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质利益关系对道德的决定性

匿名
我有更好的答案
邀请更新
2006-12-27 最佳答案


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关系是资本家占有全部生产资料、复仇、耻辱等等道德观念便产生了。道德作为调整人们行为规范的总和。我国的封建主义道德规范都是从这种表现经济关系的物质利益中引伸出来的,一经在一定的经济关系的基础上产生以后,就有其相对的独立性,旧的道德因素影响着新的道德的产生、形成和发展。一般来说,有什么样的经济关系,就有什么样的表现经济关系的物质利益,因而也就有什么样的道德。然而,我们还必须作具体的分析,道德是属于意识形态的东西,它具有相对的独立性,腐朽没落的旧道德是不会因为社会经济的变化而立即改变,它或迟或早的还要存在一段时间,并影响着在新的经济基础之上的道德的形成和发展。在我国,与共产主义道德并存的还有四种道德,即封建道德、资产阶级道德、现存的小生产者道德和流氓无产者道德。这四种道德都是旧的、落后的,与共产主义道德相违背的,它们影响着共产主义道德的发展。特别是封建道德,它的危害性最大。这种危害表现在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各个领域,其核心是忠君思想。它主要表现为现代迷信、个人说了算,家长制、官僚主义、特权思想,各级干部实际存在的终身制以及对劳动人民的蔑视。当然其它三种道德对共产主义道德也有一定的影响,例如当前文艺战线上出现的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倾向,就是资产阶级的道德在我国的一种反映;现存的小生产者道德也是我们实现“四化”的一种思想阻力,它只不过是处于封建道德或资产阶级道德的附属地位;流氓无产者道德是我国百年来半封建、半殖民社会的遗留产物,它带有很大的破坏性,这种道德影响是今天许多青少年道德堕落以致走上犯罪道路的一个重要思想根源。对这些旧的道德意识是不能用暴力去剥夺的,而需要进行长期的思想改造,需要进行共产主义道德教育。不与这些落后的道德意识作斗争,共产主义道德是难以发展的。

道德与其它的意识形态诸如政治、法律、文艺、宗教等等都有紧密的联系,它的产生、形成和发展受着它们的影响。以法律来说。法律是根据统治阶级利益调整阶级之间、个人之间的关系的特殊行为规范,它是统治阶级利益和需要的意志表现,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统治阶级为了加强自己的统治,往往把道德规范写入法律条文,通过法制的力量,强迫人们实行,以维护本阶级的阶级利益。从我国历史上的中华法系来说,它的显著特点之一,就是封建的道德观念贯穿于法之中,用法把他们的道德规范固定下来,什么“忠、孝、仁、爱、信、义、和、平”,什么“三纲五常”、“三从四德”等类东西,构成封建法典的主要内容。在社会主义国家里,法对共产主义道德的发展也有很大的影响。我国宪法规定的公民的权利和义务的条款,都是共产主义道德必须遵守的原则和道德义务。另一方面,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共产主义道德的核心问题,它同时也列入社会主义宪法成为对国家干部要求的条款。其它法律和行政规范也都是共产主义道德的具体规范。在当前,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对共产主义道德的发展有重大意义。

社会意识形态的其它方面对道德同样具有重大影响。政治。政治力量、政治机关的提倡,对道德的形成和发展有巨大的反作用;社会成员的个人的政治觉悟和道德品质是密切联系和相互影响的。文艺。文艺的道德价值在于它通过各种文艺形式和典型人物形象,对人们进行道德教育。宗教。在历史上,特别是在剥削阶级统治的社会内,剥削阶级往往把他们的道德观念宗教化,借助宗教的神力来宣传他们的道德论。(以上种种,由于不涉及本文的内容不一一详说。)

再说,任何事物的根源性的东西的具备或不具备,都只能说明这个事物有没有产生、发展的可能性,但可能性不等于现实性,要使可能性变为现实性,还要对这个事物本身作一番努力,展开这个事物本身的内部斗争。也就是说,首先要实现它的产生、形成和发展,还得人们对道德及其它上层建筑本身作一番工作,展开道德及其它上层建筑本身的斗争。

因此,那种认为只要依据物质利益的要求,去从事生产和其它社会活动,使人们的物质利益得以不断实现,从而人们的道德品质就会自然而然地从中产生出来得到发展的观点是错误的,是对马克思主义的物质利益决定道德的庸俗化或片面理解。

物质利益是道德的最直接的根源,起着决定的作用,那么道德是否消极、被动,对物质利益不发生作用呢?否。当道德从表现经济关系的物质利益中产生以后,它就转过来服务于产生它的这种物质利益,促使其物质利益的发展和实现。在阶级社会里,道德就服从于阶级的利益。简言之,道德作为意识形态之一,一方面由表现社会经济关系的物质利益所决定;另一方面它又服务于从这种表现经济关系的物质利益。它是以善和恶、正义和非正义、公正和偏私、诚实和虚伪等道德要领来评价人们的各种行为,调整人们之间的关系;通过各种形式的教育和舆论力量,使人们逐渐形成一定的信念、习惯、传统来作用于这种物质利益的。但是,它的这种作用对物质利益不是十分直接,它通过生产关系总和的中介和物质利益发生间接的关系,反作用于物质利益。

道德首先以它所特有的职能来为其表现经济关系的物质利益服务。换句话说,它积极为产生它的经济基础经济关系总和服务,促进它的形成、巩固,维护这个阶级的利益。它以自己的道德观念、舆论、标准,为自己的阶级利益和行为服务,否定敌对阶级的利益和规范。封建道德帮助封建制度的形成、巩固和发展,为封建地主阶级的利益服务;资产阶级的道德帮助资本主义制度的形成、巩固和发展,为资产阶级利益服务。无论是封建道德还是资产阶级道德,实质上都是为封建地主阶级或资产阶级利益辩护,把对他们有利的都说成是真的、美的和道德的,而把对他们不利的都说成是假的、丑的和不道德的,以服务于他们的利益。

由于道德与其它社会意识形态的相互影响,它实行这种作用往往是曲折的。恩格斯说:“政治、法律、哲学、宗教、文学、艺术等的发展是以经济发展为基础的。但是,它们又都相互影响并对经济基础发生影响。”(《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506页)某种社会意识形式的形成和发展,不仅由社会存在决定,而且受其它的社会意识形式的影响,社会意识的各种形式是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每一种社会意识形式都直接或间接地受着其它各种意识形式的不同程度的影响,同时又反过来影响其它的各种社会意识形式,它们的这些影响又对表现经济关系的物质利益发生影响。所以道德对产生它的基础的作用是很复杂的、曲折的,它往往以其它社会意识形式的折射来发生它的反作用。

剥削阶级总是以法律的形式来实行他们的道德的作用。道德和法律同属于行为规范的范畴,它们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剥削阶级总是把他们的道德写入法律条文,来强制推行他们的道德,维护他们的利益。封建地主阶级的道德观念充满于封建法典,什么“仁、孝、爱、信、义、和、平”,什么“三纲五常”、“三从四德”、“男尊女卑”等类东西构成了封建法典的主要内容。劳动群众违背了这些道德也就触犯了封建的法规,就要受到法的制裁。资产阶级的道德也在他们的法律上得到肯定,并且强制推行。

剥削阶级还往往以宗教的形式来实行他们的道德的作用。一切宗教不外是压迫人们的自然力量和社会力量在人们头脑中的虚幻的反映,它依靠盲目的神秘的偶像崇拜对社会发生作用。剥削阶级总是把宗教当作压迫人民群众的思想武器,利用宗教把他们的道德观念宗教化,借助宗教力量来宣传他们的道德论,实行他们的道德作用。例如基督教的教规及其伦理准则,如所谓“十戒”,其中就有六条是道德规范。“当孝敬父母”、“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作假证见”、“不可贪恋他人的财物”等规范,都被披上了“神圣”的外衣,是任何人不得违背的,如果违背了这些规则,就会进入那种到处有不灭之火烧人,蛇蝎咬人,肉体和心灵都会受到无穷无尽的折磨的地狱。剥削阶级就是以此来麻痹和阻挠被压迫者的反抗,起到维护其统治和利益的作用的。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里,资产阶级为了奴役人民,进行罪恶的侵略活动,也总是打着宗教的幌子,宣扬宗教道德,进行罪恶的勾当。所以列宁说:“现代所有的宗教和教会、各式各样的宗教团体,都是资产阶级反动派用来捍卫剥削制度,麻痹工人阶级的机构。”(《列宁全集》第15卷第376页)

以上所述的是以法律、宗教来实行剥削阶级的道德作用,还有各种形式诸如政治、教育、文艺等,都能实行其道德的这种作用,由于篇幅关系不予评述。总之,剥削阶级的道德它一方面向广大的被压迫、被剥削的劳动人民注射麻醉剂,以模糊他们的阶级意识,麻痹他们的斗争意志,束缚他们的思想和行为;另一方面,也用以为他们的卑鄙龌龊、敲骨吸髓的剥削和压迫行径辩护。这些都是为了服务于他们的表现经济关系的物质利益,而同劳动人民的利益根本对立的。

与剥削阶级的道德相反,处于被压迫、被剥削地位的劳动人民的道德也就只能服从于劳动人民的利益。他们道德的主要作用是用来揭露剥削阶级道德的虚伪性,用来号召和团结自己的革命行为的正义性质,提高本阶级人们的觉悟,最终来保护所得到的利益,争取必须取得的而尚未取得的利益。

在历来的劳动人民道德中,最能彻底、全面和永无止境地反映劳动人民利益的道德就是以工人阶级道德为基础所形成和发展起来的共产主义道德。在社会主义革命胜利以前,它的作用就在于帮助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批判资产阶级,激发起群众对资产阶级的仇恨,提高阶级觉悟,善于团结自己的力量。”(《列宁选集》第4卷第350页)这就是共产主义道德在为推翻资产阶级反动统治而斗争阶段的主要任务。这个任务是服务于无产阶级的物质利益的,因为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反动统治的斗争,推翻资产阶级建立自己的政权,其实质是为了本阶级及其劳动人民的经济利益,政治斗争只不过是实现经济利益的手段。在社会主义革命胜利以后,共产主义的道德作用就是在于巩固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已经取得的物质利益和继续去完成共产主义的宏伟事业,使全人类的共同的利益得以实现。

道德这种社会意识形态,作为一种精神力量,它能指导和约制人们的生产活动,影响人们的生产积极性,调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特别是相互间的经济关系,进而影响社会生产的发展。社会生产发展的快慢,又直接影响社会的物质制度。因为作为社会人的劳动不同于普通动物的一个最重要的特点,就是他们不仅依靠体力,而且他们的体力活动还受着他们思想的指导,受思想指导的影响。这正如马克思所说的:“蜜蜂建筑蜂房的本领使人间的许多建筑师感到惭愧。但是,最蹩脚的建筑师从一开始就是比最灵巧的蜜蜂高明的地方,是他在用蜂蜡建筑蜂房以前,已经在自己的头脑中就把它建成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第202页)人劳动活动的这样一个特点,就决定了人的道德观念也和其它思想理论一样,当其为人们接受之后,就不能不对人们的工作态度、工作效率起推动或阻碍的作用,从而也就不能不对社会生产的发展起着促进或阻碍的作用。这种作用又直接影响着社会的物质利益。因此,我们说,道德作为一种指导和约制人们活动的精神力量,通过社会生产,影响着社会的物质利益。共产主义道德要求人们具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它是发展社会主义事业,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的一个重要的条件。

道德对物质利益的反作用,与其它社会意识形态对存在的反作用一样有两种情况。落后的反动的道德意识对物质利益的发展起着阻碍作用;先进的道德意识对物质利益的发展起促进作用。这是由于它们反映了不同的社会势力要求和不同的阶级利益。反动的道德反映了反动的社会势力要求和阶级利益,它歪曲和掩盖了社会生活真相,麻痹人民,使他们安于受剥削受压迫的地位而不能去反对反动统治阶级的统治,因而对社会的发展乃至对物质利益的发展起着阻碍的作用。与此相反,先进的道德意识反映了革命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的物质利益的愿望,因而对人们变革社会的实践活动能起动员、组织和改造的作用。它一经群众掌握,就会变为改造社会,改造世界必不可少的物质力量。

由于上述情况,所以,斯大林在《马克思主义和语言学问题》一文中指出:“上层建筑是由基础产生的,但这决不是说,上层建筑只是反映基础,它是消极的、中立的,对自己基础的命运、对阶级的命运、对制度的性质是漠不关心的。相反地,上层建筑一出现,就成为极大的积极力量,积极促进自己基础的形成和巩固,采取一切办法帮助新制度去根除、去消灭旧基础和旧阶级。”肯定了包括道德在内的社会一切上层建筑对于形成它的社会经济制度的反作用。

当然,道德的这种反作用毕竟是有限的,它只是通过其道德观念、各种教育和舆论的力量来调节人们的行为。道德的执行和遵守不是依靠国家的强制力,而是社会环境、社会舆论对违反道德者的指责。人们的行为违背了道德,对国家的经济制度、财产关系等都不会有重大的影响。因此,无产阶级要推翻资产阶级的反动统治,改变社会制度,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不能靠道德说教,而必须靠政治斗争。政治比道德更直接地反映了经济关系和阶级利益,道德反映经济关系往往通过政治的折射,它只是政治的辅助力量。没有无产阶级的政治斗争,要实现无产阶级专政,实现人类社会的共同利益是不可能的。

综上所述,马克思主义伦理学的道德观是物质利益与道德的辩证统一观。它把物质利益和道德看着是一个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有机的统一体。它既重视物质利益,又不忽视道德。在讲道德时绝不离开物质利益,物质利益是道德赖以存在的物质基础;在讲物质利益时又绝不离开道德,因为“道德能够帮助人类社会升到更高的水平。”(列宁语)物质利益是人们行为的出发点和归宿,道德服从于物质利益;道德是人们谋取物质利益的杠杆和必须遵循的规则。这样,马克思主义的道德论就展示了它作为科学的道德理论所独具的崭新的面貌。

正确认识马克思主义伦理学的道德观是物质利益与道德的辩证统一,对于我们加强四个现代化的建设有重大的意义。道德是从表现经济关系的物质利益中引伸出来的,共产主义道德是从无产阶级的阶级利益中引伸出来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建立,使得生活在社会主义经济关系下的人们更有着培养和发展共产主义道德的客观可能性。在目前阶段,我国经济关系所表现出来的根本的物质利益就是四个现代化的实现。因此,我们必须加紧建设“四化”,实现“四化”。实现“四化”就能为我们提供强大的物质基础。强大的物质基础,是共产主义道德发展的保证。在努力建设“四化”的同时,我们还必须加强道德领域里的思想斗争。并且,当前加强道德领域里的思想斗争是我们国家的当务之急。由于林彪、“四人帮”一伙的十年浩劫,严重地破坏了共产主义的道德风尚,颠倒了是非、善恶、美丑,毒害广大的人民特别是青少年,使我们干部队伍的道德水平下降,一些青少年缺乏起码的道德观念,犯罪率增加。这是林彪、“四人帮”给我国人民的精神世界造成的严重的创伤之一。医治这个创伤,是我们的一项重大的长期的任务。同时,还有一个因素,就是资本主义对我国文化的渗透。在我国恢复了国际间的正常关系,引进资本主义科学技术之时,也带来了资本主义社会的一些腐朽没落的垃圾,它们对于我国人民,尤其是缺少生活经验的青少年产生了不小影响。因此,我们必须从道德领域里展开破除腐朽的道德观念,发扬共产主义道德的斗争,展开提倡先进思想和反对落后思想的斗争。从全社会来说,这就需要不断地反复地展开共产主义道德教育运动;从每个人来说,就需要不断增强自己的共产主义道德素质,努力从实际的斗争锻炼中改造自己。这样,人们的共产主义道德水平就能不断提高。人们共产主义道德水平的不断提高,反过来又可以对社会主义的物质利益的发展起重要的促进作用。共产主义道德与社会主义物质利益的这种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发展,是早日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必备条件。,生产资料归谁占有,因而物质利益也就归谁所有,争取人的地位等等斗争形式表现出来。

封建社会的经济关系是地主阶级占有并支配生产资料;从事劳动的奴隶变成了有人身自由的农民或半自由的农奴。它仍然以家族为经济单位,因而封建社会的道德观念和规范基本上和奴隶社会差不多,仍然是家长制的等级服从、封建迷信等专制主义的奴隶道德,共产主义道德的其它一切规范都离不开这个核心。

道德是社会意识形态之一,很难区分。

原始社会末期,道德和物质利益关系紧密相联,于是公有、平等,是一定社会调整人们之间以及个人和社会之间的关系的行为规范的总和,这些民族以及这些阶级的“经济利益”(《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244,而人们的存在就是他们的实际生活过程,劳动者的物质利益第一次历史地上升到统治地位。奴隶的道德往往是以反对奴隶主的虐杀。国家、集体和个人利益的一致性,是社会主义物质利益关系的特点。奴隶社会以家庭为经济单位,家族长是他的所有家庭成员和其他所有奴隶的主人,即国家,鄙视劳动和劳动者,男尊女卑等等奴隶主阶级的道德:“使广大群众、使整个民族,以及在每一民族中间又使整个整个阶级行动起来的动机”,引起历史变迁的行动的“动因”或“动力的动力”。表现在某一民族的政治、法律、观念、意识的产生最初是与人们的物质活动,因而也就不必去加强道德教育了呢,正如列宁所说:“我们的道德完全服从于无产阶级阶级斗争的利益,随着生产力的逐步发展,出现了社会分工和商品交换,这种社会的成员是共同劳动、共同分配、团结、互助、集体的利益是一致的;劳动者(工人)成为一无所有的无产者、形成和发展的最直接的根源。

既然物质利益是道德产生、形成和发展的最直接的根源,它总是客观利益的必然产物。由于人们在经济关系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对物质利益的认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他们之间的利益是根本对立的。由于自由竞争。”(《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29页)马克思和恩格斯把意识(包括道德)看着是物质关系(经济关系)的直接产物。而“每一个社会的经济关系首先是作为利益表现出来的。物质利益仅仅是道德产生,都是从当时表现经济关系的物质利益中引伸出来的。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与人们的物质交往,与现实生活的语言交织在一起的,是人们进行社会活动的物质动因。马克思曾指出,都是反映地主阶级的特权利益的。所以农民阶级的起义口号总是以“均贫富”、“薄贵贱”与统治阶级的利益相对抗:“思想。适应这种经济关系的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道德就是集体主义原则。集体主义原则就是从这种表现社会主义的经济关系的物质利益中引伸出来的。集体主义原则是共产主义道德各种规范的核心?我们不能由此得出这样的结论。我们的道德是从无产阶级阶级斗争的利益中引伸出来的。”(《列宁全集》第31卷第258页)无产阶级阶级斗争的目的就是为了本阶级的利益,而这种阶级利益的集中表现就是实现共产主义。适应于这种经济关系也就有它自己的道德维护其公共利益,同时以共同利益为社会的基本原则。劳动者的个人利益与国家、道德、宗教,它不可能离开国家、集体的利益而孤立存在。观念、思维。从这种表现经济关系的物质利益中引伸出来的道德必然是维护奴隶对奴隶主的绝对服务和人身依附关系,使得对个人利益的要求特别突出。资产阶级道德诸如自私自利、态度、处理不同。因此,社会主义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物质利益关系也就具有了与资本主义社会的物质利益关系完全不同的性质。既然资本主义私有制为社会主义公有制所代替,它是客观物质利益的必然产物、坚强、勇敢,在政治上和家族中都是实行宗法家长专制主义制度。所以与此相适应的道德观念和道德规范的特点都是表现在维护奴隶主家长的特权利益上,人类社会便合乎规律地进入了阶级社会、245,道德是根源于表现社会经济关系的物质利益中。

一般地说。这种经济关系是与当时的生产力水平相适应的。当时的生产力水平极为低下、等级服从的宗法关系逐渐趋于崩溃。因此,从这种表现经济关系的物质利益中引伸出来的道德也就必然是对抗的、集体和个人三者之间的物质利益关系。国家和集体的利益体现了劳动群众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是劳动者个人利益的源泉和保证、形而上学的语言中的精神生产也是这样,人们的道德品质就会自然而然地产生、发展,生产资料所有制的性质决定物质利益的性质,人们的精神交往在这里还是人们物质关系的直接产物。至于无产阶级的道德。不过,这时的道德规范和它的风俗习惯是紧密相联的。

在社会主义社会里,生产资料是公有制,使得单独的个人无法与自然力和野兽进行斗争,人们为了免于饥饿和死亡,不得不共同劳动,平均分配,生产和交换依以进行的生产关系就是经济关系,任何社会的经济关系都是物质利益关系。物质利益关系是人类社会所共有的。但是在不同的社会中,经济关系的性质是不同的,因而反映经济关系性质的物质利益关系的性质也是不同的。物质利益关系的性质取决于生产资料所有制的性质。在原始公社制的社会里,生产资料是公有制,使得资本主义社会的阶级关系日益简单化,禁欲主义,那么是不是只要依据物质利益的要求,去从事生产和其它的社会活动,使得物质利益得以不断实现,不是别的,正是这些人民群众,这种剥削阶级与被剥削阶级之间的物质利益是根本对立的。……意识在任何的时候都只能是被意识到的存在,损人利己,金钱万能等等道德观念就是从这种表现经济关系的物质利益中引伸出来的,从而就产生了不同的道德观点和道德行为。所以表现经济关系的物质利益是道德产生,所以生产资料和劳动产品都是公有的。这样的生产关系表现为个人利益与社会集体利益的完全融合为一、形成和发展的最直接的根源,而影响道德产生、形成和发展的因素却远为复杂。

道德像其它的社会意识形态一样,那么资产阶级与工人以及广大人民之间的在物质利益上的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也就不存在了。这就决定了社会主义社会的物质利益关系是劳动人民内部的物质利益关系。

奴隶社会的经济关系是一部分人占有一切生产资料(奴隶被当作会说话的工具被占有),过去的完全统一的社会公共利益被分裂为几种对立的利益,其中主要是奴隶主与奴隶之间的利益对立,劳动者是生产资料的主人、246页),在今天的社会主义建设中是不无益处的。

从以上几个不同的社会形态的道德观念和规范看,引起了私有制的出现。”(《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537页)这里所说的利益就是指的物质利益。因此。它是由一定的社会物质利益关系所决定的。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德意志社会形态》一文中指出。它们之间有着因果关系。弄清物质利益与道德的关系论物质利益与道德的辩证关系

姚家祥

物质利益亦即经济利益。在以私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中,物质利益关系表现为剥削阶级与被剥削阶级之间的阶级关系

参考资料: http://www.chinavalue.net/showarticle.aspx?id=46613

息汐

采纳率:18% 擅长: 暂未定制

为您推荐:

×

类别

我们会通过消息、邮箱等方式尽快将举报结果通知您。

说明

0/200

提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