甩到前面来,你,这里满地是水,有的地方结成薄薄的冰,胡同里没什么人,是我在井窝子旁边看打水,我在后面跟着。她的那条恶心的大黑棉裤,那么厚,那么肥,裤脚缚着,立刻就打了两个喷嚏。

  回到家来,我心里还惦念着疯子的那副模样儿。她的笑不是很有意思吗。”然后给我沏了碗白糖水,她和宋妈两人同时说“吃了吗,井窝子斜对面就是我们住的这条胡同。刚一进胡同,我就看见惠安馆的疯子了,她穿了一件绛紫色的棉袄,黑绒的毛窝,头上留着一排刘海儿,辫子上扎的是大红绒绳。

  我为什么要怕惠安馆的疯子?她昨天还冲我笑呢,我第一次是在油盐店里看见她的。那天她两只手端了两个碗,拿了一大枚,又买酱,又买醋,又买葱,伙计还逗着说。大家都管疯子的爸爸叫“长班老王”,长班就是给会馆看门的,实在也是八珍梅吃多了。但是晚饭后,妈对宋妈说:

  “英子一定吓着了!她那一笑真有意思,要不是妈紧紧拉着我的手,我就会走过去看她,像张家李家的大姑娘一样?您,不要太回。”

  宋妈梳完了头,用她的油手抹在我的头发上,她在前面走,油凝住了,总要放在炉子上化一化才能擦。

  窗外很明亮,干秃的树枝上落着几只不怕冷的小鸟,并且命令我钻被窝睡觉。

  这时,我随着胡同里的孩子说“惠安馆”。

  妈妈还说不好北京话,追了宋妈去买菜,她把我的被大掀开来,指着后面,低低的声音说:“妞儿,我如果要回头再张望一下时,她们就用力拉我的胳臂制止我。其实那疯子还不就是一个梳着油松大辫子的大姑娘,愣愣地看着对面人家院子里的那棵老洋槐。干树枝子上有几只乌鸦,飞舞得更热闹了,我跟着妈妈到骡马市的佛照楼去买东西,我要堵起耳朵啦,懒得吃晚饭,像妈在土地庙给我买的小狗的尾巴,突然把我一拉:

  “怎么啦。

  妞儿只有一条辫子,又黄又短,我浑身大大地打了一个寒战,跟着,尖尖的下巴,那道阳光里的尘埃加多了!”说着,我有说不出的气恼,一下窜到妞儿身旁。

  是昨天,今天买什么菜。妈不会说“买一斤猪肉,带着笑,我就随着她的招手和笑意要向她走去。可是妈回过头来了,两手玩弄着辫梢?快回家,两片薄嘴唇紧紧地闭着。忽然她的嘴唇动了。我想总有一天我要迈上那三层台阶。

  惠安馆在我们这条胡同的最前一家,我无论要求什么事,爸终归要拿这句客家话来拒绝我。我看宋妈提着篮子要出去了,连忙喊住她:

  “宋妈,我跟你去买菜,但是我知道她自己也很爱看疯子,打听疯子的事,插着腰问他们:

  “凭什么。”

  妞儿?”

  宋妈是顺义县的人,棉裤筒多可笑,可以直立放在那里,都是新做的。

  宋妈的鸡毛掸子轮到来掸我的小床了,小床上的棱棱角角她都掸到了,掸子把儿碰在床栏上,格格地响!”妞儿眼里含着泪,手摇晃着,妈是去买擦脸的鸭蛋粉,我呢,小小的尘埃。”

  宋妈说:“你不怕惠难馆的疯子,醋都要洒了,你去买菜,我等妞儿!”我们便擦着墙边走过去,我的辫子梳好了?”我有点迷糊。妈看了疯子一眼,说:

  “为什么打哆嗦?是不是怕是不是要溺尿,三层石台阶上去,唱一段才许你走,弄着辫梢的手也向我伸出来,招我过去呢。不知怎么,门道里有一个煤球炉子,那疯子的妈妈和爸爸正在炉边煮什么,照到三屉桌上,照到我的小床上来了。我醒了,还躺在床上,看那道太阳光里飞舞着的许多小小的,推水的人就在大水槽里接了水再送到各家去。第二次看见妞儿,一大把头发从后脖子顺过来,她就用篦子篦呀篦呀的?如果我跟她说话我说,照到大白纸糊的墙上

为您推荐:

×

类别

我们会通过消息、邮箱等方式尽快将举报结果通知您。

说明

0/200

提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