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人和穆斯林为什么不吃猪肉?的头图

犹太人和穆斯林为什么不吃猪肉?

2018-10-10  |  地球知识局 收藏(48)  | 

提到犹太人和穆斯林,自然而然地就会想起两者的饮食禁忌,其中最出名的就是两者都不吃猪肉。在两者占人口绝大多数的中东,想买猪肉吃可谓是难上加难,有时还要冒着违法犯罪的危险。

可为何犹太人和穆斯林均有如此的饮食禁忌?两者的饮食禁忌又为何会出现,有什么异同呢?

来者不拒

其实在古代中东最早期,大部分部落与民族均无明显的饮食禁忌,在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下游沿岸最早的聚落遗址中,便有家猪的陶制模型。在埃什南纳(今伊拉克泰勒·艾斯迈尔)出土的兽骨中,大约有30%是猪骨。

古代的美索不达米亚比现在更湿润,植被也更多

当时的两河还没有汇流

乌尔城已经是濒临海边的位置了

在苏美尔人统治时期,曾有专职的养猪人与专业的杀猪屠夫,这表明猪肉的生产已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而在随后的古巴比伦时期,烤猪排人气不减,因鲜嫩多汁而极受欢迎,与烤羊排同为“网红美食”。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牛肉摊,基本无人问津。主要原因是因为牛大多用于耕作,而非食用,只有当耕牛老得无法劳作了,主人才会宰掉吃肉牛肉。所以牛肉不仅价格贵,而且肉质太老。

动物也要分三六九等啊

而在尼罗河谷,古埃及人吃的东西则更是五花八门了,家畜、家禽与野味应有尽有:鸭、鹅、鸽与鹌鹑以及尼罗河里的各种鱼,都是从平民到贵族餐桌上的常客。猪肉和羊肉也较为普遍,普通人每周能吃上好几次,而牛肉则同样因供应相对稀少而价格昂贵,大部分供应给王室食用,条件一般的家庭要隔很久才能吃一次。

有的要干活儿,有的要被吃

虽然他有另外的功能

但是形象真的像烤鸭

除去这些现在看起来也都很正常的肉类之外,一些极度贫困的古埃及人还会烤老鼠和刺猬吃(似乎和中国南方某吃省群众有一拼?)

墙上的食谱

烤老鼠就是一根棍子插进去,像肉串一样搁在烤架上烤。烤刺猬就是另一番操作了,要是直接烤刺猬,根本下不了口,全是刺啊。机灵的古埃及人摸索出了另一种烧烤方式,先用泥浆将刺猬整个包裹起来,再放在火上烤,待泥壳烧裂后将其剥开,刺猬的刺会随其一同去除。

没错,叫花刺猬。

待遇就是不一样啊@华农兄弟

撇去奇奇怪怪的野味不说,巴比伦时代中东大部分民众在都是吃猪肉的。猪在他们看来,只是诸多家畜中的普通一员,没什么下不了口的,填饱肚子才是一切的基础。可是后来,生态环境的变化,却使得猪在中东的地位江河日下,其种群数量也日渐稀少,逐渐从中东人的餐桌上消失了,而这是为何呢?

你觉得这地方适合猪猪们生存么?

人猪大战

在无现代工厂化养殖条件的古代,养猪只能散养,而散养猪需要面积宽阔的林地,以及非常充足的水源(用来补水,以及打滚降温,因为猪的汗腺不发达,难以散热),后者尤为重要。

水啊,非常重要的

而水在中东却是愈发稀有的。这和中东的气候条件脱不了干系——降水相对稀少,常年炎热干旱。这样一来,如果水资源紧张,那么农民连最基础的小麦和水稻都种不出,那还怎么养得起成本更高的猪?何况猪还是杂食动物,人吃的,猪也吃,而不像牛羊吃人不吃的草,好猪需要大量的粮食饲料,进一步加剧了畜地紧张。

而且由于水资源有限,中东的植被覆盖率在世界上一直是倒数的,而且其稀有的森林资源,在连年累月地人为砍伐与农耕用地扩张倾吞之下愈发稀少。从公元前5000年到2000年,小亚细亚(今土耳其)的森林面积从当地总面积的70%,降到了13%,厄尔布鲁士山脉与霍拉桑一带(今伊朗西北部)的杜松林更是只剩下了5%。

现如今的小亚细亚-安纳托利亚高原

你很难想象森林覆盖率曾经达到70%

连这些自然环境比新月沃地与尼罗河谷更适合种植林木的地方都这样了,那其他中东地区的森林肯定是连个影都没了。

以至于中东人民到后来连生火的材料都不够了——当日耳曼人在西欧森林里用一大堆原木烤全猪的时候,亚摩利人只能用细木棍撸串吃。

在阿拉伯人的老家

想养出一片森林可是很难

在森林资源日益稀缺的中东,专门用一大块林地来养猪真的是奢侈到家了。何况森林消退引起的水土流失与沙漠化更是使得耕地演化为草场,只可放牧牛与羊等反刍动物,直至最后退化成了沙漠,养殖猪就更不合适了。

如果没有来自上游的水源

连狭窄的避难所都没有

在自然环境越来越恶劣的中东,动物想要活下去,除了肉用价值还需要一些特殊化技能。比如羊可以提供羊毛,牛可以耕地,禽类可以下蛋,提供羽毛……猪呢?猪鬃做毛刷吗?

身无长物的二师兄于是在生态环紧日益恶化的中东越来越不受欢迎了。

远远不如他们实用

这一点可以从历史的演化看出些端倪。

自远古时期的疯狂养猪之后,到了公元前1900年古巴比伦国王汉谟拉比统治时期,家猪种群规模已极为有限,而且不久后它们就从两河流域的考古与历史记录中完全消失了;在林稀人稠的尼罗河谷也是如此,古王国时期的一段文字记载人与猪在食物短缺时期的生存竞争:“由于人相当饥饿,于是从猪的大嘴中将食物(小麦)夺回,而不像以前会说:‘这些食物更适合你,不适合我。’”。

猪就这样在中东各地变得边缘化了。

连汉谟拉比同志都屈服了

禁忌上场

人们没有条件也没有必要饲养猪,猪就这样变成了中东人的累赘。这种嫌弃很快进展成了一种文化上的异化,人们把猪看得不仅没用,甚而有害,凡触摸甚至看到就会招祸。曾经是中东人民餐桌常客的猪由此成了一种禁忌。

在古埃及新王国时期(前1567年至前1085年,图特摩斯三世与拉美西斯二世均在此期间统治埃及),猪已经成了非难的对象与宗教的禁忌。

一致通过了对这种生物的审判!

根据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的记载,在埃及,猪被视为不洁净的动物,若有人路过时意外触碰到一只猪,那么他会立刻跑到河边,连衣服都不脱就跳下去洗浴。同时,尽管极少数埃及人还养猪,但这些人均属于最卑贱的阶层,实行内婚,而且被禁止踏入任何一座古埃及神庙。

虽然尼罗河要比两河更慷慨一些

但周边的恶劣环境与两河流域差不多

古埃及人对猪的态度,自然而然地影响到了同样客居埃及的以色列人,也影响到了还在雏形阶段的犹太教。

这就要说到包括宗教在内的任何精神文明成果的传播规律:它必须是在发明和传教的地区有助于信徒生活的理论,才能得到更好的接受和传播。

犹太人在回归迦南地的过程中

恐怕受到了西奈半岛的极端考验

而流着奶和蜜的迦南地也未必比埃及好多少

在犹太教的经典《希伯来圣经》(即基督教的《圣经·旧约》)中的《利未记》详细记载了洁净与不洁净的动物,后者既不能吃,也不能碰。哺乳动物中,猪、骆驼、兔子与沙番(蹄兔)明确被定为不能吃,其他诸如猫狗之类的食肉动物也根据分蹄与倒嚼(反刍)标准被归类为不洁净的;海鲜中,无尾鳍无鳞的不能吃,这样一来虾、蟹、贝类也都不能吃了;鸟类中,鹰与猫头鹰等猛禽不能吃;爬行动物中,各类蜥蜴都不能吃;昆虫中,有翅膀的都不能吃。

提供犹太教洁食的麦当劳

由此一来,犹太教便确立了自己的饮食标准,符合犹太教规的食物被称为“洁食”(Kosher)。而犹太人的邻居阿拉伯人在创立伊斯兰教时,同样引入了饮食标准。这背后与两者住在自然环境相近之地不无关系,阿拉伯人的发源地阿拉伯半岛同样炎热干旱,无法养猪,历史上就不怎么吃猪肉。

除了沙子还是沙子

但穆斯林所能食用的清真食品(?allāl)并不完全与犹太教的洁食重合。犹太人不能吃的骆驼、蜥蜴以及虾蟹贝等海鲜,穆斯林都能吃,因为《古兰经》中只明文规定了不得食用“自死物、血液、猪肉、以及诵非真主之名而宰的动物”。

正在享用沙漠蜥蜴的沙特游牧民

而这不同之处也和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的习惯有关。以色列人是农耕民族,用不上骆驼,而游牧的阿拉伯人则缺不了骆驼,将死的骆驼不可浪费,不如进入五脏六腑再利用一下;至于蜥蜴,则是因为半岛沙漠深处蛋白质稀少,容不得挑三拣四。

沙漠蛋白质既不好找,也不好抓

无论如何,伊斯兰教认定的清真食品的涵盖的范围,要比洁食广得多,但两者均不含猪肉。

其实,若伊斯兰教禁食骆驼,那么阿拉伯人恐怕连征服新月沃地的体力都没有,更别说打到中亚了,伊斯兰教也不可能在这些地方扎根。

如今伊斯兰教占主导地位的地区,大多是相对炎热干旱之地,不适合养猪。这些地区的居民自从自然环境破坏以后,就不以猪为主要肉类来源,禁食猪肉并不会对当地的经济产生显著影响,这才给伊斯兰教的传播扫清了障碍。这又是一个宗教规范必须适应当地实际需求的例证。

不过,南亚和东南亚是不可忽视的“例外”

说明这一宗教在印度洋的传播具有更强的适应性

至于历史上就有吃猪肉传统的地区,传教可就难咯,但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阿拉伯人的两大利器,一是经书,二是弯刀嘛。

深究可怜的二师兄之遭人嫌弃的历史,我们能够发现宗教背后其实是一套与自然环境相适应的行为规范。而这套行为规范,其实是具有强烈地方性和时代特征的。任由其跨越万里、历经千年而不变化,并不一定合适。

火焰山好热

END

作者:重光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棉花

图片文字版权所有,严禁转载!商业合作及授权请联系zhidaoribao@baidu.com,百度知道日报保留一切法律权利。

文章出处:百度知道日报(https://zhidao.baidu.com/daily

原始链接:https://zhidao.baidu.com/daily/view?id=142522

为您推荐:

+1 点个赞吧 赞(0)

关注作者

头像
地球知识局
人文+地理+设计=全球视野新三观

知道日报热门文章

合作及供稿请联系:zhidaoribao@baidu.com