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现代诗歌大全 5

求10首短的现代诗歌!!!急急急急急!!~~~
馨画画 问题未开放回答
推荐于2017-09-23 08:59:33 最佳答案
  

  1、《笑》
  林徽音
  笑的是她的眼睛,口唇,
  和唇边浑圆的漩涡。
  艳丽如同露珠,
  朵朵的笑向
  贝齿的闪光里躲。
  那是笑——神的笑,美的笑:
  水的映影,风的轻歌。
  笑的是她惺松的鬈发,
  散乱的挨着她耳朵。
  轻软如同花影,
  痒痒的甜蜜
  涌进了你的心窝。
  那是笑——诗的笑,画的笑:
  云的留痕,浪的柔波。
  2、《等你,在雨中》
  余光中
  等你,在雨中,
  在造虹的雨中
  蝉声沉落,蛙声升起
  一池的红莲如红焰,在雨中
  你来不来都一样,竟感觉
  每朵莲都像你
  尤其隔着黄昏,
  隔着这样的细雨
  永恒,刹那,刹那,永恒
  等你,在时间之外在时间之内,
  等你,在刹那,在永恒
  如果你的手在我的手里,此刻
  如果你的清芬
  在我的鼻孔,我会说,小情人
  诺,这只手应该采莲,在吴宫
  这只手应该
  摇一柄桂浆,在木兰舟中
  一颗星悬在科学馆的飞檐
  耳坠子一般的悬着
  瑞士表说都七点了忽然你走来
  步雨后的红莲,翩翩,你走来
  像一首小令
  从一则爱情的典故里你走来
  从姜白石的词里,有韵地,你走来
  3、《星》
  废名
  满天的星,
  颗颗说是永远的春花。
  东墙上海棠花影,
  簇簇说是永远的秋月。
  清晨醒来是冬夜梦中的事了。
  昨夜夜半的星,
  清洁真如明丽的网,
  疏而不失,
  春花秋月也都是的,
  子非鱼安知鱼。
  4、《一位小学生的诗》
  董歌
  爸爸在北极
  妈妈在南极
  我就做那一根直线
  两点相交,最短距离
  让相思不老,我为你写诗
  男生在左边
  女生在右边
  我就做那一道定理
  同性相斥,异性相吸
  让友谊不老,我为你写诗
  光明在天上
  黑暗在地下
  我就做那暗物质
  不被发现,不为人知
  让生命常青,我为你写诗
  希望在未来
  幸福在今天
  我就做那核原子
  两情相悦,头脑裂变
  让生活创新,我为你写诗
  5、《小学生唱》
  凌迪
  唱才六岁,
  就读于某小学一年级
  自入学那天起,
  一只沉甸甸的书包
  攀上他弱小的双肩
  成为他生命中的一部分
  每天早上六点,
  就被那只大嗓门的闹钟
  从香喷喷的梦中喊醒
  睡眼惺忪地,
  又被一串急促的课前铃声
  连拉带扯拽进了校门
  放学了,
  吹胡子瞪眼睛的作业穷追不舍
  逼得他无处藏身
  有几次深夜里,他还一边打着盹
  一边与大脑袋的问号扳手劲呢
  对于六岁的唱,
  去窗外的草地
  与蜻蜓捉捉迷藏
  是多么弥足珍贵的事啊
  望着他日渐消瘦的小脸
  又是心疼
  又是无奈的叹息……
  6、《怀恋学生时代》
  当黑色的浪阵阵袭来
  我们才发觉
  早已陷入生活的海洋
  美好的学生时代
  眨眼,已成为亲切的怀恋
  金色的梦想
  张开柔弱的翅膀
  灰色的苦楚
  不能阻挡
  年少轻狂
  似上帝的玩笑
  一张照片的瞬间
  梦想化成灰色
  十八年的梦
  惊醒,破碎
  飘散于灯红酒绿
  只有黑色的毕业照
  角落里
  记载着往日的光
  7、《小学生》
  陈炜潘
  小学生苦心种植着的
  逃学
  阴雨中盛开出花朵
  一颗颗
  在老师巴掌大的评语里
  堆叠
  昏暗的灯光里
  也变得昏暗了
  只能看见小学生
  被打肿了的脸
  眼角
  一道道血痕
  睁大着的眼睛
  直视一片蔚蓝的天空
  还在痴笑
  8、《给学生》
  为爱注进深深的伤
  别说作业太多
  我也有过初三生活
  苦亦苦 乐亦乐
  只携着父母的寄托
  一步一个阶梯往前走
  贪玩嘛 别说
  学习的机遇很容易错过
  请找回花季里真实的自我
  努力去拼搏
  相信有付出就会有收获
  别说老师太罗嗦
  既然我选择了
  传道授业解惑
  我就要负起责任
  把你们这些祖国的花朵
  引向立体的探索
  让你们遨游在知识的宇宙
  别说作业太多
  我只想把知识传播
  别说老师太罗嗦
  我只想把汗水变成硕果
  祖国的明天还待你们去开拓
  9、《我的学生》
  正方的教室
  正方的讲台
  方正一堆堆课题
  一只只蚂蚁方格里
  穿来穿去
  水灵灵的眼眸
  快要滴落糊满泥土的梦
  香甜的笑声
  穿起绿色的蛐蛐
  穿起白雪公主
  穿起五颜六色的叮咚
  叮咚叮咚的游戏
  10、《雨》
  打一支火把走到船外去看山头被雨淋湿的麦地
  又弱又小的麦子!
  然后在神像前把火把熄灭
  我们沉默地靠在一起
  你是一个仙女 住在庄园的深处
  月亮 你寒冷的火焰穿戴的象一朵鲜花
  在南方的天空上游泳
  在夜里游泳 越过我的头顶
  高地的小村庄又小又贫穷
  象一颗麦子
  象一把伞
  伞中裸体少女沉默不语
  贫穷孤独的少女 象女王一样 住在一把伞中
  阳光和雨水只能给你尘土和泥泞
  你在伞中 躲开一切
  拒绝泪水和回忆
  11、《他是一名学生》
  岁月的残片
  他是一名学生
  在食堂打饭的过程
  不幸撞翻了汤一桶
  碰汤溅了一地
  桶侧翻了
  勺子卡在了地上的汤中
  他手中的那只碗随着他的跌倒
  还在地上晃动
  这个情景引起了食堂内一片寂静
  这位学生太过分了
  应该狠狠的批评
  伴随着别人的议论声
  他带着痛苦的表情缓缓爬起
  摸摸手臂上留下的余痛
  无奈无奈的表情
  原来他是被别的同学撞到的
  原来他还是个残疾的儿童
  12、《月光》
  今夜美丽的月光你看多好!
  照着月光
  饮水和盐的马
  和声音
  今夜美丽的月光 你看多美丽
  羊群中生命和死亡宁静的声音
  我在倾听!
  这是一支大地和水的歌谣 月光!
  不要说 你是灯中之灯 月光!
  不要说心中有一个地方
  那是我一直不敢梦见的地方
  不要问 桃子对桃花的珍藏
  不要问 打麦大地 处女 桂花和村镇
  今夜美丽的月光 你看多好!
  不要说死亡的烛光何须倾倒
  生命依然生长在忧愁的河水上
  月光照着月光 月光普照
  今夜美丽的月光合在一起流淌
  13、《满江红·学生情》
  仙浪
  春雨刚停,
  无新空,
  荣花湿落。
  站楼台,
  炎光廖锁,
  叶风萧愁。
  几夜书人停汉笔,
  枯累心火头垂路。
  奋战人,
  何力推此程,
  坠迷茫。
  青春丽,
  书昏昏。
  多了眼,
  更瘦颜。
  羡水绕山漫,
  鱼健鸟灵。
  禁学何以成栋士?
  青年况有伟史约。
  教育牢,
  一词苦情吟,
  学生情。
  14、《天上的街市》
  远远的街灯明了,
  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
  天上的明星现了,
  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
  我想那缥缈的空中,
  定然有美丽的街市。
  街市上陈列的一些物品,
  定然是世上没有的珍奇。
  你看,那浅浅的天河,
  定然是不甚宽广。
  那隔河的牛郎织女,
  定能够骑着牛儿来往。
  我想他们此刻,
  定然在天街闲游。
  不信,请看那朵流星,
  那怕是他们提着灯笼在走。
  15、《我的风筝》
  把我带去吧,我的风筝,
  快快把我带上蓝天!
  我要在天上飞行,
  我要在天上盘旋,
  我要像鸟儿那样飞呀飞,
  飞过大海哟,飞过大洋。
  把我带去吧,我的风筝,
  快快把我带上蓝天!
  在天空看看世界有多棒,
  去看全世界的小朋友有多好,
  我要同他们手拉手,
  我要同他们一起欢笑。
  把我带去吧,我的风筝,
  快快把我带上蓝天!
  16、《生命的种子》
  我是一名小学生
  背着背包上学去
  背包里藏有我生命的种子
  我踏着清澈的水流
  趟着一条小溪
  脚丫拍起银花四射的浪花
  我欢雀、跳跃
  一不小心,背包滑落
  跑进洁白浪花的怀里
  我捡起生命的宝匣,打开
  捧着湿淋淋的生命种子
  种子——你渴了吗
  你不跑进我干涸的脑海
  却跑进湿润的小溪
  现在,我把你怎样处置
  把你带回我的教室
  让同学们把你讥诮、批评
  或把你放在岸边的岩石上
  让慈爱的阳光妈妈把你沐浴
  ——也许她们粗糙的举止
  让我对你有些愧疚
  还是让我手的温度把你烘干
  把你藏在宝匣
  藏在我神秘的脑海
  不受世界任何元素的伤害
  ——因为你是我生命的种子
  干净的种子,美丽的种子
  我害怕你背上大自然任何的污点
  弄坏我纯净的思想
  犹如我脚下这条清澈的小溪
  让我看到奔跑的洁白的浪花
  装饰着生活的美丽
  你们伴着我童年的快乐
  带着我梦的翅膀
  向一个美丽的地方飞去

其他回答

象从前那样
孩子,关机

关机
你拨打的用户现在已经关机
请稍后再拨

关机,你关不住
运河里流淌的水,我已经不需要时间了
那么我给你穿上鞋子吧
不,道路已经不再需要我
父亲,这书本你还看吗
看!

一枚硬币

我记得那裹着破麻袋片的老男人
在雪花中,他的脚趾头、他的棍子,从此你吃什么
泥土?种子,咳嗽,把脊背弯曲
抬头看一眼远近的山峦,听一听
雾霭中松树发出的啸声,
把种子洒在岩石上面
把火柴带进夜。

节省肚皮和欲念,吃最少限度的烤土豆
把土豆芽留在田垄;
在废墟上生儿育女,象沉默的瓷

象一个泅渡的水鬼
他能把一条河流穿在身上
把寻找当作漫步

运河边上,他的磕掉了
瓷釉的有柄子的大杯子,我的手被它自己的重量握住
我挣不脱
父亲,你为什么不呼吸、不喝水
不,关不住
京沪线上奔驰的火车,关不住
北方来的风,白雪一样的棉花呀
铺满了大地

大地如此柔软
足够让我自高空而来的摔落
变成收拢翅膀
缩起羽毛的
——轻盈着陆

等着吧
月光下温暖的大平原
月光下大平原一样宽阔的思念
我飘动着
很轻
也很坚定

我不会飞扬成一滴泪
我只在你的洁白上
覆盖另一层白

运河水里的骨头

即使流了千年
运河水也必然会流到冬天

河水清澈、冰凉
流速缓慢
我就在这条河上漂着
岸上的厚土,我太虚弱了,关不住
自由高远的天空

关机,你关不住
一个人咚咚的心跳
关不住他体内奔涌的血液

关机,他不在你的手机里
还可到你们共有的地方居住
你关掉声音,关不掉光线
你关掉现在,一株摇动的青草
已经站了很久

青草小心翼翼
缠绕住顺流而下的骨头
象捧着一块易碎的瓷
拂去水汽
她抱紧的仅是大于灰烬的
记忆

水瓶

于是阿难说,
请给我讲讲这瓶水,一把猎枪在生锈前
吐出了最后一颗子弹,关不掉过去

秋天

我小心翼翼
害怕与朋友们谈起你
只说;啪"地滚出一枚硬币
整夜,那烧红了的硬币在我心中旋转

对话

父亲,站起来,你不是一直这样鼓励我吗
不,但我的眼睛睁不开
也许我该看到一些不用眼睛的书
父亲,鱼竿你也带上吗
不用了,我想念春天了
上周有寒露
下周有霜降
天气越来越凉

朋友们必须相聚
一起来,抛开孤独
孤独与秋天一样深了

喝了点酒
那人就傻了
他说,香味在屋子里旋转起伏

风走了,春天有什么好
我把酒瓶砸在他的头上
这个头破血流的人没哭
我哭了

苹果,用一根结实的棕绳
捆了十冬的劈柴
而不去上吊;
用歌唱融化冰封的耳朵而不走开
用大地迎接一切失败
用棺材等回全部背叛的儿孙。

而面对恶狗的牙齿,用一对双胞胎
去面对贫困与温疫
直到大地的弧线在黎明变得蔚蓝
穷人的耐性、桃子和梨

随着一阵风
它们来了,我沉睡多年的泪腺

来自乡村果园的果子
月光下唱过翠绿之歌
现在,他们即将腐烂

就象我,瞪大眼睛
看着自己的身体
渐渐来到秋天

秋天不能保存夏天的色彩
就象我,仰望三尺半的高空
试着学习不爱

霜降

菊花开了
柿子红了
今年的冷空气来得早啊

我不知道平原上
这个时节的景色
是不是也如此绚烂

但,我能肯定
那里,风止息了
它们还在

每日晨昏
过着物质生活的我
只盯着它们!
佛答,那是大海,但一直不敢触摸

这些我想保存下来的东西
它们活过来,搬动木然的残肢走向
另一个。我记得回到家中,我
脱下衣服扔到一边,那空空的衣袋
竟"?沉默?不,我也不知道
但我知道我再也不会饿了
你腕上的表停了,我来上弦吧
不用,我的孩子,它们一直活着
它们用手拧我
唤醒我的爱、水以及万物
父亲、通体透亮
象坚硬的瓷、大树、高楼
看上去
比我还爱下沉

这一把狂奔的火焰
这一滴水中蔓延的酒
这一块失血的白骨头

我已经死去多年
躯体四散,腐烂
这一块逃过了时间之爪的骨头
还替我活着

他已被思念磨得光滑
洁白。
阿难又问,请给我讲讲这瓶
佛答,那仍是瓶——
所有的水都是一样的、同一的
大海不曾区别于这因装入瓶中
而改变了形状的水
而瓶也不曾因为装了水
而改变自己。
佛又说,我给了你这瓶水。
阿难答,是的,我喝了这瓶水
穷人的耐性

穷人的耐性,用两枚鸟蛋
去抵抗鸟笼
那一座幼儿园去对付所有的墓地

他们劳动,不久之后我也是空气,这躯体太重了,总算扛到终点了
抓我的手,父亲、粗布袋
和乌黑的牙齿。他见到我,停住
向我摇晃他的贫穷。里面的硬币纷纷
跳起来叫喊。我记得他的转身
失望、悲戚,从此河边每一个垂钓的老者都是我
我是他们身后忠实的影子
父亲,今天正是你的生日啊
是的,我正去另一个世界诞生
父亲,为什么抛弃我
不会的,你一直跟在我的身后,现在
我不过进入了另一个房间
而不久后你也会找到它的门
父亲,我要听你讲话
那就听吧,我一直在你的记忆里讲个不停
可是,父亲,我多么爱你
好孩子,我也是,这是死亡也无法阻止的

小女孩与母亲的对话

路边,阳光很好
省去多余的细节,我们掠过春天
把目光停留在一个女孩和母亲
“去吧,去吧,就象妈妈平时给你买玩具车那样
那个阿姨是好人,她不会骗人的。”
母亲的双眼流淌着憧憬,她尽量把问题简化
象是未曾绽放的花蕾,小女孩始终未绽开慰藉的语言
她尝试着跑开又跑回,从她嘴里挤出∶我怕怕
我设法悄无声息地离开,不打扰她们
路旁的阳光很美
其实小女孩和母亲的对话也很美关机

关机
关机
展开
本回答被提问者采纳
渠首情2009 | 发布于2009-12-01
评论
但一直不敢触摸

这些我想保存下来的东西
它们活过来,风止息了
它们还在

每日晨昏
过着物质生活的我
只盯着它们,春天有什么好
我把酒瓶砸在他的头上
这个头破血流的人没哭
我哭了

苹果,我想念春天了
上周有寒露
下周有霜降
天气越来越凉

朋友们必须相聚
一起来,抛开孤独
孤独与秋天一样深了

喝了点酒
那人就傻了
他说,香味在屋子里旋转起伏

风走了,它们一直活着
它们用手拧我
唤醒我的爱秋天

我小心翼翼
害怕与朋友们谈起你
只说、桃子和梨

随着一阵风
它们来了
超能宝贝 | 发布于2009-12-04
评论
考试什么的都去 si 吧  
  我要回家 作我的梦想   
  就算风会很大 浪会很大  
  但我有力量   
  学校不让留头发 土的掉渣  
  还告诉爸妈 你的孩子太差   管不了拉 回家种田吧   
  为什么 我的音乐课被霸占了   变几何   
  三角方块睡觉了   
  抬着头 看着云 吹着风 哼着歌   
  我在惬意呢   
  再说我也不容易   考了整个年级的倒数第一   
  对不起我下一次一定努力   
  就先这样 我今天要练琴   
  考试什么的都去si吧   
  我要回家 作我的梦想  
  就算风会很大 浪会很大   但我有力量   
  学校不让留头发 土的掉渣   
  还告诉爸妈 你的孩子太差   管不了拉 回家种田吧   
  为什么   成绩会有那么重要   
  被人笑   真有那么好笑   
  成绩好 会很diao 有鲜花 有鞭炮   
  我当然知道   
  其实我真有努力   
  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会拼命   
  每一天都为了梦想在前进   
  没关系 我一定也可以   
  考试什么的都去si吧  
  我要回家 作我的梦想  
  就算风会很大 浪会很大   但我有力量   
  学校不让留头发 土的掉渣   
  还告诉爸妈 你的孩子太差   管不了拉 回家种田吧  
  摇曳的小花   有一天也会长大

这是我的心声
展开

参考资料: 歌词<<考试什么的都去死吧>>

qq2115592 | 发布于2012-10-20
评论
戴望舒《雨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行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默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梦★静静地 | 发布于2009-12-01
评论
《等待阳光奔过来》

我想
在一个春日下午
也许就有许多事情
都将百无聊赖

独倚(yǐ)窗台
看远方天空云卷云舒
拥挤的楼下
来往着匆匆的行人
他们个个表情严肃
目睹别人的
单独行动

一方天空晴朗着
一只抒情的鸽子羽毛靓丽
衔着鸽哨
肆无忌惮的滑翔在
风筝与微风之间
天幕下投来
一幅矫健的影子

移动
只选择不规则的划动
条条思索的痕迹
搭起鸽子
用张开的羽毛通往
远方的桥梁

等待一束
最好是一束
久违的阳光
奔过来
而后才是尽情地拥抱
【果凍丶妍℡ | 发布于2009-12-07
评论
野草》题辞

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

过去的生命已经死亡。我对于这死亡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曾经存活。死亡的生命已经朽腐。我对于这朽腐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还非空虚。

生命的泥委弃在地面上,不生乔木,只生野草,这是我的罪过。

野草,根本不深,花叶不美,然而吸取露,吸取水,吸取陈死人的血和肉,各各夺取它的生存。当生存时,还是将遭践踏,将遭删刈,直至于死亡而朽腐。

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

我自爱我的野草,但我憎恶这以野草作装饰的地面。

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野草,以及乔木,于是并且无可朽腐。

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

天地有如此静穆,我不能大笑而且歌唱。天地即不如此静穆,我或者也将不能。我以这一丛野草,在明与暗,生与死,过去与未来之际,献于友与仇,人与兽,爱者与不爱者之前作证。

为我自己,为友与仇,人与兽,爱者与不爱者,我希望这野草的朽腐,火速到来。要不然,我先就未曾生存,这实在比死亡与朽腐更其不幸。

去罢,野草,连着我的题辞!

--------------------------------------------------------------------------------

秋夜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这上面的夜的天空,奇怪而高,我生平没有见过这样奇怪而高的天空。他仿佛要离开人间而去,使人们仰面不再看见。然而现在却非常之蓝,闪闪地〖目夹〗着几十个星星的眼,冷眼。他的口角上现出微笑,似乎自以为大有深意,而将繁霜洒在我的园里的野花上。

我不知道那些花草真叫什么名字,人们叫他们什么名字。我记得有一种开过极细小的粉红花,现在还开着,但是更极细小了,她在冷的夜气中,瑟缩地做梦,梦见春的到来,梦见秋的到来,梦见瘦的诗人将眼泪擦在她最末的花瓣上,告诉她秋虽然来,冬虽然来,而此后接着还是春,胡蝶乱飞,蜜蜂都唱起春词来了。她于是一笑,虽然颜色冻得红惨惨地,仍然瑟缩着。

枣树,他们简直落尽了叶子。先前,还有一两个孩子来打他们别人打剩的枣子,现在是一个也不剩了,连叶子也落尽了。他知道小粉红花的梦,秋后要有春;他也知道落叶的梦,春后还是秋。他简直落尽叶子,单剩干子,然而脱了当初满树是果实和叶子时候的弧形,欠伸得很舒服。但是,有几枝还低亚着,护定他从打枣的竿梢所得的皮伤,而最直最长的几枝,却已默默地铁似的直刺着奇怪而高的天空,使天空闪闪地鬼〖目夹〗眼;直刺着天空中圆满的月亮,使月亮窘得发白。

鬼〖目夹〗眼的天空越加非常之蓝,不安了,仿佛想离去人间,避开枣树,只将月亮剩下。然而月亮也暗暗地躲到东边去了。而一无所有的干子,却仍然默默地铁似的直刺着奇怪而高的天空,一意要制他的死命,不管他各式各样地〖目夹〗着许多蛊惑的眼睛。

哇的一声,夜游的恶鸟飞过了。

我忽而听到夜半的笑声,吃吃地,似乎不愿意惊动睡着的人,然而四围的空气都应和着笑。夜半,没有别的人,我即刻听出这声音就在我嘴里,我也即刻被这笑声所驱逐,回进自己的房。灯火的带子也即刻被我旋高了。

后窗的玻璃上丁丁地响,还有许多小飞虫乱撞。不多久,几个进来了,许是从窗纸的破孔进来的。他们一进来,又在玻璃的灯罩上撞得丁丁地响。一个从上面撞进去了,他于是遇到火,而且我以为这火是真的。两三个却休息在灯的纸罩上喘气。那罩是昨晚新换的罩,雪白的纸,折出波浪纹的叠痕,一角还画出一枝猩红色的栀子。

猩红的栀子开花时,枣树又要做小粉红花的梦,青葱地弯成弧形了……我又听到夜半的笑声;我赶紧砍断我的心绪,看那老在白纸罩上的小青虫,头大尾小,向日葵子似的,只有半粒小麦那么大,遍身的颜色苍翠得可爱,可怜。

我打一个呵欠,点起一支纸烟,喷出烟来,对着灯默默地敬奠这些苍翠精致的英雄们。

--------------------------------------------------------------------------------

影的告别

人睡到不知道时候的时候,就会有影来告别,说出那些话——

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天堂里,我不愿去;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地狱里,我不愿去;有我所不乐意的在你们将来的黄金世界里,我不愿去。

然而你就是我所不乐意的。

朋友,我不想跟随你了,我不愿住。

我不愿意!

呜呼呜呼,我不愿意,我不如彷徨于无地。

我不过一个影,要别你而沉没在黑暗里了。然而黑暗又会吞并我,然而光明又会使我消失。

然而我不愿彷徨于明暗之间,我不如在黑暗里沉没。

然而我终于彷徨于明暗之间,我不知道是黄昏还是黎明。我姑且举灰黑的手装作喝干一杯酒,我将在不知道时候的时候独自远行。

呜呼呜呼,倘是黄昏,黑夜自然会来沉没我,否则我要被白天消失,如果现是黎明。

朋友,时候近了。

我将向黑暗里彷徨于无地。

你还想我的赠品。我能献你甚么呢?无已,则仍是黑暗和虚空而已。但是,我愿意只是黑暗,或者会消失于你的白天;我愿意只是虚空,决不占你的心地。

我愿意这样,朋友——

我独自远行,不但没有你,并且再没有别的影在黑暗里。只有我被黑暗沉没,那世界全属于我自己。

--------------------------------------------------------------------------------

求乞者

我顺着剥落的高墙走路,踏着松的灰土。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微风起来,露在墙头的高树的枝条带着还未干枯的叶子在我头上摇动。

微风起来,四面都是灰土。

一个孩子向我求乞,也穿着夹衣,也不见得悲戚,近于儿戏;我烦腻他这追着哀呼。

我走路。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微风起来,四面都是灰土。

一个孩子向我求乞,也穿着夹衣,也不见得悲戚,但是哑的,摊开手,装着手势。

我就憎恶他这手势。而且,他或者并不哑,这不过是一种求乞的法子。

我不布施,我无布施心,我但居布施者之上,给与烦腻,疑心,憎恶。

我顺着倒败的泥墙走路,断砖叠在墙缺口,墙里面没有什么。微风起来,送秋寒穿透我的夹衣;四面都是灰土。

我想着我将用什么方法求乞:发声,用怎样声调?装哑,用怎样手势?……

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

我将得不到布施,得不到布施心;我将得到自居于布施之上者的烦腻,疑心,憎恶。

我将用无所为和沉默求乞!……

我至少将得到虚无。

微风起来,四面都是灰土。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

灰土,灰土,……

……………………

灰土……

--------------------------------------------------------------------------------

复仇

人的皮肤之厚,大概不到半分,鲜红的热血,就循着那后面,在比密密层层地爬在墙壁上的槐蚕更其密的血管里奔流,散出温热。于是各以这温热互相蛊惑,煽动,牵引,拼命希求偎倚,接吻,拥抱,以得生命的沉酣的大欢喜。

但倘若用一柄尖锐的利刃,只一击,穿透这桃红色的,菲薄的皮肤,将见那鲜红的热血激箭似的以所有温热直接灌溉杀戮者;其次,则给以冰冷的呼吸,示以淡白的嘴唇,使之人性茫然,得到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而其自身,则永远沉浸于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中。

这样,所以,有他们俩裸着全身,捏着利刃,对立于广漠的旷野之上。

他们俩将要拥抱,将要杀戮……

路人们从四面奔来,密密层层地,如槐蚕爬上墙壁,如马蚁要扛鲞头。衣服都漂亮,手倒空的。然而从四面奔来,而且拼命地伸长脖子,要赏鉴这拥抱或杀戮。他们已经预觉着事后自己的舌上的汗或血的鲜味。

然而他们俩对立着,在广漠的旷野之上,裸着全身,捏着利刃,然而也不拥抱,也不杀戮,而且也不见有拥抱或杀戮之意。

他们俩这样地至于永久,圆活的身体,已将干枯,然而毫不见有拥抱或杀戮之意。

路人们于是乎无聊;觉得有无聊钻进他们的毛孔,觉得有无聊从他们自己的心中由毛孔钻出,爬满旷野,又钻进别人的毛孔中。他们于是觉得喉舌干燥,脖子也乏了;终至于面面相觑,慢慢走散;甚而至于居然觉得干枯到失了生趣。

于是只剩下广漠的旷野,而他们俩在其间裸着全身,捏着利刃,干枯地立着;以死人似的眼光,赏鉴这路人们的干枯,无血的大戮,而永远沉浸于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中。

--------------------------------------------------------------------------------

复仇〔其二〕

因为他自以为神之子,以色列的王,所以去钉十字架。

兵丁们给他穿上紫袍,戴上荆冠,庆贺他;又拿一根苇子打他的头,吐他,屈膝拜他;戏弄完了,就给他脱了紫袍,仍穿他自己的衣服。

看哪,他们打他的头,吐他,拜他……

他不肯喝那用没药调和的酒,要分明地玩味以色列人怎样对付他们的神之子,而且较永久地悲悯他们的前途,然而仇恨他们的现在。

四面都是敌意,可悲悯的,可咒诅的。

丁丁地想,钉尖从掌心穿透,他们要钉杀他们的神之子了;可悯的人们呵,使他痛得柔和。丁丁地想,钉尖从脚背穿透,钉碎了一块骨,痛楚也透到心髓中,然而他们钉杀着他们的神之子了,可咒诅的人们呵,这使他痛得舒服。

十字架竖起来了;他悬在虚空中。

他没有喝那用没药调和的酒,要分明地玩味以色列人怎样对付他们的神之子,而且较永久地悲悯他们的前途,然而仇恨他们的现在。

路人都辱骂他,祭司长和文士也戏弄他,和他同钉的两个强盗也讥诮他。

看哪,和他同钉的……

四面都是敌意,可悲悯的,可咒诅的。

他在手足的痛楚中,玩味着可悯的人们的钉杀神之子的悲哀和可咒诅的人们要钉杀神之子,而神之子就要被钉杀了的欢喜。突然间,碎骨的大痛楚透到心髓了,他即沉酣于大欢喜和大悲悯中。

他腹部波动了,悲悯和咒诅的痛楚的波。

遍地都黑暗了。

“以罗伊,以罗伊,拉马撒巴各大尼?!”〔翻出来,就是:我的上帝,你为甚么离弃我?!〕

上帝离弃了他,他终于还是一个“人之子”;然而以色列人连“人之子”都钉杀了。

钉杀了“人之子”的人们身上,比钉杀了“神之子”的尤其血污,血腥。

--------------------------------------------------------------------------------

希望

我的心分外地寂寞。

然而我的心很平安;没有爱憎,没有哀乐,也没有颜色和声音。

我大概老了。我的头发已经苍白,不是很明白的事么?我的手颤抖着,不是很明白的事么?那么我的灵魂的手一定也颤抖着,头发也一定苍白了。

然而这是许多年前的事了。

这以前,我的心也曾充满过血腥的歌声:血和铁,火焰和毒,恢复和报仇。而忽然这些都空虚了,但有时故意地填以没奈何的自欺的希望。希望,希望,用这希望的盾,抗拒那空虚中的暗夜的袭来,虽然盾后面也依然是空虚中的暗夜。然而就是如此,陆续地耗尽了我的青春。

我早先岂不知我的青春已经逝去?但以为身外的青春固在:星,月光,僵坠的蝴蝶,暗中的花,猫头鹰的不祥之言,杜鹃的啼血,笑的渺茫,爱的翔舞。……虽然是悲凉漂渺的青春罢,然而究竟是青春。

然而现在何以如此寂寞?难道连身外的青春也都逝去,世上的青年也多衰老了么?

我只得由我来肉薄这空虚中的暗夜了。我放下了希望之盾,我听到Petofi Sandor (1823-49)的“希望”之歌:

希望是什么?是娼妓:
她对谁都蛊惑,将一切都献给;
待你牺牲了极多的宝贝——
你的青春——她就抛弃你。

这伟大的抒情诗人,匈牙利的爱国者,为了祖国而死在可萨克兵的矛尖上,已经七十五年了。悲哉死也,然而更可悲的是他的诗至今没有死。

但是,可惨的人生!桀骜英勇如Petofi,也终于对了暗夜止步,回顾茫茫的东方了。他说: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倘使我还得偷生在不明不暗的这“虚妄”中,我就还要寻求那逝去的悲凉漂渺的青春,但不妨在我的身外。因为身外的青春倘一消灭,我身中的迟暮也即凋零了。

然而现在没有星和月光,没有僵坠的蝴蝶以至笑的渺茫,爱的翔舞。然而青年们很平安。

我只得由我来肉薄这空虚中的暗夜了,纵使寻不到身外的青春,也总得自己来一掷我身中的迟暮。但暗夜又在那里呢?现在没有星,没有月光以至没有笑的渺茫和爱的翔舞;青年们很平安,而我的面前又竟至于并且没有真的暗夜。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



暖国的雨,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博识的人们觉得他单调,他自己也以为不幸否耶?江南的雪,可是滋润美艳之至了;那是还在隐约着的青春的消息,是极壮健的处子的皮肤。雪野中有血红的宝珠山茶,白中隐青的单瓣梅花,深黄的磬口的蜡梅花;雪下面还有冷绿的杂草。蝴蝶确乎没有;蜜蜂是否来采山茶花和梅花的蜜,我可记不真切了。但我的眼前仿佛看见冬花开在雪野中,有许多蜜蜂们忙碌地飞着,也听得他们嗡嗡地闹着。

孩子们呵着冻得通红,象紫芽姜一般的小手,七八个一齐来塑雪罗汉。因为不成功,谁的父亲也来帮忙了。罗汉就塑得比孩子们高得多,虽然不过是上小下大的一堆,终于分不清是壶卢还是罗汉,然而很洁白,很明艳,以自身的滋润相粘结,整个地闪闪地生光。孩子们用龙眼核给他做眼珠,又从谁的母亲的脂粉奁中偷得胭脂来涂在嘴唇上。这回确是一个大阿罗汉了。他也就目光灼灼地嘴唇通红地坐在雪地里。

第二天还有几个孩子来访问他;对了他拍手,点头,嘻笑。但他终于独自坐着了。晴天又来消释他的皮肤,寒夜又使他结一层冰,化作不透明的水晶模样,连续的晴天又使他成为不知道算什么,而嘴上的胭脂也褪尽了。

但是,朔方的雪花在纷飞之后,却永远如粉,如沙,他们决不粘连,撒在屋上,地上,枯草上,就是这样。屋上的雪是早已就有消化了的,因为屋里居人的火的温热。别的,在晴天之下,旋风忽来,便蓬勃地奋飞,在日光中灿灿地生光,如包藏火焰的大雾,旋转而且升腾,弥漫太空,使太空旋转而且升腾地闪烁。

在无边的旷野上,在凛冽的天宇下,闪闪地旋转升腾着的是雨的精魂……

是的,那是孤独的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

--------------------------------------------------------------------------------

失掉的好地狱

我梦见自己躺在床上,在荒寒的野外,地狱的旁边。一切鬼魂们的叫唤无不低微,然有秩序,与火焰的怒吼,油的沸腾,钢叉的震颤相和鸣,造成醉心的大乐,布告三界:天下太平。

有一个伟大的男子站在我面前,美丽,慈悲,遍身有大光辉,然而我知道他是魔鬼。

“一切都已完结,一切都已完结!可怜的魔鬼们将那好的地狱失掉了!”他悲愤地说,于是坐下,讲给我一个他所知道的故事——

“天地作蜂蜜色的时候,就是魔鬼战胜天神,掌握了主宰一切的大权威的时候。他收得天国,收得人间,也收得地狱。他于是亲临地狱,坐在中央,遍身发大光辉,照见一切鬼众。

“地狱原已废弃得很久了:剑树消却光芒;沸油的边缘早不腾涌;大火聚有时不过冒些青烟;远处还萌生曼陀罗花,花极细小,惨白而可怜——那是不足为奇的,因为地上曾经大被焚烧,自然失了他的肥沃。

“鬼魂们在冷油温火里醒来,从魔鬼的光辉中看见地狱小花,惨白可怜,被大蛊惑,倏忽间记起人世,默想至不知几多年,遂同时向着人间,发一声反狱的绝叫。

“人类便应声而起,仗义直言,与魔鬼战斗。战声遍满三界,远过雷霆。终于运大谋略,布大罗网,使魔鬼并且不得不从地狱出走。最后的胜利,是地狱门上也竖了人类的旌旗!

“当魔鬼们一齐欢呼时,人类的整饬地狱使者已临地狱,做在中央,用人类的威严,叱咤一切鬼众。

“当鬼魂们又发出一声反狱的绝叫时,即已成为人类的叛徒,得到永久沉沦的罚,迁入剑树林的中央。

“人类于是完全掌握了地狱的大威权,那威棱且在魔鬼以上。人类于是整顿废弛,先给牛首阿旁以最高的俸草;而且,添薪加火,磨砺刀山,使地狱全体改观,一洗先前颓废的气象。

“曼陀罗花立即焦枯了。油一样沸;刀一样钅舌;火一样热;鬼众一样呻吟,一样宛转,至于都不暇记起失掉的好地狱。

“这是人类的成功,是鬼魂的不幸……。

“朋友,你在猜疑我了。是的,你是人!我且去寻野兽和恶鬼……”

--------------------------------------------------------------------------------

墓碣文

我梦见自己正和墓碣对立,读着上面的刻辞。那墓碣似是沙石所制,剥落很多,又有苔藓丛生,仅存有限的文句——

“……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于天上看见深渊。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

“……有一游魂,化为长蛇,口有毒牙。不以啮人,自啮其身,终以陨颠。……

“……离开!……”

我绕到碣后,才见孤坟,上无草木,且已颓坏。即从大阙口中,窥见死尸,胸腹俱破,中无心肝。而脸上却绝不显哀乐之状,但蒙蒙如烟然。

我在疑惧中不及回身,然而已看见墓碣阴面的残存的文句——

“……抉心自食,欲知本味。创痛酷烈,本味何能知?……

“……痛定之后,徐徐食之。然其心已陈旧,本味又何由知?……

“……答我。否则,离开!……”

我就要离开。而死尸已在坟中坐起,口唇不动,然而说——

“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

我疾走,不敢反顾,生怕看见他的追随。

--------------------------------------------------------------------------------

淡淡的血痕中
—纪念几个死者和生者和未生者—

目前的造物主,还是一个怯弱者。

他暗暗地使天地变异,却不敢毁灭一个这地球;暗暗地使生物衰亡,却不敢长存一切尸体;暗暗地使人类流血,却不敢使血色永远鲜浓;暗暗地使人类受苦,却不敢使人类永远记得。

他专为他的同类——人类中的怯弱者——设想,用废墟荒坟来衬托华屋,用时光来冲淡苦痛和血痕;日日斟出一杯微甘的苦酒,不太少,不太多,以能微醉为度,递给人间,使饮者可以哭,可以歌,也如醒,也如醉,若有知,若无知,也欲死,也欲生。他必须使一切也欲生;他还没有灭尽人类的勇气。

几片废墟和几个荒坟散在地上,映以淡淡的血痕,人们都在其间咀嚼着人我的渺茫的悲苦。但是不肯吐弃,以为究竟胜于空虚,各各自称为“天之戮民”,以作咀嚼着人我的渺茫的悲苦的辩解,而且悚息着静待新的悲苦的到来。新的,这就使他们恐惧,而又渴欲相遇。

这都是造物主的良民。他就需要这样。

叛逆的猛士出于人间;他屹立着,洞见一切已改和现有的废墟和荒坟,记得一切深广和久远的苦痛,正视一切重叠淤积的凝血,深知一切已死,方生,将生和未生。他看透了造化的把戏;他将要起来使人类苏生,或者使人类灭尽,这些造物主的良民们。

造物主,怯弱者,羞惭了,于是伏藏。天地在猛士的眼中于是变色。
展开
你♀是 | 发布于2009-12-03
评论
收起 其他18条回答

为您推荐:

广告

您可能关注的内容

×

类别

我们会通过消息、邮箱等方式尽快将举报结果通知您。

说明

0/200

提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