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如何算出来的 精选

 我来答
No_signal1023
推荐于2017-09-19
No_signal1023
采纳数:2834 获赞数:36134 LV15
擅长:暂未定制
向TA提问 私信TA
展开全部
比特币计算需要以下参数:
1、block的版本 version
2、上一个block的hash值: prev_hash
3、需要写入的交易记录的hash树的值: merkle_root
4、更新时间: ntime
5、当前难度: nbits

挖矿的过程就是找到x使得
SHA256(SHA256(version + prev_hash + merkle_root + ntime + nbits + x )) < TARGET

上式的x的范围是0~2^32, TARGET可以根据当前难度求出的。除了x之外,还可以尝试改动merkle_root和ntime。由于hash的特性,找这样一个x只能暴力搜索。
一旦计算者A找到了x,就可以广播一个新的block,其他客户端会验证计算者A发布的block是否合法。
如果发布的block被接受,由于每个block中的第一笔交易必须是将新产生25个比特币发送到某个地址,当然计算者A会把这个地址设为计算者A所拥有的地址来得到这25个比特币。
書一世殘夢
2014-01-14
書一世殘夢
采纳数:13 获赞数:625 LV4
擅长:C#/.NET 数据库DB 常见软件 腾讯游戏 娱乐休闲
向TA提问 私信TA
展开全部
要想了解bitcoin的技术原理,首先需要了解两个重要的密码技术: HASH码:将一个长字符串转换成固定长度的字符串,并且其转换不可逆,即不太可能从HASH码猜出原字符串。bitcoin协议里使用的主要是SHA256。
公钥体系:对应一个公钥和私钥,在应用中自己保留私钥,并公开公钥。当甲向乙传递信息时,可使用甲的私钥加密信息,乙可用甲的公钥进行解密,这样可确保第三方无法冒充甲发送信息;同时,甲向乙传递信息时,用乙的公钥加密后发给乙,乙再用自己的私钥进行解密,这样可确保第三者无法偷听两人之间的通信。最常见的公钥体系为RSA,但bitcoin协议里使用的是lliptic Curve Digital Signature Algorithm。 和现金、银行账户的区别? bitcoin为电子货币,单位为BTC。在这篇文章里也用来指代整个bitcoin系统。 和在银行开立账户一样,bitcoin里的对应概念为地址。每个人都可以有1个或若干个bitcoin地址,该地址用来付账和收钱。每个地址都是一串以1开头的字符串,比如我有两个bitcoin账户,1911HhKdLbnsffT5cRSiHgK3mdzMiyspXf和1JSUzrzMk7f6iymfVkvqLBJDBZXBopyfZK。一个bitcoin账户由一对公钥和私钥唯一确定,要保存账户,只需要保存好私钥文件即可。 和银行账户不一样的地方在于,银行会保存所有的交易记录和维护各个账户的账面余额,而bitcoin的交易记录则由整个P2P网络通过事先约定的协议共同维护。 我的账户地址里到底有多少钱? 虽然使用bitcoin的软件可以看到当前账户的余额,但和银行不一样,并没有一个地方维护每个地址的账面余额。它只能通过所有历史交易记录去实时推算账户余额。 我如何付账? 当我从地址A向对方的地址B付账时,付账额为e,此时双方将向各个网络节点公告交易信息,告诉地址A向地址B付账,付账额为e。为了防止有第三方伪造该交易信息,该交易信息将使用地址A的私钥进行加密,此时接受到该交易信息的网络节点可以使用地址A的公钥进行验证该交易信息的确由A发出。当然交易软件会帮我们做这些事情,我们只需要在软件中输入相关参数即可。 网络节点后收到交易信息后会做什么? 这个是整个bitcoin系统里最重要的部分,需要详细阐述。为了简单起见,这里只使用目前已经实现的bitcoin协议,在当前版本中,每个网络节点都会通过同步保存所有的交易信息。 历史上发生过的所有交易信息分为两类,一类为"验证过"的交易信息,即已经被验证过的交易信息,它保存在一连串的“blocks”里面。每个"block"的信息为前一个"bock"的ID(每个block的ID为该block的HASH码的HASH码)和新增的交易信息(参见一个实际的block)。另外一类指那些还"未验证"的交易信息,上面刚刚付账的交易信息就属于此类。 当一个网络节点接收到新的未验证的交易信息之后(可能不止一条),由于该节点保存了历史上所有的交易信息,它可以推算中在当时每个地址的账面余额,从而可以推算出该交易信息是否有效,即付款的账户里是否有足够余额。在剔除掉无效的交易信息后,它首先取出最后一个"block"的ID,然后将这些未验证的交易信息和该ID组合在一起,再加上一个验证码,形成一个新的“block”。 上面构建一个新的block需要大量的计算工作,因为它需要计算验证码,使得上面的组合成为一个block,即该block的HASH码的HASH码的前若干位为1。目前需要前13位为1(大致如此,不确定具体方式),此意味着如果通过枚举法生成block的话,平均枚举次数为16^13次。使用CPU资源生成block被称为“挖金矿”,因为生产该block将得到一定的奖励,该奖励信息已经被包含在这个block里面。 当一个网络节点生成一个新的block时,它将广播给其它的网络节点。但这个网络block并不一定会被网络接受,因为有可能有别的网络节点更早生产出了block,只有最早产生的那个block或者后续block最多的那个block有效,其余block不再作为下一个block的初始block。 对方如何确认支付成功? 当该笔支付信息分发到网络节点后,网络节点开始计算该交易是否有效(即账户余额是否足够支付),并试图生成包含该笔交易信息的blocks。当累计有6个blocks(1个直接blocks和5个后续blocks)包含该笔交易信息时,该交易信息被认为“验证过”,从而该交易被正式确认,对方可确认支付成功。 一个可能的问题为,我将地址A里面的余额都支付给地址B,同时又支付给地址C,如果只验证单比交易都是有效的。此时,我的作弊的方式为在真相大白之前产生6个仅包括B的block发给B,以及产生6个仅包含C的block发给C。由于我产生block所需要的CPU时间非常长,与全网络相比,我这样作弊成功的概率微乎其微。 网络节点生产block的动机是什么? 从上面描述可以看出,为了让交易信息有效,需要网络节点生成1个和5个后续block包含该交易信息,并且这样的block生成非常耗费CPU。那怎么样让其它网络节点尽快帮忙生产block呢?答案很简单,协议规定对生产出block的地址奖励BTC,以及交易双方承诺的手续费。目前生产出一个block的奖励为50BTC,未来每隔四年减半,比如2013年到2016年之间奖励为25BTC。 交易是匿名的吗? 是,也不是。所有BITCOIN的交易都是可见的,我们可以查到每个账户的所有交易记录,比如我的。但与银行货币体系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每个人的账户本身是匿名的,并且每个人可以开很多个账户。总的说来,所谓的匿名性没有宣称的那么好。 但bitcoin用来做黑市交易的还有一个好处,它无法冻结。即便警方追踪到了某个bitcoin地址,除非根据网络地址追踪到交易所使用的电脑,否则还是毫无办法。 如何保证bitcoin不贬值? 一般来说,在交易活动相当的情况下,货币的价值反比于货币的发行量。不像传统货币市场,央行可以决定货币发行量,bitcoin里没有一个中央的发行机构。只有通过生产block,才能获得一定数量的BTC货币。所以bitcoin货币新增量决定于: 1、生产block的速度:bitcoin的协议里规定了生产block的难度固定在平均2016个每两个星期,大约10分钟生产一个。CPU速度每18个月速度加倍的摩尔定律,并不会加快生产block的速度。 2、生产block的奖励数量:目前每生产一个block奖励50BTC,每四年减半,2013年开始奖励25BTC,2017年开始奖励额为12.5BTC。 综合上面两个因素,bitcoin货币发行速度并不由网络节点中任何单个节点所控制,其协议使得货币的存量是事先已知的,并且最高存量只有2100万BTC
本回答被提问者和网友采纳
已赞过 已踩过<
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
评论 收起
四海求
2018-02-03
四海求
采纳数:0 获赞数:5 LV1
擅长:暂未定制
向TA提问 私信TA
展开全部
秦朔
+订阅
区块链和比特币,不过是密码学历史上的一次小高潮?
2018-02-02 13:36
15249阅读
作者:戈小羊

image.png

如果要预测2018年最热门的事件,区块链和比特币无疑可以算得上是其中之一,就连比特币的发明人——神秘地消失在互联网世界的中本聪,甚至都成为2018年《时代》周刊年度人物的有力竞争者。在刚刚结束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各国首脑和商界领袖探讨最多的还是区块链。

但是对于普罗大众来说,他们还没有分清楚比特币和区块链就被冲昏了头脑,要么一股脑杀进币圈,高价抢购各种虚拟数字货币;要么冲进资本市场,看到区块链概念的股票就买;要么就在各种论坛峰会上,一头雾水地听台上一群自己也没怎么搞清楚的嘉宾在大谈特谈区块链……

那么区块链究竟是什么呢?关于区块链的概念到处都有,比如下面这个:所谓区块链,简而言之就是一种数据结构,能够以数字方式识别和跟踪交易,并通过计算机的分布式网络共享这些信息,在某种意义上创建分布式信任网络。区块链提供的分布式账本技术为追踪资产的所有权和转移提供了透明和安全的手段。

是不是有一种“每个字我都认识,凑到一起就不知道在说什么”的感觉?这样让人感到不明觉厉的名词解释,显然不能满足我们对区块链的好奇。想要对区块链有更深入的了解,应该怎么办呢?

image.png

所谓区块链,就是密码学加上当时的最先进科技。

我们都很容易理解,区块链的关键是信任和安全,它最核心、最底层的技术就是密码学。区块链之所以受到追捧,被大家认为神乎其神,最关键的原因就是今天数字科技让古老神秘的密码学焕发生机,两者的结合,造就了今天的区块链和比特币的神话。

纵观人类数千年的文明史,不难发现,在每个时代,密码学都可以借助那个时代的先进科技,产生新的加密方式,制造出那个时代的区块链技术,来保证信息传输的安全和可靠。而且,率先把密码学和先进科技结合起来的一方,能够占据那个时代的领先位置,对历史和文明产生重大的影响。

凯撒大帝的“区块链”

凯撒是第一个把替换密码用于军事用途、并且记录下来的人。在他的那本歌颂自己丰功伟绩的《高卢记》里,凯撒描述了他把密信送到正处于围困之中、濒临投降的西塞罗手中。凯撒非常喜欢使用密文,后世的《凯撒传》详细地记录了凯撒使用的一种密文。而这种加密方法,甚至沿用到今天。

image.png

凯撒的做法是:将每个字母,用字母表中这个字母之后三位的那个字母替代。也就是字母A用字母D替代,字母B用字母E替代。比如Abroad,凯撒在用密文写信的时候,就被替换为Deurdg。这种移动字母产生密码的方式,后来也被称为凯撒密码。

千万不要小看这个加密方式,它算是历史上最早使用加密密钥的案例了:由发件人和收件人共享加密密钥,标志着现代密码学的发端。可以说,从凯撒密码,到20世纪公共密钥被发明之前的这几千年时间里,密码学的原理都是一样的。比特币和区块链的加密方式,跟凯撒密码的原理区别,也就是多了公钥而已。直到今天,我们在看很多谍战片的时候,会发现不少特工和间谍还是采取这种方式传输情报。

这里有几个术语,需要特别指出。密码学家通常讲用来书写原始信息的字母表,也就是正常的字母表,称为明码表;而用来替换明码字母的称为密码表。这也是密码这个词的来历。那么往后移动三位,这个“三”则被称为密钥。当然,学过数学的人都明白,这里有26个字母,仅仅按照顺序移动,每个字母就有25个不同的替代方式,即25种密钥,要是把字母顺序打乱,密钥就更多了。算法则是通过各种尝试,破译密码的过程。

可以想象,在公元前100年左右,也就是相当于中国的西汉时期,要想破译凯撒的密码,那可能性几乎为零。

虽然不能说凯撒是依靠密码情报在军事上获胜的,但是一流的情报工作和保密工作,是在战场上获胜的前提条件之一。后来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战争的复杂程度和调配兵力的数量越来越多,战场范围更加幅员辽阔,情报工作就越加重要。尤其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表现得尤为突出,后面将会详细地讲到。

阿拉伯人的“区块链”

替换密码在长达一千年的时间里,被认为是无法破解的,因为存在着数量庞大的密钥,依靠手工是根本计算不过来的。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技术的进步,来自东方的阿拉伯人,找到了更新的技术,从而找到了一条捷径来破获这个被认为是无解的密码,这次胜利是由阿拉伯世界的语言学家、统计学家和宗教学家三者共同完成的。

image.png

这还要间接感谢中国的造纸术的发明,伊斯兰文明得以快速传播。因为书籍需求量大增,那么就需要有人来校对,最能胜任这个工作的自然是神学家。他们在校对的同时,还在统计默罕默德启示录的用词频率,如果这个启示录出现了新词,那么它出现的年份肯定就更往后等等。在梳理的过程中,他们也顺道发现了一些字母出现的频率就是比其他的字母要高得多。

学习过英语的我们都知道,字母E应该是最常见的,其次是字母T和A。如果是按照凯撒密码的办法进行加密,一个密码字母对应明码字母,那么密码字母中出现次数最多的很有可能就应该对应明码字母E,以此类推,很容易就可以排除掉大量的密钥,从而快速地找到正确的破译方法。

现在无法考证究竟是谁把字母出现的频率和破译密码联系在了一起,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公元九世纪的时候,阿拉伯人就已经非常擅长破译凯撒密码了。

更应该看到的是,阿拉伯人从公元7世纪到公元12世纪期间,建立了辉煌灿烂的文明,相比较而言,欧洲当时还是愚昧落后贫穷的地方。伊斯兰文明的繁盛,不仅带来了艺术、科学等文化的繁荣,社会的统治和管理也是非常有条理和高效的。当时的管理者,不仅在政府的关键事务上进行加密,而且记录税收的时候也采用了密码术,他们在《大臣手册》等管理文献里还在探讨与密码术有关的技术性问题。正是因为有了巨大的需求,再加上科学技术的进步,阿拉伯人终于有机会破译替换密码这道千年难题。

这个“区块链”技术,也助推阿拉伯人去打造一个高效清廉的政府、提供一个有效的管理制度、建立一个有秩序的富裕社会。

是不是有点眼熟?今天各国政府都纷纷表示要重视区块链,以便提高政府工作的透明度和效率,这是不是跟千年以前阿拉伯人的做法异曲同工。

电报和无线电时代的“区块链”

漫长的中世纪里,欧洲人对密码术的兴趣,仅限于炼金术和科学家。到了15世纪文艺复兴的时候,密码编辑术在欧洲成为了一项蒸蒸日上的行业。首先是科学、艺术为密码术的进步提供了智力支持,再加上欧洲,尤其是意大利各城邦政治上的尔虞我诈,使得密码术更有市场。如何能够安全、快速地输送情报,如何能够破获对手的情报,是各个城邦主人最为关注的事情之一。这个时候开始,破译密码的专员成为了西方政府机构中常设的职位。

不过真正引发密码学突飞猛进的,则是电报这项新技术的发明。为了保护隐私,大众也需要学习一些密码学的知识,以便不至于让自己的隐私在电报中轻易被泄漏。

image.png

与此同时,军方也非常苦恼,对于新技术他们是既喜又怕。喜的是电报技术,尤其是后期出现的无线电技术优势明显,而怕的是这些信息可以方便快捷地送达接受者手中,也可以送达敌人的手中。

在电报和无线电的新技术面前,所有人都开始想如何设置更难以破解的密码,来保护自己的信息安全,但是却鲜有突破。即便是一战时德军采用的ADFGVX密码,采取了替换和移位两种加密方式,而且德国人相当有自信,这么复杂的密码是不可能被破译的,但是还是被法国人所破译。

法国的情报人员更厉害的一点是,他们甚至学会了辨认德国无线电操作员的“手迹”。虽然发送电报都是一系列的点和横波,但是每个无线电操作员的操作速度、停顿的点和横波的长短等等都不一样,可以辨别他的身份。此外,法国人还建立了六个不同方向的搜索站,可以检测无线电波是发自哪里的。两者结合,可以让法国的情报部门确认军营的身份和地点,在一定时间跟踪这个军营的移动方向,很大程度上能提前预判军事目的,从而提前采取行动应对。

此外,英国和美国的情报工作对于破译德军的军事密码也做了很多的工作。甚至可以说,正是因为盟军在情报破译方面的优势地位,以及德军采用不合格的加密情报系统,两者的叠加,才决定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最终走势。

希特勒的“区块链”

吸取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失败经验,希特勒领导的纳粹德国采用了一个在当时看起来的杀手级武器——恩格玛密码机。这台机器问世,在编制密码方面毫无费力地碾压了人类最优秀的编码师,就像是Alpha Go无情地击败了人类最优秀的围棋手柯洁一样。可以体会一下,今天围棋国手们面对Alpha Go的感觉,就像是当年密码学家面对恩格玛密码机的感受是一样的,完全无力招架、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image.png

借助恩格玛密码机强大的密码编撰能力、以及更加强大的无线电传输能力,希特勒拥有了当时世界上最安全的通讯系统,他可以以更快、更精准、更安全的方式向远在千里之外的将军下达战令;德军的铁骑也以各种“闪电战”的速度攻城略地,肆无忌惮地在欧洲横冲直闯,根本没有人能拦得住。

相较于德国陆军,德国海军的情报系统更加厉害,他们采用的是加强版的恩格玛密码机。依靠安全、准确的情报通讯系统,德军的潜艇在大西洋上四处游荡,一旦发现英军护航舰的踪影,就开始跟踪定位,并且通过情报系统,召集其他的潜艇前来围剿。而英军因为情报落后,没办法掌握德军潜艇的位置和作战策略,结果损失惨重。数据显示,1940年6月到1941年6月之间,盟军每月平均损失50艘船只。更惨的是,整个英国海军部只能依靠自己舰艇被击沉的位置,来追踪德军潜艇的位置。这时候,不仅是丘吉尔的至暗时刻,更是整个人类历史的至暗时刻,如果英国海军输掉大西洋战争,那盟军很有可能输掉整场战争,全世界就会彻底沦陷在纳粹的铁骑之下。

当然你会想起来,现代计算机之父阿兰•图灵不是破译了恩格玛密码么?准确的说他是其中之一。波兰人首先为破译密码打下了基础,他们开创性地把数学家和工程师引进到密码破译中来。在此之前,破译密码的基本都是语言学家、统计学家等等。然后,盟军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才缴获了恩格玛密码机,使得密码学家能够了解这台在当时看上去无比智能的机器的工作原理,包括图灵在内的无数科学家经历了呕心沥血的工作,最终研发出了另外一台密码破译机。

image.png

“用机器打败机器”,这句台词是广受中国影迷喜爱的卷福在电影《模仿游戏》里扮演的图灵所说,也道出了真理:人打败不了机器,只能设计一台打败机器的机器。

中本聪的比特币

随着两次世界大战的结束,人类迎来了和平发展的时期。加密技术也从国家情报部门和军队走向了社会和商业。越来越多的公司采购计算机进行工作,公司内部、公司之间的交流也愈加频繁,这也对密码学和技术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

其中公钥的发明,堪称是两千年以来密码学的最伟大成就,也是今天区块链和比特币的最重要基础技术之一。

公钥之所以至关重要,是因为仅靠密钥已经满足不了新的需求。在古代和战争年代,不同对象之间的保密、安全通讯,都需要点对点的密钥,这就涉及到密钥的分发。这很好理解,就相当于是千年以前,凯撒大帝向他的将军用密文下达战令的时候,接收到密令的将军知道密钥是“三”。

这就会带来两个问题:

第一,这个密钥要改起来很困难。想想将军远在千里之外,凯撒想把密钥从“三”变成“四”,那么他就必须派人把这个新密钥送给将军,但是这个过程本身是非常不安全而且不及时的。当然你可能会觉得这个在现代社会不是问题,打个电话、发个电报不就解决了吗?虽然现代社会有各种通讯设备,但是最关键的核心信息依然不能通过电话、手机等没有经过特别加密的渠道传送。所以到了70年代,银行还得经过严格选拔,培养那些最值得信任的员工拎着密码箱满世界去给客户送密钥。尽管如此,这种方式还是存在着很大的风险。
第二,密钥的分发成本越来越高。就是随着计算机和数据化的普及,越来越多的企业和机构都在使用加密服务。70年代,美国政府每天分发的密钥就可以达到一吨重。政府和军队可以承受这样的开支,商业机构可是受不了的。尤其是随着计算机向个人和家庭普及,越来越多的普通人也要用上数字化服务,如果还是采取传统的加密方式,两个陌生人之间发一份电子邮件,需要他们先互换密钥才可以,否则两人只能采取不加密的方式传输,就像是一封没有经过加密的电报,所到之处一点隐私都没有。
正在麻省理工学院实习的三个人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在罗纳德•李维斯特(Ronald L. Rivest)、阿迪•萨莫尔(Adi Shamir)和伦纳德•阿德曼(Leonard Adleman)三人的努力之下,一种被称为“不对称密钥”的密钥诞生了。在此之前,所有的加密方法都是“对称加密”,也就是说解密过程就是加密过程的反向演化,加密和解密的密钥是一样的。那么在“不对称加密”的过程中,加密密钥和解密密钥则是不一样的。

举个例子。采取“不对称加密”技术之后,爱丽丝可以对外公布她的加密密码,所有人可以通过这个加密密码向她写信、发送重要的信息,而只有爱丽丝可以通过只有她自己知道的解密密码来获取这个信息。那么,之前密钥分发带来的问题自然就能迎刃而解。

image.png

这三个麻省理工实习生的工作就是找到了一个数学函数,来完成这次“非对称加密”。这个由三个人的名字首字母组成的RSA系统,成为当代密码学中最有影响力的密码系统。这也是比特币的两大最重要的算法之一。

这个数学函数简单来说就是分解质因数。比如N=p×q,那么N就是公共密钥,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数字,可以通过N来给发出的信息加密,那么只有知道p和q的值的人,也就是拥有密钥的人才能解密,读到这段加密的信息。那么你可能会觉得,这个很好计算啊,计算机很快就能列出所有的可能一一来试试不就可以吗?但是如果这个数字足够大呢?银行的转账加密都是10的300次方这个量级的数字,一亿台电脑一块工作来分解这个数字最后找到答案,大约需要一千年的时间。这就相当于是无懈可击的密码。

公钥和私钥都是比特币交易中非常重要的概念。在这个基础上,就很好理解中本聪发明的比特币了。比特币的交易就像是在门口放了一个信箱,谁都可以把钱交到这个信箱来,只要知道这个信箱的地址,但是要真正拿到这笔钱,你必须有打开这个信息的钥匙,也就是那把经过严格加密的密钥。因为整个交易的过程被数字记录下来了,所以每次交易都是不能被模仿、篡改和删减,这样就保证了交易的真实和可追溯。此外,在这样的货币市场,也没有中央银行等权威机构存在的必要了,人人都是参与者、也是见证者,这也起到了去中心化的作用。

那么区块链的技术也可以由此引申开来,但千万不要把区块链技术想得特别高深,其实我们已经有很多的场景都已经开始使用区块链技术了。比如蚂蚁金服通过区块链技术来对公益捐助的善款进行追溯;又比如保险行业对受保人进行追踪等。此外,如果你开过电子增值税发票的话,那就是区块链的经典运用,相较于纸质发票而言,电子增值税发票做到了分布式记账、消除了重复开票、开假票等问题,尤其是发票信息全流程管理等等。

当然,各国政府也在加大对区块链技术的研发和运用,相信未来会在更多的地方会运用到区块链的技术。但就像是TCP/IP协议这样底层的互联网技术,或者是4G和5G这样的通信信号,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一般都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并不影响我们上网、发微信、收红包。区块链这样冷门的技术,密码学这样深奥的学问,都是拜比特币的热炒所致,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名词。

量子计算机:比特币的天敌?

就像是一个新的时代,随着技术的进步,过去的加密技术就会落后,过去的信息传输方式就会失效,那么对于比特币和区块链而言也是如此。今天的区块链和比特币,都是建立在此时此刻计算机水平的基础之上的。但是未来如果发明了更快、刚高效的计算机,那么我们今天认为坚不可摧的比特币密钥是不是就不再安全呢?

之前提到,银行的转账加密都是10的300次方这个量级的数字,一亿台电脑一块工作来分解这个数字最后找到答案,大约需要一千年的时间,那么按照今天的破译水平,你可以说它是无法破解的。

但是纵观人类历史,任何一个号称无法破解的密码,最终都会被破解。不论是统治了世界一千年的凯撒密码、还是让全世界都陷入纳粹威胁的“恩格玛密码机”等等,这些例子还不够深刻吗?

image.png

其实今天的加密系统并非没有天敌,只是这个天敌目前还只是存在于理论之中,那就是量子计算机。以量子计算机的运算水平,刚才需要花一千年才能运行得到的结果,量子计算机大约10分钟就可能找到答案。在这样强大的技术面前,今天的所有加密系统是不是都会黯然失色,我们的个人隐私、银行的巨额金融交易信息、国家安全的关键信息等等,都会被暴露无遗。

当然,未来还会有更多的技术问世,当然加密的技术也会不断地提高。未来不论是量子计算机,或者是其他什么先进的技术,肯定会颠覆今天的信息安全系统,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所以,我们关注区块链和比特币,并不是因为比特币的价值真的有那么高,而是我们要关注这个新技术将可能会引发的变革。就像是凯撒当年注意到了替换密码,并把它运用到了军事中;就像是阿拉伯人把加密系统运用到了国家官员的管理、税收等等方面,推动了国家的繁荣;就像是希特勒和纳粹注意到了恩格玛机,并大量使用,在二战中占得先机;就像是中本聪,他看到了全球去中心化的需求浪潮......

所以,没有任何一项技术是永恒不变的伟大。区块链和比特币虽然现在是热门词汇,任何跟区块链沾边的概念都被渲染得玄乎其玄,但要估算它的真正价值,要把它放到历史长河里去,看看它经不经得起更长时间的考验,历史总是重复上演的。

看到这里,你觉得区块链究竟是改变历史的巨浪还只是一朵溅起了一点水花的小浪花呢?

image.png

最后要强烈推荐一本书:西蒙•辛格的《密码故事》,他引人入胜地讲述了密码学的历史,也许看完你会对今天的区块链热潮有一个新的认识和理解。

来源:秦朔朋友圈
相关阅读
哈弗热退坡,长城汽车收获业绩12年最差
2018-1-2
众安在线(6060.HK):全年保费收入约60亿,互联网保险第一企前景看好
2018-1-2
定调2018,看各大房企1月销售数据表现如何?
2018-1-1
已赞过 已踩过<
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
评论 收起
收起 1条折叠回答

为你推荐:

×

类别

我们会通过消息、邮箱等方式尽快将举报结果通知您。

说明

0/200

提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