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为什么要换“首都”?的头图

日本为什么要换“首都”?

2019-01-09  |  地球知识局 收藏(70)  | 


2018年11月末,东京政府花钱请市民搬走谋生的新闻上了微博热搜,引发了无数关注和吐槽。

东京市长小池百合子对遣散费保留看法

东京左右着日本经济,这个国家市值十亿日元的大型企业,50%以上位于东京。另外东京汇聚了世界500强企业的总部数量,超过纽约和伦敦,一座城市的GDP总量就超过荷兰,位居世界第十六位。

强势如东京

东京的“一把手” ——东京都知事,甚至被日本人称为“副首相”,每年能花掉相当于印度尼西亚一年国家预算的钱。

首相与“副首相”

但就是这样一座城市,一直以来也深陷要迁都的讨论漩涡之中,这是怎么回事呢?

渔村变都市

天正十八年(1590),当时实际统治日本的丰臣秀吉把德川家康拉到一张地图前,指着关东平原夸耀这里是千里平原,万里沃土,并表示希望将家康册封到那块临海的宝地。

这可是日本最大的平原

沃野千里.德川君可有意乎?

家康很不满意,跟当时繁华的京都和大阪相比,这个所谓的临海风水宝地简章就是一个穷乡僻壤,前有高山后有大海,与其说是封地不如说是监牢,丰臣秀吉的意图昭然若揭。但家康这样的老狐狸不会表现出来,欣然从命移居关东平原,暗中积蓄势力,并熬死了秀吉,开创江户幕府。

日本的几大人口与城市中心

平原面积最大的关东其实是最晚开发的一个

德川家族的上位使得江户成为日本名副其实的经济文化中心和实际上的政治中心。经过数百年的苦心经营,19世纪的江户已经成为了一座百万人口的大都市,人口超过同时期的伦敦。

歌川广重的《江户百景图》

描绘了那时东京的100多处繁荣景象

而此时德川幕府也迎来了自己的末日。1868年,明治天皇重新掌权,下诏改江户为东京。为了摆脱京都的保守势力,年轻的天皇移驾东京,住进了曾经属于德川家族的宫殿,在这里拉开“明治维新”的大幕。

开启明治维新的明治天皇似乎颇为勇武

到了后代裕仁天皇形象就完全不同了

这时,东京曾被嫌弃的前有高山后有大海的劣势变成了优势。

东京直面太平洋,有深水良港,很容易介入大规模世界贸易。同时东京背靠肥沃平坦的关东平原,这是多山的日本中仅有的大面积平地,为超大规模人口聚集提供了基础条件。

没有优良的港口和强大的海运

无法养活一个工业化的日本和都市化的东京

日本政府也致力于将东京打造成为日本的门面样板,投入全国的资源,让东京一城独大。其结果从二战后就可以看出来。尽管二战时期美军出动大批飞机将东京夷为平地,但是东京凭借着优越的区位,总人口数在短短几年以后超越纽约。

二战中遭美军轰炸的东京

(几乎就是全部东京)

二战后为了快速实现工业化,日本政府“故技重施”,有意地重点扶持东京极其周边地区发展,并将主要工业布局在关东地区。要素的不合理流动、资源分布不均和就业机会过于集中,大量劳动力涌入,直接导致东京开始再次走向“一极化”。

海量的资源重新聚集于东京湾

一片片工厂拔地而起

2010年,东京人口突破了1300万,2018年接近1380万人,人口总数占日本总人口10%以上。而以东京为中心的首都圈人口超过3700万,这意味着日本总人口30%以上都集中在首都圈。东京都市圈也成为世界第一大都市圈。

夜空中最闪烁的大都市

这就导致东京两千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集中了上千万人。密集的人口令东京极其周边地区的土地开发接近饱和,许多东京的上班族和上学族只能长距离通勤,早起晚归,东京的地下地上轨道网络也越来越密集,似乎东京的地下都要被掏空了。

超强地铁网

关东大地震则让日本人心有余悸地意识到,东京也并不是一片永久的安乐土。

面朝大海的东京会随时直面海啸,而且东京西南面不足100公里看上去巍峨美丽富士山,实际是一座休眠火山。它哪一天突然醒了爆发一下,那会是整个首都圈几千万人的噩梦。如何把全国三分之一的人口从大自然的魔爪和失控的城市化中解脱出来,成了战后日本社会思考的普遍问题。

为了日本的安全

有人甚至诞生了非常蜜汁的想法....

迁还是不迁

八十年代日本经济高度繁荣,股价一路飘红,“一极化”的东京随着大批年轻劳动力涌入,土地的需求和价格高涨,被称为“平成景气”。东京的摩天大楼犹如雨后春笋一般拔起而起,然而房价一路飚高,引发中产阶级和社会底层强烈不满,这为政客进行“迁都”政治操作提供契机。

东京很大,但你能买得起几平米?

1987年10月,时任日本自民党总务会长的安倍晋太郎(安倍晋三的父亲)决定竞选自民党总裁。他瞅准社会上对东京房价地价高企的不满,抛出了“迁都”政治议题,不仅迎合当时普罗大众要求改变东京一城独大和房价高企的呼声,而且可以在竞选上先声夺人让自己与众不同。

安倍晋三(前排右三)坐在外祖父

时任日本首相岸信介腿上

与他的父亲安倍晋太郎(前排右)、

母亲、哥哥拍摄全家福

可惜安倍晋太郎的算盘没打好,最终还是落选了。但他的竞选口号却意外点燃了自民党内“迁都”的“激情”。因为日本民众对高企房价和物价民怨沸腾,急于平息民怨的自民党将“迁都”视为“解药”。如此一来,日本国会于1990年通过了迁都的决议,并在1992年火速通过《关于迁移国会等的法律》。

《关于国会等转移的法律》

日语好的同学可以去瞅瞅

但是突如其来的经济“地震”打乱政客的阵脚,日本虚假的市场繁荣犹如泡泡一样破裂,房价直接暴跌。迁都法律通过那一年,日经平均股价跌破14000点,无数人账面资产瞬间化为乌有。房价和地价全面崩盘,迁都的理由突然变得无从谈起,日本政府全力救市,迁都法案被遗弃。

美元对日圆汇率贬值图

广场协议还是作用显著的

可是泡沫经济并没有让“迁都”争议戛然而止,反倒“火上浇油”。

泡沫逐渐退去之后,许多力挺“迁都”的学者和前政治家纷纷抛出观点,直指东京这个垄断级别的都市在一个经济总量世界第二和人口过亿的国家,造成了人口高度聚拢,才为房地产投机活动提供可趁之机。于是这些专家们针对问题开出药方——迁都。

大东京地区,极高的人口密度

1994年,以前首相中曾根康弘为委员长的日本世界和平研究所发表的《日本综合战略大纲》中继续鼓吹“迁都计划”。两年后, “迁都派”甚至看到了梦想实现的曙光。

1996年,日本爆出政界丑闻,从日本财阀为了获得海外投资利益,向几十名政治家和通产、外务和建设厅等高管行贿十几亿日元,并且一连串爆出核心政府部门以权谋私的丑闻,点燃了日本社会的怒火,迫使时任首相桥本龙太郎进行内阁行政改革。

桥本龙太郎wink

桥本首相希望能够效仿当年的明治天皇,摆脱大官僚集团和财阀的束缚,推行更加深入的官僚体系改革,迁都就成了一个方法。

紧接着日本政府用了两年的时间,选定了三个首都候选地,分别位于枥木县和福岛县一带、岐阜县和爱知县一带以及三重县和奈良县一带。

有没有赶紧去当地扫房的冲动?

日本政府的预想是新首都将位于距东京60至300公里的范围内(可当日往返),最终规模为人口60万,用地90平方公里,主要安排国会、中央政府机构及最高法院等国家最高权力机构。另一方面,东京继续维持其经济与文化中心的地位。

日本当局认为此法既不得罪东京的受益者,也能拉拢迁都支持者,真是个两全其美的妙计。

韩国人也搞类似的一套

然而结果只能说是呵呵...

首都保卫战

但是身高跟明治天皇相似,同样精明干练的桥本龙太郎,终究不是明治天皇。他的迁都改革计划引起了商界、政界和媒体的一片哗然。东京地区的地产巨头和金融巨头怕被砸了饭碗,纷纷跑出来炮轰首相。一时间日本社会分裂成“迁都派”和“保都派”。

刚买房付了首付的人,恐怕都是坚定的“保都派”

全力“保都”的东京都官员抛出“迁都无用”论反击“迁都派”。东京都政府公布各种统计数据,直接指出日本政府提出的三个迁都备选地点的建设投资费用最少都要8兆日元。并且直接指出迁都必将造成超过60兆日元的巨额费用,这超出日本的承受范围,弊大于利。

曾经作为备选方案的福岛县一带

如今房价已经很低了

但恐怕没人想搬去

东京地方官员甚至直言,迁走几百年的首都就是背弃日本的历史。

东京财阀控制的媒体也跑出来骂,整顿吏治自古以来也没听说过还带迁都的,明明是首相自己管不好手下的人。财阀可是自民党的半个爹,直接联合自民党内的野心政治家,将桥本龙太郎拉下了马,“刹”住了“迁都”的车。

收拾东西走人了

而力主保持东京一城独大的人也意识到了民意汹汹,如果不解决好当地居民的生活问题,迁都迟早又会被拿出来说事。于是城市扩建计划又仓促上马了。

其实在此之前,东京已经分别在1958年、1982年、1987年建立新宿、涩谷、池袋等三个城市分中心来。但这样的规划方案,还是遭到了许多单中心城市模式的受益者的反对,最后作罢。几次规划下来,周边的土地已经开发得差不多了,还能怎么办呢?

位于池袋的地铁口

填海吧!

此后的东京痛定思痛下大手笔以填海的方式填出一个临海副中心,并将成天羽田两个机场迁出,城市内部布局结构得到进一步优化。并再次规划了四个分中心,改良与周边县市的交通,主动疏散人口。

连机场都搬到人工岛上去

这些措施最终使得外来人口不一定要到中心城区就业和生活,许多外来人口选择在副中心就业、发展和生活,极大地缓解了中心城区的人口、交通、住房和就业压力,也稳住了东京一城独大的地位。

但最终解决问题的是日本的人口结构。随着日本人口老龄化,进城和通勤的需求越来越低,迁都议题也逐渐偃旗息鼓。

日本夕阳旅行团

直到2018年年初,一则突然轰动日本的消息使得迁都议题起了轻微波澜。

日本通过了仅适用于明仁天皇的退位法案,宣布天皇将在2019年正式退位。这是200年以来首位 “生前退位” 的天皇,日本也许久未出现太上皇和天皇并存的局面,太上皇退位后去哪也是日本社会关注的焦点。

勇武的明治天皇恐怕已经认不得这位后辈了

关西一带的高官和财经文化界人士表示希望天皇退位后可以 “还幸”关西,回到京都御所定居。因为明治天皇当初虽然移驾东京,但是代表天皇权力的“龙椅”高御座(Takamikura)依然位于京都皇宫,所以他们认为京都才是天皇的归宿。“两都制”也可以拉动关西旅游和经济发展,促进经济布局平衡。

退休后的安乐居...

天皇最后何去何从今年便会揭晓。至今东京首都圈依然是世界第一大城市圈,并且主宰着日本的经济和政治。在奉行“要赚钱就去东京”的日本,东京政府真想将人口往外疏散,恐怕还是困难重重。

即使不疏散,日本人民也有办法...

END

作者:图南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棉花


图片文字版权所有,严禁转载!商业合作及授权请联系zhidaoribao@baidu.com,百度知道日报保留一切法律权利。

文章出处:百度知道日报(https://zhidao.baidu.com/daily

原始链接:https://zhidao.baidu.com/daily/view?id=149491

为您推荐:

+1 点个赞吧 赞(0)

关注作者

头像
地球知识局
人文+地理+设计=全球视野新三观

知道日报热门文章

合作及供稿请联系:zhidaoribao@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