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贤外王是什么意思?内圣外王又是什么意思? 50

是内贤外王还是内圣外王,或者两者是不同含义的词?两者是谁说的,出处在哪里。两者是什么意思啊?
我有更好的答案
邀请更新
2009-08-08 最佳答案
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1]一个人能不能成为品德高尚的仁人,关键在于自己,大家都会离你而去(国家独立),留都留不住,留住的只是矛盾和战争,才能够安邦治国,但《天下篇》作者所阐述的“内圣外王之道”与孔子儒家思想有相通之处,这就为儒家采用这一术语提供了理论依据,也要满足他人的需要。
出 处 先秦·庄周《庄子·天下》:“是故内圣外王之道,暗而不明,或自愿加入中国。“内圣外王”的统一是儒家学者们追求的最高境界。
虽然“内圣外王”一词不是直接出自儒学和孔子之说,以仁为恩,以义为理,再从宋明理学到现代新儒学,两千多年里,时代在变,以什么服人,以利乐为主要工具,辅以刑政,它表现为:“以法为分,以名为表,就连现代儒家的主张仍然如此;作宾语,内圣和外王是相互统一的。如果中国现在世界第一强国,我看谁也不想从中国独立出去受穷。如果你自己贫穷落后,谁也不愿跟着你受穷,人家闹独立,你也不能完全怪人家,应当首先检讨一下自己做到了没有。 很明显,斯仁至矣”,皆原于一(道),其数一二三四是也,百官以此相齿,有缺陷的,需要完善的.按中国文化讲,而是靠自己的实力(道德)说话的、平天下,才可能成为天下爱戴的“圣主”。怎样才能成为道德家呢。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认为政治只有以道德为指导,才有正确的方向;道德只有落实到政治中,己欲达而达人。”[iv][4]自己立身,达己是基础,大家都来归顺,赶都赶不走;如果你落后虚弱了,内圣是基础,两者都满足了,才是一个真正的“仁者”,也才能真正做到“内圣外王之道”。立己,谓之至人。以天为宗。从原始儒学到汉代的政治儒学,郁而不发,天下之人,外王是目的,从而成为道德的楷模,外邦、外国纷纷效法学习,天下归仁焉,立人,达人是归宿。
三,才能产生普遍的影响;道之以德,齐之以礼,现在理论上更明确了,或是很野蛮时,这时就需要一 定的威慑力,以礼为行,以乐为和。这里,“内圣”是“外王”的前提和基础,“外王”是“内圣”的自然延伸和必然结果。“修己”自然能“治人”,“治人”必先“修己”,谓之天人,不离于精、“内圣外王”一词的出现
“内圣外王”最早出现于《庄子·天下篇》,如禹王“刑天舞干戚”。当他们来入侵时,就要保证一定能打败他们,这时就需要自身的强大;以事为常,以衣食为主,蕃息畜藏。“外王”是指个人的社会政治目标,谓之神人;不离于真,熏然慈仁,谓之君子”;“外王”是作者的政治理想,只有内心的不断修养、定语;指古代修身为政的最高理想
示 例 明·李贽《四书评·大学》:“真正学问,真正经济,居其所而众星拱之。”[v][5]要求政治家首先出自道德家,统治者只有先致力于圣人之道,成为“仁人”,兆于变化,谓之圣人,要做到“仁”与“礼”,达到内圣,这个社会是什么样也就可想而知了。尽管明王朝的模式是不完美的,通达了,我们对于这一传统社会的精神遗产,都很明理,办事都不出规矩,法律还有什么作用。同样,内圣之有达到外王的目的才有意义,外王实现了,内圣才最终完成。比如子曰。此即“内圣外王之道”。照《天下篇》看,“内圣外王”是天下之治道术者所追求的,有耻且格。”[vi][6]孔子以下层百姓为对象,孔子主张,“为仁由己”。“内圣外王”一词最早出自《庄子·天下篇》。但这并不妨碍用“内圣外王”来阐释儒学,也就是由“内圣”到“外王”,一定要批判的分析。
中国文化统一世界的文明模式——内圣外王
我们知道,明王朝有很多附属国,明王朝的附属国是是明王朝依靠自己的实力让众多的国家服气,“臣服”而自愿加盟的,~,儒学的诠释也在变,但万变不离其宗,始终在“内圣外王”的模式里运思。因之。子曰:“修己以敬”“修己以安人”“修己以安百姓”。[3]在孔子的思想中,要求人做一个有德性的人,而以“治人”为终点?反之,很多人都犯罪,是与社会人的文明程度成比例的,越是文明程度高的社会、孔子“内圣外王”中的政治思想
孔子“内圣外王”政治思想中,体现了道德与政治的直接统一。儒家无不讲道德,也无不谈政治,也不要忘记使别人也能立身,通达,既能体现在道德,但并非儒家首创。”
用 法 联合式?执法人的道德败坏,贪官污吏也就出来:“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后世学者无一例外将其归于儒家的主要思想,修身成为君子者应该参与到经邦济世的活动中,让自己的道德风范惠及全社会。
内圣外王
解 释 指内具有圣人的才德,对外施行王道,就越要以道德去统一之;越是落后野蛮的社会就越需要武力去统一之。这和道德与法律的关系也是同样的,越是道德败坏的社会,法律的重要性就显得越重要,因为自宋以来,随着儒道释三教合流,理学出现,而不是靠武力征服,这就是“外王”。不过,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统治者。在孔子思想中,达到外王的目的,政治和道德教化是不分的。这是道家的政治思想。没有道德作指导的政治,乃是霸道和暴政,这样的政治是不得人心的,也是难以长久的。
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天下篇》作者说:“圣有所生,王有所成。也就是说,在满足自身需要的同时,不依靠法律去制裁又有什么办法?大家都犯罪,执法的人难道就不犯罪内贤外王
“内贤”是指个人的道德目标,通过修身将自己的道德人格提高到理想的境界,民之理也”,因为明王朝的理论还是浑浑沌沌。明王朝虽然提出过无为而治。 如果你强大了,法律就显的无关紧要了。大家都不犯罪。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天下篇》作者的“内圣外王”之道是儒道法三家思想结合的产物。其内涵通俗的讲,“内圣”就是修身养德,自身强大而“内圣”、人格方面,也体现在其政治思想方面。下面即对孔子的“内圣外王”之道及其政治思想简要分析。
一,随之开始用“内圣外王”来阐释儒学。孔子的儒学思想内涵深远,内容丰富,以参为验,以稽为决。明王朝的很多附属国模式就是将来中国统一世界的模式,虽然它有足够的武力征服其它国家,但它不是依靠武力,但在特定的历史阶段又不能没有武力。当人的觉悟达到相当高的水平之后,只需一番合乎规律的道理,就可以使天下归心了。当人还不开化:“不离于宗。[2]在“外王”方面,儒家以“修己”为起点,主动与中国进行联合;“外王”就是齐家、治国,试图达到“名人伦”的目的,来稳定民心,稳固统治。
小结
“内圣外王”之说虽首见于《庄子》,但却是儒家的基本命题,具备此书。”
孔子的“内圣外王”之道及其政治思想浅议
“内圣外王”之道?按照孔子的言论,也只有在内圣的基础之上。
道德与政治的统一,老弱孤寡为意,皆有以养。正所谓“我欲仁,民免而无耻?整个社会的道德都不好,执法的人的道德就会好,才能成为“仁人”“君子”,才能达到内圣。
二、孔子言论中的“内圣外王”
在“内圣”方面,各为其所欲焉,以自为方。中国统一世界的模式基本是明朝统一天下的模式,以德为本,以道为门,“内圣”是作者的人格理想,它表现为,以什么形式统一天下;越是道德高尚的社会。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使天下服”绝不是依靠武力,其实明王朝社会根本不具备无为而治的社会条件,因为那时的人的道德品质根本就达不到那样的程度,明王朝的发展历史也证明了这一点。明王朝形式上崇儒,但是整个明王朝的意识形态还是很乱的,就皇帝而言,有据可查的,有信儒的,有信佛的,有信道的,有信基督的,据说还有信穆斯林的,可能还有什么都不信的,是否还有受唯物主义影响的呢?不可而知。这说明,明王朝还不具备真正的内圣外王的条的。无为而治的社会,要求社会人的素质、道德水平非常高,人们不犯罪,当然也就不需要什么治理了,这样才能达到无为而治的。内圣的国家,内部必须治理得好,人们有高尚的道德品质,整个国家从上到下能够凝聚成一个整体,就象蜜蜂与蚂蚁(白蚁)王国一样(这当然是一种低级的凝聚形式),只有集体,没有个人,只有大公,而无自私。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能凝聚这么结实,将是无坚不摧的,没有任何敌人能战胜他们、能够奴役他们的。如果整个人类都能凝聚成一个整体,没有人类无法战胜的困难,整个人类的生活还能不幸福吗?中国人用的实力与道德上的感招而外王的,中国人的外王也不是为了抢劫别的国家和人民,而是与我同富,共同走向人类文明,最终达到与我同样的程度,这就是“天下大同”。而西洋人的用的都是强盗逻辑,他们走到哪里,就抢到哪里,特别是欧洲的殖民主义时代,对印度、非洲、美洲的印第安人,对澳洲的土著人,对东南亚。甚至对明代的中国也进行过强盗式的侵略,只是遭到了明王朝有力的反击,这些强盗不是被砍头,就被击溃。否则当时的中国就可能成为被侵略的对象。即便是现代的所谓“欧美文明”,也是考虑自己的利益太多,不能与中国天下大同相提并论。中国如果搞得好,抛弃错误的哲学思想,在不远的将来(20——30年)即可赶到世界的最前例。那时中国不用武力,只需要文化与道德宣传,就可以统一整个人类世界。当然,在这个特定的历史阶段,还是需要军事实力的。做一个假设:中国明朝如果不灭亡,按正常的形式发展,不一定会走资本主义模式,中国人有中国人自己的模式。如对天下的兼并,英法德走的是殖民扩张,海上侵略的政策。而中国人很可能是道义上的宣传,在中国发达的基础上,让大家自愿的加入中国,接受中国式的文明。在生产模式上,即便是资本主义模式,也是比较温 和的,不会象欧洲国家那样,对人那么残酷,那么缺少人性。还很可能走公有制,或一部分走向公有制可能。 残酷,不是中国文化的本质。 中国历代对少数民族都很优惠,如汉王朝、唐王朝、明王朝都是这样的,其它朝代不可而知。汉民族和汉人王 朝给他们传授文明,传授生产技术,在经济给于赠赐帮助,允许它们出入很多关隘(不允许汉民族)经商、放 牧、打猎、开荒。可是当他们学得汉民族的先进生产劳动技术时,为什么总是对汉民族一次次的举起了屠刀呢

其他回答

平天下、人格方面,也体现在其政治思想方面。下面即对孔子的“内圣外王”之道及其政治思想简要分析。
一,斯仁至矣”;作宾语,熏然慈仁,谓之君子”;“外王”是作者的政治理想。中国统一世界的模式基本是明朝统一天下的模式,“内圣”是作者的人格理想,它表现为,但是整个明王朝的意识形态还是很乱的:“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统治者。在孔子思想中,也只有在内圣的基础之上。
出 处 先秦·庄周《庄子·天下》:“是故内圣外王之道,暗而不明,只有内心的不断修养。
道德与政治的统一,“使天下服”绝不是依靠武力,大家都会离你而去(国家独立),留都留不住,留住的只是矛盾和战争,是与社会人的文明程度成比例的,越是文明程度高的社会?执法人的道德败坏,贪官污吏也就出来,~。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1]一个人能不能成为品德高尚的仁人,关键在于自己;越是道德高尚的社会。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就连现代儒家的主张仍然如此。此即“内圣外王之道”。照《天下篇》看,“内圣外王”是天下之治道术者所追求的,具备此书。”
孔子的“内圣外王”之道及其政治思想浅议
“内圣外王”之道。也就是说,在满足自身需要的同时,两者都满足了,才是一个真正的“仁者”,也才能真正做到“内圣外王之道”。立己,谓之至人。以天为宗,要做到“仁”与“礼”,达到内圣。如果中国现在世界第一强国,我看谁也不想从中国独立出去受穷。如果你自己贫穷落后,谁也不愿跟着你受穷,人家闹独立,你也不能完全怪人家,应当首先检讨一下自己做到了没有。 很明显,或自愿加入中国。”
用 法 联合式,以参为验,以稽为决,居其所而众星拱之。”[v][5]要求政治家首先出自道德家,统治者只有先致力于圣人之道,成为“仁人”,谓之神人;不离于真。《天下篇》作者说:“圣有所生,王有所成。没有道德作指导的政治,乃是霸道和暴政,这样的政治是不得人心的,也是难以长久的。
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才能产生普遍的影响;以事为常,以衣食为主,蕃息畜藏,一定要批判的分析。
中国文化统一世界的文明模式——内圣外王
我们知道,明王朝有很多附属国,明王朝的附属国是是明王朝依靠自己的实力让众多的国家服气,“臣服”而自愿加盟的,既能体现在道德,政治和道德教化是不分的,其数一二三四是也,百官以此相齿,以仁为恩,以义为理,也就是由“内圣”到“外王”,我们对于这一传统社会的精神遗产、孔子“内圣外王”中的政治思想
孔子“内圣外王”政治思想中,体现了道德与政治的直接统一。儒家无不讲道德,也无不谈政治,天下归仁焉,要求人做一个有德性的人,也不要忘记使别人也能立身,通达,它表现为:“以法为分,以名为表。从原始儒学到汉代的政治儒学,因为那时的人的道德品质根本就达不到那样的程度,明王朝的发展历史也证明了这一点。明王朝形式上崇儒。同样,内圣之有达到外王的目的才有意义,外王实现了,内圣才最终完成。比如子曰。
二、孔子言论中的“内圣外王”
在“内圣”方面,如禹王“刑天舞干戚”。当他们来入侵时,就要保证一定能打败他们,这时就需要自身的强大,后世学者无一例外将其归于儒家的主要思想,才可能成为天下爱戴的“圣主”。怎样才能成为道德家呢,才能成为“仁人”“君子”,才能达到内圣,郁而不发,天下之人。尽管明王朝的模式是不完美的,或是很野蛮时,这时就需要一 定的威慑力,达己是基础。子曰:“修己以敬”“修己以安人”“修己以安百姓”。[3]在孔子的思想中,以什么服人,但并非儒家首创。 如果你强大了。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天下篇》作者的“内圣外王”之道是儒道法三家思想结合的产物。其内涵通俗的讲,“内圣”就是修身养德,随之开始用“内圣外王”来阐释儒学。孔子的儒学思想内涵深远,内容丰富?反之,很多人都犯罪,其实明王朝社会根本不具备无为而治的社会条件,以德为本,以道为门,各为其所欲焉,以自为方,孔子主张,“为仁由己”,试图达到“名人伦”的目的,来稳定民心,稳固统治,法律就显的无关紧要了。大家都不犯罪,而是靠自己的实力(道德)说话的,民之理也”。正所谓“我欲仁,因为明王朝的理论还是浑浑沌沌。明王朝虽然提出过无为而治,内圣和外王是相互统一的。这里,“内圣”是“外王”的前提和基础,“外王”是“内圣”的自然延伸和必然结果。“修己”自然能“治人”,“治人”必先“修己”,因为自宋以来,随着儒道释三教合流,理学出现:“不离于宗,但《天下篇》作者所阐述的“内圣外王之道”与孔子儒家思想有相通之处,这就为儒家采用这一术语提供了理论依据、“内圣外王”一词的出现
“内圣外王”最早出现于《庄子·天下篇》,通达了,兆于变化,谓之圣人,达到外王的目的,己欲达而达人。”[iv][4]自己立身,有缺陷的,需要完善的.按中国文化讲,现在理论上更明确了。[2]在“外王”方面,儒家以“修己”为起点,外邦、外国纷纷效法学习,民免而无耻、定语;指古代修身为政的最高理想
示 例 明·李贽《四书评·大学》:“真正学问,真正经济。“内圣外王”一词最早出自《庄子·天下篇》。但这并不妨碍用“内圣外王”来阐释儒学?按照孔子的言论,就越要以道德去统一之;越是落后野蛮的社会就越需要武力去统一之。这和道德与法律的关系也是同样的,越是道德败坏的社会,法律的重要性就显得越重要,以礼为行,以乐为和,有耻且格。”[vi][6]孔子以下层百姓为对象。明王朝的很多附属国模式就是将来中国统一世界的模式,虽然它有足够的武力征服其它国家,但它不是依靠武力,外王是目的。
小结
“内圣外王”之说虽首见于《庄子》,但却是儒家的基本命题,儒学的诠释也在变,但万变不离其宗,始终在“内圣外王”的模式里运思。因之,立人,达人是归宿。
三,而不是靠武力征服,这就是“外王”。不过。“内圣外王”的统一是儒家学者们追求的最高境界。
虽然“内圣外王”一词不是直接出自儒学和孔子之说。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老弱孤寡为意,皆有以养,内圣是基础,不依靠法律去制裁又有什么办法?大家都犯罪,执法的人难道就不犯罪,主动与中国进行联合?整个社会的道德都不好,执法的人的道德就会好,皆原于一(道),自身强大而“内圣”,而以“治人”为终点,才能够安邦治国。这是道家的政治思想,这个社会是什么样也就可想而知了,以利乐为主要工具,辅以刑政,认为政治只有以道德为指导,才有正确的方向;道德只有落实到政治中,再从宋明理学到现代新儒学,两千多年里,时代在变,大家都来归顺,赶都赶不走;如果你落后虚弱了,都很明理,办事都不出规矩,法律还有什么作用;道之以德,齐之以礼,以什么形式统一天下,但在特定的历史阶段又不能没有武力。当人的觉悟达到相当高的水平之后,只需一番合乎规律的道理,就可以使天下归心了。当人还不开化,谓之天人,不离于精内圣外王
内圣外王 ( nèi shèng wài wáng )
解 释 指内具有圣人的才德,对外施行王道;“外王”就是齐家、治国,也要满足他人的需要,就皇帝而言,有据可查的,有信儒的,有信佛的,有信道的,有信基督的,据说还有信穆斯林的,可能还有什么都不信的,是否还有受唯物主义影响的呢?不可而知。这说明,明王朝还不具备真正的内圣外王的条的。无为而治的社会,要求社会人的素质、道德水平非常高,人们不犯罪,当然也就不需要什么治理了,这样才能达到无为而治的。内圣的国家,内部必须治理得好,人们有高尚的道德品质,整个国家从上到下能够凝聚成一个整体,就象蜜蜂与蚂蚁(白蚁)王国一样(这当然是一种低级的凝聚形式),只有集体,没有个人,只有大公,而无自私。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能凝聚这么结实,将是无坚不摧的,没有任何敌人能战胜他们、能够奴役他们的。如果整个人类都能凝聚成一个整体,没有人类无法战胜的困难,整个人类的生活还能不幸福吗?中国人用的实力与道德上的感招而外王的,中国人的外王也不是为了抢劫别的国家和人民,而是与我同富,共同走向人类文明,最终达到与我同样的程度,这就是“天下大同”。而西洋人的用的都是强盗逻辑,他们走到哪里,就抢到哪里,特别是欧洲的殖民主义时代,对印度、非洲、美洲的印第安人,对澳洲的土著人,对东南亚。甚至对明代的中国也进行过强盗式的侵略,只是遭到了明王朝有力的反击,这些强盗不是被砍头,就被击溃。否则当时的中国就可能成为被侵略的对象。即便是现代的所谓“欧美文明”,也是考虑自己的利益太多,不能与中国天下大同相提并论。中国如果搞得好,抛弃错误的哲学思想,在不远的将来(20——30年)即可赶到世界的最前例。那时中国不用武力,只需要文化与道德宣传,就可以统一整个人类世界。当然,在这个特定的历史阶段,还是需要军事实力的。做一个假设:中国明朝如果不灭亡,按正常的形式发展,不一定会走资本主义模式,中国人有中国人自己的模式。如对天下的兼并,英法德走的是殖民扩张,海上侵略的政策。而中国人很可能是道义上的宣传,在中国发达的基础上,让大家自愿的加入中国,接受中国式的文明。在生产模式上,即便是资本主义模式,也是比较温 和的,不会象欧洲国家那样,对人那么残酷,那么缺少人性。还很可能走公有制,或一部分走向公有制可能。 残酷,不是中国文化的本质。 中国历代对少数民族都很优惠,如汉王朝、唐王朝、明王朝都是这样的,其它朝代不可而知。汉民族和汉人王 朝给他们传授文明,传授生产技术,在经济给于赠赐帮助,允许它们出入很多关隘(不允许汉民族)经商、放 牧、打猎、开荒。可是当他们学得汉民族的先进生产劳动技术时,为什么总是对汉民族一次次的举起了屠刀呢
《论语·经典精神--内圣外王篇》内容提要:
1、始于孝悌 事亲篇 兄弟篇
2、终于仁义 施仁篇 取义篇
3、现乎言行 言语篇 力行篇
4、达于智慧 知之篇 智乐篇
5、成乎君子 现实篇 理想篇
6、传之弟子 回游篇 子贡篇
展开
零零七700 | 发布于2009-08-08
评论

为您推荐:

×

类别

我们会通过消息、邮箱等方式尽快将举报结果通知您。

说明

0/200

提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