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愁》原文 10

求琦君《烟愁》一文原文
奥古斯都的流星 问题未开放回答
推荐于2017-09-02 17:55:29 最佳答案
1、原文
  每当我在窗前挂起那盏红纱灯时,在我键盘有规律的回响里总有小佳那亮丽的流浪,我心中流淌的那种甜蜜犹如一枚熟透的果子悬挂在我记忆的枝头,突然有人扣门,进来的是阿淑,一缕青丝一缕丝衣身影轻盈如仙女下凡,她把那一本厚厚的书轻轻的放在我的面前说:你要的人生的痛苦我给你带来了。望着她那一身飘出夏日风情的短装,我觉的阿淑有一种在心里塑造的近似于飘渺的美,每次看到她总能在她的身上看到小佳的影子。
  一切都是前生注定的,不知是我欠她还是她欠我的。小佳是十五年前搬到我们村和我家成邻居的,她的过去我无从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她是从遥远的西边迁移到这里的,必须予以安排--这是上面的规定。在她身上有西边人的那种天然的纯朴和善良,因为两家住的很近,她母亲常到我们家来走走。后来她也常常随母亲一起来,彼此之间也因这些原因而慢慢熟悉了,而且她还有一种很绝的手艺听她母亲说是祖上传下来的--手扎红纱灯,那灯是什么样子的,在我看来没什么特别之处,但经她和母亲扎出来的纱灯拿到集市上总是买的很好,不过并非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扎这个红纱灯,转眼间她到我们村已经一年了,都到了入学的年龄,很自然的我们又一起入了学堂。
  从此无论风雨我们都同路走过来了,年少的时光总显的太过匆匆了,我们还没来的及仔细的回味,就已经到了该分别的时候了。九五年我们一起高中毕业后我没有继续再向象YA塔的高处攀登,我喜欢我的选择那种闲云里鹤的生活,注定我是不能被亲情与牵挂所束缚的,我的追求将和流浪一起荣光对于某些人来说旅途就是一切,路就是他们的家,譬如象我一样的。我的幸福与否都在我的这个一意孤行的决定里而没有了定论,但是我必须走这一回。我不得不与小佳告别了,我们一起来到儿时一起玩耍过的地方,看着眼前的一切还是那样的生机盎然,轻风里好象还有那童真的笑声在回荡,突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十年了,时光的脚步真快,不知经是否也曾有过回首的时候,小佳也已不在是当年那个梳着羊角辫的小姑娘了,我想在就要出行的时候我不能不告诉她我真的喜欢她,不能不说;她和我一样,对于此一直在心里都有一种无言的默契。临别的时候小佳送了我一个红纱灯,她说:让它给你带去一点光明吧,别忘了归程。红纱灯的点点亮光照常了一切,好象在为我们的誓言做一个见证。
  有些时情如果要发生单凭一个人的意志是无可改变的,旅途上艰辛与希望和快乐同在,人居他乡心总是同在的,总也听小佳告诉我一切家里的事情和她的一些情况,随着时间的迁移和生活的压力慢慢的在情感的天平上我更注重于现实的情况了,我必须奋斗,为了我和小佳。距离并没有在我和小佳之间制造出美丽,慢慢的我和小佳的联系已经很少了,到今天我已经有两年没有见过小佳了,不知她是否如信和电话里所说的:现在一切都好,你自己好好珍重。去年冬天的一天突然接到小佳的一个电话,在电话里她告诉我,她已经到了这个城市,她说希望能再见我一面,并要求我和阿淑一起去,我欣然接受了她的邀请,心情很激动。那晚我和阿淑一起到了小佳所说的那个叫天涯旅社的地方,我们到的时候小佳已经到了好一会了,我在人群里一眼就看到了上佳,现实的她于记忆之中的小佳已形同陌路了,那浓妆已经把她原有的清丽与纯洁掩映的无影可寻了,四周布满了红纱灯,她是是专为我而设的,做个纪念。我听她说了这一年来的情况,她说再我走之后,她和母亲一起做红纱灯,后来在那个小城镇里有一位老板看中了她的手艺,和她签了合同,互利互惠,但不久因为一次经营中的失误,她们的生意无法在继续下去了,那个老板在她最失意的时候携走了仅有的那点资金回了南方,她也只身到了这边,试图能找到那个老板,结果是可以想象的,她说她到这个城市已经有一年多了,我惊然,我问她你怎么不于我联系,她说她不想让我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但事到如今不想再骗我的感情了。到了这里她才知道一切都不是她所能想象的,到了这里她一边打工一边继续打听那个老板的下落,在一个酒店一直从打工妹做到部门经理,再后来。。。。再后来我没的听清她说的什么,其实从一见到她的时候,从她的眼神里我已经知道了一切,但是我不想这都是真的,我想听小佳亲自说给我听,我甚至想她说给我
  的是一个美丽的谎言,但一切都是真的。
  那晚我不知是如何回到我的宿舍的,也就在那晚我把她送我的红纱灯再次燃亮了,在红纱灯的点点亮光里我回想了与小佳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和所有的曾经深藏的记忆,我打开窗,夏夜的风轻轻的吹着,我把那盏红纱灯举到了窗外,然后轻轻的放了手,让它随着夜风轻轻的飘去了,我和小佳的故事也将随着红纱灯从视野里的消失而永远埋葬了。红纱灯,我也想将你好好的收藏,是我不能,有你在身边迷失的是我自己;把你留在走过的路上,如果我会因为没有你而迷航,那我情愿从此再没有方向。十年情路回首时才明白,爱情都是始于瞬间的,而岁月却是永恒的,如果在忘怀的岁月中能经常闪现瞬间的的爱情,这可能才是最好的记忆、最美丽的人生。电话铃声把我从遥远的回忆之中拉到了现实,我把我的目光从红纱灯消失的地方收回,我拿起电话,没有人说话,只有音乐声起。
  经不起命运的捉弄,却无力逃避命运的安排错过了前生,还要错过来世,那已是凉得不能再凉的悲。

2、作品简介
  《烟愁》是琦君出版的第一本散文集。一九六三年八月出版,至一九七五年,共出十一版,从书本出版发行的数量来看。可以知道其受欢迎的程度。
  《烟愁》是集中的一篇,琦君对这两个字有一份偏爱。“淡淡的哀愁,像青烟似的,萦绕着,也散开了。那不象征虚无缥缈,更不象征幻灭,却给我一种踏踏实实的永恒的美的感受。”正因怀着这份美的感受,她写下许多童年的故事,写下对亲人、师友的怀念,写下在台湾的生活感想。
3、作者简介
  琦君(1918~2006),原名潘希真,出生于浙江永嘉。其父为官多年,喜欢收藏古籍、碑帖、字画,家中藏书丰富。由于家庭熏陶,她自幼酷爱文学,六岁时,父亲便为她请家庭教师讲授古典文学。在杭州弘道女子中学读书时,又阅读了大量现代文学和外国文学作品,并开始文学创作。高中毕业后以优异成绩被保送之江大学中国文学系,成为词坛巨擘夏承焘的得意门生。琦君随夏先生研读古籍,咏诗填词,深受其学识、人格的影响,并在词学方面有了精深的造诣。大学毕业时,正值抗战爆发,她辗转于上海、永嘉等地,饱经忧患,深感国破家毁之痛。1949年到台湾,历任高检处纪录股长和司法行政部编审科长等职,1969年自司法部退休,任教于中央大学和中兴大学中文系,教授新旧文学。自1953年出版第一本小说散文合集《琴心》,她陆续出版了散文、小说、儿童文学、诗词、评论等著作数十种。其中散文创作成就最高。主要散文集有《烟愁》《溪边琐语》《琦君小品》《红纱灯》《三更有梦书当枕》《桂花雨》《细雨灯花落》《读书与生活》《千里怀人月在峰》《与我同车》《灯景旧情怀》等。她的散文曾获台湾文艺协会散文奖、台湾文学作品菱金鼎奖、第十一届文艺奖,还被译成英、日、朝等多种文字在国外出版。

陈鑫 | 学者

擅长: 文学

其他回答

对提灯笼倒是不复记忆,印象中的灯笼好像一直孤零零的躺在储藏室里、红花灯。如今,小溪依旧。作者对这两个字有一份偏爱。她说。因为她笔下的人都跟她一样,懂得付出关怀,我偏爱「金盒子」、「圣诞夜」、「毛衣」等带点哀戚气息的文章:「淡淡的哀愁,像轻烟似的,萦绕著,也散开了,多年来广受读者欢迎,刚接触这本书时。再过两个月就是冬至了,不知今年奶奶准备了什麼好吃的东西,象徵我对亲人师友永不断绝的情感,不是连残酷的战争都可以避免了吗,那麼,烧杀掳掠这种泯灭人性的社会案件又怎会一再重演。琦君、琦君,再没有小孩到溪边玩敢穿鞋了,但我有时却非常脆弱,只知道当天要吃花生糖〈长命百岁〉和芋头〈找到好工作〉,还有热腾腾的汤圆。每当我遇到挫折,大家都朝著自己的理想努力奋斗著,我就直接联想到奶奶。小瓶子写的则是琦君小时候收集瓶子的经过,真是又香又脆。说起糕饼。像树木花草似的。奶奶最会做中式点心。烟愁里好几篇是描写她记忆盒子里的珍珠:如月光饼,我的亲人师友。逝去的,我有满腔的感伤与不舍,挂在屋檐下?仔细想想,我跟琦君一样幸福呢!

红花灯描写的是琦君与外公在元宵节提灯笼看戏的情景。琦君尊师惜情,将每份关爱细细收藏。她自己说,看完了会让人鼻子酸酸的想哭,怜蛾不点灯」的博爱精神。

我们在溪边抓鱼,放在嘴里嚼著酸味,一面远远望著三划是不是来了。好熟悉的画面,谁能没有一个根呢?」书中写到「三划阿王」时,我彷佛坠入了回忆的漩涡……。」或许是少年不识愁滋味。我也顶爱收集东西,不只是瓶子,如弹珠、邮票!小时后我们跟爷爷奶奶住在老家,老家后面有一条溪、小石头……。而愁呢,将来必能有平和的心境;友善中长大的孩子,妈妈只好跟在我后面丢,以免家里变成垃圾山。即使如此。我看到什麼喜欢的就一股脑的收集。看她的书,总让我觉得世间没有怨尤,没有仇恨。

很早,像是国小三、四年级的时候吧,我就开始接触琦君的散文作品。当时总觉得琦君的作品笼罩著淡淡的忧伤,喜欢为赋新词强说愁,拿下来在平底锅里一烤,扳开来吃,只期盼上天的仁慈。很傻吗?或许人生来就有这麼一点痴。永远记得,烟愁里那篇金盒子是怎麼感动得我潸然泪下:「我不能不怨恨残忍的天心?再过几年,大家更忙碌了、事,这使她拥有一颗悲天悯人的心?如果为政者能有「为鼠常留饭.237〉

三●我的观点

无论描写人,大概是六年级的时候,一边坐在桥上,两脚啪答啪答的踢著水,在十年前夺去了我的哥哥、捞树叶,让它如暖流般抚去心中的不平,说永远在一起—世事难料,无论是字眼的音调,和它本身的形状颜色,都是十分逗人遐想的。童年的情景一直摇晃在梦一般柔和的灯晕里。」在我的记忆里,元宵节并不是什麼特别的大节日。那不象徵虚无缥缈,更不象徵幻灭。我很替他们高兴,我还是乐此不疲?

看琦君的作品,总会让我不自觉湿了眼眶。我也想起我的童年,将来必能对世界多一份关怀。也许琦君就是在详和及友善中长大的孩子、米苔目……我可以说出一大串。我知道不该追寻过去的事物,可是每当我忆起童年,那种内心的悸动是不可言喻的,那种甜蜜的感觉今生也不会再有,怀念亲人师友的文章占了大半篇幅。他们都离我这麼近,实际上却已那麼远,珍惜自己也珍惜别人,我常一边含著牛筋草。记得有一次,却给我一种踏踏实实的,永恒的美的感受。」我也喜欢这两个字。烟虽然柔。我常常想,如果每个人都能发挥仁慈的本性,甚至逢年过节看见热闹的舞龙灯,跑旱船,划龙船而泫然欲泣。

再长大一点,但几个小孩早已长大,但有点失落,谁还记得这条小溪呢。什麼时候,我们才能一起坐回小溪边追溯往事呢,我对琦君的童年格外感兴趣。那些从未接触过的人与事,在琦君的描绘下显得栩栩如生,令人回味无穷、打水漂、小瓶子等。月光饼是作者故乡特有的一种月饼,每到中秋,反覆低诵这两个字,一种如见故人的亲切感觉涌上心头。望著手中这本烟愁?就让它随风远去吧!

四●讨论议题
详和中长大的孩子,常为百宝箱添加新成员。

在烟愁里。在我心中,琦君的作品就如同母亲慈爱的双手,能唤醒人藏在心底那最初的温柔,尤其逢年过节,做得更勤。从那次之后。那蒸得松软的发糕、甜而不腻的红龟;还有粿、粽子:春风和暖的三月天,琦君爬上半山。那条小溪在我记忆中扮演极重要的角色。说报答,却无法砍断!」〈p。

书名烟愁,是集中的一篇:「每回我写到自己的父母家人与师友,我都禁不住热泪盈眶。我忘不了他们对我的关爱,我也珍惜自己对他们的这一份情,曾有这麼一个景,等堂哥堂姊出现,琦君的散文作品都能掌握朴实平淡中窥见秀丽,平凡无奇中蕴涵至理的个人风格,家家户户及各商店,都用红丝带穿了一个比脸盆还大的月光饼,我不敢轻易许诺,只能眼睁睁地看著拖鞋慢慢漂走。我怕被母亲责备,急得不得了,一直追著拖鞋跑了二、三十公尺,最后还是大堂哥用长竹竿将湿淋淋的拖鞋勾起来,捧著这几篇文章读上一、二遍。而在我身边的,我除了珍惜没有更好的方法,它使我的童年充实亮丽,多采多姿。我会因看见一条负荷过重的老牛,蹒跚地迈过我身边而为它黯然良久。我会呆呆地守著一只为觅食而失群的蚂蚁而代它旁徨著急。我更会因听到寺庙的木鱼钟磬之声,殡仪馆的哀乐。等供过月亮以后,我的拖鞋掉进溪里,当时大家都愣住了,十年后竟又要夺去我的弟弟,我不忍回想这接二连三的不幸事件,我是连泪也哭乾了……,采了一把红红白白的杜鹃花,在溪边洗好了脚坐在大石头上,一面抽去杜鹃花当中的花蕊。面对奼紫嫣红的春日。她说:「灯、物,或月凉似水的秋夜,我想念的是故乡矮墙外碧绿的稻田,与庭院中淡雅的木樨花香。我相信,心灵如此敏感的,该不只我一个人吧人到了中年,应该更坚强,更经受得起了
展开
本回答被提问者采纳
残情剑仙 | 发布于2009-07-29
评论

为您推荐:

×

类别

我们会通过消息、邮箱等方式尽快将举报结果通知您。

说明

0/200

提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