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求!我们班里搞活动,需一份搞笑的相声稿!!!

要搞笑的,不要太长,也不要太短。
我有更好的答案
邀请更新
2009-06-09 最佳答案
你还真当这里是万能的吗.. 自己手动去搜索引擎搜吧
还想把搜索的工夫都省了
你可真懒...

其他回答

甲 各位先生们女士们,朋友们同胞们!各位男同胞们,女同胞们,男不男女不女的同胞们——

乙 你就不用介绍自己了。

甲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北京“二想不到”旅游公司的。

乙 我就知道“意想不到”。

甲 因为我们公司搞的活动比“意想不到”还意想不到,所以就叫“二想不到”。

乙 是啊。

甲 你是不是正要参加一个“开心之旅”活动啊?

乙 对啊。

甲 我就是这个活动的导游员。

乙 你能具体说说吗?

甲 首先说,我们这次活动的规模和社会影响力就是您意想不到的。

乙 是吗?

甲 您比方说,国家旅游局,中国旅游总公司,北京文物局,北京文化局,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等重要部门和我们这次活动——

乙 啊?

甲 都没有任何关系!

乙 那你说它干嘛呀?

甲 我是想告诉您,这次“意想不到•开心之旅”活动是我们公司独家承办的。

乙 为什么叫“意想不到”啊?

甲 这就是本次活动的中心目的——让每一位游客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乙 那你能说具体点吗?

甲 像这几年比较热的旅游线路,什么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泰国、瑞士这些国家——我们是绝对不去的。

乙 那国内的旅游线路呢?

甲 我们也是一概不考虑的。

乙 那你们这叫什么旅游啊?

甲 我们就是为了区别社会上所有的旅游公司搞的活动,去他们从来不敢去的地方,到他们从来不敢玩的景点,住他们从来不敢住的酒店,吃他们从来不敢吃的饭菜。

乙 那我可不敢跟您去了。

甲 你什么意思啊?

乙 我现在就正式退出这次旅游活动。

甲 那您的损失就大了。

乙 我能有什么损失啊?

甲 首先说,您的订金不能退的,还有,您还要额外支付我们的劳务费、误工费、交通费、医疗费、护理费、独生子女费、父母赡养费……

乙 我去!这些比旅游还贵呢!

甲 你早这样多好啊,整个旅游团就等你一人了,您好意思吗?我现在开始点名,XX(捧哏演员的名字)——

乙 到。

甲 好,人齐了,出发!

乙 合着就我一个人啊?

甲 这多好啊,您享受的是一对一的服务,您就是VIP客户啊!

乙 啊!?

甲 那现在就请各位和我一起上飞机。

乙 我这辈子还是头一回坐飞机呢!

甲 有什么感受?

乙 坐在飞机上看地下就是不一样,那人都跟蚂蚁那么大。

甲 我忘了跟您说了,您看的那个就是蚂蚁,飞机还没起飞呢。

乙 那赶紧飞吧。

甲 现在咱们可以下飞机了。

乙 怎么刚上来就下去啊?

甲 我忘了跟您说了,第一个景点参观完毕。

乙 飞机就算一个景点啊?

甲 怎么样?是不是已经有了点儿“意想不到”的感觉了?

乙 合着就这么个“意想不到”啊?

甲 咱们大家乘坐大巴前往目的地。

乙 这么说,咱们回来坐飞机啊?

甲 回来坐中巴。

乙 您那合同上可写着呢,这次旅游是享受单飞呀?

甲 对啊。单飞,您不懂啊?

乙 怎么不懂啊?单飞,不就是单程飞行吗?

甲 单飞。

乙 怎么个“单飞”啊?

甲 飞机单飞它的,咱们单去咱们的。

乙 合着飞机和咱没关系啊?

甲 由于今天的游人比较多,所以请大家走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我手里的旗子(取出一面白旗),而且要把两只手举过头顶。

乙 那干嘛呀?

甲 否则在人群里看不见你。

乙 这是怕我们走丢了。

甲 现在出发。

(甲举着旗子在前面走,乙举着双手跟在后面)

甲 别开枪!

乙 自己人!咱这儿投降来啦?

甲 因为接下来咱们要经过封锁区了。

乙 怎么还有封锁区啊?

甲 我忘了跟您说了,为了给您的旅游增加一些乐趣,我们专门设计了一个特别有意义的游戏项目,名字就叫——我要找抽!

乙 这叫什么旅游项目啊?那咱们不从这里走行吗?

甲 这儿是去景点的必经之路。

乙 还非得走了。

甲 所以您还要再交五百块钱。

乙 干嘛还要交钱哪?

甲 因为我们还要动用很多人力呢!

乙 动用什么人力啊?

甲 我们会请当地的老百姓化装成抗战群众,当您经过封锁区的时候,他们会踹你几脚,捶你几拳,骂你几声,啐你几口。

乙 我说这游戏怎么叫“我要找抽”呢!

甲 您放心,这些项目都是免费的。

乙 那五百块钱干嘛用啊?

甲 我们是为您买轮椅啊。

乙 我旅游用什么轮椅啊?

甲 因为接下来会有绊马索啊,陷马坑啊,滚钉板啊,地雷阵之类的。

乙 一样儿我都受不了。

甲 您请放心,这些都是象征性的游戏项目,为的是给您的旅程增加一些刺激性,绝不会有大的伤害。

乙 那我就放心了。

甲 顶多也就是折根胳臂断条腿,大不了就成残废。

乙 你们就不能安排点有意义的活动?

甲 我忘了跟您说了,我还会带领各位参观各式各样不同风格的博物馆。像什么军事博物馆、历史博物馆、人文博物馆、地理博物馆、天文博物馆、海洋博物馆,最后会带领您参观最能让各位意想不到的历代珍宝博物馆。

乙 那里都有什么宝贝啊?

甲 简直是数不胜数啊。有历代皇帝和妃子们遗留下来的各式各样的稀奇古怪的宝贝。这么跟您说吧,这些珍宝都是想当年八国联军没来得及偷走的,文革时期造反派没找着的,这其中有康熙用过的玉玺,乾隆画画的毛笔,雍正玩过的鼓槌,慈禧用过的痰盂儿。

乙 那能是真的吗?

甲 东西绝对货真价实,您要是不相信可以亲自闻闻。

乙 脏不脏啊!

甲 俗话说得好,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今天就让你开开眼。看见这只碗了吗?这就是世界级的文物。

乙 这不就是一只破碗吗?

甲 破碗?说出这碗的来历能吓死你。我问问你,想当初,潘金莲和王婆是怎么把武大郎害死的?

乙 给他灌了一碗毒药啊。

甲 用的就是这碗。

乙 啊!

甲 你说这是不是文物?

乙 这就算文物啊?

甲 下面我们将带领大家参观野生小动物。

乙 这活动还可以。

甲 如果您想奉献爱心的话,我们还为您组织一次公益活动。

乙 具体什么内容啊?

甲 您只需拿出八百块钱就可以随意认领一只十分可爱的野猪,机会真的是非常难得啊!

乙 我不认领。这钱花得冤。

甲 怎么会冤呢?

乙 谁知道这野猪是我认领的啊?

甲 到时候我们会精心制作一张刻有XX(捧哏演员的名字)——也就是您的大名的爱心标牌,这张牌子会永久戴在您认领的那只野猪的脖子上。让人一看,哦,原来这野猪叫XX。

乙 我叫XX。

甲 XX是野猪!

乙 不像话。

甲 下面我宣布——我们公司专门为大家安排的原生态豪华宴会正式开始!

乙 我早让你折腾饿了!

甲 请游客们每人找一块砖头。

乙 打群架呀?

甲 垫在屁股底下坐着!

乙 连椅子都没有?

甲 有椅子还叫原生态?

乙 我也甭坐着了,就站桌子旁边儿吃吧。

甲 有桌子还叫原生态?

乙 没桌子,餐具放在哪儿呀?

甲 有餐具还叫原生态?

乙 没餐具,饭菜放哪儿?

甲乙 有饭菜还叫原生态?

乙 什么都没有,我们吃什么呀?

甲 我们旅游公司特意为大家准备了纯天然、无污染、不增肥、好消化的原生态食品。

乙 什么呀?

甲 西北风儿!

乙 说了半天,我们就站在大街上喝风啊?

甲 那你到底想吃什么呀?

乙 那合同上写着呢,四菜一汤。

甲 这就是四菜一汤。

乙 这怎么是四菜一汤啊?

甲 我问问您,这是什么啊?

乙 菠菜、白菜、芹菜、油菜。

甲 这不是四菜吗?

乙 那一汤哪?

甲 来人,给他倒点儿水。

乙 你们太坑人了。

甲 下面进行的是我们今天最后一项活动,到洗浴中心沐浴。

乙 合同上可写着呢,原生态洗浴,而且免费!

甲 我们绝对不收大家一分钱!

乙 那我可就洗啦!(做洗澡动作)折腾一天了,还真得泡个热水澡啦!

甲 洗得怎么样啊?

乙 还可以,我衣服呢?

甲 不好意思,您的衣服回炉了。

乙 烧了!?

甲 因为我们这里要争当全国环保第一村,所以客人脱下来的脏衣服一律回炉处理。

乙 那我穿什么出去啊?

甲 我们替您准备好了,挎栏背心、大裤衩,优惠价,才五千元。

乙 绑票啊?

甲 便宜的也有啊。

乙 什么啊?

甲 透明雨衣。

乙 我要那贵的。

甲 好的,半个小时以后衣服就能拿来。

乙 那我也不能老这么光着身子啊!

甲 正好利用这段时间,我和您核对一下您本次旅游的全部费用。

乙 你干嘛非这会儿和我算账啊?

甲 这正符合我们的服务宗旨!

乙 什么宗旨啊?

甲 和每一位游客结账的时候一定要做到百分之百的透明度!

乙 合着透明度就让我光着啊?

甲 最后我们开心之旅还送给您一张精美的DVD光盘。

乙 不要。

甲 才收您五百块钱。

乙 那就更不要了。

甲 你肯定得要。

乙 我绝对不要。

甲 你一定得要!

乙 我就是不要。

甲 您知道这张光盘是什么内容吗?

乙 什么内容啊?

甲 就是刚才你洗澡的时候——

乙 怎么样?

甲 我们的全程录像。

乙 我要了!
展开
乖乖小姐女孩 | 发布于2009-06-09
评论
最佳答案
赵本山:听说他不当厨师,改防忽悠热线了。竟敢扬言再不上当受骗了。残酷的现实已直逼我心理防线了,今年我要不卖他点啥,承诺三年的话题我就没法跟观众兑现了。

徒弟1:师傅,进去吧!

赵:别着急,先拨个骚扰电话。(打电话)通了。你好!

范伟:你好。这里是见你见你一也会也防忽悠咨询热线。我是资深上当者老范。凭借多年的上当经验,对你是否被忽悠作出明确判断。有人卖拐,请按1;有人卖车,请按2;有人出脑筋急转弯,请按3;有人卖担架,直接拨110。

赵:你好!

范:你好!

赵:请问您是范师傅吧?

范:你是哪位?

赵:我是……有一个问题想直接咨询您老一下。

范:恩。你说。

赵:我家有一头老母猪啊,黑地白花的啊。早晨一起来打开家门以每小时80脉的速度向前疯跑。“哐砀”撞树上,死了!

范:撞死了?这头猪的视力是不是有问题呀?

赵:两眼睛都是1.5的。

范:会不会有什么心理疾病啊?

赵:心理可健康呢!

范:那怎么会撞死呢?

赵:那头猪脑筋不会急转弯呗!

范:我说你这个人不拿套路出牌啊!出脑筋急转弯你得按3哪!那既然这样的话,我也咨询你一个问题。

赵:你说。

范:过年了,我们家什么年货也没买,就剩下一头猪和一头驴。你说我是先杀猪呢,还是先杀驴呢?

赵:那你先杀……(和徒弟讲)给你们两个机会。

徒弟1:先杀驴。

赵:先杀驴。

范:恭喜你,答对了。猪也是这么想的。小样!

赵:悲哀!真让我为你感到悲哀!眼看就要独闯江湖了,这怎么能让我放心呢?

徒弟2:师傅,先杀猪好了。

赵:那驴也是这么想的!我告诉你,就这个问题,你先杀谁都不好使。我为什么没回答呢?就因为我考虑它是有问题的。看见了吗?他已经从当年的一跟筋,现在成长到两头堵了!

徒弟1:师傅,他太厉害了。咱回去吧!

赵:不能回去!卖拐,把他忽悠瘸了;卖车,把他忽悠蔫了。在十分钟内不把他摆平,我就没法跟你们俩再当教师爷了。

徒弟齐说:师傅领进门,忽悠在个人!

赵:好。看我的眼色行事。进去。美了他了!

徒弟:请问,范师傅在吗?

范:哪位?请问你们咨询……(看着赵)哎呀!哎呀!呀!呀!呀!……这是什么造型啊?挺别致呀!非常6+7呀?!这当年叱咤风云的大忽悠怎么落到这幅田地啦?苍天呀,大地呀,是那位天使大姐给我出的这口气呀?猪撞树上了,你撞树上了吧?追尾了是不是啊?咋又改三了呢?

赵:三年了,我都想死你了。

范:忽悠!

赵:我是向你忏悔来了。

范:接着忽悠!

赵:有我徒弟作证。

范:组团忽悠我来了。不合适了,大忽悠。只要我们这些善良的人对你提高警惕了你还会什么?不久会几个脑筋急转弯?地上一个猴,树上几个猴,这是两个猴,也可能八个猴,

赵:可能三个猴,还可能九个猴。

范:怎么又变了呢?

赵:怀孕一个猴。

范:有意思吗?

赵:没意思。不是给你弄脑筋急转弯那个初级阶段了。我是向你陪礼道歉来了。三年了,在这个世界最对不起的人就是范厨师。多么好的人。我常跟你们说,你说我骗他干啥?多么忠厚老实,你说我,你打我两下,你下不去手。你骂我两句,你张不开嘴。这样,反正你原谅我也来了,不原谅我也来了。原谅不原谅我都带着诚意扑面而来。

范:呀呀呀!还扑面。你看,忽悠,嘿呀。接着忽悠。

赵:把我搀起来呀。

范:能站起来呀?呀呀呀。走,走两步。走两步,来走。咳。讹人是不是啊?是不是讹人?大家都看着呢。出现什么意外跟我没关系啊。你老整着悬灯笼干啥?你老站起来呀?有什么是你赶紧说好不好?

赵:你想听吗?

范:我想听。

赵:听完你信吗?

范:你只要站起来我就信。

赵:你撤吧,我能站起来了。

范:哼,说啊。

赵:说来话长了。记得那是2003年的第一场雪,比2002年的晚了一些。

范:你整歌词干啥呀?有什么事快直接说。

赵:我不跟你玩虚的了,今天我就向你道歉来了。

赵:上货!眼熟吗?

范:这是你忽悠我的那几百块钱呀?

范:分文没动。

范:这是那块表?

赵:戴在手上就没走过字。

范:这,哥,

赵:我们两个恩怨应该了结了吧?还有它,这几年,耽误我们两个之间感情的就是这个罪魁祸首的就是这个轮椅。今天我必须当着你当面,把它砸碎。

徒弟:师傅,不能砸呀。师傅,这轮椅是你老哥俩重归于好的见证呀。

赵:不要乱说,我,不能拉我。

徒弟:师傅,哎哟,师傅!

范:大哥。你要砸就砸我吧。大哥你太有诚意啦。孩子们说得对,它不仅是我们重归于好的见证,更是我以后避免上当的警钟。我收藏了。

赵:不行,学生们花钱给我做的,你怎么能收藏呢?

范:好多钱我给呀。花多少钱啦?

徒弟:两千。

范:我,两千。

赵:我给两千五。

范:我,三千。

赵:我,三千五。

范:我四千。

赵:我五千。

范:成交。

赵:你范厨师。哎哎。

范:你喊的五千,我落的棰,成交!

赵:那也不对,你记错了,怎么喊的?

生:我听是范厨师喊的。

范:什么,什么呀?

生:不是,师傅喊的。

赵:乱了乱了。这样啊,谁喊的不要紧。你看,咱们捋一捋,有点乱,谁先喊的。

范:我先喊的。

赵:你喊多少?

范:我,两千。

赵:我,两千五。

范:三千。

赵:三千五。

范:四千。

赵:四千五。

范:五千。

赵:你看看,清楚了。

范:哎,有点乱,有点乱。

赵:你再算算。

范:谁也别说话,我自己算,自己捋。

赵:你就自己乱了。

范:你别说话了,两千,两千五,三千,三千五,四千,四千五,五千,哎

赵:你捋反了,两千是你叫的。

范:两千,两千五,三千。

赵:不是。

范:两千,两千五,三千,三千五,四千,四千五,五千。

赵:对呀。

范:哎呀。

生:我记错了,是你喊的。

范:不对,不对,大哥,我喊完四千,你直接喊五千,对不对?

观众:对!

赵:这样啊,乱了。既然咱哥俩,你同意收藏,咱们再喊一次,是不是,听明白这五千到底是谁喊的。起价多少?

生:两千。

范:我,两千。

赵:(落椎)成交!这回不乱了。

范:你不往上叫了?

赵:我怕又喊乱了。

生:这回是你喊的。

范:哎,那行,别动,别动,这轮椅是我的了,别动,我给钱,两千。

赵:老弟,按理说不应该要钱,但是你要面子,你这个人就要面子,是不是?不应该管你要,但是,但是不给又不是你的性格。

范:给你我就上当了。

赵:上当了?我给你说,压根呀,刚开始我就没想……

范:改抢了。

赵:你理解错了,我想找你要……

范:别装了,从你一进屋,你分别用了苦肉计,欲擒故纵计,师徒配合砸车计,稀里糊涂突然落椎计,我只用了一计。

赵:将计就计。

范:送你一计。

赵:走为上计。

范:不送!

赵:失败了,知道因为啥失败吗?这一个厨师不看菜谱,改看上兵法了,撤!

徒弟:师傅!

范:哎哎师傅师傅

赵:干啥玩意,跪哪去了,我在这呢,干啥你俩,干啥呀?

徒弟:师傅,太对不起了,你这忽悠智商太低了,跟你也学不到啥玩意。你该干啥去,赶紧走吧,一会赶不上二路汽车了,都。

赵:哎呀!

徒弟: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

赵:哎呀妈呀,呀,这个世界太疯狂了,耗子都给猫当伴娘了,哎妈呀

徒弟:师傅!请收下我们吧!

范:哎哎,孩子们,苦海无崖,回头是岸,学好就好,过年了,给你们包红包去,包红包。

赵:悲哀,的确悲哀,这钱你俩能要吗?上月我没给你俩发工资吗?悲哀!

范:来吧,一人一个,拿好拿好。

赵:悲哀

徒弟:谢师傅

范:哎呀,别别,别客气

徒弟:师傅,师傅,拿下!

赵:反奸计。

范:哎呀,防不胜防,可是大忽悠,我不服你。你忽悠来,忽悠去,我坐的不还是轮椅吗?

赵:你想要啥?

范:你给观众的承诺呢?

赵:什么承诺?

范:你的担架呢?

赵:自己开发!

范:哎!

赵:在就是为你定做的,如果短,还可以加长。

范:哎呀,为了我你是煞费苦心啊,多亏我计高一筹,打开红包。过年了,送你一幅对联:

拐一年摇一年缘分啊

吃一堑长一智谢谢啊

赵:我再给你补一个横批吧
展开
黑暗☆骑士 | 发布于2009-06-09
评论
校园里不是流行恶搞么 拔段本山高徒的开场白 再找段德刚千哥的段子 根据班里"内幕"稍微改改(调侃班干部 捧捧老师的醒世恒言) 肯定会有好效果的^-^
涛蜜外 | 发布于2009-06-10
评论
这回呀,我说的这段儿叫《张飞爬树》。

那位说啦:《三国演义》我看过八遍啦,没瞧见过“张飞爬树”这段儿啊!您要是真没瞧见哪,那……那就对啦!怎么呢?当初罗贯中写这本儿书的时候哇,把这段儿给落下啦。他不是落下了吗?哎,今天我给补上啦!

您翻开(三国演义》。第一回是:“宴桃园豪杰三结义”。桃园结义,说的是刘备、关羽、张飞这哥儿仨拜把兄弟的故事。人们都以为这哥儿仨呀,刘备岁数大,是老大;关羽,老二;张飞岁数最小,是老三。按岁数排的。其实啊,满不是这么回事儿。据我的考证啊,岁数最大的不是刘备,最小的也不是张飞。他们仨人儿岁数一般大。不单是同年,而且还是同月,同日,连时辰全一样。哎,您说赶得多寸!

过去拜把兄弟叫“永结金兰之好”。先撮土焚香,祭告天地,然后写“金兰谱”。仨人儿拜把子,写一式三份儿,上书姓名、籍贯、出生年月。按出生年月来分谁是老大,谁是老二。

这三位呀,一写“金兰谱”,全愣住啦!嘿,赶得太巧啦,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嗬!这怎么分长幼啊?

谁个儿高,谁是大哥?这……不像话呀!

后来哪,张飞愣想出个主意来。就说啦:“依我看哪,这么办吧,咱们仨人儿比爬树,论高低,分大小,怎么样?”

关羽一听,一挑卧蚕眉,一瞪丹凤眼,把嘴一撇:“哼,别看你身大力不亏,爬树算什么呀,行!实话告诉你吧,我小时候净上树捅老鸹窝......哎,我怎么把这说出来啦!”

刘备在旁边儿一琢磨:爬树?嗯......有了!就说:“遵从二位高见。”

张飞说:“那好,咱们一人爬一棵树,谁也不碍谁的事。来来来,站好。我喊:一、二、三---开始!”

要说张飞,真不愧是屠户出身,有把子力气。噌!噌!噌!几下子就爬树梢儿上去啦!他稳住了神,往两边儿一看哪,嗬,心里这份儿高兴啊。关羽呀,抱着树刚爬了一半儿,.再看刘备,好嘛,还抱着树根哪!

张飞乐得在树梢儿上就说啦:“翼德是英豪,抢先上树梢,咱仨我为大,比你二人高。哎,这大哥是我的啦!”

关羽正抱着树干哪,一听:什么,你当大哥?别忙,我也说几句儿:“云长英雄汉,附身在树干,中为栋梁材,大哥应我占!”

关羽眯缝着丹风眼,徽微一笑:“嗨嗨,我是大哥。”

再看抱着树根的刘备,神态自若,慢条斯理儿地说上了:“树梢不为贵,树干也不对,事由根底起,大哥是刘备!”

嗯,他不往上爬,还有理啦!

关羽美髯乱抖,张飞哇哇直叫。俩人跳下树来,冲着刘备就喊上啦。

张飞说:“我爬得最高,我当大哥!”

关羽说:“我在树干,应为长兄!”

刘备胸有成竹,不慌为忙,咬文嚼字儿地问上啦:“请间二位,谁家种树,先长枝叶,后长树根哪?如枝叶为先,树根在后,岂不本末倒置乎?”

关羽一听:嗯,“乎”得有理!就冲张飞说了:“哎,树木都是先生根,再长干,后发枝。看来呀,你还在我关某之后矣!”

张飞心里这个气呀:“噢,他说‘乎’,你说‘矣’;我哪,不‘乎’,不‘矣’,全没理!”

嘿!

这时候,刘备把手一拱:“你我欲建宏图大业,不能只凭力胜,更应以智取,今后遇事要多讲谋略才是呀!二位贤弟!”

“哎!”

嗯?关羽、张飞,没防备这手儿啊,脱口而应。

“哎!---噢,这就论上啦?!”

又一想:可也是呀,刘备一下儿树没爬,倒当上大哥啦。咱们俩哪,卖了半天傻力气,白爬啦,又后悔,又渐愧......

张飞呀,越想越窝火,一憋气,呼!---脸黑啦!

关羽哪,越琢磨越不如人家刘备,空长八尺之躯呀,一害臊,
刷!---脸红啦!关羽为什么是红脸儿呢?哎,就是那回臊的!
展开
只爱传统相声 | 发布于2009-06-11
评论
收起 其他3条回答

为您推荐:

×

类别

我们会通过消息、邮箱等方式尽快将举报结果通知您。

说明

0/200

提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