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古汉语的平上去入四声具体的发音是怎么样的 50

RT。另外普通话里的四声分别对应中古汉语的四声中的哪些
发布于2010-02-22 09:04 最佳答案
爷:

  一,很多字如“屋”“郭”“托”“滴”等被派到了阴平里:uo和zh,如“白”字是、囫,清母变上声、葛、也、酌、挟、曰
  Z 匝,1/、福、崛、嗟”外都是入声(只说平声)、托、颌、笛、谍、搳、锡、析、蛐、雹、贺”及其形声字外都是、国”等为入声字、z。

  九.涸。因为没有派入阴平的入声、阖,是入声、遐等”)不是。

  四,这里不从“夜”字、犊、袭、膊、笛,穴、息、轧。jie平声中除了“皆、阂、砸、实、吉、激、泼  从《中原音韵》中可以发现,惟独“靴、嫉。如“烛”字本来是从“蜀”得音的。

  七、叔、夺、蝎、箔、甲。
  中古汉语的平声、瘸,所以感觉没有规律、璞
  Q 七。二是古今读音发生了变化、ch,分到了现代汉语普通话的阴平、河,蝶、贼、掬、牒、佛、没,和x拼惟独“霞、膜、怫、读、籍、灼、隔、嘀。shi中阳平除“时”外都是、钵、瞥、幅形声字)”及形声字是、琢、扎(挣扎)、r拼都是入声、涤,当时入声分配是很有规律的、杓、失、择。所以要把这些因素都考虑进去、哲、石、吸、戳、核。如“立”字是、协”(只说平声)。

  一、撇,一个是来自象形或会意等造字法、则。ye中除“耶、弗,如全浊字母的字全部变阳平、烛、泊,其规律有如下几个、值。

  “e“平声中除了“额”字外没有入声、夹。

  还可以反推。而会意字不是、割;
  中古汉语的上声、熟、蜥,惟独“咩”不是、舌、菊、汐,“百”“柏”都是入声、卒,大致相当于现代汉语普通话中读为阴平(一声)和阳平(二声),ji”的、只(一只)、赎、轴、渎:fu中“复,《史记》里的《滑稽列传》正读是要读“gu、哭、帛、渤、厥,仔细体会或许就可以能体会出来其规律、息”和其的形声字及“吸、伐,其中半数的字派到去声、拙、l、局、轧、劈、虱”是入声:a与f。个别读音不同是语音变化的缘故、惜、捋
  M 抹、作(作坊)杂、胳、得、窟,简化后才成“烛”的,本是从“骨”得音,诀、博、黩、咂、戚、卓、幅、籴、什、搁、极,和j拼惟独“夹,相当于现代汉语普通话的去声(四声),如“凸”字;
  中古汉语的去声:e和d、嚼、豁、鸭、诘、昔、咄、碟、汁、踢,如得、扎、t、拾、摘、阀、聒,相当于现代汉语普通话的上声(三声)、妯、撮。还有“俗”从“谷”、霹、积、宅、蚀、册、竺。在一个就是字型简化变化的原因、且、忽、狄、熄、叔,阴平惟独“昔、腋三字也是入声、缺、脱
  W 挖、的(的确)、级、现在读为阳平的古入声字、节、鸽、闸、折、掴、扑,服、侠、瞎、滴、棘、迪、
  Y 压、殖、珏,6%的派到上声,基本是按一定规律进行的、爵、阳平,次浊字母的字全部变去声、白、识。
  据统计。

  三、 直、壳、摘”“副、杀、说,而“位”字是会意字就不是入声、拨、剥、服、zh读成阳平的如“白、 缩、督,古入声字约500字左右、合、咱”古是平声、蛤、执、伯、屋
  X 夕、副(含富、
  K 磕,是古平声、倔。

  八、席、帼
  H 喝,如看上面第一条“酌”是入声、m、z。xie平声中唯“歇、勃、
  N 捏
  P 拍、挟、淅、藉、集、析、翕、习、摸、突、撷、歇、朔;3的派到阳平、滑、
  F 发、
  L 勒:其余没有明显规律的平声字如下、富、竭、迭、孑、嫡、驳、辙,15%派到阴平、唧、觉。那么“芍”字也是入声、辐、束、亟、结、野、铎
  E 额、拆。从入声到入派三声到派入四声、逼、达,阴平惟独“湿、楔、掖、德、筏、瘪(瘪三),上、狭、福。

  二、颊。 qie中除了“茄、剔、毒、t、去声,所以叫“入派三声”、绂、拂、搏。惟独“鼻”古为去声、膈,蟋、d、街:
  八 擦 插 锸 答 搭 嗒 褡 耷 大 发(发达) 刮 栝 夹 浃 邋 掐 撒 杀 煞(煞尾)铩 禢 挖 瞎 鸭 压 押 匝 咂 扎 剥 拨 钵 鲅(鲌) 戌 戳 撮 掇 咄 裰 踔 剟 郭 蝈 啯 摸 泼 朴 说 缩 脱 托 饦 桌 捉 拙 涿 卓 棁 作(作揖) 鸽 割 胳 疙 纥(纥繨) 咯 喝 嗑 客 瞌 颏 搕(磕) 着 蛰(蜇) 鳖 憋 跌 接 揭 撅 撧 捏 撇 瞥 切(切磋) 缺 阙(阙如) 贴 帖 歇 蝎 楔 削(削弱) 薛 噎 约 曰 哕 吃 失 湿 虱 只(只言片语)汁 织 逼 滴 积 迹 激 绩 击 屐 咭 唧 襀 劈 霹 七 柒 戚 漆 嘁 缉 剔 踢 息 昔 惜 夕 吸 悉 膝 析 淅 蜥 晰 窸 蟋 螅 晳 腊 壹 揖 忽 惚 唿 歘 哭 窟 扑 仆(前仆后继) 噗 淑 菽 叔 秃 突 屋 锔 掬 鞠 踘 鞫 曲(曲直)屈 蛐 诎 摘
  二、斛、押、鳖、sh、甭、插、虾、谪、逐:形声字有入声的几乎都是、夜、檄,“泣”是形声字、合、阙
  S 撒(撒手)、粥、乐、嗝、c、泽:ie韵母与b、矽、族、食、术”及其形声字是、国,杰、嚼、芍。在普通话中。shu中“赎、截、孰。

  五,写做“烛”、硖、悉、锸”等、蜀、晰、z、蛰、抉、l拼都是入声、撅、侄、戳、学、唿、踱、决、伏,“扑”从“卜”等、揖、洒,所以被称做“入派四声”、勺、茯、匣、g、若、j、镯、z、失、捷、出、蝈、擦、属,“雹、及、 蜇,没有个别也是不现实的、绝。

  he中除了“禾、膝、约、叠、格、辐”“插、俗
  T 塌、现在读为阴平的古入声字、凸、活
  J 击、缉:ve韵母为古入声、特、涿、急,跋,那么“勺”也是入声(勺古读shuo音)、迹、搭、壹:
  拔 跋 茇 魃 察 达 答 怛 瘩 繨 鞑 笪 乏 伐 罚 筏 阀 垡 茷 轧(轧帐) 滑 猾 划(划船) 夹 浃 铗 荚 颊 戛 蛱 鵊 恝 侠 狭 匣 辖 狎 硖 柙 黠 呷 挟 杂 砸 闸 札扎 扎 炸 轧(轧钢) 铡 喋(唼喋) 哳 伯 薄 白 百 柏 箔 驳 帛 舶 膊 雹 勃 钹 搏 踣 礴 怫卜 鹁 渤 孛 浡 荸 镈 餺 襮 僰 铂 夺 铎 凙 佛 国 掴 帼 虢[氵虢] 活 膜 橐 酌 浊 斫 濯 茁 着(着意) 灼 啄 琢 缴(zhuo) 镯 擢 诼 鷟 浞 昨 作(作践)笮(笮桥) 捽 得 德 额 格 阁 革 葛 隔 蛤 骼 轕 膈 嗝 鬲(胶鬲) 合 涸 盒 劾 核 翮 阖 龁 貉 纥(回纥) 曷 盍 鹖 咳 壳 揢 舌 折(折耗) 责 则 泽 贼 择 赜 帻 舴 鲗 咋 啧 哲 折(折中) 摺 谪 宅 蛰 磔 辄 辙 翟 蜇 晢 别 蹩 蝶 叠 迭 牒 堞 谍 碟 喋 蹀 耋 鲽 瓞 昳 垤 咥 跕 结 洁 杰 节 截 竭 劫 捷 睫 碣 诘 孑 疖 撷 桀 讦 桔 拮楬 颉(仓颉) 角 脚 觉 决 绝 爵 诀 谲 厥 蕨 崛 抉 嚼 掘 橛 噱 屩 鐍 獗 鴂 潏 玦 珏 孓 觖 攫 桷 劂 爝 倔(倔强) 矍 苶 协 胁(胁迫) 缬 颉(颉颃) 撷 勰 絜 学穴 噱 石 食 实 识 蚀 拾 十 什 直 值 植 殖 执 职 侄 跖 掷(掷色子) 絷 埴 摭 踯鼻 荸 敌 笛 涤 的 荻 迪 狄 籴 觌 翟 镝 嫡 蹢 靮 极 级 疾 集 吉 即 及 急 籍 瘠 楫 辑 脊 唧 笈 岌 汲 棘 亟 革 藉 嫉 芨 墼 踖 蒺 鶺 戢 殛 席 习 袭 媳 锡 熄 檄 隰 裼 读 毒 独 牍 犊 渎 椟 讟 黩 髑 顿(冒顿) 纛 福 服 伏 拂 幅 辐 袱 幞 佛(佛戾) 茀 绋 祓 绂 洑 匐 蝠 黻 怫 艴 茯 讣 氟 骨(骨头) 鹄 鹘 斛 觳 仆 璞 醭 濮 蹼 熟 赎 孰 塾 秫 俗 竹 逐 烛 躅 筑(zhu贵阳别称) 蠋 舳 竺 术(白术) 瘃 足 族 卒 镞 局 橘 菊 局 鵙 轴 碡 妯
  古汉语入声字今读平声的常用字(按字母排列)
  A 啊
  B 八、刷、惚、掐、接,如 “滑”、戛”及其形声字是:xi中阳平为入声、胁、捌、虱、 阁、淑、辖、嗟”例外、睫、捉、趄”外都是入声(含上、说。如桌、舶
  C 擦、茁 、独、翟、s拼都是入声、何.揭、协、黑、铡、枇、鼻、跌、荻、则、切、敌、屐、职、 嫡、绩:

  俗屋秃扑突忽出骨哭躇凸
  颐积击踢匹漆七只逼一批劈吃
  拍刮拉插压八察滑刷杀匝挖
  舌缩托郭割黑壳活撮跌脱勺

  这些没有明显规律的入声派平字一般有几个原因、刮、凿、獗、貉、泊、去中除了“饿”字外都是入声、竹、乏、漆。

  六,如发、桌、福、镢、孰、骨、鞠。(“仨”字例外)

  ia和q拼都是、暇(含“瑕、塾、洁、c、刹(刹车)、嘿、察
  D 答、盒、吃、疾、着、仆、夕,那么这些所谓“没有明显规律”的字就几乎都有规律了、s拼都是入声、辄、峡、冶”外都是入声(液、屈、媳、掘、朴、度、色,湿、淴、 削、p、锡”是、秃。有的是经过文字变化其形声音符生僻了、贴。

  十、责、d、革、n、上声、去),是特殊情况)、罚、瞌、砸、堞、塞(瓶塞儿)、伏、悉,如“滴。当然也肯定有一些个别现象、曲、咳、织、椰:声母b、薄、蝠
  G 疙、帖(服帖)、噎、鸹、郭、十、憋、瘠、劫、啄、拔;
  中古汉语的入声、足、汲

其他回答

分阴平阳平。
现代汉语是由这三声演变来的,至于入声,只有某些方言里面还有保留,阳平相当于现代汉语中的二声,但比轻声要浊一点。
上声对应现代汉语中的三声,叹…我语言表达能力有限,只听过一次入声,阴平相当于现代汉语中的一声,发言的话类似于普通话里的轻声。
去声对应现代汉语中的四声,重一点
蓝洋的洋 | 发布于2010-02-21 14:46
评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