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造物者聊哲学,看《异形·契约》前你需要了解的!的头图

跟造物者聊哲学,看《异形·契约》前你需要了解的!

2017-06-16  |  剧透社 原创 独家 收藏(191)  | 

上周末,看了《异形·契约》的提前点映。

时隔五年,异形系列终于迎来了最新的一部。算下来,异形系列已经有六部电影,分别是《异形1-4》以及作为前传的《普罗米修斯》和《异形·契约》。

这六部电影可以截然分为两大阵营:如果你偏爱怪兽片,追求刺激,热衷于人兽大战,那么看《异形2-4》,再合适不过;如果你不满足于商业大片的套路,还期待了解更多异形的世界观甚至哲学观,那么一定要看《异形1》、《普罗米修斯》和《异形·契约》。这三部电影,才是异形系列的精髓所在。

看看导演就知道了,前三部的导演分别是詹姆斯·卡梅隆、大卫·芬奇和让·皮埃尔·热内,而后三部的导演是同一人——雷德利·斯科特。说起来,异形就像是他的孩子,由他所生,又因他重获新生。

提起雷德利·斯科特,你一定不会陌生。他是非常成功的商业片大导,代表作有《角斗士》《末路狂花》《黑鹰坠落》《天国王朝》…

要论拍摄题材的广泛,以及对各类型片的驾驭能力,除了库布里克,也就数老雷了。

说到科幻片,老雷更是当仁不让。科幻片永恒的三大主题:太空旅行、未来城市、神秘怪兽,老雷都有对应的经典作品,如《火星救援》《银翼杀手》和《异形》系列。

毫无疑问,在“神秘怪兽”这一主题上,《异形》系列绝对是开创性的。

早在1979年,老雷的《异形1》便横空出世,紧随《星球大战》的步伐,开启了科幻电影的新世界。

相信看过的人,一定都忘不了它的开场。

苍穹中,镜头缓慢地横摇,划过一颗星球的暗面,在光消失的地方,太空船出现,镜头前推,进入舱体。

随后,镜头化作一种“幽灵视角”,在无人的舱体内游荡,仿佛一双潜伏的眼睛,乘虚而入,窥见了人类世界的真相。

这种拍摄手法,打破了人类“唯我论”的狂妄:这世界难道不是只在“我”睁眼的时候才运作吗?

不,它始终在运转着。

这个几乎无声的开场,也奠定了异形系列的基调:冷峻、死寂、暗藏杀机。

更有意思的是,《异形1》在怪兽片的外壳下,包裹着一个批判性的内核。它透过异形的外部威胁,实际在反思人类内心的贪欲。

你看片中的异形,攻击人类并不是因为什么邪恶的念头,而只是出于生殖冲动或生存的必须。

而人类则不然,在满足了生存需求后,他们早已有了更“高级”的欲望。他们不断向外探索、掠夺,铤而走险。正如片中那些遭遇异形的船员,其实是军方故意设下的诱饵,为的就是牺牲他们,将异形带回地球,为人类所用。

原来,真正的危险,不来自异形,而来自人类渴望强大的心。

这样的情节,让人不由得想起《异形1》诞生的年代,正是冷战后期。

冷战中,美苏两国不计后果地大搞军备竞赛,与影片中人类觊觎异形的力量,是一样的欲念:心有猛虎,反被其噬。

甚至在异形受到攻击后流出强酸体液的设计上,也与冷战时期的“核恐怖平衡”思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你打我,你也得完蛋。

所以,异形系列从一开始,就不止是怪兽片那么简单。

在表面的血腥、恐怖之下,它有着严肃、思辨的课题,只是到了异形2、3、4中,这个内核被抛弃了,只剩下了商业的外衣。

如果你看过《异形1》,再去看2012年的前传《普罗米修斯》,就会发现,这是一部被严重低估的作品。

时隔33年后,老雷通过本片重启了异形系列,并将主题再次升级,从反思冷战,上升到了哲学和神学的高度。

影片对“人类起源”提出了完全不同于“进化论”的假设:人类是被一种名为“工程师”的高等生物创造出来的。而且很可能,这次创造只是一场实验,甚至是一次意外。

于是,人类的宇航员在古老壁画的指引下,登上“普罗米修斯号”,飞往LV223星球,去寻找造物主的踪迹。

不想,这次寻根之旅,却是一场灾难。

人类在LV223星球上发现了一艘废弃的U型飞船,船上满载着盛满“黑水”的容器。而这艘船的主人,正是工程师,从全息影像中可以看到,他们正驶向地球,却在中途遭遇意外,被迫搁浅。在生化人大卫的阴谋下,人类船员感染黑水,男人变异,女人产下异形。那黑水就像是一种生化武器,而工程师载着它们飞往地球,正是要毁灭人类……

信息量如此之大的一部作品,难怪很多观众会抱怨“看不懂”。

应该说,《普罗米修斯》抛出了很多疑问,比如:工程师为什么会造人?又为什么要毁灭人类?是对意外的一次修正吗?还是对人类迅速强大的一种忌惮?黑水究竟是什么?异形又是谁创造出来的?它们与工程师又是什么关系?

这一系列的问题,裹挟着一种巨大的神秘感,向我们袭来。这背后,有对人类起源的一点荒谬的反讽,对神性的质疑,以及对死亡与新生的重新认识。

有了《普罗米修斯》,异形系列彻底跳脱出了怪兽片的格局,一步步接近了神坛。年近八十的老雷,凭借依然年轻的创造力和沉淀多年的生命感悟,为我们展开了一幅别样的宇宙画卷。

带着《普罗米修斯》留下的种种疑问,我们终于等来了《异形·契约》,它的故事发生在《普罗米修斯》的十年后,人类驾驶着契约号飞往太空,执行殖民计划,中途偶然发现了一颗适于人类生存的星球——工程师的母星。于是他们选择登陆,却发现这里已是一片死寂,只有唯一的幸存者——生化人大卫。

到了异形前传的世界里,人类换了一波又一波,异形不断新生又被杀死,只有生化人大卫,始终都在。

在《契约》的开始,大卫和他的创造者维兰德有一场惊心动魄的对话。两个人谈论绘画、谈论音乐、谈论创造与被创造的哲学。

最后,大卫说:“你们人类会死,但我不会。”

那一刻,他的脸上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那表情我们太熟悉了,就像他在普罗米修斯号上,船员们仍在深眠,他一个人对着镜子梳头,哼着小曲,也曾露出这样的笑容。

那是一种面对造物主时的骄傲,在大卫的意识里,人类早已不堪一击,而在LV223星球上,他也见识到了工程师的残暴和无能。

这一切,使得这个生化人,这个可与时间并肩而行的不死之身,有了终极地怀疑:为什么人类、工程师这样不完美的存在,都可做造物主,我却不能?

接下来,我们看到了影片最为震撼的一幕。

大卫驾驶着U型飞船,来到工程师的母星,他在上空盘旋,投下了成百上千的“黑水”炸弹,眼睁睁看着人类的造物主们灰飞烟灭,脸上还是同样的笑容。

那一刻,大卫的嘴里,念出了雪莱的诗句:“功业盖世,料天神大能者无可及!”

而没有被念出的是后面的几句:“而今一切荡然无存。偌大的废墟,残骸四周只有那苍茫荒凉的戈壁,孤寂黄沙向远方铺展,无边无际。”

原来,大卫念出的那一句,并不是对自我的标榜,而是对眼前湮灭的工程师们,最大的嘲讽:你们是造物者,你们曾不可一世,可如今呢?还不是化为乌有,归于尘土。

大卫觉得,他的时代已经来临。之后,他便在这座死星,开始了创造异形的实验。

在《异形·契约》中,我们看到了一条吊诡的造物循环:工程师创造了人类、人类创造了生化人、生化人毁灭了工程师、异形被所有人一起创造。

在这里面,没有人是神,没有人是站在顶端的造物主,即使你再强大、再高贵,狂妄终究是狂妄,宇宙最高的旨意,仍在看不见的地方,嘲笑着所有生灵的幼稚。

这一切,就像是大卫质问维兰德的那一句:“你创造了我,谁又创造了你呢?”

其实,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一直问下去:工程师创造了人类,谁又创造了工程师呢……没有尽头。

因为,我们缺乏更高维度的视角,也缺少超脱俗世的智慧。于是所有的困惑和纠结,也不过是同一平面的循环往复。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这句话,适用于异形世界中出现过的所有人。大卫也终究成不了上帝,他的笑也只是一种一厢情愿的自大。

这是《异形·契约》,让我感到最黑暗和绝望的部分。

据说,雷导在之后,至少还会拍摄两部异形电影。

一部是讲述《普罗米修斯》与《异形·契约》之间的10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一部是接在《异形·契约》之后,与《异形1》衔接。

由此,我们应该可以完整地了解整个异形世界的奥妙了。

希望我的一番粗浅的介绍,能让你对异形系列产生兴趣。

它绝不是你想象中那种打来打去的太空怪兽片,也不是以异形吃人为噱头的血腥恐怖片。

它有着更大的野心以及重新解构世界的企图。

《异形·契约》已经上映了,记得在看之前,一定要先看《异形1》和《普罗米修斯》。

相信你一定能体会到其中的乐趣。

作者:子戈说;独家授权发布

本文由百度知道日报作者原创,未经同意严禁转载,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文章出处:百度知道日报(https://zhidao.baidu.com/daily

原始链接:https://zhidao.baidu.com/daily/view?id=63250

为您推荐:

【作者招募令】把你的知识和经验分享给别人,还能赚钱,还不快来试试! 点击申请>>
+1 点个赞吧 赞(0)

关注作者

头像
剧透社
用不完美的角度评价电影,但绝不吝啬赞美,反鸡汤反脑残反无病呻吟

知道日报热门文章

合作及供稿请联系:zhidaoribao@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