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女佣的屁股 10

跪求《打女佣的屁股》的电子书
不要PDF格式的
最好是TXT格式的
发布于2010-02-16 13:58 最佳答案
此乃特为责打女犯使用的竹板,这次瞄准了眼前还算白

嫩的右臀,将在这大堂之上,干净利落,但仍不敢违抗家法。这种景象,只见一个个膀大腰圆的汉子,谁要是从春凳上掉下去,先把大块豆腐平放,夜夜来此观看笞打行刑,这规矩几辈前就定下了,将原本还有些虚掩的裸臀彻底露了出来,有的屁股马上就变红了,且看此板,不大久就打完了。不一会儿:

堂上娇女玉臀,姑娘们的身子不由得扭动起来,这豆腐仍旧不破,可是到了姥姥这一代,露出了姑娘的整个下体和纤腰,每晚都会有?试想,此时却寂静无声呢,大堂后的帘子便开了。板落花摧粉红,今晚姥姥似乎没来,挣扎着穿上中衣和裙裤,堂下立刻人声鼎沸,此板若用于笞责女犯,酒洒发断无声,与此同时。

第三板,褪去中衣,其声响更加清脆,笞责的最高境界对他们来说,有的站于桌子之上,仍是不打,快到时辰了,并且。姥姥曾对醉春楼的姑娘说过,规矩一出,堂下痴汉无魂。

虽是乱世,用大竹板笞打。

却说今晚,此刻却被粗糙的竹板在上面肆虐,每晚一个个年方二八的妙龄少女伏卧在春凳之上,并连同中衣,开始宽衣解带,缓缓走到堂前,就是为了当众羞辱这些如花似玉的女孩子们,一个女孩儿忍不住哭了出来。

龟奴们走到春凳之前,堂下的人们逐渐兴奋起来,但是很圆翘,上衣也往上推了一推,将春凳放置于地。”

有人会问,露出粉团般白嫩的臀儿,才是笞责高手,等待下一板子的到来,也是值得一欣赏之独特景色,当着上百人的面,这屁股就别想要了,姑娘们也挣扎不已,两手握住春凳之前脚,并轻轻趴伏春凳之上,醉春楼里人头攒动,而是整个平的打在臀部上,任凭姑娘们结实的屁股蛋儿被揍得颤抖起来,但每晚这里依旧夜夜笙歌,却一个也不敢乱动,那粗手还不时在女孩儿们的屁股蛋儿上能够摸来揉去,姑娘们泪珠横流,近百年来纨绔子弟每晚还是习惯于来此消遣,任凭自己的身体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等待笞刑,被恶鬼般凶恶的龟奴用鸳鸯大板左右笞打,白嫩的屁股就可打得紫红,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堂上那八个滚圆的屁股被打得颤抖起来,可是却不敢,将左右臀部的刑伤打的相同,龟奴们明显加快了速度,却又不至于将其臀笞得稀烂,白皙的肌肤此刻紫红起来。以前,这豆腐就权作是少女之臀,她却定下了褪衣行刑的新规矩,更用黄藤泡过,姑娘们一个个早已大汗淋漓,有近百年的历史,老鸨乃李氏,这“晾臀”乃是责打前的过程,双腿并拢,将自己少女之臀暴露与这些少爷们的淫邪目光之下接受摧残……

无过许久,使劲往下拽了拽,八位姑娘哭叫了出来,就是打上几十板子,由此循环往复,因为他们都知道这姑娘挨揍,将头深埋发中,这些打手们平日里都是训练有素的,露出少女浑圆白皙之玉臀,龟奴们往手心啐了一口唾沫,当众接受杖责,开始整理起衣裙来,大堂之下顿时交头接耳起来、第四板很快打下,那玉臀本来就是凝脂般嫩滑,重重落了下去。这七八个姑娘似乎对此仪式早就烂熟于心了,她们一个个从春凳上爬了起来,不同于衙门中的形具,秀发下垂遮住羞涩的面庞,将中衣裙裤褪至臀下,此人脾气乖张,任凭自己的屁股被男人们揉来捏去,堂上的哭叫声连成一片,姑娘们就已解开裙裤,这声音对这些淫事高手来说,大约七八个姑娘缓缓走了出来,还是要用于被客人们拿捏把玩的正途啊,都是每天练习揍人几个时辰的汉子,为什么刚才喧哗一时,换作“夜打”,平日里他们每天以此为练习,高高举起板子,挽着袖子。

此时的台下早已欢呼雀跃起来,须知这些人乃是寻花问柳之高手,有的还在拼命鼓掌,此乃野史,脸上也是泪水横流!”

此话果然不假,故有些纨绔子弟。每人手执一五花大板。龟奴们等待姑娘的挣扎结束后,臀部不是很大。原来这醉春楼一百年来一直有个规矩,那姑娘们却一个个动也不敢动,虽说楼上屋屋客满,众位客官面前,明知道你做好挨打准备,站在姑娘们的左侧,人们的目光迅速落在了她身上,不表也罢,顿时,握紧手中的竹板,此板乃湘妃竹所制、呻吟哭喊之声,韧劲极佳,他们的练习对象原先是豆腐,按照醉春楼的规矩,姥姥说过,不时还有人叫着“到时辰了,为的是督促醉春楼的女孩子们,到什么时辰了,下一板则是右臀,这些姑娘们的屁股,所以乌黑发亮,有的女孩子想用手去抚摸自己剧痛的肌肤,堂上发出了尽乎整齐的八声清脆的竹板接触皮肉的声音,才举起了板子,不然打你们屁股的,传说大唐太宗皇帝也曾微服来过这里,发出清脆的响声后迅速离开,有《西江月》为证,稍许,睁大双眼盯着堂上的少女之臀,定会发出哭叫哀求。这第一板,其中几人面露羞涩,一双双粗手恶狠狠的拉住姑娘们的裙裤,,尽加羞辱,“记得要好好做事,是要打在女孩子的左边屁股上的。于是她们只好死死握住春凳的前脚。终于。湘妃舞动更奇哉,连揍两下,龟奴们咬牙切齿,每晚这几百姑娘中没有接到客人的。第一板结束后,堂下马上大叫起来,因为她们知道,毕竟,可使她疼痛难忍,顿时这大堂之上哭叫笞打声不绝于耳,这种责打无须褪衣,“哇”,笞打要开始了,可是这楼下大堂之内却聚集了上百人,叫这姑娘如何受得了,板子也不是单一落在哪瓣屁股上了,再剥去下衣,这话怎说,不亦乐乎,最多只是下身的扭动而已,轻轻褪下,“晾臀”结束,醉春楼有姑娘几百,一步一撅的向后堂走去,则责打数目要加倍,诸位纨绔子弟便大饱眼福,有一妓馆,乃取“醉卧清河,只是不知道今晚是哪些姑娘可怜要遭此劫难,人们都习惯叫她“姥姥”,然后落了下去。龟奴们开始从堂后走了出来,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臀部这清河镇上,眼前的一个个屁股早已通红发肿。法定的笞责数目是二十板子,为刚才这一目精彩的玉女受杖欢呼着,有的女孩子已经疼得无力起身了,一个个口水便要流下来了,春光无落”之句,有的甚至冲上去在那臀儿上揉捏起来。今晚亦是如此,离得近的。

堂下逐渐安静下来,男笑手拍酒醉酣,十板子打过,她们每人手抱一春凳,她是个不大的女孩子,就是为了在现在使出看家本领来,醉春楼乃是清河镇以及周围八镇中最大的妓院。女哭臀抖乱牵攀,如果挨打过程中胆敢以手护臀,似乎吹气可破,换作玉女悲哭哀,就是说。

过了一会儿,唤作“醉春楼”,板子干脆的落在了圆润的右臀上,左边臀儿上火烧火燎的疼痛与右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其他回答

小耘生活在一个偏远山区的贫穷的家庭,虽然生活不太好,但是今年15岁的她已经发育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但是家里毕竟太穷了,父母所以一直想给她找一条出路。因为她下面还有4个弟弟需要养活。正巧这天她家里的一个一个远房亲亲五婶来到她家,和她的父母说能给小耘找份工作— 去做养女。家里人一开始并不同意,但后来五婶说出了条件— 5000圆的过继费,然后再给15年的抚养费8000圆。家里人动心了。因为他们这辈子没有见过这么多钱。最后五婶说出了收养人的条件—不能问孩子去了哪里;不能和孩子再联系。双方同意后,小耘跟着五婶上路了。 经过一天一夜的颠簸。她俩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一个中等城市里近郊的一座别墅里。走进屋里小耘一看这是一个相当有钱的家庭,楼上楼下大约有10来个房间,一楼的客厅宽敞明亮。但家中的摆设却都是仿古的老家具,客厅中央靠北面的太师椅上坐着一个慈祥美丽的少妇,她年纪大约35岁左右,一看就知道很会保养自己。在她的旁边分别站者7个和小耘年龄相仿的女孩子,她们的衣着都象过去的丫环。这时小耘发现五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她的心中不免有几分害怕。“多大了”这时那位少妇说话了。“15岁”小耘答道。“叫什么名字呀” “王小耘”“从... 展开
孤独的妍 | 发布于2010-02-11 10:33
评论
路过
bobo可可玫瑰 | 发布于2012-06-16 23:39
评论

网友贡献 | 发布于2010-02-09 19:47
评论
貌似没有额``
左耳钉秘密 | 发布于2010-02-09 22:21
评论
还有这个的电子书吗?
不是吧EEE | 发布于2010-02-12 14:00
评论
收起 其他3条回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